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胡作妃为,王爷乖乖求饶!

190.番外10 此章 是新文开篇加链接,可不订(+番外完)

  ,最快更新胡作妃为,王爷乖乖求饶!最新章节!

   人间三月天,桃花纷飞,阳光微醺。

  察觉到远处的异动,睡在桃花林吊床上的女子睁开了眼,等待着来人。

  “掌门,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个十三四岁的白衣少年从远处跑来,人还未到,嗓门却开始嚎了起来。

  “什么大事?难不成鬼手婆婆将玄机子前辈给玷污了?拗”

  这唐门之中,性子最闹腾,最能惹事的,也就是那七老八十还一天到晚追着男人跑的鬼手婆婆了——

  “不是不是——跖”

  少年摆了摆手,然后将手中一明黄色的东西扬了扬。

  “掌门,有圣旨到——”

  圣旨?唐糖好看的眉皱了皱,面色中满是疑惑。

  “传圣旨的人呢?”

  四下望了望,除了唐一手里明黄色的圣旨之外,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别说人了,连条狗都没有——

  “回掌门,圣旨是飞鸽传书而来的——”唐一道。

  飞鸽传书?!

  这一句话,惊得唐糖是直接从吊床上跳了起来,直接一个手快就给了唐一一个脑崩儿——

  “你这个缺心眼的,你见过谁的圣旨是飞鸽传书的么?再说了,鸽子如何抓住这么大的圣旨?是不是你又调皮逗我?”

  唐一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小男孩性子还很皮,所以唐糖首先想到的就是这是唐一的恶作剧。

  吃痛地摸了摸脑门,唐一委屈地说道:“掌门,我好像说错了,是飞雕传书。圣旨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只看见外面写的是圣旨两字,我们这里唯一与皇室有关的就是掌门你了,我就给你拿进来了——”

  这小子,倒是胆大,也不怕这圣旨上有什么毒物——

  唐门本就是以制毒和暗器而闻名于江湖的,在唐门中待了这么久了,唐一怎么还没有点防范之心?

  看来,作为掌门,是该整顿一下门派了,就这一群心思单纯的门人,她看着都有些忧心。用小姐的话说就是: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

  “算了算了,拿来吧——”

  说话间,唐糖已经拿过唐一手中那道传说中的圣旨,小心地打开了来。

  有毒无毒她自然能看出来,虽说她来唐门不久,但是鬼手婆婆将一生绝学都传予了她,如今她对这些毒物倒也能轻易分辨——

  这还真的是一道圣旨,只是这其中的内容,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唐门之女唐糖,灵敏淑德,仪庄态媛,出挑兰芝,温和周全,德行娴静,谨慎不亏。特此封为皇后,钦矣。”

  唐糖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越念眉头是皱得越紧——

  圣旨上面所写的那个人,真的是她么?

  当然,不仅是她,唐一更是奇怪:

  “掌门,灵敏淑德?这说的是你么?唐门之中莫非还有另一个叫唐糖的——”

  被唐糖一个凶狠的眼神瞪过来,唐一只得讪讪地收回了要说的话,改说道:

  “掌门,这是要封你为皇后么?可是,这当今圣上——是女的啊?”

  这个还用唐一说么,圣上是女人的事她自然是知道,女人又怎么会让她进宫为妃,而且这一做,还就让她做皇后?

  若说是王爷已经谋反成功,她不可能还没有耳闻。更何况,有小姐这个正牌王妃在,王爷怎么可能会要封自己为皇后?除非——

  王爷又傻了——

  “掌门,你看——”

  正在思考的当头,唐一突然凑了过来,指着圣旨的印章对着唐糖说道:

  “这怎么是岳罗国的印章?”

  岳罗国?

  这不是敌国么?

  这果然,只是个恶作剧——

  连岳罗国皇帝是谁她都不知道,这就要她去当皇后,真的拿她当三岁小孩子骗么——

  “行了,扔了吧——”

  一扬手将圣旨扔给了唐一,唐糖躺回了吊床上继续她的午睡。清风拂面,阳光正好,这样的好天气不睡觉,那可着实有些浪费了——

  “掌门,这可是圣旨啊?”

