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帝国总裁:娇妻,安分点

第961章大结局

  

卧室的门却在这时打开,冷亦寒大步冲了进来。

钟离冉刚走到衣橱门口,听到声音,猛地转身,冷亦寒那张冰冷的俊脸一下子就撞进了她的双眸里。

泪水也在这一刻,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

她连忙别过脸去,不想看到冷亦寒……事实上,她是不敢面对他。

她已经回想起一切了,如今再面对冷亦寒,心底的羞耻感油然而生,让她只想要逃离这里。

“你在干什么?”冷亦寒大步过来,一把抓住了钟离冉的手腕,寒声质问,“你想走是吗?钟离冉,是谁告诉我,你已经离不开我了?”

钟离冉死死咬住下唇,那抹痛楚终于让她逼回了眼眶之中的泪水,她这才迎上冷亦寒愤怒的视线,声音轻飘飘地开口,“亦寒,我都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我,为什么要把我从我妈妈的手里买下来,我是你叔叔穿过的破鞋……”

“你不是!”冷亦寒低吼。

钟离冉笑了出来,笑中带泪,“我是,我就是一只破鞋,我十二岁就被我亲生母亲卖给了你叔叔,那天晚上……亦寒你让我走吧,我知道我已经做不了一个正常人了,你跟我在一起……”

“钟离冉你听我说……”冷亦寒紧紧攥住钟离冉的双肩,声音低沉而坚定,“那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当时晕过去了,后面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所以你不知道,我去把你带走了,所以,你没有被强暴,没有。”

钟离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她怕自己相信了,可最后有发现,这一切都只是冷亦寒另外一个善意的谎言。

真到了那个时候,她的绝望会让她生不如死。

冷亦寒强迫自己情绪平稳下来,一字一句开口道,“你相信我,小冉,只是因为你当时受到了激动的刺激,当你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被强暴了,就算我带你去做检查,你也不相信。”

“那我现在该相信吗?”钟离冉声音哽咽地问道。

冷亦寒点点头,“当然,你的第一次是跟我,难道你忘了,你那天晚上流血了?那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钟离冉:“……”

冷亦寒无奈地笑了出来,“你相信我可以吗?我真的没有骗你,不然你自己回想一下那天晚上。”

钟离冉真的仔细回想了一遍,可是……

“那么久了,我记不住了。”

冷亦寒:“……我们的第一次,你忘了?”

钟离冉吸了吸鼻子,只觉得这一切就像是来了一个大大的急转弯,让她仪式之前怎么也反应不过来。

“我……我真的没有……”

“没有。”冷亦寒抬手做发誓状,“我可以向你保证,又或者,我可以带你去见见那个女人,她也可以作证……”

“我不要。”钟离冉声音微冷,“我相信你,我只相信你。”

冷亦寒稍稍松了一口气,“所以,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以前的事情,你记起来就记起来了,你现在长大了,可以面对了,但是那个那人……”

“我跟她没关系,我也不想见到她。”钟离冉神色冰冷。

她都不会原谅一个把她卖了换钱的女人。

“亦寒,我只要有你,我那些朋友就够了,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我不需要她,我也没有在说气话。”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也答应你,她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冷亦寒将钟离冉揽进怀中,“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忘掉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我是可以忘掉过去的一切,可是我想弄清楚一个问题。”钟离冉轻轻推开冷亦寒,“你要如实回答我。”

“我……”冷亦寒似乎已经猜到钟离冉想要问什么了。

钟离冉微微眯起双眸,将冷亦寒神色之间闪过的那抹心虚悉数纳入眼底,“你对我一见钟情是真的?”

冷亦寒:“……”

“真的?”钟离冉张大了小嘴,“冷亦寒,我当时孩子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啊,你……变态。”

冷亦寒:“!”

变态?

“现在有很多小学生早恋,你十二岁很小吗?”

“那你也是变态。”钟离冉抿唇忍着笑,白了冷亦寒一眼,直接越过她跑了出。

结果门一开……

“哎呦!”

“哎呦!”

两个大活人应声倒地。

钟离冉垂眸看着抢到了地上的夏未央和陈允嘉,一阵无语,“偷听?你们两个也太猥琐了吧?”

“哎,我们是担心你啊。”夏未央站起身,又把陈允嘉给拽了起来,“你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起来,我们能放心吗?”

不过现在看来,钟离冉看上去情绪似乎都好转了。

“还是四哥厉害哈。”

钟离冉看了眼冷亦寒,默默做了深呼吸,收回了心底那些沉重的情绪,不想让冷亦寒喊出来。

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即便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真相,但是,只要有他在身边,有这些朋友在身边,她的生活里,始终是充满了阳光的。

她相信有一天,她会放下这一切。

……

转眼,春暖花开。

陈允嘉和霍祁渊的婚礼,就是在这个春天。

这天,阳光晴好,京都的天也是从未这般蓝过。

夏未央和钟离冉早早就起来了,然后将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陈允嘉也给拽起来。

陈允嘉睡得正香,坐起来也只是张了张嘴,继续睡,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夏未央无奈地翻了翻眼睛,用力晃动着陈允嘉,“起来快起来,你今天结婚,再不起来就迟到了。”

陈允嘉咂了咂嘴,哼哼唧唧地说道,“找代嫁吧。”

钟离冉:“……”

夏未央:“……”

代嫁?

