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学魔养成系统

277 逆天而行

学魔养成系统 给您添蘑菇啦 12880 2020-06-23 00:12

  ,最快更新学魔养成系统最新章节!

   吃饱喝足,李峥和林逾静谁也没有回家的意思,便干脆溜达到沙滩边,踏着星光,伴着海风遛弯闲聊。

  即便在这里,也依旧能看到五公里外灯火通明的发射塔架。

  酒精上头的林逾静更是情不自禁,站在沙滩上唔唔比划着指点起来,毕竟没有人比她更懂火箭。

  对外行来说,黄河二号的发射,与此前每一次火箭升空并无太大的不同。

  但对于从妈妈肚子里开始,就泡在航天研究院的林逾静来说,这一时刻充满历史意义。

  一旦发射成功,黄河二号将成为运载能力历史前五,现役前三的重型运载火箭,也将成为中华航天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伴着林逾静的指点江山,在这次发射背后,一副人类航天发展史在李峥面前徐徐展开。

  这段历史的主题只有一个――

  把更重的东西,送上天。

  评价火箭的运载能力,通常有两个数据。

  一是近地轨道(LEO)运力。

  二是地球同步轨道(GTO)运力。

  前者要求的轨道高度多在2000千米以内,而后者需要将卫星送到3.6万千米的深空,因此GTO运力多在LEO的一半以内。

  以GTO为参照,史上最高纪录已经被镁国的土星五号保持了半个世纪。

  48.6吨,这便是运载火箭的历史极限。

  它同时也是史上自重最大的火箭,起飞重量高达3038.5吨。

  这个承载着人类极限的火箭,是真正的逆天而行。

  它搭载着上千吨的化学燃料,以一种野蛮的力量,只为将是其自重1.6%的卫星送向深空。

  前苏连随之抓紧时间上马了同样著名的N1运载火箭,然而四次试射均以失败告终。

  可即便其发射成功,GTO运力也不过23.5吨。

  其后,随着冷战的降温,超级大国之间的太空竞赛也宣告结束。

  逆天者,从此失去了逆天的意义。

  在1973年最后一次完成任务后,土星五号宣布退役。

  前苏连的下一个大家伙“能源号”,则在1987年才成功上马,达到了22吨的GTO运载能力。

  这些记录,至今仍无人打破。

  今时今日,黄河二号的14吨,虽然还无法超越这个记录,却拥有了挑战的资格。

  此次发射,将跨时代地,将中华运载火箭的运力极限翻上三番。

  永远有逆天者,逆天而行。

  “这就是妈妈的任务。”林逾静凝视着湾口彼岸灯火通明的发射塔,轻轻托起了手上的空气,“把更重的东西,送上天。

  李峥回念着这段历史,想像着火箭升空的那一刻。

  此时,他只想说。

  你妈牛逼。

  但还是忍住了。

  为了不至于落后林逾静家族太多,他只好硬立起老李的人设。

  “我爸爸,又何尝没有他的任务呢。”李峥站在礁石上,负手而立,“那就是把更多的瘤子,切下来,当然还要尽可能少地损伤患者的神经。”

  “……”

  “啊,都是很伟大的人啊。”李峥感叹过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可我记得你说过,与其把人生押在这样的任务上,不如去多看看星星,所以你才选的天文系。”

  “嗯……”林逾静的头渐渐垂了下来,“就算妈妈能工作到70岁……就算能将运力再翻上三倍,再三倍,那又如何呢……别说她,就算是我,这辈子敢想像的最大极限,也只能是载人火星登陆了吧……”

  李峥扭过头,有些纠结地问道:“可你看着黄河二号,依然会流泪啊……”

  “是……可我也知道……穷极一生,也飞不了多远的……”林逾静攥着拳头,低头看着脚下的浪花,“你大概又要说批判人的话了吧……”

  “不不不……我现在活明白一点了,没人有资格指点他人的人生。”李峥叹了口气,跳下了礁石,“你就是太聪明了,跟解题似的,碰到事直接就会想出极端结果,从你的角度看航天,总能一眼望穿其间的挣扎与绝望……但你偏偏又很喜欢……”

  李峥说着,一只手搭在了林逾静的肩膀上。

  “篮球场交心会的时候,你说你的烦恼是‘时空尺度’。”

  “现在,我大概才算真正理解了吧。”

  林逾静身子一颤,抬起手想把他扒开,但手在半空却又慢了下来。

  然而李峥算无遗策,早已自行撤手,重归负手而立姿态。

  “渣猹……”林逾静暗骂一句,反问道,“我记得当时你说,你的烦恼是时间太少,知识太多吧。”

  “是么,我都忘了。”李峥负手大笑,“说这种话,还真是少年轻狂啊。”

  “唔……”林逾静踢了脚沙子说道,“我也开始理解渣猹说的了。”

  “呵呵。”李峥轻笑道,“我不信。”

  林逾静却也不管他,自顾自地站在原地,看着海浪卷过,任着鞋子在沙粒中越陷越深。

  “如果有很多条路。”

  “我的话,会一眼看到终点。”

  “然后选一条最满意的路。”

  “你的话,只要选了一条路,就会闷头走下去。”

  “你根本就看不到终点,也不在乎终点。”

  “你能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终点。”

  这最后一句,瞬间震出了李峥一身鸡皮疙瘩。

  这他娘的……就是作文55分,和满分之间的差距么……

  “我……我信了……”李峥颤声道,“有人比你更懂火箭,但没人比你更懂我。”

  月色下,李峥也看不清林逾静的脸色,只知道她扭头就往回溜了:“谁想懂你啊,起开起开!”