  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唐一难以置信地问了一遍——

  “管它什么劳什子圣旨,本姑娘是说娶就娶的么?烧了它——”

  素手一挥,示意唐一退下,唐糖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这等无聊的事,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太多,她已经身心俱疲,现在好不容易寻了这么个时机偷偷懒,她可不想被这等琐事给弄得心烦意乱。

  见唐糖已经闭上双眼,唐一也不敢再多言,将圣旨放在唐糖旁边,便默默地退下了。这烧圣旨的事,他可实在是不敢做。

  虽说是敌国的圣旨,但好歹头上也是个皇上压着,他家掌门胆大包天,他可不敢随便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

  三月的风吹着着实舒服,但在外面待的

  久了,也确实觉得有些冷了。睡梦中的唐糖不自禁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下一秒,却感觉有什么东西覆在了自己身上——

  警觉地睁开眼,却被面前的人的容颜给惊住了——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淡紫色袍子穿在身上,高贵又显神秘——

  “冷——冷颜——”

  熟悉却又陌生的容颜,此刻就在眼前,她却是连叫出他的名字都略显艰难——

  “大胆刁民,竟敢直呼皇上名字!”

  突然有尖细的声音响起,唐糖这才发现冷颜身后还站着一群人。之前她的视线都锁定在冷颜身上,竟忽视了来的不止是他一人。

  “朕让你说话了吗?掌嘴五十下——”

  淡淡地撇过头看着身后跟着自己的小太监,冷颜冷冷地开了口。

  心知说错了话的小太监吓得双腿直打哆嗦,连忙跪倒了地上,狠狠地掌着自己的嘴——

  呵——

  皇上?

  低头看看盖在自己身上的明黄色的外袍,唐糖的笑容开始变得苦涩——

  她就说,怎的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不同了——

  平日里的他,跟在二王爷身后,谁会想到那个不苟言笑的冷面侍卫竟然会是皇上?

  “你就是那个岳罗国皇上?”

  “你——”

  正在地上疯狂扇着自己耳光的太监又一次抬起了头,翘着个兰花指正欲训斥唐糖,就被祁冷颜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止住了嘴——

  “三番两次对皇后无理,留着你这不长脑子的也是多余——”

  眼神往后一撇,身后两个侍卫便领会了他的意思,将说话的小太监拖到了旁边——

  “皇上,奴才错了,皇上饶——”

  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四溅的鲜血将地上的花瓣染得鲜红,甚至有几滴溅到了祁冷颜的衣衫之上,却见他眼睛都未眨一下,依旧面不改色地与她说着话:

  “唐糖,朕给你的圣旨,收到了么?”

  “你说这个?”

  唐糖将旁边的圣旨拿了起来,慢慢地打开,将它展示到祁冷颜的面前——

  上面,却是一片被腐蚀的痕迹,再也不见一个字——

  见着这残破不堪的圣旨,祁冷颜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接过圣旨潇洒地扔到了一边——

  几个月不见,这个小女人,本事倒是长了不少——

  “你但毁无妨,朕都亲自来了,圣旨也就不重要了,随朕回宫吧——”

  说话间,气定神闲地看着唐糖,大手已欲牵上她的手腕,唐糖却是往后一躲,挣脱了冷颜的束缚——

  “你放开我!”

  往后退了两步,唐糖抬起头,看着面前熟悉却又陌生的人生说道:

  “第一,我不认识你,我认识的,是王府上的侍卫冷颜,他虽冷漠但绝不会像你这般杀人不眨眼——

  第二,你是岳罗国的皇帝,你的圣旨在七夜国根本就不起作用,所以我不会跟你走。

  第三,你还记得一个月前,我回七夜国找你,你牵着如梦的手让我滚么?”

  一字一句说完,她发现自己有些想哭。还好这些日子的历练让她变得坚强了不少,才不至于在冷颜面前落了泪。

  岳罗国皇上?他倒是骗得她好苦——

  之前编出来的那些凄苦的身世,只是为了证明她这个人有多愚笨么?

  “呵,你倒真是变了——”

  祁冷颜冷声道。

  眼前的人,冷静理智,伶牙俐齿,再不是以前王府上那个冲动莽撞,唯唯诺诺的丫鬟了——

  这样的她,更是让他移不开视线。之前他还在担心,她那么迷糊的性格怎么在深宫之中生存,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多虑了,这几个月的历练,让她变得自信出彩,绝对是他的皇后的不二人选——

  只是,他没想到,她竟会这么拒绝自己——

  “变了?”

  咀嚼着冷艳的话,唐糖的笑容有些凄苦,她要是不变,现在的她,早已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了——

  “要说变,怎么比得过你,侍卫变皇上,真是让我意想不到啊!”

  “这些事,朕稍后再向你解释,你先随我回宫。”

  见着冷颜的手又要伸过来,唐糖往左躲闪了一下,然后从腰间掏出一打暗器——

  “皇上你身娇肉贵,我劝你可别过来,要不我这沾染了致命毒物的暗器一飞出,可不敢保证你和你的侍卫们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你——”

  自己三番五次对这女人低声下气,她不但不感恩戴德,还敢威胁自己?!

