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第788章 被感动

  ,最快更新贵妃有心疾,得宠着!最新章节!

   一夜的雨打芭蕉,第二天早上起来,未央宫乌云密布的天就放晴了。

  如今这个时节已经是秋收的末尾阶段了,秦恒也是比较忙的,他对今年的收成十分有兴致,想要看看今年到底能收多少粮食上来。

  他皇庄的田地比往年要高出三成之数,这无疑是一个庞大的数量了,毕竟大凤王朝幅员辽阔,若是每个地方都增产三成,那是何等的场面?

  秦恒有他要想的,楚月也有楚月要想的。

  这条渣龙昨晚上没戴小雨衣!

  她大云云的小雨衣可是早就给她送过来了,在渣龙去景辉宫的前一天送来的,但是还不待她用呢,渣龙就去景辉宫了。

  所以一直到昨晚上之前,她都把那些小雨衣都扔一边,就没用的时候。

  但是谁曾想到臭男人昨晚上过来当采花贼?

  对于他的话,她是信的,因为小玄子跑来偷偷跟她说过了,那天晚上万岁爷处理政务处理得很晚,跟德妃娘娘夜里也没有喊水。

  但楚月就不信,所以没给秦恒好脸色看过,昨晚上他摸过来,看她都哭了,他这才跟他解释的。

  这时候的解释楚月也才勉为其难信他。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没用小雨衣啊,她大云云说她如今体质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这是一碰就怀孕的节奏啊。

  楚月忍不住就有点胆战心惊了,要知道渣龙大概禁太久了,昨晚上可是一点没省着力气……

  她又没有药吃,让喜鹊去太医院让开避子汤的药?那秦恒能直接把她捆起来让她喝个够喝个饱。

  楚月忧心忡忡了一天,但是秦恒心情却是十分不错,他今天没过来后宫,处理完政务后,就过去龙溪宫看望太上皇了。

  景辉宫的德妃还派人过去请,但也是没请到人。

  德妃有些失望,但也道:“皇上自来孝顺,去龙溪宫也没什么。”

  “老奴倒是觉得,娘娘如今培养好四皇子才是要紧事。”老嬷嬷忍不住说道。

  德妃叹气道:“到底是像足了他生母,本宫教了多少遍了,这三字经还是不会背,先前去凤栖宫,皇后说教了二皇子几遍,二皇子就能朗诵了。”

  “勤能补拙,笨鸟先飞,让四皇子再加把劲就是,上次也就是皇上宽容不计较,老奴在旁边看着都胆战心惊,就生怕四皇子说出什么不懂事的话来。”老嬷嬷说道。

  德妃不也是如此么,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但是也这么养着了,真感情怎么会没有?

  自然也是盼着出息的。

  于是,四皇子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不仅四皇子,三皇子也是一样的。

  如今大皇子跟二皇子两个都已经在上书房读书了,下边小的还没过去,但也是明年的事了,哪怕不如大皇子跟二皇子,但也不能差太多不是?

  都在各自的宫里给补课呢。

  但就那么一点大,哪里能静得下去心。

  如今的天是一天比一天冷了,十一月底的时候,算农历的话也才十月刚过没多久,但天就已经下起雪来了。

  “今年这雪下这么早?”楚月有些诧异道。

  秦恒心情不错,道:“下得早也无甚要紧,各地的粮食都已收上来了。”

  虽然没有每一个地方都能高出三成的收成,但有很大一部分地区是增产了的,尤其是南方不少城池,这一次是名副其实的大丰收。

  而在今年,秦恒也是减少了税赋,给百姓们留下了不少的粮食让他们过冬,即便是这个冬日会漫长,但是只要百姓们自己心里有数,晓得攒下足够柴火过冬,那基本上都是能过得去的。

  大长公主那边的商队也出发了,运下来了许多的肉干,被秦恒收购了,直接送去了贫困州县让平价卖给了老百姓们,让留着过冬之用。

  做了这些事情的秦恒很满意,心情自然就很好了,楚月都感觉出来了,因为渣龙夜里就想跟她分享喜悦了。

  楚月现在月事还没来,心里还瘆得慌呢,但是她月事还有一个星期左右才来,还得到时候再看看。

  夜里渣龙想要高兴高兴,楚月就把柜子里的小雨衣拿出来了,她大云云很贴心,送了慢慢一整个匣子,估摸着够用好久的了。

  “这是什么东西?”东西是经过秦恒的手交给楚月的,早在送来之前秦恒就看过来了,但是他看不懂是做什么用的?

  他不懂楚月懂啊,就一脸好老师的表情,教他了。

  秦恒也挺新奇的,于是带着她来了一回,但是事后他微微皱眉:“朕不喜欢。”

  “不喜欢也得喜欢。”楚月说道,还能由着他的喜好来呢,那天不得都叫他给翻了?

  秦恒差不多能明白这东西的作用了,看向她道:“你不想给朕生孩子?”

  “不是生了六公主吗。”楚月打着哈欠道,有点累了啊,想睡觉了。

  “那以后就不用这玩意了。”秦恒淡言道。

  “不行。”楚月淡淡道,看他面无表情看着她,脸上明显透露着‘朕不高兴’四个字。

  楚月只能给他来软的了:“大云云说了,生完孩子最好是要休养半年,半年后要生的话,才能再考虑,臣妾如今这个身子骨还没养好,万一要是再怀上可怎么办?”

  “没休养半年会伤身?”秦恒问道。

  “那肯定了,生一次孩子得亏多少精血?半年都算是早的了,照我看怎么着都得养上一年才行。”楚月就道。

  秦恒看了她一眼,道:“那你养着。”

  楚月看他一听说跟自己身体有关就换了口风,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小感动,到底这是个古代男人,还能指望他有什么常识?

  放在现代寻常男人懂的知识他是不懂的,但还是能尽他最大的宽容来听她的。

  感动的楚月自然就温柔了,温柔的结果就是又消耗了一个小雨衣。

  外边的雪下得不大,是在迈入十二月份的时候,这才由小雪转中雪大雪的。

  而这一天楚月也准时来月事了,这叫楚月大大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是不得不佩服她大云云的医术。

  被她调理了这么一个月子,如今她的这身子骨,那可真有脱胎换骨的迹象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