  “哈哈。”李峥一笑,追了上去,“我不,我就贴贴。”

  “恶心死了,我只跟小可和梦溪贴贴。”

  “可是小可也和我贴贴。”

  “渣犬,我以后不贴她了。”

  ……

  回到家,道了晚安后,李峥便帮林逾静关上了卧室的门。

  接着各自洗澡,各自上床,各自睡觉。

  一切都自然而然,浩然正气,没有一丝尴尬。

  倒是另两个人,在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陷入了纠结。

  【李毅:他们睡了么?】

  【沈听澜:我没问。】

  【李毅:我也没问。】

  【沈听澜:你那问问?】

  【李毅:不,你问。】

  【沈听澜:我不好问。】

  【李毅:我……算了我问吧。】

  ……

  【李毅:没回我,应该是睡了。】

  【沈听澜:静静回我了,她还没睡。】

  【李毅:这么说……哎……】

  【沈听澜:李老师你为什么叹气?】

  【李毅: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瘤子,横跨了脊椎与胸腔。】

  【沈听澜:医生聊天的尺度真可怕(惊讶脸)】

  【李毅:好了好了,你也休息吧,明天有消息互相通知。】

  【沈听澜:好,明天也辛苦李老师照应他们了,现在这种时候我开微信都有罪恶感,我要一直在现场做事,同志们情绪才能稳定。】

  【李毅:理解,理解,静候佳音!】

  【沈听澜:(晚安)】

  ……

  次日晨。

  林逾静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七扭八歪走到联排阳台上,打着哈欠望向发射塔。

  确认完好无损,并且没有火箭上架。

  好像她不看就会没了一样。

  然而李峥早已端坐在客厅了,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瞥了眼林逾静,干笑道:“你是猫么?还要确认领地的。”

  林逾静回头刚要骂,却又“哇”地叫了出来。

  桌上,摆了好几个盘子,还有咖啡!

  她这便抽着鼻子缩头缩脑潜入客厅。

  是煎鱼排!

  还有火腿肠,生菜和麦片奶粥。

  “你……你……”林逾静颤颤落座,拿起筷子瞄向了白花花的鱼排,“渣猹你还有这个本事。”

  李峥合上了书冷笑道:“我完全可以提一些条件才让你吃的,但我大度,有胸怀,赶紧趁热吃吧。”

  不用他说,林逾静已经夹了过去。

  第一筷子。

  夹碎了!

  第二筷子。

  更碎了!

  她急了。

  端起盘子抓着吃了。

  林逾静嚼着鱼排,瞬间精神起来:“你哪里买的啊,外面小超市有这个?”

  “超市没有,但集市有。”李峥轻哼一声,笑着拿出一个手写的攻略本子亮给林逾静看。

  “来之前我已经确认过了。”

  “本地食物购买,主要靠早集和晚集。”

  “开市时间分别是早上6-8点,和下午3-5点,只有这两段时间会有优秀的食材供应。”

  “如果要吃鱼的话,凌晨5点赶到早市才能买到最新鲜最肥美的。”

  林逾静惊得把鱼块都掉下来了:“你6点就起了?”

  李峥咧嘴一笑,抬手搭上了眉梢。

  “不,是5点。”

  “刚刚的,只是表面攻略。”

  “还有更深的攻略。”

  “真正的硬核食客,是要直接从渔民手里购买的。”

  “大约在5点30分,夜晚和清晨打捞的渔船会陆续回港。”

  “直接从他们手里买,才能买到最好,最新鲜,最肥美的海鲜。”

  “顺带一提,中午吃考生蚝,已经泡在厨房了。”

  “明白了么,这才叫万无一失的旅行。”

  林逾静被李峥的一系列攻略震住了。

  “你在家……也这样么?”

  “……”李峥咽了口吐沫,“在家会叫外卖,最多煮粥……”

  “咯咯……”林逾静窃笑过后,没再说话,只低头继续猛吃。

  “你别误会,跟你没关系。”李峥颤着脸解释道,“我只是一定要把旅行计划安排完满罢了。”

  “嗯嗯嗯。”

  “不要自作多情。”

  “哦哦哦。”

  “我去学习了……记得刷碗。”

  “不不不。”

  “你总得做点什么吧?这样下去会成猪的。”

  “噜噜噜。”

  “啊……我怎么给沈阿姨交待……”

  “好了,刷刷刷。”林逾静挖着麦片粥笑道,“等等一起出去买点家具吧,想在阳台上放躺椅和吊床。”

  “好,我睡吊床。”

  “我睡。”

  “想想这些吃的是谁搞来的?”