  “很好。不跟朕回去是吗?没关系,朕相信,你会改变主意的,毕竟这

  昔日情意,又怎是你说忘就忘的——”

  盯着唐糖看了片刻,祁冷颜墨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一丝色彩,随即大手一挥,转身带着一群侍卫就往园子外面走去——

  昔日情意?一个从头到尾都在骗她的人,也好意思和她谈什么昔日情意?

  心里冷哼一声,唐糖一脚踹向祁冷颜离去的方向,背后做着各种抓狂的小动作,却不想,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

  唐糖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莫不是被发现了?

  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紧张的不行,直到她发现,他停下来,只不过是因为面前拦了一个人。

  “皇上,我们骑上山来的马,全都死了——”

  侍卫跪在地上,看着远处地上人头分离的尸体,全身都在打哆嗦,自己办事不利,会不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全都死了?

  祁冷颜眉头微微一皱皱,却是缓缓回过了头,对着唐糖意味深长地一笑:

  “这件事,不知唐掌门是否有什么需要解释的,还是说,你比较希望朕留下来?”

  这唐门之上山路崎岖,地势险峻,就算是骑着马上山,也是费了很大的劲的,要是这么走下山去,恐怕天黑了还未走到山脚之下——

  “我有什么好解释的——”

  收起脸上那抹侥幸,唐糖大步走到祁冷颜面前,不卑,亦不亢。

  “这山上遍是毒花毒草,你的马乱吃了些什么东西也不为怪。正好此事也能提醒你,唐门,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

  “是吗?”

  祁冷颜微微闭着眼说道,眸子里竟是危险的气息,身后的众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不被这强大的气场所波及到。

  邪魅地一笑,祁冷颜走到唐糖面前,轻挑起她的下颚——

  “可是朕的马是在你这唐门之上被毒死的,你做为掌门,是不是应该给个交待呢?”

  “我交待个屁——”

  一手将祁冷颜的咸猪手拍开,唐糖言语粗鲁地说道。

  就是她让人毒死的又怎么了?有本事找到证据再收拾她啊?!无凭无据就想让她负起责任,想得美!

  “这么粗鲁的话你都说得出口?做为掌门,难道没人教你,怎么做一个言辞得体,举止优雅的女子么?!”

  想到这个女人将来要母仪天下,祁冷颜就忍不住有些头疼。

  “老娘就这么粗鲁了,要你管?!又没让你娶我,真是皇上不急急死——”

  话还没说完,就已被祁冷颜霸道地封住了嘴,然后全身僵直,再也无法思考。

  唐糖忍不住在心中暗暗鄙视自己——这不是他第一次吻自己了,为何自己还是这么没出息,他一吻上来就脸红心跳呼吸不稳思考无力。

  呆愣中,祁冷颜已经是撬开了她的贝齿,向她灵巧的舌头发起了攻击。

  唐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又是被占了便宜,连忙一把将祁冷颜推开。

  “你做什么?你还要不要脸?!没看见这么多人看着吗?”

  想到刚才这么糗的一幕被这么多人看见了,她就觉得自己是没脸见人了,也不知道现在挖地缝遁走还来得及不?!

  “做什么吗?”

  轻轻地用食指抹过嘴唇,祁冷颜邪魅一笑,似乎对刚才那个吻还意犹未尽。

  “朕只是想告诉你,究竟谁才是皇帝。你是朕的女人,朕吻你又怎么了?莫非这还有谁还敢阻止朕不成?!”

  “微臣不敢——”

  话刚说完,身后众人已经是齐刷刷地全部跪了下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们都不敢,但是我敢!”

  唐糖坐回了秋千上,看着祁冷颜有些红肿的嘴唇,得意地说道:

  “想来皇上是不知道,做为唐门的掌门,全身上下都是毒!希望你这几天身体奇痒难耐的时候,还能像现在这般得意!”

  “你什么意思?”

  看着唐糖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祁冷颜心中顿时感到了不妙。

  “没什么意思!只是我比较喜欢在嘴上涂千蚁蜜而已!”

  千蚁蜜?

  那是个什么东西?好像光是一听,就觉得百蚁噬心,瘙痒难耐。

  “解药。”

  祁冷颜修长有力的大手随意一伸,居高临下地看着唐糖。

  “没有,反正又死不了,痒个三天而已,你能隐忍这么久才爬到皇帝的位置,难道还忍不了这小小的千蚁蜜吗?”

