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九十五章 瓷海无边

  “教主,我们是不是有所误会?他可能,并非西面派来……”

  “乙兄,莫要被他这般作态骗了。”

  主神庙的神像中,海神教大小教主用神念交流了一阵,突然同时意识到……

  他们完全可以在丹房中直接对话,不用耗费心神用神念沟通,还相对较为安全。

  敖乙见那中年男人、咳,男龙,在大殿之前徘徊许久,此刻有些担心,是不是有所误会了。

  李长寿简单解释了两句:

  “此人看似是犹犹豫豫,但一直保持机警,不断观察神像这边,目光也不曾动摇,这证明,他对接下来要做什么,早有安排。

  你看,他此前一直在犹豫,为何迈步上阶梯时,脚下却如生风一般?”

  敖乙仔细一瞧,禁不住点点头,惭愧道:“还是教主观察的细致。

  那,教主,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长寿笑道:“我已做了一些安排,乙兄且看就是。

  若是我应付不了这龙族高手,还要你及时出面才行。”

  敖乙忙道:“教主放心,他今日若是敢在此地撒野,乙定饶不得他!”

  “不必着急,先看他如何行事,人族俗世有句俗语,心急吃不了臭豆腐。”

  “教主所言极是,豆腐想要放臭……呃……”

  李长寿不由笑了两声,突然找到了一点大法师的迷之乐趣。

  丹房中的笑声未落,安水城海神庙中,那中年面容的龙族已到了主殿大门。

  此龙头顶两只紫色的犄角,一身华贵锦衣,面容阴鸷、目光锐利,此刻迈步就要入内;

  但他左脚刚抬起来,突听侧旁传来大喝:

  “站住!”

  这中年男龙眉头微皱,斜眼看向喊话传来之处,一只脚直接迈入了主殿。

  就见一名身穿熊皮大袄,身形魁梧如山的熊寨壮汉,自一旁踏步而来。

  此熊,咳,此人,差不多算是熊寨的第一高手。

  若单纯从炼气士的角度来判断,此人不过归道境二阶,根本不入流;

  但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凶煞气息,强壮到近乎恐怖的身形中,仿佛蕴含着擒龙伏虎的伟力!

  这人倒也非旁人,正是熊寨中,娶了一位美貌女炼气士,不知道多少个寂寞夜晚将大女儿熊伶俐敲晕,如今任南海海神教第六护法,海神定下的熊寨未来寨主,熊老三!

  不过,熊老三已是过去的名号,如今他有个海神亲赐的大名——

  熊布汉。

  这熊布汉神色凝重,直接走到这中年男龙面前,还算客气的问道:

  “阁下从何而来?来我海神教主庙,又所为何事?”

  “让开,”这中年男龙一声冷喝,冷然道,“我来找海神有事,何时轮到你这般半巫余孽出来说话?”

  敖乙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上头。

  若非此时此地,敖乙神念寄托,相当于只是一个玉雕,必会冲上去踹飞这条中年男龙!

  这是什么话?

  说熊寨神使是半巫余孽也就算了,这也算是客观事实;

  口气这么冲说‘海神’二字,要死还是要活!?

  然而,那中年男龙与敖乙预料中,熊布汉暴怒的情形并未出现……

  熊布汉只是皱着短粗的眉头,略微沉吟几声,听到心底传来了海神大人的嗓音……

  于是,熊布汉朗声道:

  “我们熊寨之人,得海神大人赐福,有海神大人的任命,成为海神教神使,在各处宣扬海神教教义,护持海神教教众。

  这里是我们海神教的神庙,我是海神教的护法,如何轮不到我来说话?”

  言说中,熊布汉胸前亮起了一抹金光,竟是香火功德凝成的一面小盾牌,其上赫然写着‘海神教护法’五个大字。

  “我让你退开,”这中年男龙背负双手,用一对加粗的鼻孔看人,“怎么,你不过是肉身不错,还想跟我动手不成?”

  李长寿继续对熊布汉传声,还不忘叮嘱熊布汉,注意一些表情的变化和感情递进。

  熊布汉眉头一皱,冷然道:“阁下可是我海神教教众?”

  此龙道:“不是,如何?”

  “那阁下可是我海神教的真龙护法?”

  此龙又道:“也不是,如何?”

  熊布汉淡定地点点头,笑道:“既不是我海神教教众,又不是真龙护法,阁下凭什么要进我海神教重地?”

  这中年男龙嘴角略微抽搐,冷然道:“我现在就加入海神教,成为海神教教众,如何?”

  熊布汉哈哈笑了两声,按心底传声,镇定自若地道了句:

  “抱歉,我们不收。”

  “你!”

  这中年男龙顿时大怒,瞪着熊布汉,直接又迈出一步,身形强行进入主殿,挑衅地一笑。

  “我就这般进来了,你又奈我何!”

  丹房中,敖乙禁不住气的一阵咬牙。

  “这混账!怎么这般欠打?”

  “他应该就是想让熊寨神使出手,”李长寿仔细分析着,心底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

  这次之事,是文净道人之外的西方教高手所谋划;

  这条龙先是故意暴露行踪,在此地逛了几圈,让众凡人赶来海神庙,也让平日里就在南海边缘修行的海神教真龙护法,注意到此处……

  随后,又故意找打……

  莫非接下来一打就倒?随后便赖着他们海神教?

  这是想碰瓷?

  西方教高手,龙族,碰瓷……赵大爷曾说过,他搞了不少西方教高手……

  不对,没这么简单!

