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前对头[重生修真]

第203章

前对头[重生修真] 草草~ 8226 2020-01-13 17:57

  ,最快更新前对头[重生修真]最新章节!

   203

  伏在阿凰的背上,冲鼻的血腥味让苏澈很不舒服,他很担心阿凰的身体状况,可又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竟然因为力竭而渐渐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澈才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之前在若耶岛的一幕幕在眼前瞬间闪过,苏澈登时从地上弹坐起来,赫然发现此刻他与法正被安置在一个隐秘的山洞里。

  “法正?”

  还好一转身,就看到法正正闭目沉睡,呼吸平稳面容平静,似乎没有了之前走火入魔的状态。

  苏澈见法正暂无危险,立刻又转身想要寻找阿凰。

  “阿凰呢?”

  想到为了保护法正而现出真身的阿凰,又想到阿凰肚子里还有一个,心下焦急不已,刚想要撑起身子出了山洞去寻,可刚一起身,就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咕噜地往脚底滚了一下。

  苏澈下意识地回过头,发现脚下竟然有个硕大的,额,鸟蛋……

  鸟蛋?

  苏澈心里咯噔了一下,即刻蹲下身将那颗鸟蛋抱了起来。

  “这么大的鸟蛋……”

  苏澈将蛋转了转观察了一周,发现蛋上沾着许多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难道,这是阿凰和法正的,孩子?”

  苏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鸟蛋,忍不住将耳朵贴在蛋壳上听了半晌。

  “如果这颗蛋是阿凰生的,那阿凰到底去哪了?”

  可惜他怀中的只是一颗蛋,根本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

  苏澈只得先把蛋放在法正身侧,又在洞口用荆棘布了不少障碍,这才将虎先生召了出来。

  “嗷呜!”

  跟着虎先生一起出现的还有圆胖,看苏澈终于把它们召出来了,欢快得直往苏澈身上扑。

  可惜苏澈此刻完全没有闲情逸致跟圆胖玩儿,只能弯腰将圆胖提了起来,翻身坐上虎先生的背。

  “虎先生,劳烦带我寻一寻这一带,我需要尽快找到阿凰。”

  虎先生长啸一声,立刻驮着苏澈飞跃了出去。

  在跑了百里之后,苏澈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离普通人居住的地方并不远,虎先生这才跑了那么一会,就碰到个背着薪柴的农人。

  见忽然有座小山般巨大的吊睛白虎越到自己跟前,顿时吓得跪地求饶,嘴里直说什么我的肉不好吃求虎仙饶命之类的。

  鬼蜮魔虎向来以有灵气的妖兽内丹为食,哪里看得上带着酸味的人肉?只是见有人出现好奇地凑过去闻了闻,就差点把那农人活活吓晕过去。

  “老乡莫怕,这只魔虎并不会伤人。”

  农人听到一道好听的声音在高处响起,抬起头来看才发现这大老虎头顶竟然坐着一个人。

  再仔细一看,这人衣饰形容虽然有些凌乱,但容貌却美似谪仙下凡。

  农人不自觉地就跪了:“多谢仙人饶命,多谢仙人饶命。”

  苏澈问道:“这位老乡,这两天你是否有见过一个身型跟我差不多的受伤的男子?他的相貌也是非常出众的。”

  老乡跪在地上认真想了一下:“还真没有。若我真能遇到像您这般好看的人,定能记住。”

  苏澈有些失望,谢过农人之后刚想驱使虎先生离开,却听那农人在虎先生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嘴里自言自语道:“最近真是神了,先是见到了凤凰,现在竟然又遇到这么威猛的白虎!”

  苏澈一听,虎先生立刻转回身来。

  “老乡你说你见着了凤凰?”

  农人老实回答道:“是啊,那凤凰特别大一只,就从东边的海面上飞过来的。不止是我,我们全村的人都看见了。”

  苏澈闻言激动不已:“那只凤凰呢?现在在哪?”