  唐糖毫无畏惧地看着祁冷颜,双手一摊,一副你耐我何的表情。

  虽然祁冷颜不急,但身后的一干臣子却是急得不行。想说些什么,却又考虑到刚才那个小太监的下场,全都选择了识趣地闭嘴。

  “皇上,要不要将她给抓回去,严刑逼供,让她将解药给交出来?”

  开口的,是祁冷颜最信赖的

  人,平北王祁然。

  别人不敢说话,但他一定要说。当年,他拼死将皇上和大皇子从火海中救出来,三人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多年,才终于是重夺了帝位,他怎么可能让皇上龙体受到半点损失?

  “皇叔,无妨。朕就不信,偌大一个岳罗国,会没人解得这小小的毒!”

  不同于对其他人的冷漠,祁冷颜对着祁然很是恭敬。

  “皇上尽管试试,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也许哪天灵感以来就为你制出解药来了。”

  也不等祁冷颜反应过来,唐糖便一阵风似地溜走了。再待下去,要是他来搜身,发现了自己身上有解药怎么行?!

  “皇上,这毒?”

  眼见着唐糖越走越远,而皇上只是看着她离去,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祁然忍不住提醒道。

  “没事。如果真找不到人解这毒,朕就忍着。那么多辛苦的日子都过了,难道朕还忍不了这小小的千蚁蜜么?”

  至于唐糖,他自然有办法让她跟他回宫去。只是现在,时候未到。

  “下山,回宫。”

  听到祁冷颜的命令,众人是面面相觑,犹疑不决。本来兴高采烈地来迎接皇后回宫,却不想这准皇后不仅不领情,还摆了皇上一道。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可怜他们这群缺乏锻炼的官家少爷,要是这么走下山去,恐怕会丢掉半条命吧!

  “平北王,你快帮忙说说话吧!”

  众人皆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招惹祁冷颜,只能偷偷求助于最得圣宠的祁然。

  “大家就这么走下山去吧,权当锻炼身体了!”

  说完,便紧跟在祁冷颜身后,往山下走去。

  下山之路,崎岖无比,除了祁冷颜和祁然依旧是风度翩翩之外,众人是手拉着手步履蹒跚地往山下走去,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天黑之际,众人总算是筋疲力尽地赶到了山脚之下。

  “好了,先进去吃点东西吧!”

  行走到客栈之外,考虑到众人的情况,祁冷颜总算是大发善心地说道。

  “来来来,各位客官里面请。”

  唐悠悠眼尖,一眼就看出了门外站着的一群人气度不凡,连忙是热情地邀请着众人进去。

  做为客栈的掌柜,这眼力见,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虽然眼前有着这如花似玉的老板娘的召唤,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挪脚进去。

  知道自己不挪步,这群人是没人敢动弹的,祁冷颜是大步就走进了客栈之中。

  众人这才顺着唐悠悠的指示走了进去,分散在几桌坐着,却唯独祁冷颜坐的那张桌子没人靠近。

  这下,唐悠悠就更觉得奇怪了。

  “我来坐这里。”

  察觉到唐悠悠的视线,祁然走过去,与祁冷颜同桌而坐。

  “各位客官要吃些什么?”

  将菜单分送到各桌,唐悠悠等着众人点菜。

  “吃……吃……吃……”

  众人拿着菜单,视线却是看向了祁冷颜。皇上都不开口,他们哪敢点菜啊?!

  “你们都是结巴吗?!说不出来就写吧!”

  唐悠悠道。

  噗!

  唐悠悠的一句话让本来在悠然自得喝着茶的祁然一个没憋住,直接就将茶水喷了出来。

  幸得他反应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头偏开,才没喷得祁冷颜一脸。

  就算皇上再重视他,他也不可能做这种大不敬的事来自寻死路。只是可怜了隔壁那桌的众人,结结实实地享受了一道人工淋浴!

  “你们喜欢吃什么就点吧!”

  轻轻瞥了一眼隔壁桌的臣子,祁冷颜嘴角抽/动了一下,继而面色平静地说道。

  “掌柜,这里要个蒜泥白肉,西湖醋鱼,还有……”

  “东坡肉,酱排骨,鱼香茄子……”

  “来个猪肉炖粉条,再来几盘驴肉……”

  “……”

  得到皇上的首肯,早已经饿疯了的众人开始了疯狂的点菜。这群娇生惯养的年轻人哪挨过这种饿,差点就把菜单上的菜全搬下来了!

  亲自伺候完这群贵公子点菜后,唐悠悠坐到了一张空桌上,有意地偷听隔壁桌的众人说话。

  这些人,个个都身份不凡,却又只听那个高贵清冷的人的指令,这本就让她感到奇怪了。

  更何况,她可是看见了,这群人,可是从唐门下来的!

