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问心之旅

69.第69章 仪式

问心之旅 足下 6035 2020-01-13 17:56

  ,最快更新问心之旅最新章节!

   “喂喂喂,我说你们都温柔点啊,这么粗暴对待女孩子,会遭天谴的啊!”

  在颜青羽的叫嚷之中,她被几个巫族的男人架上了石器,被高高地捆绑在了那石柱之上。

  颜青羽一袭青衣地被捆在石柱的顶端,嬉皮笑脸地看着祭坛之下正围绕着石器做着祭祀的一些巫人。

  这些巫人都穿着奇怪的衣物,戴着狰狞的面具,浑身佩着铃铛,一边绕着祭坛行走一边念着晦涩的话语。

  那些晦涩的语言颜青羽完全听不懂,想来也是巫族的语言,不为外人所知。

  在广场的四周,是围观的一众巫人,在无数架起的火盆跃动的火光之下,看着颜青羽,有些人神色中有些敬意,更多的却只不过是想来看热闹的而已。

  两个平日里照顾颜青羽起居的巫族女子靠在一起,交头接耳,不时地向颜青羽投去几缕担忧的目光,显然是担心这次仪式会不会出意外,害了颜青羽的性命。

  “希望青羽妹子好命吧。”那瘦高的女子叹了口气,“说实话……她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会很难过的。”

  “我也是。”另一个女子低声嘟囔道。

  “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有什么好难过的。”一个微有些凌厉的女声响起,却是肩头盘绕着一条毒蛇的兰芷。

  那瘦高女子有些气恼,冷哼了一声道:“难怪有些人找不到男人呢。”

  虽然兰芷是亚圣女,但是他们一族素来都是刚直的性子,有什么不快的多是说出来,也不藏着掖着。

  兰芷嗤笑了几声,理都不想理这些女子,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南边。

  南边的高台则通过竹桥与那巨大的圆形石器相连接,高台上此刻已经站立着三个人,两个人在前并肩而立,一人微微靠后。

  站在最前左侧的是一个一身宽大黑袍拄着木杖的老者,那是巫族的大祭司,同时也是巫族的族长濡剧。

  在濡剧右手边的是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妇人,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似乎随时都会跌倒一般的,是巫族的蛊婆覃厦。

  在濡剧和覃厦身后的则是一袭素衣的圣女方琼,面容微见紧张,似乎并没有那么轻松。

  在高台下层的,则是巫族的十二位长老,都在默默地等待着。

  颜青羽的衣衫在夜风中飒飒作响,她有些期盼地环顾了四周,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脸庞。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以前总以为遇到什么事了有师傅会来救自己,所以恣意妄为,但是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真实太胡闹了。

  “老东西,不来救我,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

  颜青羽低声嘀咕道。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需要的时候就会出现的,就算是师傅也做不到每次都及时出现的啊。

  颜青羽倒是很想大闹一番,但是她现在不仅仅是被封住经脉了,她现在除了还能扭头四处张望以外,连一步都迈不出去。

  只能求上天保佑,一切顺利了,颜青羽暗自心想。

  巫族古老的梵唱戛然而止,台下祭祀的巫众当即散开,十二个各色衣着的祭司均匀地环绕祭坛站定,一股庄严肃穆的气息顿时笼罩了四野。

  喧哗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抬起头看向高台,看向他们的族长濡剧。

  濡剧缓缓迈出一步,双手微微举起,用一个沙哑的声音道:“同胞们,我们巫族的圣物,在外流露了无数岁月之后,终于再一次回到了我族的怀中,这是我族先祖在天之灵在冥冥之中的指引。”

  濡剧说着,所有的巫族之人也都虔诚地将闭上了双眼,感谢先祖之灵的引导。

  “我知道,有些人不认同我们将冒的风险。虽然我们不信奉中原人的礼仪道德,但是以威胁他人性命的方式为自己谋利是一种错误,这是置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但是,我族的圣物又岂能还在外人的手里辗转流露?为了我族的尊严,这一切的罪孽都将由我来承担。”

  “无论结果如何,我也请所有人都记住这个可能被我杀害的女孩――她是我们巫族的恩人,她的恩情,我们应该世世代代牢记。”

  濡剧说着,竟然当真向颜青羽弯下了腰,深深行了一礼。

  在濡剧的带头下,所有的巫人都面朝着颜青羽弯腰低头,以示敬意。

  颜青羽翻着白眼,大声喊道:“喂老匹夫,有本事你们几千年前干嘛不去找白帝要,以前干嘛不去找别人要,现在就欺负我弱小,还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的。你们巫族啊,就是欺软怕硬的一群胆小鬼!”