她只听过代驾,代嫁又是什么鬼?

这特么的,明明是大喜日子。

想要动手打人是怎么一回事?

“陈允嘉你是傻逼吗?结婚还有代替的吗?快点起来!”夏未央厉喝了一声,直接和钟离冉一起,将陈允嘉给抬进了卫生间。

造型团队也很快就过来了,紧赶慢赶,终于将陈允嘉的新娘妆给赶出来了。

这边刚结束没一会,新浪团队就来了。

身为伴娘的楚千宜英勇神武地挡在了门口,却直接被夏未央给拉开了,“算了算了,她连孩子都生了,就不用拦门了,万一新郎直接走了可咋整,不砸手里了吗?”

坐在床上的陈允嘉恨不得直接脱掉身上的秀禾跟夏未央干一仗。

这个人怎么那么损呢?

“快点下床,等会还得抢妆,你就不要故作矜持了,我跟你说,我有经验的这方面,你听我的。”夏未央边说便将陈允嘉拽下床,塞给了霍祁渊。

陈允嘉回头等着夏未央,“你四不四洒?”

“你看你急什么眼啊?小冉秋天才结婚,到时候你不是也是过来人了嘛,对吧?”夏未央贱次次地挑了挑眉。

陈允嘉这才平衡一点,到时候钟离冉结婚,她就和夏未央起赶鸭子上架。

反正她不能亏到。

这玩意就是,谁后结婚谁吃亏。

到了教堂之后,陈允嘉就开始去抢妆了。

很快便换上了婚纱,她又被夏未央和钟离冉拉进了教堂内。

送陈允嘉的是夏正岳,陈允嘉跟夏正岳往里走的时候,还小声地嘀咕着,“干爹,我记得咱俩还传过绯闻呢……”

“你这熊孩子给我闭嘴!”夏正岳瞪了一眼陈允嘉,“不是亲生的就是不听话。”

陈允嘉吐了吐舌头。

另一边,妹妹将Christian拉到了一边,咯咯笑了出来,“弟弟,以后你就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大家,你参加过你爹地妈咪的婚礼了。”

“爹地?”Christian四下看了一圈,视线就落到了不远处的安胜哲身上。

也不知道爹地看到妈咪结婚了,会不会难过。

可是……

爹地怎么而已也没看呢?

而是看着他旁边的那位阿姨,但那位阿姨好像不是很爱搭理爹地。

估计爹地非得气死不可,毕竟他是不允许有人忽略他那张名牌脸的。

婚礼依旧在继续……

夏未央就坐在下面,看着台上陈允嘉和霍祁渊互诉爱意和誓言,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自己的婚礼。

她侧头看着身边的战枭,却正好迎上了战枭的视线。

两人相视一笑,夏未央握住了战枭的大掌,“大哥,我有点羡慕了,我们要不要再结一次婚?”

战枭弯唇浅笑,“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以后我们每年都结一次婚怎么样?”

夏未央:……你要是不想给我准备结婚纪念日礼物你就直说,每年结一次婚,那咱俩不是变成了N婚夫妻了吗?

战枭:“……”

N婚,好像确实不太吉利。

可是似乎跟她在一起,无论做任何事儿,都很吉利。

因为她的存在,就预示着自己一切都会顺利。

她是自己的福宝。

非常重要的存在。

……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在这时传来。

战枭看了眼台上的一对璧人,拿出手机,视线落到了手机屏幕上。

是王局长发来的。

战枭笑了笑,将手机递给了夏未央,“你自己看。”

夏未央微微一顿,接过手机,低下头……

“欧耶!”

教堂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夏未央的身上。

夏未央一阵尴尬,立刻又坐了回去,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是傻逼吗?

可是看到战学礼被判了死刑,战琳琳被判了二十年,夏未央是真的很开心嘛。

这两个人总算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虽然过去这么长时间,但不算晚。

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啊。

夏未央弯唇笑了出来,侧头看战枭,给了他一记调皮的wink。

这会,已经到了抛花球的时间了,夏未央一个已婚妇女也跃跃欲试,但是却被战枭给拦了下来,只能眼巴巴地在一边看着。

看着那些单身狗恨不得使出全身解数去抢花球,夏未央真的很想告诉他们,好好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吧,奔着结婚与自己的爱让一起努力。

婚姻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只要你会经营,会付出……

对,一定要学会付出,才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当然,前提是,要为值得付出的人复出。

她真的很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真爱,就像她和大哥一样。

想到这些,夏未央握住了战枭的大掌。

就是这只手,她牵一辈子,都不会舍得放开。

而且,这个大掌,自己得一直牵着,然后慢慢变老。

哪怕是头发白了,牙齿掉了,也不会轻易松开。

自己和他要相伴到老。

虽然说这句话有些不吉利。

但是更希望可以生死相随,不离不弃,一辈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