  果不其然,偷听是有效果的,隔壁桌的人已经开始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了。

  “你说那个唐门掌门是不是有病,让她当皇后她不当……”

  “就是就是!皇上都亲自跑来迎接她了,她居然还使眼色……”

  “还把我们的马毒死了,害得我们要走下山来……

  ……

  接下来的话,唐悠悠没有再听,而且起身绕到了厨房……

  “掌柜的,你怎么来了?”

  厨子老张一回头,就看见自家掌柜站在自己身后,眸子里闪着算计的光芒。

  “来给饭菜里加点调料。”

  唐悠悠狡黠一笑,拿出怀中的瓶瓶罐罐,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老张的背脊忍不住一阵发麻,看来,又有人得罪掌柜的了。老张忍不住在心中为此人默哀了三分钟,愿此人安好。

  “这药是要给谁下?”

  “你先等等,让我先选一个最适合的药——”

  唐悠悠道。

  笑忘散?

  这是受了轻伤之后用的,排除!

  千蚁蜜?这个可要涂在自己嘴上两人双唇相接才有效果,她才不会为了惩罚他人而让自己被白占了便宜。

  更何况,她好像看见,来人中身份最尊贵的那人,估计就是那个皇上,已经是中了千蚁蜜,看来,唐糖果然是没有给他们好果子吃,也总算是没有辜负她的调教!

  思量再三,唐悠悠将视线最终锁定在了一个瓷瓶上——回肠荡气!

  “好,就这个了!就刚刚点菜的那些人,除了单独坐一桌的两人,其他桌,都给我加点这个药!”

  说完,唐悠悠拍了拍手掌就走出了厨房,留下老张是欲哭无泪——

  他只是一个厨子,为什么每次下药的活都是交给他!!

  ————————————————————————————————————————

  走出厨房,唐悠悠依旧是坐到了老位置继续偷听。

  这几人也真是不怕死,到现在还在议论,只不过话题从唐糖,又转换到了另一个女人。

  “我觉得唐糖根本就比不上如梦姑娘,要说母仪天下的那种气质,还真只有如梦姑娘有——”

  “听说如梦之前在七夜国是个qing楼女子,一个烟花女子怎么能做皇后?”

  “但是当初皇上在七夜国的时候,如梦姑娘可是舍身替她挡了一剑,差点连命都没了——”

  ……

  众人是越议论越激动,但依旧是将声音压得很小。

  唐悠悠心中忍不住想到,幸得你们坐得离那位所谓的皇帝远,听不到你们的议论,否则,私自议论皇家的事,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菜来了,各位客官请慢用!!”

  小二端上可口的饭菜,一一摆在几张桌子上,摆放完毕后,还不忘对着唐悠悠调皮地眨了眨眼。

  “皇上,且慢。”

  祁冷颜正欲动筷子,祁然及时地阻止了他,然后掏出一根银针,将每道菜验过之后,才示意祁冷颜可以用膳。

  唐悠悠嗤笑一声,笑他们的不自量力。且不说那桌饭菜根本没毒,就算是有毒,也根本就验不出来!

  唐门的毒,一向是无色无味,不然,怎么让人闻风色变?!

  祁冷颜慢条斯理地吃着菜,脑中却在想着,该怎么把唐糖给拐骗回宫去。

  他说的不是非她不可,完全就是气话。之前和如梦之间的事,也完全都是误会。

  他的皇后,只能是她。

  他千辛万苦夺回帝位,但若身边没有她的陪伴,就算是坐拥江山,余生也是空留寂寞。

  只是,他伤她太深,还能挽回吗?

  “皇上,今晚还继续赶路吗?”

  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祁然的一句话拉回了祁冷颜的思绪。

  “吃完饭继续赶路,不要误了明日的早朝。”

  祁冷颜道。

  明天还要早朝,他自然要在今晚赶回去。

  刚刚登上帝位不久,在朝中的势力本来就不稳,他可不想因为女人而失了这江山。

  “好。”

  得到祁冷颜的首肯,祁然转过头对着众人说道。

  “大家快吃吧,吃完加紧赶路。”

  一语完毕,周围只余下拼命扒饭的声音。平北王的话就等同与圣谕,不听,那就是找死——

  ————————————————————————————————————

  酒足饭饱,众人是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差点直不起腰来。

  看着众人将加了特别调味料的饭菜吃了个精光,唐悠悠是站起了身来,准备去算算今天的盈利有多少——

  “掌柜的——”

  却不料,屁股刚离开板凳,就被祁冷颜给叫住了。

  唐悠悠心中咯噔一下:难道是下毒的事被发现了?不可能啊,这世上,能辨别出她的毒的人,超不过五个,她就不信就这么冤家路窄,让她给碰到了!!

