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

第1073章 会不会死啊?卧槽!

  ,最快更新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最新章节!

   花无言上上下下打量着小酒,不知怎么地就想起在岐山时的傅廷煜,岐山最美的仔,大家是公认的,说他最美,没人反驳。

  就连那时的秦舒和他不对付,都夸他长的好看。

  现在看小酒,人不大,却有一张极美的脸,父母颜值本身极高,毫无缺陷。

  孩子更是出类拔萃,将所有优异的优点给继承了,比当年傅廷煜还要美上三分。

  小酒歪着脑袋看着花无言,视线望向他那好看的长发,天生的亚麻色,发尾还有点卷,他勾起嘴角,笑着夸道:“我觉得花叔叔的长发很好看,比女人的发丝还要柔顺亮泽,不穿裙子可惜了这好看的头发。”

  花无言怎么听都感觉小酒这是借着夸他,其实是在说他像女人,“嘿,你这小子,知道消遣你叔了?”

  小酒弯起嘴角笑了一下:“我说的实话,就你这头发,我真没见过哪个女人能比的。”

  花无言觉得这话说的没毛病,“得,说不过你。”

  小酒忍着笑,问:“花叔叔,要不,我们都穿裙子?”

  花无言暼了一眼小酒,人小鬼大!

  龙庄,后院

  杨金立在一颗树下,凌晨下过雪,雪花落的不厚,却也将绿叶染上一层白色。

  他一早就接到黑痣男的电话,说阿遇被人劫走了,其实,那个男人在不在他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龙筱知道那个男人不见了,会有什么反应?

  还在想怎么和龙筱敷衍,就听见龙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杨金。”

  他转身看向身后,就看见龙筱一身红色的礼服,外面是黑色的小西装外套,踩着高跟鞋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显得她高贵又干练。

  龙筱昨晚一夜都没睡好,都在想着他,一早起来黑眼圈很严重,化妆时,多用了一点粉底液,这才好了一些。

  她走到近前,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呢?我要和他打通电话。”

  杨金看着她的明艳动人的模样,有些出神,如果她在温婉一些,笑容再多一些,就更完美了。

  “这么急做什么?会议不是还没结束吗?”

  “我要听听他的声音,不然我总感觉不安。”龙筱只是想直到他现在怎么样了,明知道他还是冷言冷语的,但依旧期待他会露出待秦舒一样的语气来对待她。

  杨金像是想到什么,道:“你这么想他,可以利用蛊让他自己过来。”

  龙筱有些吃惊,“我可以让他过来?”

  “你可以试试,不过……”杨金突然凑近她,“我还是想提醒你,别为了那个男人把自己给毁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留着没用。”

  龙筱怔了怔。

  杨金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从他的衣袖里爬出一只六脚虫子,沿着手缓缓爬到龙筱的肩膀上,再有肩膀爬到她的后脖颈。

  他勾起唇,这才满意的站直身体。

  龙筱只感觉后脖颈有点痒,也没在意,更没有杨金的话放在心上,抬眸看了一眼他,然后转身离开,看看能不能让他自己过来一趟。

  杨金侧头看着龙筱离开的背影,高傲倔强,不由得想起她在他身下时承欢的样子,他让她心甘情愿的在他身下,露出别人看不见的,充满魅惑的样子。

  他想起父亲交代的事,便转身往福庆院走去。

  夜宵感觉平静的熬过两天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还有最后一关需要他闯,那就是喝鹿血,大补的中药。

  好不好喝是其次,关键是,他无福消受。

  为了保证鹿血大补的效果,用的是新鲜的,被人强制喂进嘴里时,液体还是温热的。

  血腥气,扑入鼻息,让他有种想吐的感觉。

  他一个正直青春的大好青年,身体各方面都很棒,喝鹿血就算了,还有一堆大补的药,他感觉会流鼻血而亡。

  关键是,他不能反抗,只能任由他们摆弄。

  等一切尘埃落定,又被人架着穿衣服。

  架着他的是护院,给他穿衣服是女佣。

  他只感觉浑身发热,就像是在蒸笼里一样,难受,需要东西来抚慰。

  他知道这是大补过后的原因。

  杨金和龙卿越来的时候,夜宵已经穿戴整齐,由他们两人搀扶着走出去。

  “阿爸,您今天可要撑住了,等这件事过了,您就可以好好养病,妹妹肯定也快找到了。”龙卿越不忘安慰龙司择。

  夜宵含糊的哼了一声:“嗯。”

  龙卿越暂时没敢告诉龙司择,昊泽被人带走的事,以免他动怒气坏了身体。

  会议厅,在龙庄的正中央,龙家以及苗新各重要官员都到齐了,同时,各大记者也纷纷找好位置,方便待会抢到最好的镜头。

  夜宵在他们的搀扶下来到会议的首座,龙卿越代表暂时掌管者坐在他左边,而他的右边坐着龙。

  龙筱即将继承首人的位置的消息早就传了,也是铁板钉钉的事,这会议不过是走个流程。

  会议厅里,在龙司择和龙卿越坐下来来的时候,瞬间安静下来,等着龙司择的发言。

  等了好一会,龙司择没反应。

  龙卿越将话筒往龙司择面前移了移,提醒道:“阿爸,可以发言了。”

  “嗯。”夜宵应了一声,视线在会议里扫了一圈,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这才开口:“今天让大家过来,是因为会议非常重要,我也要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一件事,那就是。”

  夜宵侧头看了一眼龙筱,龙筱则是微垂眼帘,一副温婉千金的模样,他勾起嘴角,“龙家千金,不是谁都能冒充的,坐在我身边这位,不过是假的,今天我让大家来,就是要澄清一件事,那就是,真假龙家千金一事。”

  夜宵虽然用的老年音,但字字清晰,通过话筒,让在场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

  龙卿越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声询问:“阿爸,你这是胡说什么?”

  龙筱也惊了一下,想到龙司择已经病入膏肓,脑子不清醒也正常,她提醒道:“爷爷,你是不是病糊涂了?真假的事,上次已经弄清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