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妖道登天

第一卷 妖界纷争 第六十一章 好奇心再次害死猫

妖道登天 小十士 4141 2019-12-02 11:44

  元阳匆匆与众人一起吃过早餐,虽然所有人都已经辟谷,但是面对美食的诱惑却还是没能够抵挡得住,在短暂的与凌空的交流中,元阳发现凌空言语得体,还夹带着一丝幽默,总能将在场的气氛调和得很融洽,找不到一点的毛病,元阳想不通为什么昨天会因为说话的理解问题而产生争端?难道真的是风天行太敏感?凌空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因素?但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目的何在呢?

  元阳一路走得很慢,边走边想,可是到最后发现还是毫无头绪可言,也就索性作罢,来到山门前,才发现人员已经基本到齐,元阳再次成为了最后一个,不过元阳在山门前并没有看到白朴,反而只有赤炎一个人。

  “剩下的几天时间都将是我来带你们进行,等下我将会按照师尊的安排带你们去一处特殊的修炼所在,在那里修炼的好处你们须用心体悟。”

  “不过,又几天我需要提醒你们注意,每天在里面修炼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六个时辰,当你们感觉不能坚持的时候,可以尝试突破一下极限,但是一旦超过六个时辰,就要选择放弃!如果执意逞强,出了差错可不要怪师兄我没有提前提醒你们!”赤炎勉强提起精神,声音绵软无力,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元阳看到赤炎就有一种不是很舒服的感觉,所以对于赤炎的话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听到有特殊的修炼地方才略微兴奋一点,至于所说的重要的提醒,还是等真正修炼的时候再考虑吧!元阳如此想到,其他人也大都如此,当然赤炎也更没有将众人的反应放在心上,也不等众人的回话,径直就动身出发了。

  赤炎出发的方向是山门前的另一条石板路,石板路蜿蜒向上,元阳并没有探索过,只远远地看到远方有一个亭子,在亭子旁有白鹤飞过,元阳以为最终的目的地可能就是所看到的那个亭子,然而接过并不是。

  沿着石板路向上,周围更加的清幽了,树木也逐渐增多,一直向上走去,竹林树藤的掩映下,一条漆黑的通道出现,而尽头正是一个山洞,一个半圆形的洞门紧紧关闭,洞门上刻着各种猛兽的图案,老虎、狮子、长牙巨象等等在门上做着各种姿态,或跳跃,或奔跑,或长啸,活灵活现仿佛要从门中走出来似的。

  赤炎来到门前,口中念动法诀,门缓缓向上收起,而其便大摇大摆的进去了,所有的学员也依次进入,元阳最后一个进入,待元阳视线在山洞内扫过,元阳也是忍不住的惊叹。

  元阳之所见根本不像是山洞内可能会出现的场景,洞内洞外完全是两个世界,所在之处云雾蒸腾,瑞彩千条,远处可见芳兰遍地,奇花异树,头顶为浩瀚长空,仍有一条狭窄小路直通向前,元阳继续行走,才看见在小路的尽头旁有一个方圆丈许的池子,池水滚动,水汽氤氲,元阳明白这应该就是自己经常看的小说中所说的秘境了。

  “就是这里了,你们就在这个池子中修炼,修炼完毕即可自行归去,希望你们能够记住我所说的内容。”赤炎简单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池子不是很大,所以牛栋也变化成道童般的人类模样,正好可以将十人容纳而不显得拥挤,元阳进入池子才发现,虽然元阳看上去不断翻涌滚动着的是池水,其实是云雾凝实如水一般,里面也有水但是并不深,元阳盘腿坐下,仅仅只能够淹没过胸口。

  既然赤炎说这个池子是修炼的地方,元阳自己要修炼尝试体悟一番,元阳首先运转的是变化术,这个也是元阳每次修炼前的程序,然后再次运转起辟谷术来,元阳如往常一般运行修炼,突然元阳感觉一阵剧痛从头顶以及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如拿锥子所刺一般疼痛,元阳立马停下,看向旁边同样吃痛的桓千帆。

  “这里面的灵气太过于充足了,同样的修炼方法所能获得的灵气要远大于外面,应该是身体一时接受不了所造成的,适应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没事了。”桓千帆略微思考了一会儿,便向猿阳解释道。

  元阳其实也是如此般猜测,只是桓千帆的一番解释让他更加坚定了,元阳再次开始运行起辟谷术来,由于有所准备,虽然仍然感觉痛苦,但是也勉强可以接受了,随着辟谷术一遍一遍的运行,元阳最终也可以完全接受了,元阳投入到辟谷术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昏暗,元阳从修炼中醒来,元阳感觉自己紧绷的神经也有些疲乏了,元阳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有六个小时了,而此时整个此个池子也就只有风天行一个人了,元阳有些不服气,还想继续和风天行较下劲,最后还是想到了赤炎的忠告,默默地离开了池子。