  “什么事?”

  心里虽是紧张,但好歹闯荡江湖多年,

  唐糖回过头巧笑焉兮地说道。

  “这附近可有马?”

  “马?”

  原来是问这个,唐悠悠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指着自家后院说道:

  “我这里就有,不知客官需要多少?”

  上午的时候,她明明看见一行人骑着马往山上走去,下山却是个个走到虚脱,看来此次唐门之行,他们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二十匹。”

  “好!这就去为客官牵到前院来!”

  不用多说,这二十匹马,唐悠悠自然又是狠狠宰了他们一笔。虽说心知被讹了,但实在是不想再走路的众人也只能是乖乖掏了腰包,敢怒不敢言。

  “各位客官慢走——”

  数着手中大把的银子,唐悠悠脸上是笑开了花,然后轻声说了句:

  “还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

  路边的草丛边,蹲满了人——

  拉肚子的声音犹如炸弹般在草丛中响起,就连平日里教养甚好的祁冷颜也忍不住是皱了眉。

  这么浓烈的味道,有如粪坑爆炸,让他永生难忘。

  回肠荡气,果然是——

  回肠荡气!

  ————————————————————————————————————————————————

  是夜,月明星稀,微风拂面,唐糖坐在院中,看着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发呆。

  即使那颗星星那么亮,可是在如此皎洁的月光之下,也会被淡忘。是不是世上,真的没有忘不了的东西呢?

  曾经,她那么喜欢冷颜。可是在被他如此伤害之后,那份情也渐渐地被淡忘。或许时间,真的能冲淡太多东西,包括回忆,包括爱情。

  “美人儿,在想什么呢?”

  身后突然传来轻佻的男声,唐糖不由地回过头看向来人,只一眼,惊为天人。

  眉如远山,双眸如星。丹凤泣血,唇点桃花。一身紫色衣袍在月色中飞舞,只轻轻一笑,便颠倒众生。

  只是,这男子,她压根就没见过啊!

  “你是谁?”

  这么一个绝世出尘的美男子出现在这里,不是天上掉馅饼,那就一定是陷阱。

  想到这,唐糖不禁是握紧了袖中的暗器,随时准备先发制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来看看,这岳罗国皇上千方百计想要娶回宫的女人,究竟是何等地美若天仙!”

  察觉到唐糖袖中的动作,男子却无半点惧怕的意思,反而在唐糖的旁边坐了下来,陪着她一起瞭望星空。

  “现在看完了吧,该走了吧!再见!”

  虽不知此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男子给她的感觉就是——

  有病!

  虽然是个美男子,但偏偏,她看过了太多美男,除了第一眼被震慑之外,还真的是没有多余的情感了。

  “姿色平庸就算了,还这么粗鲁?这皇帝老儿莫不是眼瞎了,竟然会看上你?!我看见你长这样,可是连采的***都没了——”

  紫衣男子瞥了唐糖一眼,话语是云淡风轻,却让唐糖气得跳脚:

  “你说什么?我姿色平庸?!好歹我也算是个美女好不!你眼——等等!!”

  偶尔少根筋的唐糖终于是意识到了男子话中的重点——

  “你是个采hua贼?!”

  唐糖是一个激灵,就往旁边闪去,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开三丈远。

  “怕什么?我虽然是个采hua贼,但也是个有原则的采hua贼。你这样的姿色,我要是采了你,那就是你占了我的便宜!”

  对于唐糖的躲避,男子很是不屑一顾。

  “我擦!来人啊!将这人给我捉起来!”

  本来还想着饶了他擅闯唐门的罪名,但听见他这么贬低自己,这口气怎么能这么咽下去!

  “你还是自己来吧!毕竟,你门中的人,已经全部被我用药给迷晕了——”

  男子轻轻一语,笑得讳莫如深。

  “我去你大爷!吹牛也不打草稿!”

  唐糖此刻也顾不得男子是什么采hua贼,直接是跳到了他面前,指着他英挺的鼻子说道:

  “你要是说是被你的美貌给迷晕的,我还相信。唐门是什么地方,要是这么轻易地就被一个外人所制服了,那我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真是给他三分颜色就开染房,对他客气点,他还真以为唐门都是软柿子任他捏了!

