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不可描述的无敌

第十五章 佳作,天黑了,不能出门

  “不错。”

  方玄肯定了夏邮的想法。

  “这是只有一类人才会看到的记号。”

  “杀手。”

  夏邮直接道出了这句话。

  方玄点头,“记住这种记号,你应该看出规律了吧。”

  “记得。”

  “那就不浪费时间了,记住就好。”

  之所以看记号,完全就是为了让夏邮熟悉,至于记号终点,他早知道了。

  在这一刻。

  方玄看了一眼天上。

  他笑了笑。

  “从昨天晚上就盯着我,到现在还跟着,你是时候离开了,顺便帮我带一句话给你主子吧。”

  闻言,夏邮双眸闪动。

  暗中跟着的人他已经发现了,只是方玄不让他有动作。

  说完之后,方玄就在旁边的树杈上留下了一张纸。

  他与夏邮的身影就是消失在这条街道。

  清晨风中,纸夹在树上似乎随时要飞走。

  过了一段时间后。

  纸诡异的消失了,树杈空荡荡的。

  有一道鬼魅身影出现在小巷之中,他手抓着一张白纸。

  那是方玄留下的纸。

  纸上有字。

  “你主子试探方某人应该差不多了吧,不用监视我,我会去见他。”

  这是纸上的字。

  看着这些字,确认了这张纸没有问题后,鬼魅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

  夏邮跟着方玄,一路无话。

  只是路上他都是想要张口却又闭口。

  “你想问什么可以说,如果可以回答我回答你。”方玄向着都城的边缘走去,侧首看了眼夏邮。

  “恩公,那个跟随的人是谁派来的。”

  夏邮开口,也不扭捏。

  他不是单纯的好奇,而是想要知道是谁在跟随,是苏武候的人还是其他的,这样他才有防患,保证方玄的安全。

  方玄说要跑腿,但是他不打算就真的跑腿,要尽全力保护好方玄。

  “夏春秋。”

  听着这三个字,夏邮神情剧变。

  这三个字就算是苏武候都要变色,没办法这个人太妖了。

  世界上有那种智谋超绝的人,说的就是夏春秋这种人,唐柔很厉害,有谋智也有气运,可是在夏春秋面前,她只能是个弟弟。

  怎么方玄和夏春秋扯到关系了,还派来了一个不差于他的人。

  屠思南。

  下一瞬夏邮想到了关键。

  “夏春秋谋智绝伦,我和屠思南有过接触,还杀了苏青木,他自然会派人来。”

  方玄出声。

  他昨晚就知道夏春秋派人来了。

  之所以肯定是夏春秋,而不是碧游宫、苏武候,那是有根据的。

  按照他对夏春秋的理解,屠思南这边有事,他很可能会派人来。

  之所以不能百分百确定那是因为,按照夏春秋冬的秉性,他很可能逆敌人思维,他做的每一步都会思考。

  万一敌人是要悄无声息的抹除他的手下,左右臂膀呢?

  给敌人一种空城计,省去人手,还能让敌人自危。

  这就要判断了。

  至于怎么判断,很简单。

  算夏邮到来的时间。

  夏邮若是早点到,那么说明夏春秋没派人,因为他的人没有阻拦苏武候驱人,而夏邮晚到,说明苏武候被拖住了。

  事实证明夏邮晚到。

  夏春秋选择的是给方玄准备缓冲的时间,有能力应对,而不是另一种比较极端的直接做为第三者,局外人俯视这场乱。

  “大概是屠思南说了我的好话。”方玄心中笑道。

  就在这时。

  他走向一个河边小茶楼,提着灵葡萄就这么走了过去。

  “兄弟你喜欢吃灵葡萄,要买串么。”

  方玄面前是一个身穿青衣长衫,低头喝茶的男子。

  男子抬头,容颜可见。

  其脸清秀,面无白须,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儒雅静逸。

  书生看向方玄,“我不喜欢吃。”

  “你喜欢的,怎么样交个朋友,我这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失传的圣心丹方我都知道。”

  方玄似乎是自来熟,直接开唠了。

  “我喜欢吃灵葡萄。”书生改口了,“怎么卖。”

  “一个麻烦。”

  方玄伸出一根手指。

  书生一脸错愕,似乎不明白,“太模糊了,什么一个麻烦。”

  “碧游宫。”方玄又说道。

  “明白了,但是我可能买不起,要回家取。”

  “理应如此,否则我也不卖你。”

  书生闻言,看了眼方玄,又看了下不说话的夏邮。

  “我家在不远处。”

  他走向远处走去,其口中的家确实不远,隔着一条街而已。

  在看到那所谓的家后,夏邮不由得怔住。

  “这……文人斋。”

  文人斋。

  夏邮见过这个地方,了解这是什么。

  皇都不算大的文人集聚地。

  一些文人写了文章、小说后就会来这里,这里有人收集文章、小说等文人写的东西。

  久而久之这里就集聚了文人,慢慢的文人为了方便就住在了这里。

  文人斋最出名的不是诗词这些,而是小说,发布过几部经典小说,这也是夏邮会知道的原因,苏青木失意之时就读过这里的小说。

  文人写小说的集聚地,是杀手组织?

  错愕。

  夏邮真的有点懵。

  他其实很想撇开这个想法,可是他看到了杀手记号,这让他脑壳疼。

  “想不到吧。”方玄这时候笑道,“这里面文人七成都是做那一行的,有时候书籍写到一半没了,不怪文人,他们并不是因为写不下去,没钱赚了,而是因为……”

  最后的话,方玄没有说下去。

  活久见。

  夏邮终于明白了这偶尔有人说的这三个字的含义。

  他看向四周。

  一道道文人墨客身影走动,相互在攀谈,气质儒雅,风度翩翩。

  “这篇肯定是佳作,天黑了,不能出门……借着寻常事,言诉不可寻常。”

  “我亦是这样觉得。”

  “佳作难寻啊,昔年天书生写的书内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让我心潮澎湃。”

  “对对对,两位仁兄听你们交谈让我不禁要说道了,辰书生的书。”

  “我为天帝,定当镇压世间一切敌,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呀,同道中人,看都看过。”

  “太多了,唐书生、西红书生、猫……皆是我敬佩膜拜的对象。”

  几个书生凑在一起议论。

  夏邮摇头。

  “呵呵,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和你差不多。”白面书生笑道。

  这奇景还要归功于上头那位至高存在……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