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余生皆是喜欢你

第2498章 (2528章)蓄谋已久

余生皆是喜欢你 糖果淼淼 5807 2020-06-24 16:51

  ,最快更新余生皆是喜欢你最新章节!

   他让她出去就出去?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

  宁鸢将枕头蒙到自己头上,警告自己,不能出去!

  反正是ONS,没必要深夜见面!

  宁鸢趴在床上,提醒自己快点入睡。

  只有睡着了,才不会受不住誘惑,他一个呼唤就屁颠屁颠的送上门了!

  过了许久,宁鸢才重新看向手机。

  距离他发信息,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他没有再发来信息。

  应该是离开了。

  宁鸢从床上起来,拉开宿舍门,刚准备出去,忽然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在前。

  她还来不及反应,肩膀就被人一推,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退。

  男人挺拔的身躯,挤了进来。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宁鸢看着面色冷峻,眉眼间浮着一层淡淡阴翳的男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你…怎么来了?”

  夜煜看着眼前一脸讶然、不停往后倒退的女人,狭眸如子夜般漆黑幽沉,上前一步,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甩到墙上,单手撑到她头顶,垂眸睨着她,“没收到信息?”

  “不是……”两人靠得太近,他说话时清寒冷冽的气息扑鼻而来,带着一股子强势与凌厉,宁鸢缩了缩脖子,指尖抵到他肩上,“你能不能先离我远一点?”

  夜煜扯了下唇角,嗤笑一声,“爽完提裤子就不认人了?”

  宁鸢一副石化的样子。

  他说的是她吗?

  “成年人的游戏,我都懂的。”宁鸢笑容有点僵硬的看着他。

  看着眼睛四处乱瞟,不敢回视他的女人,夜煜无声轻嗤,扯了下唇角,“你倒挺看的开。”

  看不开又能怎么办?

  何况,她觉得昨晚的事,她也不亏啊!

  要知道他是S国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多少女人想睡他,那都是遥不可及的事。

  可竟然落到了她头上,跟中彩票没什么区别!

  但人不能太贪心,不然很可能会血本无归!

  “还好吧,”在夜煜强势森冷的眼神下,宁鸢强行镇定,为了化解尴尬和僵凝,她拨了下长发,“其实昨晚我神智有点不清醒,也不记得过程了。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吧!”

  她话音刚落,四周的空气,明显下降几分。

  男人的眼神,像利箭一样,要将她狠狠钉死。

  “记不清了?”

  不知是不是宁鸢的错觉,总觉得他问出这话时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像狼一样,危险至极。

  宁鸢摇头,又点头。

  下一秒,下颌被抬高。

  男人清寒又冷冽的气息,扑天盖地袭来。

  宁鸢垂在身侧的指尖,微微蜷缩。

  内心在咆哮。

  他究竟在做什么???

  帮她找回忆吗?

  他不是清冷禁欲的二王子吗,为什么会么这么霸道强势的时候?

  直到宁鸢快要无法呼吸,他才将她松开。

  “记起来了?”

  宁鸢抿了抿唇瓣,看着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呃,好像记起一点点了……”

  “一点点?”男人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扔到了那张不足一米五的硬板床上。

  他站在床边,修长玉净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朝衬衫纽扣上解去。

  宁鸢长睫不停颤栗。

  他真要帮她找回记忆?

  在她没反应过来前,他就俯身,两手撑在她脑袋两侧,黑眸幽幽的看着她,“不记得没关系,接下来好好记得就行。”

  在他即将吻住她唇瓣时,宁鸢偏了下头,他的唇落到了她脸颊上。

  感觉到四周空气迅速转冷,宁鸢抬起纤细的手臂,攀上他结实的肩膀,再慢慢下滑,抱住他劲瘦的腰。

  额头抵在他肩膀上,声音轻轻地说了一个字。

  “疼。”

  男人身子僵了僵,垂眸,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乌黑头顶的发旋,他紧抿了下削薄的双唇,低低地嗯了一声。

  宁鸢其实也没有说哪里疼,但他就是听懂了。

  他起了身,朝门口走去了。

  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宁鸢才抬起头。

  他应该生气了吧?

  虽然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但这样也好,免得两人都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

  宁鸢去卫浴间洗了个脸。

  她怎么会这么没用,以前还想去撩他,现在随便被他一撩,就成了猴子P股!

  宁鸢坐到床上,打开手机音乐,做了会瑜伽,平复自己怦怦乱跳的心绪。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那串电话号码,宁鸢呼吸一滞。

  他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深吸了口气,宁鸢接通电话。

  “开门。”

  宁鸢,“你在门外?”

  “嗯。”

  宁鸢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宁鸢将门关上,跟着往屋里走了几步。

  他突然停下,她没有注意,不小心撞了上去。

  鼻尖撞到他结实的后背,疼得她倒吸了口冷气。

  “你背怎么那么硬?”

  “你见过谁的背是软的?”

  宁鸢吸了吸鼻子,“这回鼻子也疼了。”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突然从大衣口袋拿出一个药膏给她。

  宁鸢接过药膏看了眼,看到说明,白净的耳廓烫得不行。

  “你刚出去买这个了?”

  “苏助理买的。”

  宁鸢猛地睁大眼睛,跳了跳脚,“你怎么可以让苏助理去买?”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在原地转了两个圈,“苏助理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是我,我以后怎么面对他?”

  夜煜看着尴尬窘迫得想钻地洞的女人,一只大掌按在她纤细肩膀上,让她停止乱动,黑眸幽沉的看着她,“苏助理想什么有那么重要?”

  “当然了,很尴尬的。”

  “你不是看得很开?”

  宁鸢,“那不一样,这种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就行了,其他人知道就特别尴尬和不好意思。”

  “呵。”男人低低的笑了一声。

  宁鸢朝他瞪去,“你笑什么?”

  “难道不是你蓄谋已久?”他问。

  宁鸢脸蛋已经跟火烧一样了,被他的话,弄得又羞又恼,“我还小人得志呢!”

  “怎么个得志法?”

  宁鸢见他调侃她,并没有避开昨晚的事,她心里溢出一丝窃喜。

  其实他并没有太过讨厌她是不是?

  不然怎么肯做解药?

  现在还跑来打趣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