  “你要是不信,尽管叫人试试——”

  不管唐糖是如何的激动,男子依旧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世间之事,皆在他掌控之中。

  “我为何要叫人?!难道我还制服不了你一个小小的采hua贼么?!”

  p>

  虽不知男子话语中带有几分真假,唐糖却不想自乱阵脚,让男子看出自己心中的那一丝慌乱。

  更何况,唐门秘术她已经学了个七七八八,她倒不觉得自己会对付不了此人。

  “不知小妞儿你要如火如何对付我?我还真的有点怕怕哦!”

  男子说着,竟做作地扭动起身体来,脸上也露出惊恐的表情。

  整个动作一字记之曰:

  贱!

  “你真的不是一般地变态!”

  说话间,唐糖已经抬起了右手,袖中的暗器发动,直直逼向男子的左肩!

  “小样儿!”

  男子却是不慌不忙,只是轻松地将身形往右一闪,就成功避过了唐糖的攻击。

  “还给你!”

  唐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见自己刚发射出去的暗器从男子手中飞出,沿着原路返了回来!

  “真是见鬼了!”

  真要被这暗器击中,虽说不会致命,但身体十二个时辰之内都不能动弹,唐糖是想都没想就往旁边躲去——

  “啊!”

  却不料,未注意到脚下的石块,直接一脚踩了上去,身体也控制不住地往旁边倒去——

  条件反射地,唐糖闭上了眼。

  片刻之后,却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反而落入了一个结实地怀抱——

  唐糖倏地一下睁开眼,近在眼前的,是男子一张带笑的桃花脸,咫尺之间,彼此的呼吸都在鼻尖萦绕,她几近迷失在他深邃如墨的眼眸中。

  “我好看吗?美人儿?”

  男子轻轻拨了一下唐糖遮住眼睛的一缕头发,动作很轻,却总算是拉回了唐糖的一抹理智——

  她刚刚,是被男色所迷惑了吗?!

  “色胚!”

  一把推开男子,唐糖极力想掩饰自己脸上出现的红晕,却不想这娇羞,在月色下却更加迷人,男子竟一刹那失了心神。

  “嘶——”

  男子左肩处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的麻木感,随即,全身僵硬,再不能动弹。

  “你——”

  男子这才惊觉到自己竟然中招了,不由得心中懊恼!

  他怎么会被此等姿色平庸的女子所迷惑,竟然忽视了她袖中飞出的暗器。

  “让你吃老娘豆腐!让你笑老娘姿色平庸!你拽啊!你拽啊!”

  使劲戳了戳男子僵硬的身躯,唐糖笑得很是得意!

  此次,唐糖总算是扳回一局,一洗自己的耻辱!

  “你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刚才要不是我好心救你,你早就摔倒在地了。现在你居然还反咬我一口。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男子虽然是动弹不得,但是面上却没有一丝惧怕,反而悠然自得地和唐糖说着话。

  “唐门本来就是以毒著称,我要是不毒,怎么做这掌门之位?!”

  男子的一番话,对于唐糖根本就起不到丝毫作用,甚至,她不以此为耻,反而是以此为荣——

  “让我想想,该怎么收拾你好呢?”

  唐糖托着腮,若有所思地看着男子。这探究的眼光,让原本镇定异常的男子是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你可千万别乱来——”

  男子沉声说道。

  “你还没看清局势么?现在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要怎么处置你,我说了算!”

  对于男子这嚣张的态度,唐糖很是不满。本来她只是打算小惩大诫一下他就算了,现在她仔细一想,对于这种趾高气昂的人,好像只能用特别的惩罚方法!

  想到这,唐糖也不再含糊,一脸坏笑地往男子走去,素白的小手开始脱起了男子的衣服——

  “你做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竟然——”

  “大哥,天都黑了,你就被说瞎话了,聒噪!你不是个采hua贼么?辣手摧花不是你的长项么?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白了男子一眼,唐糖掏出自己的手帕,成功地堵住了男子的嘴,然后麻利地褪下了他的上衣。

  “唔唔——”

  由于嘴被堵上了,男子说不了话,只能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他这么多年来都是万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这一次,竟然栽了,还是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难不成他这么多年的清白之身,就要这么不保了吗?!

  “嚎什么嚎?!知道的以为老娘在非礼你,不知道的以为老娘杀猪呢?!”

  嫌弃地看了男子一眼,唐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脸上绽放出贼贼的笑容。

  这瓶子里,装的,是她昨儿刚研发出来的毒——心乱如麻。

  效果嘛,试了就知道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唔唔——”

  看见唐糖嘴角邪恶的笑容,男子的眼睛瞪得老大,嘴里也含糊不清地说着话。

  “算了算了,让你说话!!”

