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彼岸圣章

第二十七章 异镜

彼岸圣章 司刻 3773 2020-01-13 17:57

  ,最快更新彼岸圣章最新章节!

   次日莱尔是从床上惊醒的,房间内的一切都再度变化,黑与白的两柄剑被整整齐齐得摆放在书桌上,桌的正中心还被放了一本圣经。

  而莱尔自己则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他还记得他早就把那本玩意丢到房间的角落里去了,但是现在这种异常的情况究竟是人为还是自己的精神除了问题?

  莱尔快步下床提起噬心,有时候武器也是提升勇气的一种方法。

  同处桌面的圣经很快引起莱尔的注意力,他记得之前这本玩意是有被人翻阅痕迹的,而此时却没有,他下意识用手推了一下,圣经被推开后露出刻在木桌上的一行字。

  “镜子里的人,是你又不是你...”

  什么玩意?哑谜么?

  莱尔皱起眉头,他现在的心情可一点也不好,任谁被人接连愚弄了两次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而且这还是在起床后这段最容易恼火的时间里。

  沉着脸,莱尔走到房间内的落地镜子前,他想看看对方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镜子里倒映这莱尔的身影,根本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盯了好一会,莱尔才转身离去,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瓜。

  但是,在转身后的下一秒他就停住了,额头上冒出丝丝冷汗,如果他看看错的话,刚刚镜子内的映像并未跟着他一起同步。

  莱尔吞了一下口水,僵着身体,尽量只用眼珠去回视那面镜子。

  余光扫视到镜子上,果然,镜内镜外的他是两种姿势,镜子里的“他”不仅站在原地,脸上还挂着一副诡异的笑容。

  在最初的惊恐过后,莱尔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了,只是这次完全没有前兆才吓了他一跳。

  莱尔抓起剑鞘就直接敲向镜子,对于这种易碎的工艺品,钝器才是最好的选择。

  “抱歉抱歉,我投降,不过莱尔你那起床气还是没变呢。”

  莱尔脑里中忽然传出一阵极为熟悉的女声,也正是这声音使他的动作卡在半空中,片刻后,他才惊疑地问道:“姐姐?”

  “宾果,恭喜你猜对了,奖励完美姐姐一个!”

  镜子里的人放下刚刚投降时举起的双手后,整个人都开始变幻,最引人注目就是她的瞳色已经由淡蓝化为碧绿,末了还弯起手指做出一个猫拳的动作,上下摆动了两下,说道:“早上好!莱尔!”

  莱尔嘴角抽了几下,也学者索芙娅的样子挠了两下说道:“姐姐,早上好...个鬼啊!”

  他姐姐到底是如何恢复神志的,这个问题顿时困扰了莱尔,不过他并无怀疑镜中人的真伪,他姐姐是具有多面性的,在陌生人前总是一副高冷的伪装,在好友间又亲和近人,至于和他待在一块时则会放下所有的伪装变得和寻常女孩一般,耍宝作怪那是经常的事。

  “姐姐,你是如何清醒?凶手是谁?诺恩亲王?那叛徒和圣章又是?”

  莱尔的疑问瞬间抛出数个,如今正主已醒,他也不必浪费时间去思考答案了。

  “我想想,大概是前晚吧,你睡下后,我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在你身体里,那时候我甚至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真是遗憾呢。至于凶手,我不知道哦。”

  索芙娅看着莱尔脸上青筋怒跳,握着剑鞘的手也是蠢蠢欲动,于是她立马改口说道:

  “这不能怪我,我在对比了你的记忆后才发现我自己记忆缺失的一部分,至于少了那些我现在还没弄清楚。“

  记忆缺失?那是否与灵魂的短缺有关呢?理论上灵魂的确有可能承载着人的记忆。

  至于前晚,那是在地窖之后的事,那晚索芙娅的灵魂依旧狂暴彼浮,而圣刚剑的炽亮剑痕与猎脏者的蝙蝠,两者是否有所联系?

  于是莱尔换了一个方向问道:”那种从人体内钻出来的蝙蝠,你知道是什么吗?“

  “这个我知道!那是血使,魔法皇朝的余孽...抱歉,我只能说道这里了...“

  索芙娅看看自己的双手,再看着镜外左右对调的莱尔,原本有点高昂的情绪也低了下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已经死了,家族的使责只能由你承担,这么说可能有点不负责任,但是寻找历史的足迹,那是你真正成为格雷斯家主的重要阅练,代代都不可避免。”

  “它们的就潜伏在黑暗之中,羽翼也逐渐丰满,大陆上的风云将再度变幻,莱尔,你是时候做出自己的选择了。”

  什么见鬼的阅练,莱尔现在根本就不想去考虑什么家族问题,但是索芙娅那副恳请的样子让他难以解决,叹了一口气后,莱尔给出了自己模菱两可的答案。

  “我只追寻你的足迹...”

  “这样就好...”

  索芙娅露出如释负重的微笑,指了指窗外补充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出发了,如果连我也能在波兰帕尔找到圣章的线索,那么你肯定会比我做的更好。还有,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就在内心呼唤我的名字,就像我们的交流一样。”

  莱尔看着镜内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后再次还原成自己的真正倒影,他现在真的是有些迷茫了。

  摇摇头,莱尔暂时不想这么多了,想多了只会让自己更迷茫。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双剑,然后用绷带把圣刚剑的剑柄包扎了起来,这剑虽说他已经用不上了,但是他姐姐估计还能用,而且那种圣痕能对血使造成毁灭性的克制效果。

  弄完后,莱尔找到克洛的房间,发现房门虚掩着,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张用潦草字写成的便条:我先行出发,毕竟还要把我那该死的短剑拿回来...

  想起克洛那段铭文,莱尔就想笑,看不出克洛以前还蛮自大的,但是笑容很快就沉了下去。

  对于这次出使,莱尔并不乐观,布兰帕尔现在国内的主战派和议和派一直僵持不下,鹰鸽之间分庭抗礼。

  长公主的出使会给****带来强力的援助,而鹰派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