  农人指着苏澈方才过来的方向道:“那只凤凰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伤,飞得歪歪扭扭的,还把村里好多大树给撞倒了。后来往后山方向飞去了。”

  “我们当时都吓傻了,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凤凰,但是又不敢靠近,村长还组织大家杀鸡宰羊地说是要去祭拜一番。”

  “可是还没等我们过去,那凤凰就又飞了出来,身上还燃着特别可怕的真火。”

  那农人想到了凤凰浴火的景象,依旧心有余悸。

  “被那真火燎到的东西会瞬间化为灰烬!那凤凰也是心善,约莫是觉得不能殃及无辜,愣是歪歪扭扭地飞回了海上,最后力竭沉到海里去了。”

  那真火将海水烧得雾气蒸腾,导致村里足足下了三天的雨才消停。

  雨停后,村里的人感念那只凤凰的善心,还在它坠海的地方摆了祭台,摆上祭品做法事祭祀了许久。

  “什么?他,他坠海了?”

  苏澈脑中一片空白:“之后呢?坠海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吗?”

  农人摇头道:“没动静了。原本我们还以为那凤凰能再活过来,所以村长就派人在海边轮流守着,可直到今天也没听说那凤凰有再出现。”

  “那人呢?村里最近有没有在海上救起什么受伤的人?”

  农人道:“绝对没有,若是有的话,我肯定立刻就知道了。”

  苏澈失魂落魄地谢过农人,又即刻让虎先生朝农人所说的海边奔去。

  顾不得虎先生的出现将村民吓得四下逃窜,苏澈领着虎先生在海里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与阿凰有关的东西。

  “阿凰,阿凰莫不是就这么没了?”

  之前就听云鹤他们提起过,说阿凰生产之艰难,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如今阿凰独自承受了第三道劫雷不说,还在没有鸾凰族的族人帮扶,也没有法正的慈航普渡术相佐的情况下,硬生生地将孩子生了出来,不出事基本是没有可能的,苏澈也不过是希望阿凰至少能留着一口气罢了。

  可现下阿凰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全凭村民的描述,猜测阿凰可能已是凶多吉少……

  “阿凰!阿凰!!阿凰!!!”

  苏澈对着空荡荡的大海大吼了三声,岸边的礁石传来阵阵回音。

  海浪依旧自在地翻卷着,可苏澈已经等不到他想听的声音。

  虎先生在海里翻腾了许久,最后浑身湿漉漉地爬回岸边无功而返。

  苏澈抹去脸颊上的泪:“阿凰,无赦谷那边还等着我回去,法正和你的孩子也需要照顾……等无赦谷那边尘埃落定,我定再回来寻你。”

  他们在若耶岛耽误的时间已经不少,法能那边还在围剿无赦谷,如今他也只能赶紧先返回无赦谷了。

  苏澈回到山洞,让虎先生驮着法正,苏澈则抱着那颗蛋,风尘仆仆地地往无赦谷的方向奔去。

  ***

  苏澈紧赶慢赶,终于回到了无赦谷外围。

  果然情况如他预想中的一般,无赦谷最外围的药尸已经被围剿的修士处理得差不多了,漫山遍野都是药尸的断肢残骸,还有不少是被削掉了一半的头颅,但四肢却还在蠕动,那模样看得人直犯恶心。

  看来无赦谷的第一道防线已经被围剿者攻破了,这虽然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但苏澈却不知这些药尸为无赦谷挡了多久的外敌。

  再往里走就是后土千变阵,苏澈转身看了一眼虎先生背上不省人事的法正,思忖片刻便将怀中的蛋递给虎先生。

  “前路凶险,你不必陪我去了,你把这颗蛋,还有法正和圆胖都带得远远的,在法正清醒之前,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苏澈摸了摸虎先生脚上的绒毛。

  “万一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去寻你们,你们就想办法自己活下去。万一我有危险,也一定会在死之前解开与你的主从契约,你不必担心。”

  虎先生听了苏澈的话,着急地绕着苏澈来回踱步,大脑袋一摇一摇的,明显是在抗议苏澈单方面做出的决定。

  “听话!”苏澈的语气严厉起来,“现下这并不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还有圆胖要照顾,法正和,和他的孩子也不能没有照拂。如今我已找不到可以托付之人,只能拜托给你了。”