  虽是有些嫌男子聒噪,但若只有自己一个人自说自唱,好像是少了些乐趣,唐糖总算是大发善心地将男子嘴里的手帕给拿了出来。

  “我并不是怕你,只是不要毁了我的这张脸,本公子可是靠脸吃饭的——”

  对于唐糖的行为,男子并不是很畏惧。以他多年看人的眼光,自然看出了唐糖不是那等心狠手辣的人,最多,就是一些恶作剧罢了。

  只要不伤害到他倾国倾城的容颜,他也想看看,这丫头究竟想做些什么!

  “这是当然,要是毁了你这张脸,你还怎么去为祸人间!放心吧,姐姐我虽然不会好好疼你,但会让你好好疼的——”

  拍了拍男子柔滑嫩白的脸蛋,唐糖将瓶中的粉末倒在了手帕上,然后均匀地扑散在男子身上。

  “好了!”

  唐糖放下瓷瓶,然后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现在,万事俱备,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男子身上却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就在他以为,唐糖只是免费为他洒了一层爽身粉的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

  刚开始,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腿有些酥麻,却奈何身体动弹不得,看不见究竟是何情况。

  直到那酥麻的感觉开始向上游移,他眼角的视线瞥见一片黑压压的蚁群正有序地爬满自己chiluo的上半身。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开始,只是痒。他皮肤本就细嫩,这成片的蚂蚁在身上爬行,更是让他感到奇痒无比,想挠却又动弹不得,差点是笑得背过气去——

  “哈哈哈哈哈——”

  笑得比他还夸张的,自然是坐在一旁的唐糖。看见男子憋屈的脸,她就觉得解气!

  “这样就受不了了吗?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还没明白唐糖话语中的意思,男子就感觉到一种又痒又疼的感觉在从血液中传来,就像是数千根细针在血液中游走一般——

  “啊哈哈——嘶——呃——哈哈——”

  纵使男子见过很多大风大浪,但是这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却是素手无策,只能硬生生承受这痛苦,不多久,全身都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这件事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很不巧,我是个女人,更是个小人!”

  这心乱如麻,是用她特质的毒粉加上蜜糖研制而成,起初,体温将糖味蒸发,会引来许多蚂蚁。然后,蚂蚁身上的粘液与毒粉混合之后,会渗入到皮肤和血液之中,那感觉,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呃——哈哈——记住——哈哈——”

  男子本想同她说些什么,却奈何这心乱如麻毒性太强,竟是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是想说你记住我了吗?我还以为我平庸的外貌入不了你的眼呢!”

  心中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唐糖走了过去,在男子身上撒上另一层粉末,蚂蚁终于是散了开去。

  男子总算是得以喘上一口气,只是显得有些狼狈,哪里还瞧得出刚刚玉树临风的样子。

  “我现在可能有些明白,那岳罗国皇帝为何对你情有独钟了!”

  这女人,吸引人的,绝不是她的外貌。而是她那古灵精怪的样子和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法,着实是让人有些移不开视线。

  并不理会男子的话语,唐糖开始在周围搜索了起来。最后,视线锁定在了一个酒桶之上。

  这大小,应该差不多吧!

  男子也不再说话,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究竟要做些什么!

  唐糖将酒桶搬到了男子旁边,让后看着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男子狠命一推!

  只听“咚”的一声,男子便倒在了地上,微微皱了皱眉。

  他好像知道,这女人要做什么了!

  “你——”

  男子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又被唐糖用手帕堵住了嘴。

  “我决定,还是不要让你有呼救的机会比较好!”

  说完,唐糖便抱住男子的上身,将他的脚往酒桶里塞去。

  男子上身本就是chiluo的,此刻与唐糖靠得这么近,甚至能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在自己后背上摩擦,他不禁有些乱了心神,就连自己是怎么被装进酒桶里面的都没察觉。

  “沉得像猪一样,累死我了!”

  最后将酒桶盖封好之后,唐糖长吁了一口气,便将男子往门外推去。

  “好了,就这里了!”

  唐糖道。

  这里,是唐门的后山。坡度刚好合适,周围也没有什么树

  木遮挡着,绝对可以顺利地滚下坡去!

  “再见了!”

  虽然知道男子看不见自己,唐糖还是对着酒桶里面的人挥了挥右手,然后,飞起一脚!酒桶便顺着那斜坡开始快速地往下滚去,被困在里面的男子是欲哭无泪。他果然,是小看了这女人!

  “帅哥,祝你好运!我们有缘再见啊!”

  在滚动的木桶中,他依稀听见了她调皮的笑声。

  有缘再见?!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梅子新文http:a/1025848/

  高速首发胡作妃为,王爷乖乖求饶!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90.番外10 此章 是新文开篇加链接,可不订(正文+番外完)地址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