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英雌

第四百零二章 “如实”交代

英雌 江淘 2892 2019-10-04 12:29

  

月光之下,一道黑色的身影犹如灵猫般在成片的屋顶上奔跑腾跃。

那个女人太可怕了。

“影杀”用八条顶尖杀手的性命证明了一个血淋淋的道理,无论任何形式,都不可以轻易和护国公主交手。

而就在刚才,他们的周副统领甚至还来不及做出逃跑的反应,就被那个猛然破顶而出的女人一招击落。

三开间的大雄宝殿,少说也有八丈高,周副统领这一头栽下去,哪还有活命的可能?

所以,原本在附近负责放风及灭口工作的他,见到此情此景,脑子里剩下的念头,只有全力逃跑。

他和其余“影杀”成员一样,都曾为此受过最艰苦最危险的训练,而他恰是其中最擅长翻墙爬粱的佼佼者。

更何况,他开始逃跑的时候,与那女人之间还隔着两栋佛堂,所以他认为自己只要不被来自地面箭矢的射中,并且能够躲进普耀寺附近的一大片旧坊区,就算他背后的追兵身手再快再敏捷,也肯定奈何不了他。

只可惜,他还是错估了自己和追兵之间的差距,就在他一气呵成地翻出寺院,又爬上一堵土墙,即将纵身跃入纵横交错迷宫般的老巷子里,突然发觉脚踝上猛地一紧,旋即他就被一股大力拉了下来,摔了个四仰八叉。

李曜把缠住黑衣人的拂尘,朝自己身前一拉,不等此人反抗,她已飞快地踢昏了对方。

这时,兰韶英等几名黑衣扈从也追了出来,齐齐单膝跪地,垂首道:“我们未能帮上忙,还请贵主恕罪。”

李曜虚扶道:“此人极擅逃遁之术,我都差点抓不住他,你们还是都起来吧。”

李曜知道兰韶英等人都用了不少弩箭,待他们站直身子,又吩咐道:“你们先将箭矢都回收干净,切记不可留下任何痕迹,然后再到寺中主殿的殿院里等候我的下一步行动指示。”

说罢,她就像拖死猪一样,将对方带回了大雄宝殿,杜淹守着周绍范的尸身,正惴惴不安,见到护国公主拎着一黑衣人回来,赶紧上前几步,连连叩首,惊惶道:“我果然被李世民恨上了,还请贵主救救我!”

李曜看到地上那具尸体已然现出面容,便一收拂尘,指着脚边的昏厥之人,面无表情地道:“想必此二人都是你的旧日同僚,再过来看看这位吧。”

杜淹忙不迭地爬到昏迷者的脑袋旁,扯下此人的黑巾,细瞧了两眼,回应道:“此人是李世民帐内校尉门威,而死掉的那个乃是车骑将军周绍范。”

李曜用拂尘扫了扫身上的瓦砾碎渣,忽然冷哼一声道:“杜公刚才对我答非所问,说了一通无关紧要的话,可是故意为之?”

杜淹又磕头道:“贵主着实误会臣了,那些话皆是臣的肺腑之言……”

杜淹正说着,瞅见李曜眸子里渐渐泛冷芒,登时面色一白,忙道:“臣不会再讲别的,这便如实交代,只是此事说来有些话长了……”

原来,当年李渊考虑到唐朝在山东统治根基非常薄弱,平定洛阳之后,特许李世民召辑亡叛,开府治理军政事务,然而那些靠武力起家的山东豪杰们大多不愿只屈居于天策府,希望能够从关陇贵族集团和世家门阀手里抢夺朝堂上的位置,在他们旁敲侧击地引导之下,李世民原本就早已萌发的夺嫡野心也越发膨胀起来。

平阳公主很快察觉到了这个容易引发同室操戈的危险苗头,于是三番五次地给李世民敲警钟,教他莫要想着去学表叔隋炀帝做那些违背人伦的恶事,并提醒他多多注意身边的人,以免被他们蒙蔽心智,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虽然李世民赖以打败薛仁杲、击破刘武周乃至平定窦建德、王世充的原始班底正是从平阳公主手中接管过来的,但他获得山东豪强集团的支持之后,政治资本大幅壮大,就连皇帝李渊想要削弱天策府,都感到有些投鼠忌器了。

因此,平阳公主的那些话在李世民听来,自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全部当作了耳边风。

尔后,平阳公主也发现自己的劝说效果不佳,但她深知李世民禀性刚烈,担心李渊和李建成采取强硬手段会将其逼得走上极端的道路,于是就做起了父亲及三位嫡兄弟之间的调解人,竭尽所能地维系李唐皇室表面上的和睦关系。

如此一来,李世民在夺嫡的争斗之中不免处处掣肘,可是他自幼与平阳公主在一起生活多年,平阳公主对他来说,可谓是亦姊亦母的角色,所以李世民很难抛却两人之间远超其他兄弟姊妹的深厚感情,只得花费大量心思,努力做出孝顺父亲,恭敬兄长,友爱弟弟的样子……

要知道,站队是一门风险很高的技术活儿,天策府的一众英才们见李世民拿平阳公主并没有太好的办法,皆对自己未来的前程感到忧心忡忡。

眼看秦王夺嫡成功之日将变得遥遥无期,心肠冷硬的长孙无忌得知平阳公主将要离京远赴河东参战,不由恶向胆边生,欲趁此千载难逢之机,对其痛下杀手。

只是他这人虽然果绝残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若论智谋称着实不上一流,所以他需要有志同道合的帮手。

而他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与平阳公主有着灭门之仇的阴弘智。

按照杜淹的说法,那年他本来准备投靠到故太子李建成门下,时任检校吏部尚书的封德彝都口头答应帮忙了,结果却莫名被人举荐到天策府,做了一个小小的六品参军事。

正当杜淹深感郁闷之时,阴弘智找上了门,此人是李世民的小舅子,妥妥的心腹,他将自己和长孙无忌欲谋刺平阳公主,为秦王铲除心障的想法告诉了他。

杜淹听后震惊不已,对于这种十恶不赦之事,他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了,但阴弘智马上又出言威胁,说杜淹已知道了机密,若不肯参与此事,全家老小都别想再看到第二天的太阳,杜淹惧于他的淫威,只得登上了长孙无忌和阴弘智二人的贼船。

接下来,他们又把急欲重获李世民信任的王君廓拉入了伙,随后经过一番周密部署,便有了平阳公主苇泽关外身负箭伤一事。

然后,长孙无忌和阴弘智见平阳公主未死,又想出一条毒计,亦不知此二人如何得知杜淹私藏了一剂可以致人慢性中毒死亡的药方,遂又威逼杜淹把药方交了出来,而后由长孙无忌安排人手下毒,再后来就是李曜躺在棺材里梦到的故事情景了——平阳公主薨逝于自宅中的梅园里。

听杜淹讲罢,李曜问道:“还有么?”

杜淹苦着脸道:“臣知道的就这些了。”

李曜轻轻点了点头,杜淹只道是护国公主相信了他的说辞,不料刚暗自松了口气,一道幽冷的寒芒忽然刺入了他的胸膛,瞬间溅起一片血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