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第2626章 命运馈赠(2)

这个大佬画风不对 墨泠 6055 2020-06-22 21:47

  ,最快更新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最新章节!

   “那就麻烦初医生了。”宋队长了解了下进展,起身告辞,“有进展的话,还请初医生立即通知我。”

  “嗯。”

  初筝看着宋队长离开,办公室的门缓缓关上,她再次抽出夏裘的资料。

  夏裘的家庭比较复杂。

  夏裘八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他跟着母亲。

  母亲很快再嫁,但是母亲没多久就因病去世,之后他就跟着继父。

  继父没过两年,又组建了新家庭。

  新家庭的继母也带着孩子,夏裘不是继父亲生孩子,身份就显得尴尬。

  死者中包括了继母继父,还有继母带来的孩子,以及继母的哥哥、和继母哥哥的孩子。

  最先死的就是继母的哥哥。

  接着是继母哥哥的孩子。

  其后才是继母继父一家。

  就单单的看这个案子,这一家子人死得是真的惨。

  哎。

  -

  初筝晚上值班巡房,还特意看了夏裘在房间,结果她刚回宿舍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夏裘不见了。

  夏裘房间外有人守着,窗户都是封死的,怎么会不见了。

  初筝穿衣服赶过去:“都找了吗?”

  “初医生,房间就这么大,根本没地方可以藏呀。”

  初筝跟着进病房。

  “监控没拍到?”

  “监控被挡住了。”

  晚上房间都关了灯,本来就挺黑,等他们发现这个房间不太对劲,就立即过来查看。

  房间里的家具有限,除了床底能藏人,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藏人。

  衣柜敞开着,里面只有零散的一些物品。

  窗户栏杆结实,没有被破坏。

  所以这人是凭空消失了?

  初筝不信有这么邪门,这又不是灵异剧。

  她在屋子里转一圈,最后还是将目光投向衣柜。

  衣柜的底部挺高,她记得这底板是可以拉开,方便把大件的东西放在下面……

  不过要藏大人,还是有点困难,小孩儿的话应该可以。

  初筝将衣柜里的东西清理出来,在旁边找到一个拉扣。

  她稍微用力一拉,底板被拉开。

  底下的人也暴露出来。

  夏裘以婴儿蜷缩的姿势,蜷缩在下面很小的空间里,睡得正熟。

  某个小护士惊讶不已,“他怎么进去的?”这是正常成年人能进去的大小?

  他们看着蜷成这样浑身都疼……

  夏裘身体的柔软度明显比他们想象的要好狠多,他完全可以蜷在里面。

  初筝见这群人声音逐渐大起来,直接赶人:“行了,人找到了,都散了吧。”

  有人问:“初医生,不叫醒他吗?”

  初筝:“不用了,走吧。”

  毕竟精神病人和正常人不一样,不能用常规方法来对待,所以大家也没什么异言,纷纷离开病房。

  夏裘在这里睡觉的时间并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坐着,实在困了,靠着墙睡一会儿。

  初筝几乎没见他在床上躺着睡过。

  现在竟然睡得这么熟,他们这么大动静都没将人吵醒。

  初筝把衣柜恢复原样,离开房间。

  -

  第二天初筝来上班,夏裘已经坐在房间角落里,只留给监控一个背影。

  “他什么时候出来的?”

  “大概凌晨五点左右。”监控室的员工回答。

  初筝点下头,先去把常规工作做了,然后拿着东西去夏裘病房。

  初筝没让其他人进来,一个人走进病房,直接坐到离夏裘不远的地方。

  初筝也不说话,低着头写东西。

  夏裘一动不动,就和一个雕塑没什么区别。

  晚上夏裘有时候会跑去衣柜睡觉,有时候不会。

  灵琼记录了下规律――没什么规律。

  他想起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初筝每天会抽出一点时间,和他待在同一个房间里。

  前面一段时间两人处于互不干扰状态,中间仿佛有透明的墙。

  随着时间,夏裘偶尔会看她一眼,不过那眼神和他看墙一样。

  但这也是一个进步不是。

  这天初筝依旧坐在地上处理工作,她想要拿旁边的文件夹,手刚伸过去,文件夹已经递到她面前。

  顺着文件夹看过去,夏裘黑白分明的眸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谢谢。”

  初筝接过文件夹。

  夏裘身体转回去,继续对着墙。

  接下来的两天,夏裘会主动给她递东西,虽然还是没说话,但是互动频繁很多。

  宋队长期间来过一次,想要见见夏裘。

  初筝现在好不容易让夏裘对她互动多一点,可不想让宋队长给搅和了。

  在医院要听医生的,所以宋队长没能如愿见到夏裘。

  -

  又过一周,夏裘已经可以坐到初筝身边,用看墙的目光,看她工作。

  初筝拿进来的都是些不太重要的工作,所以也不怕他看。

  初筝觉得时间差不多,开始和夏裘说话。

  “你记得我的名字吗?”

  夏裘视线下移,想看她的胸牌。

  初筝伸手捂住,“我跟你说过的,你想想,不许看。”

  夏裘撑着地面,挪回了墙角。

  初筝:“……”

  这个问题仿佛又把他们打破的透明墙壁重新建立起来。

  夏裘第二天维持那个样子,不和她互动,也不看她了。

  好在第三天,夏裘又坐回了她身边,抬手指着她手里的笔。

  初筝把笔给他。

  夏裘在空白的纸上端正的写下两个字――初筝。

  夏裘把纸张放在初筝面前,笔抵着唇瓣,用贝齿轻轻的咬着。

  “很脏,不可以咬。”

  初筝想拿回来,夏裘往后一退,几秒钟后,他把笔放下,挪回自己的安全墙角。

  初筝起身,走到他身边。

  夏裘只是往里面侧了侧,没有太大的反应。

  初筝克制着摸他脑袋的冲动,“今天你很棒,这是奖励给你的。”

  夏裘看着初筝手心里的糖果,又扭头去看监控。

  “放心,他们看不见。”初筝小声道:“这是我们的秘密。”

  夏裘好一会儿,伸手一颗一颗的将糖拿走。

  他动作很慢,而且一次只拿一颗,小表情挺严肃的,瞧着有几分可爱。

  初筝耐心的等着他全部拿走。

  夏裘拿完最后一颗,忽然又放回来一颗,揣着手里的那几颗,用脑袋抵住墙,拒绝再与她交流的姿态。

  *

  月票您投了嘛!

  没有可以投一投嘛!

  康康可怜的我嘛,嘤嘤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