  虎先生想了想自己的儿子圆胖,又看了看苏澈递过来的蛋。

  有些悲伤地一边呜咽一边用大脑袋蹭了蹭苏澈之后,虎先生用嘴轻轻地叼过那颗蛋,驮着法正和圆胖,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待虎先生走远,苏澈才转过身,拿出百宝袋中的灵药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大把,勉强恢复了一半多的灵力,才御剑往无赦谷腹地飞去。

  从高处往下看,后土千变阵的阵眼已经被破坏,阵法也失去了应有的功能。

  但以阵眼为中心,四周都伏着许多尸体,其中也不乏穿着青阳洞道袍的和若耶阁僧袍的。想到这些被法能蒙在鼓里,还一心以为自己是除魔卫道的勇士而赴死的修士们,苏澈便不忍再看,心下对法能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喝其血啖其肉都不能解恨。

  苏澈越是接近无赦谷腹地,打斗的声音便开始出现。

  无数无赦谷魔修与前来围剿的道修佛修战在一起,情势焦灼一时之间似乎分不出高下。

  苏澈躲在暗处将一刚结束战斗的魔修拖了过来,安齐远平日里将苏澈如宝贝般藏着,不到一定级别的魔修根本就没有机会一睹苏澈的真容。

  那魔修被苏澈猛地拖进了草丛,还以为是遭到了什么正道人士的攻击,刚想反抗,便被苏澈轻松制止。

  “莫要大水冲了龙王庙,我是无赦谷的人。”苏澈道,“快告诉我安齐远有没有出关?觉非罗现下在何处?”

  那魔修转头看了苏澈一眼,差点没破口大骂。

  虽然眼前之人没有着青阳洞或若耶阁的服饰,但无论是从长相还是从气质来看,都透着一股清傲凛然的正气,与他们行事乖张邪吝的魔修真是半点都沾不到边。

  那魔修被苏澈制住动弹不得,只得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混账,长成这模样还想冒充我无赦谷的人诈我情报?没门!就是把我的皮扒了我都不会……”

  苏澈只觉得头疼,索性把安齐远道侣之契的威压放出来,那魔修虽然道行不算高,但安齐远的气息他还是知道的。

  “宗宗宗宗主,你跟宗主是道侣?”

  “现在总可以相信我了吧?”别的不说,道侣之契总是骗不了人的。

  “安、安宗主已经出关了,正和法能打呢!”

  “那觉非罗呢?”苏澈听到安齐远已经顺利出关,心下暂且松了口气。

  小魔修道:“觉护法被一个怪物缠上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却厉害得很。”

  “怪物?”苏澈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赶紧去看看吧,他们此刻就在罗刹峰一带。”

  苏澈连忙往罗刹峰赶去。

  果然,刚接近罗刹峰地界,就听到了各种法术爆炸的巨响。

  苏澈在暗处一看,果然见觉非罗正与一浑身焦黑的人酣战,那人脸上绑着层层绷带,根本就看不出样貌。

  但是从那绷带人所出的招式来看,却是正儿八经的青阳洞的法术,能与觉非罗打个平手,怎么说修为也到了元婴境界。

  什么时候青阳洞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元婴老祖?他怎么不知道?

  眼看那绷带人又朝觉非罗打出一个乾坤八卦斩,觉非罗险险避开,那八卦斩竟然把觉非罗身后的一座小山峰削了一半,足见其威力之大。

  觉非罗立刻还以颜色,又回以一个摄魂破。

  目测觉非罗这边尚可支撑,苏澈连忙潜去安齐远那边。

  安齐远虽然已经出关,但对上的却是法能。若是安齐远在巅峰状态,法能丝毫也占不到便宜。可偏偏安齐远受禁锢之魄的影响,虽然解开了封印,但法-轮已受损,修为也只恢复到化神初阶,而法能却是化神中阶。

  越是高阶修士,级别的差异更是明显,苏澈看得出安齐远正在十分吃力地支撑着。

  苏澈在暗处提心吊胆地看着,手中已悄悄祭出了无霜剑,只等什么时候法能露出破绽,再从背后给法能狠狠一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