  “我干嘛现在跟他较这个劲呢!老子以后多的是机会可以光明正大制服他!就怕他到时候不是这个样子了!”元阳心中想着,加快了脚步,从原路返回回到了山腰的住处。

  元阳回去也没有了修炼的兴致,身体感觉十分的疲乏,倒头便睡了,第二天再次醒来,同样的步骤,同样的集合地点,同样的池子,元阳再次开始了修炼,如今再次修炼仍然如昨天一般的刺痛,元阳以为已经习惯了昨日的强度,没想到过了一天刺痛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元阳这次没有再着急继续修炼,而是仔细体会身体中的灵气。

  元阳隐隐感觉到自己身体中灵气存储量提高了很多,只是一天过去就抵得上以前同样修炼方式的半个月效果,一念如此,元阳也只能祈祷可以在此多修炼一段时间了,元阳提起精神又继续修炼了起来。

  元阳继续修炼辟谷术,不过元阳并没有一直沉浸在其中,元阳想起了蓄灵珠,所以在如此好的机会面前,元阳不断地积蓄灵气,然后将积蓄的灵气向珠内释放,终于在元阳不断辛苦的尝试中,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向蓄灵珠内释放灵气的时候,元阳得出了蓄灵珠存储的极限。

  大约是现在元阳存储极限的十倍左右,所以这也意味着,蓄灵珠可以成为自己的杀手锏,在关键时刻可以通过蓄灵珠释放出自己现在灵力十倍伤害的术法,元阳也具备了越级杀敌的实力,元阳想想都觉得开心。

  元阳又修炼了御识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也是进展迅速,元阳感觉自己的大脑在这个地方也灵光了十倍,各种问题都变得简单了。

  “果然是修炼的好地方啊!只是为什么有不能修炼超过六个时辰的限制呢!”一旦这个想法产生,元阳的心中就像长了草似的,总想去解开心中的迷惑。

  元阳再次从修炼中醒来,今天池子中剩下的人又多了几个,风天行已久还在,而参明和牛栋也出现在池子中默默地修炼着,距离赤炎所说的六个时辰的极限也仅有半个时辰了。

  “算了,再忍忍忍吧!不过他们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啊!”元阳再次抑制住了继续修炼的想法,选择回到自己的住处。

  元阳回到竹屋内,本想睡觉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心中对修炼的效果愈加满意也对其禁忌愈加好奇,无奈只能逼迫自己修炼各种术法,吐焰术、搬山术、撒豆成兵、五行遁术,一晚上丁丁哐啷,火光四起,不过各种法术也都进境颇快,唯独身外化身之术没有进展,不过元阳依然很满意了,终于等到了天明,同样的流程继续走过,山门,山洞,池内,修炼。

  元阳再次再接近六个时辰的时候醒来,不过这时池子中的人更加多了,除了凌空、玄重和桓千帆外,所有的人都在闭目在池子中修炼着,元阳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再次开始闭目修炼起来。

  元阳仍然在进行冥想修炼着,渐渐地元阳感觉到手上一阵酥麻的感觉,似有人在对着自己挠痒痒,逐渐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元阳禁不住睁开了眼睛,空间略有些黑暗,低矮交错的房梁,墙壁拐角还能看到许多的蛛网,旁边放着一个玩具木马,一只蝴蝶在自己面前飞过,刚才正是蝴蝶停在了自己的手上。

  元阳感觉场景有点熟悉,身体也不由自主向着前面的蝴蝶扑去,出得房门,外面是蔚蓝的天空,青青的山谷平原,篱笆园子,正是之前梦到过的场景,元阳继续向蝴蝶紧追不舍,然而这次蝴蝶却一直向前飞去,随着蝴蝶不断飞着,天空也逐渐黑暗,最后整片天地也都是漆黑一片,元阳找不到自己也看不到蝴蝶,盲目地向前走着,终于度过无边的黑暗,前方出现了一个出口,元阳继续行走。

  元阳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修炼所在的池子中,只不过这次池子中的人好像都不一样了,全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元阳向自己身边最近的面孔看去,元阳顿时魂不守舍,惊恐万分,刚才还完整的面孔,突然开始融化、腐烂,脸庞似烂泥一般向下掉落,露出白色的骷髅,而整个躯壳也出现各种各样的虫子和怪异的生物在啃食,发出慑人的声响。

  元阳感觉脚底有动静发生,赶忙向池底看去,原本白色的池水消失不见,反而自己池水虚化成墨色,自己随着池子不断下沉,仿佛下方有一头无比凶残的怪物在等待着元阳吞噬。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同样也在凝视着你!”这句台词瞬间出现在元阳的脑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