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番外皇后之位考虑一下

  

姜屿莫名其妙,沉眼一瞧,他月白色的衣袖上赫然摆着几道朱红的唇印,他顿时锁紧了眉宇。

“盈盈……”姜屿急着想要解释,又觉得一言难尽,而且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树枝往石桌上猛地一抽,“姜彻,过来!”

姜彻看见他爹高举起了树枝,急忙躲到他娘的身后,紧紧地抱着他娘,“娘亲保护彻儿!”

华盈寒拉过姜屿的手,让他将手放下,道:“好了,户部侍郎他们还跪在外面请罪,我来的时候瞧见了,也问过,是他们送阿彻回来的,来龙去脉我都知道。”

她转过身,拿出手绢替儿子擦了擦脸上残留的红印子,肃然责备,“阿彻你也是,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还不快跟你爹认错。”她牵过儿子面对着姜屿,哄道,“快对父王说错了,让父王不生气。”

姜屿姑且压住了心下的火气,垂下手,打算听儿子认认真真地认个错。

姜彻望着他爹,很是陈恳地说:“父王,彻儿错了,彻儿原本只是想当一个纨绔而已……”

华盈寒闻言就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个错认得不太对劲。

姜屿听了,心下的怒气不减反增,拿树枝直指姜彻,“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姜彻还没来得及出声,他爹一棍抽在了他的屁股上,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

他疼得眼泪都在眼眶里转,为了躲棍子,捂着屁股满院子上蹿下跳,连连喊道:“父王,我错了,我错了……呜呜……”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太皇太后疾步走到拱门外,看见她儿子正拿着树枝追打她的宝贝孙子,她心疼不已,厉声喊道,“姜屿,你给哀家住手!”

姜彻看见祖母就跟看见了救星似的,飞快地蹿进了太皇太后怀里,“祖母。”

太皇太后抱着孙子侧过身去,把孙子护在怀里,朝姜屿斥道:“你小时候哀家可有这样打过你?敢对哀家的心肝儿动手,出息了你!”她又哼了声,“要不是有人来给哀家通风报信,你今日是不是要打死你儿子?”

姜屿指着姜彻,对他母后正色道:“母后,这个孩子不能再惯!”

太皇太后护着姜彻,扫了夫妻二人一眼,“彻儿是你们的儿子,也是哀家的孙子,你们不心疼他,哀家心疼!”她松开孙子,牵起孙子的手,“走,彻儿,跟祖母回宫!”

姜彻边走边揉揉屁股,呜咽道:“祖母,走慢点儿,彻儿疼。”

太皇太后立马放慢了脚步,还弯下腰来看了看,替孙子轻揉了揉,万分心疼,“哀家的彻儿真是可怜的呢。”

华盈寒默然看着祖孙二人离去。这样的戏码三天两头就会上演一次,她和姜屿已经习以为常。

太皇太后今日把阿彻接走,阿彻在宫里待腻了,过几日便会闹着要回来,然后就又是一场调皮捣蛋的开始。

她看着儿子边走边揉屁股的样子,心里也难受,皱着眉问姜屿:“这次真打了?”

姜屿将手中的树枝一丢,道:“亲儿子,又不是捡的,我能下得去什么重手?”

后来他们得知了更仔细的来龙去脉,原来她儿子误入烟花巷柳地,竟是因为谢云祈,还因为李君酌无意间对阿彻提起了姜屿的一句戏言。

当初打狄族时,宁北安战亡,定北侯来找姜屿要说法。姜屿则对定北侯纵容儿子把打仗当消遣的做法十分不满,因此说若是自己有儿子,他宁肯把儿子宠成游手好闲的纨绔,也不愿让儿子上战场。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她的阿彻就励志要成为他爹期盼的样子,让他爹高兴……

其实想想,一连串的事情荒唐是荒唐了些,但他们这个儿子还是挺乖的。于是不等阿彻自己吵着要回来,姜屿就进宫把儿子接回了身边。

不过因为这件事,谢云祈那个好面子的人觉得没脸见他们,把自己关在府里关了好些天,愣是不敢像往常一样登门来找姜屿喝酒。

后来谢云祈像是耐不住寂寞了,才差小九过来探他们的口风。

小九看过几个弟弟妹妹,又从她娘那儿得知他们并没有怪她爹,便算完成了她爹交给她的差事。

她陪她娘和弟弟妹妹们用了晚膳,正要回去向她爹复命,走到门口竟撞上了一个稀客。

对别人而言是稀客,对她来说不是,打从她少时来到这儿认识了他起,他总能找到各种机会来她眼前晃悠,好像当皇帝挺闲似的。

不过冬去春来,那个老拿虫子吓她的陛下哥哥已经快要弱冠。

他们都长大了。

小九见到姜衍,立马止步不前,转过身去面对着花圃,不看他。

姜衍背着手走到小九身后,探出头笑问:“小九妹妹,你是来这儿看伯母的吗?”

“反正不是看你的!”小九淡淡道。

他即言:“可朕是来看你的呀。”

小九白了他一眼,抿抿唇,嘴角却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拾了朵落花拿在手里把玩。

姜衍清了清嗓子,理了理衣襟,站得端端正正,一本正经地说:“小九妹妹,朕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甭讲!”

姜衍一下子蔫儿了,很是失落地叹道:“小九妹妹,你就不能听听朕的话吗?”

小九沉默片刻,瞥了瞥他,“说吧。”

“伯父说等朕到了二十五岁就让朕亲政,可是朕还没有做好亲政的准备,俗话说先成家后立业,朕想朕得先成了家,才有心思立业。”

“你成家,关我什么事?”小九转着手里的花嘀咕。

“怎么不关?朕……”姜衍顿了顿,贴近了小九的耳朵,轻轻地说,“朕喜欢你,想娶你当皇后!”

小九的脸颊有些泛了红,她撇过头,“谁要嫁给你,谁要当你的皇后,我若嫁给了你,娘就变成了伯母,才不要!”

“怎么会?在朕眼里,伯父就像朕的爹,那伯母不也是娘吗?”姜衍耐着心地劝,他站到小九身边,拿肩轻蹭了蹭小九,笑言,“皇后之位考虑一下?”

“再说吧。”小九把花塞给姜衍,腆着脸跑开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