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前一世我是猛将

【第61章】访故

前一世我是猛将 朱十七 4498 2020-01-13 17:57

  ,最快更新前一世我是猛将最新章节!

   两人边走边聊,一路朝着客栈方向走去,聊得极是投契、高兴。

  俞先登因为了结了欠债的心事儿,这两日压在心头的大石仿佛一下子被搬开,整个人随之放松了下来。

  雷行空则是因为刀术大进,而且无意中还得到了古兽的庞大魂力,因此心情大好。

  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深夜时分,这个时间俞先登无法再回军营,只能在雷行空的房间里凑合着睡一晚。

  “阿空,明日你有闲?”

  两人抵足而睡,俞先登突然记起什么,低声问了一句。

  “只要还没去羽林军大营报道,我就有闲。”雷行空应声。

  “那太好了!”

  俞先登嘿嘿一笑,说道:“我爹给我捎的信中提过,要我带你去拜访一个故交,正好明日你随我走一趟?”

  故交?

  雷行空怔了一怔。

  离开青水郡的时候,也没听俞宏天说过在京城有什么故交,没想到一转身他竟捎信让俞先登领自己去拜访,难道是之前忘了,后来又想起……可既然是忘记了的“故交”,又算得上什么故交,值得他特地嘱咐让俞先登领自己去拜访吗?

  这么一想,就不禁让雷行空心中有些好奇了:“俞二哥,那是什么故交?为何我在青水郡时,从没听叔父说起过?”

  俞先登顿时笑得更暧昧了,笑了好一会儿后,在雷行空越来越严肃的目光注视下,才轻咳一声,正色道:“其实那也不是我爹的故交,而你们家的,嗯,就是从前雷伯父的一个故交。”

  “我爹的……故交?”

  雷行空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俞先登的种种作态,倒是让他想了些什么。

  俞先登索性把话儿说明白:“我爹在信中说,你还在你娘肚子里时,雷伯父就为你订过一门亲事,那家从前也在青水郡军中任职,后来调入京城,你们两家就没有音信了。这一次我爹让我领你去那家拜访一下,就是想看看那家还认不认这一门亲事。”

  “果然是这事儿……”

  雷行空多少已经猜到一点,在家里的时候母亲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打算去找人,只想着以后随便敷衍母亲一下,说人家不认这门亲事了,就算了,没想到俞宏天这边居然捎信让俞先登领他上门拜访。

  脑子极快一转,雷行空斟酌着对俞先登道:“俞二哥,这事儿我娘也提起过,不过我觉得,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了,不如就算了,人家若是有心,哪会那么久都毫无音信?我们明天也别上门自讨没趣了!”

  俞先登摇了摇头:“这不行,这事儿是我爹特地交代的,他说不管人家怎么做,你既来了京城,就该上门一次,怎么也要看看那家是个什么态度。”

  雷行空闻言还想劝劝,可是俞先登又摆起“兄长”的范儿,接着说:“阿空,这一次你一定要听哥哥的,明日就随我去一次,当是敷衍一下,别让人日后拿住机会说雷伯父的后人不懂规矩。”

  连他过世多年的父亲都搬出来了,雷行空只能不再废话什么。

  不一会儿,俞先登先睡着了。

  雷行空闭着眼睛,又看了一遍“上古刀痕”,然后才放松入睡。

  ……

  第二日,两人早早就起来了。

  雷行空腿骨有伤,也没有和往常一样练刀。

  起身简单梳洗一下,雷行空发现胸前两道刀伤,血痂之下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个四五分,而腿骨上的裂缝似乎也开始缓缓愈合。

  这个发现让雷行空心中暗喜不已,他也明白这其中自然都是巫族血脉的功劳,雨花阁的金创药、骨伤药再好,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晚上就起作用。

  不过,之前在战场上受伤时,巫族血脉的自愈作用并没有如此快速,这一点从侧面说明了,他的修为虽然一直停顿在苍龙诀七重境界,可是随着体内脏腑一个接着一个淬炼完成,他的体魄和精血在不断变得强大,因此巫族血脉发挥作用的速度也更快了。

  梳洗过后,雷行空就被俞先登拉着离开了客栈,朝着内城走去。

  穿过热闹的外城街道,进入内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俞先登一直带着路,七转八拐完全不需要问路,雷行空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俞二哥,你怎地好像对这内城道路很熟悉似的?”

  俞先登随口答道:“我入了九城卫已经大半年,这九城卫管的就是京城的地面,走得多了自然就熟了。”微微一顿,他又挺无奈的摇头道:“唉,早知就和你一般去郡军算了,在这九城卫当兵当得真窝囊,每日净是巡街,做的都是芝麻绿豆的事儿,还吃力不讨好。”

  雷行空为微微一笑,没应声。

  这个九城卫,性质就跟地球那一世的片警差不多,做的可不就是巡街的事情……巡街虽然不是什么好差事,不过也不是什么坏差事,俞先登现在是没上过战场,要是上过了,经历了生死,恐怕就不会埋怨什么了。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一座宅子前,那宅子属于高门大户,门前有一块匾,上面大大的书着两个字――“梁府”。

  “就是这儿了!”

  俞先登给雷行空挥手示意一下,径自过去拍门。

  雷行空看着那块遍,有点踌躇。

  依稀记得母亲曾提过订亲的对方姓梁,眼前这个……就对得上了,他实在不想认这门见鬼的亲事,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俞先登拍了几下门,不一会儿,那大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道缝。

  门缝后面,探出一个脑袋,看模样是个奴仆。他看了一眼俞先登,又看一眼后头的雷行空,问道:“两位……两位公子……有什么事儿?”

  俞先登从怀里拿出拜帖,道:“我们是来拜访梁伯父的,请小哥帮忙通传一声,就说是梁伯父从前在青水郡的故人之子前来拜访。”

  那仆人闻言又打量了俞先登和雷行空一眼,点了点头,道:“请两位公子稍候,我去叫老管家来招待。”说完,他退了回去,把门重新关上。

  过了一阵,大门再次打开一道缝,从里面走出一个管家模样的老人,后头跟着之前那个仆人。

  那老管家打量了一番俞先登和雷行空,问道:“两位公子是来拜访我家老爷的?从青水郡来?”

  “是的,请代为通传一下。”

  俞先登点点头,再次将拜帖递上。

  那老管家接过拜帖,客气道:“老爷现在不在府中,请两位公子在此等候一下,我这就进去禀告夫人。”

  “好的。”俞先登答应。

  老管家命那仆人先招呼着,然后自己拿着拜帖朝府内走去。

  俞先登和雷行空对视一眼,静静在门前等待。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