  颜青羽一边说着,一边吐出了舌头,尽情地嘲讽着。

  濡剧完全无视了颜青羽的嘲讽,抬起头,将手中权重轻轻一跺,道:“仪式开始。”

  方琼的眉尖微微一颤,看了看颜青羽,又别过头去。

  颜青羽撇了撇嘴,冷冷地看着十二个长老开始齐声念诵晦涩拗口的咒语,那些咒语开始还声若蚊蚋,但是却渐渐变得动若雷鸣,振聋发聩。

  伴随着咒语的念诵,颜青羽感觉到了脚下的石器开始颤动,石器之上那充满了花纹的液体也仿佛不断受到了加热一般,逐渐地翻滚了起来。

  十二个长老背后插着的三丈三尺的红底黑纹大旗忽然无风自扬,一声声怒吼自那大旗之中传来,继而一个个红色的虚影也站立在了祭司的身后,与那大旗融为了一体。

  随着咒语的念动,那十二条虚影逐渐凝实,咆哮声也愈来愈响彻环宇,漫天的飞鸟都被硬生生震落在地。

  高台附近的几个巫族之人彼此面面相觑,总觉得感受到了什么极其不祥的感觉,浑身都禁不住有些发毛。

  这到底是怎么了?

  濡剧浑浊的眼里逐渐有了一丝精光,他缓缓走上竹桥,凌空踏步,一道道波纹从他的足尖扩散开去。

  濡剧一步一颤地走到了颜青羽身旁,与颜青羽面面相对。

  “颜姑娘,得罪了。”濡剧低声道,却也不给颜青羽说话的机会,便将枯瘦的左手搭在了颜青羽的额头上,轻诵起来了古老而晦涩的咒语。

  颜青羽觉得自己的身体很难受,有一股力量就像是要把她胀开了一般的,让她浑身都难受得难以忍耐,浑身的毛孔都渐渐地浸出了鲜血来。

  苍翠的光芒出现在了颜青羽的额头与濡剧的手掌之间。

  濡剧开始缓缓收手,从那苍翠的碧光之中,出现了一棵幼小的树苗,青翠欲滴,每一片叶子都微卷着,像是刚刚睡醒了一场懒觉。

  颜青羽开始感受到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剧痛,那种痛楚使得她再一刹那之间便神识模糊,只剩下了无意识的低吟,不断浸出的鲜血顺着石柱之上的花纹缓慢地流淌着,滴落进了石器的花纹之中。

  “滴答――”

  鲜血滴落在石器之中,旋即便迅速地扩散了开去,使得那原本便如同沸腾起来一般的液体都剧烈地翻滚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咕嘟咕嘟”的声响,一缕缕氤氲的气息,随之蒸腾而起。

  在蒸腾的雾气之中,十二条虚影陡然开始凌虚踏步,自虚空中一步步,缓慢地走向石器的中心。

  他们的每一步踩落,都仿佛是踩踏在了大地之上,发出沉闷的轰隆声。

  “喂喂喂,这是什么鬼东西啊!”那沉闷的轰隆吵醒了有些意识不清的颜青羽,已经浮现在她与濡剧之间的树苗陡然缩回了她的眉心,颜青羽大声喊了起来,“你们没有告诉我要流这么多血啊!”

  方琼看着颜青羽一张已无血色的面庞上浮现出的痛苦神色,眉间不由得随之一颤,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看起来这么残忍?

  七关为什么会自己缩回颜青羽的体内,七关其实并不想回来么?

  “啊――”颜青羽一声痛苦的悲鸣再也压抑不住,顿时便如黄钟大吕一般回响在夜空之下,那其中苦痛,连方琼听了都不由背脊发凉。

  真的有这么痛苦吗,让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承担这样的痛苦,未免也太残忍了一些吧?

  “都给我住手!”一声厉声的呵斥陡然响起,“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白色的光芒飞舞而落,出现在夜空之中,那是一个白衣银发,挂着铜蛇耳环,****着雪白双足的女子。

  “覃雪圣女!”

  有三百余年前就活着的老人看着那陡然出现的女子,不由得面露惊愕之色,失声呐喊出声。

  三百余年前,有盗贼闯入巫国盗取万年冰髓,当时的圣女覃雪先行追击,而后亚圣女覃厦也赶去支援。

  不久后覃厦负伤返回,并且带来了圣女覃雪战死的消息。

  没有人怀疑覃厦带回来的消息。

  因为覃厦是覃雪的亲妹妹,她们是双胞胎的姐妹,自幼时起便形影不离的姐妹,可以分享一切,甚至当年还立下了要嫁同一个男人的誓言的双胞胎姐妹。

  但是此时此刻,突然出现在空中的那个人影,那装束,分明便是三百余年前,去追击那盗贼的覃雪圣女。

  覃雪圣女,真的还活着?

  一道道怀疑的目光落向了覃厦。

  覃雪还活着,覃厦自然便是最值得怀疑的人。

  覃厦眯起了有些浑浊的眼,轻声自语道:“三百多年了,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