  “渔夫叔叔!”

  “……”

  ……

  于是,这个上午的主题很自然地成为了置办家装。

  因为附近还有新楼盘,因此镇上的家装店倒也不少。

  半个上午的功夫,李峥只搞了一套办公椅和书桌,用来学习。

  林逾静则采购了躺椅、吊床、卡通床具、烧烤架、晾衣架、毛绒玩具、挂画等等……

  下午一点多,这些东西才布置完毕,林逾静也累趴在沙发上。

  可当李峥端着蒜蓉生蚝出现的时候,她又一个蹿身扑了起来。

  饱餐之后是收拾桌子,躺上阳台。

  还好是个阴天,不晒,还有点小风。

  二人一个在藤编躺椅上,一个在吊床上,没聊几句就都睡死过去了。

  不到三点,李峥先醒了,也是起身先瞅了眼发射塔,确定没变化后,才望向林逾静。

  这家伙,睡吊床都要趴着睡的,还抱着一个大号的史迪奇……

  李峥也懒得理她,自行进屋烧水,泡上一壶本地的清凉茶,这便坐在客厅新置办的办公桌前,开始学习。

  与以往不同,这次的主题是生物。

  书也不多,无非是十来本大学教材罢了。

  毕竟是自学啃过化学和物理的人了,读这些教材就像看课外书一样,像是小河泛舟,轻松惬意。

  况且生物与化学本就有无数相通的地方,很多读到的生物知识,他早在学化学的时候就基本懂了,又或者当时知识浮于皮毛,现在看过生物的视角,理解得更深了一些。

  总体而言,生物的规则,相比于物理化学,更加浅显直白一些,很少有那种基础性的原理,更多的是实验总结出来的表层规律。

  而这些规律,对单学生物的人而言经常需要死记硬背。

  比如氨基酸、蛋白质这类东西的合成与分解,仅从生物视角来看,需要记忆很多知识总结,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但结合有机化学,却可以深入理解其中的原理,无须特意记忆,自然而然便能推断。

  至于万年难题果蝇交配……

  这个还是用数学模型做起来比较舒服。

  总体而言,眼下的生物学习,大概就像是大脑广播体操,舒活舒活精神,学完之后,刚好刷一刷IPHO难题。

  李峥半个多小时搞定几本生物书后,林逾静也揉着眼睛,扒着阳台门出现了。

  “唔……怎么都快四点了……”

  “是啊,都四点了还没学习……”李峥摇头道,“你就没有负罪感么……”

  “出来玩的,学什么学。”林逾静呵呵一笑,去卫生间冲了把脸,而后又进屋嘀咕嘀咕,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小袋子,以及电源线电视线若干。

  李峥瞥了一眼,没理她。

  却见她又是绕到电视后面,嘀咕嘀咕一通后,美滋滋地盘腿坐在了沙发上。

  电视屏随之亮起。

  一个猫里奥开着赛车的封皮出现了。

  电视里紧跟着传来了贱贱的声音――

  “Morio Kart ――eight!”

  然后是小孩子喜欢的音乐。

  “嘟嘟~嘟~~”林逾静握着方向盘,跟着嘟嘟起来。

  “你……”李峥看着屏幕上的一大堆仁天堂角色,面皮一抽,“你带的唯一的行李……就是这玩意儿?”

  “还有呢。”林逾静拍了拍黑色的小包包,“猫里奥兄弟U,大鼓达人,舞力全开,动物岛友会,好多好多……够玩一年。”

  “靠……”李峥捂头道,“你小点声,不要打扰我学习。”

  “哦。”

  林逾静确实小点声了。

  但李峥也依然被打扰了。

  他总是时不时抬头瞅一眼电视,看着一堆傻东西一边开车一边互相扔东西。

  最终林逾静操作库巴,遗憾第二。

  “还是笨。”李峥哼笑道,“红乌龟明明可以追踪的,乱扔什么,留到最后脏第一名,你你不就夺冠了么?”

  “你才笨!”林逾静呲牙骂道,“当时不用红乌龟,我连前三都进不去。”

  李峥摆手道:“这么简单的儿童游戏,不用道具硬开也能前三的。”

  “有本事你试试。”林逾静努嘴道,“云玩家,云渣猹。”

  “呵呵。”李峥嗤笑道,“抱歉,能勾引我打游戏的人还没出生。”

  “哦,对了。”林逾静突然一揉下巴,“你是C2本,根本没资格跟我赛车的。”

  “这跟C2有什么关系……”

  “反正现在女司机都考C1的,考C2的大概只有……小脑有问题的人……或者是生活障碍人士了吧?”

  “你够了……只是时间太短……C2考的快一些。”

  “算啦算啦,C2就好好开C2吧,不欺负你啦。”林逾静挥拳道,“加油,努力,要坚强。”

  这可忍不了。

  李峥拍桌而起。

  “还有方向盘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