  这条天仙境巅峰的龙族,并非是什么西方教工具人、龙族二五仔,他只是一个饵!

  李长寿突然醒悟了过来,心底一条全新的故事线迅速生成。

  有点意思,碰瓷碰到了瓷祖宗头上!

  李长寿立刻对敖乙道:

  “乙兄,马上让你能信得过的龙族高手,前来安水城,我先稳住这条龙一阵!

  若我所料不错,这条龙身上定是被人下了暗手,随时有可能直接死在此地!”

  敖乙怔了下,也不问为什么,摸出一只巴掌大的玉牌,在玉牌上摁了几下、开启禁制,对玉牌一阵急促说话。

  另一边,李长寿控制纸道人,对熊布汉再次传声:

  “先应付他一句,立刻退开,关闭庙门,带人劝说凡人离开……”

  如此这般,李长寿对熊布汉仔细叮嘱了几句。

  此刻也已经忍不住攥起拳的熊布汉,自不敢违背海神的旨意,心底想到了自家夫人怀孕将生第三胎的喜事,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笑容,让这男龙看得,心底惊疑不定。

  甚至,熊布汉还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奈何不得阁下,阁下请便吧,只是还望阁下对我家海神大人尊重些。”

  当下,熊布汉扭头就走,头都不回。

  那龙族顿时一怔,他当真没料到,自己都已是这般模样,这巫人还不出手!

  那人不是说,巫人一族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吗?

  中年男龙心底不由浮现出了那道黑影,以及那黑影所说的几句话语……

  金仙机缘,长生道果,就在自己今日这一场算计……

  中年男龙双眼一眯,对着熊布汉举起左掌,五指轻轻一抓,掌心绽出一股吸力。

  已在十丈外的熊布汉身形一晃,向后一个踉跄。

  但熊布汉反应十分迅速,立刻扎起马步、身形低矮;就听咔咔两声轻响,他一双大脚踩碎了两块琉璃石板!

  身形勉强稳住。

  “我让你走了?”

  中年男龙冷声说着,刚才不过是他随手而为,当下就要加大力度。

  正此时,一道身影自地面破碎的石板中钻了出来,刚好拦在了熊布汉身前。

  此人白发白须、面容清瘦,手中端一把拂尘,身上穿洁白道袍,散发着一缕平淡如水的道韵。

  龙族来人顿时眉头轻皱;

  凭他,自然看不出眼前这老神仙乃化身,还以为突然出现了一名天仙境初期的炼气士。

  这自然,就是是李长寿的老神仙皮纸道人。

  李长寿轻轻甩了下拂尘,笑道:“道友,不知来此地所为何事?”

  这中年男龙冷然道:“你又是何人?”

  还未走远的熊布汉扭头喊了句:“这是我们海神教的长老!你莫要太过猖狂!”

  “好了,快去吧布汉!”

  “是,长老您忙,”熊布汉嘿然一笑,大步流星,出了这神殿,招呼各处的十多名神使,开始驱赶庙内的凡人。

  李长寿仔细想想,他一边将熊布汉看做晚辈,一边又被熊布汉的女儿天天喊成表兄。

  真·各论各的。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笑道:“道友,不如随我去后堂坐坐?

  若你有什么要紧事,可告知于我,我定会帮你禀告给海神大人。”

  “哼,我就是觉得你们海神教太过霸道,欺人太甚!”

  这中年男龙左手做爪,其内有一团火焰闪动,“今日不怕告诉你,我便是来砸了你们海神的神像!

  我族二太子敖乙,怎可屈居于区区海神之下!

  这海神教,本该就归我龙族所有!”

  丹房中,敖乙额头青筋暴起,恨不得现在就挪移到安水城中,跟这条龙拼了。

  诛心之言,字字都是诛心之言!

  挑事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

  亏他刚才还觉得,这龙族是真的有正事……

  然而,大殿之中飘起了几声轻笑。

  “嗯,贫道也觉得是这般,”那个老神仙皮纸道人端着拂尘,含笑点头,“我觉得道友说的很有道理,贫道也是这么想的。”

  中年男龙一怔,随之便皱眉盯着面前的老者,嘴角略微抽搐。

  还不恼怒?还不出手?

  无论是巫人护法也好,天仙境长老也罢,只要南海海神教有人出手,此龙就立刻按计划行事,向外倒飞出去,摔倒在大殿之前,口吐鲜血,自己将自己震成重伤。

  不错,他只需要做这些,就有机会得到成金仙的机缘!

  这中年男龙心里一狠,立刻迈出几步,向前进逼。

  李长寿这老神仙皮的纸道人,却动作麻利地跳去了侧旁,笑道:“道友,你不如就直接出手,将主神像砸了吧。”

  “你……你为何不拦我?”

  “为何要阻拦道友?”李长寿双手一摊,“此地神庙,本就是龙族出财出力帮忙翻盖,道友是龙族,想砸了此地就砸,这合情合理,谁敢说半个不行?”

  李长寿随之温声道,“道友,要不你坐下歇一阵,我这就招呼几个神使过来?

  这种体力活,怎么好意思,让道友亲自出手。”

  这中年男龙差点直接破口大骂,但他冷笑一声,不由分说,直接扑向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

  然而,此时这纸道人只是眯眼笑着,慢条斯理地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宝珠。

  大号留影珠!

  中年男龙身形一顿,面露狐疑之色。

  李长寿含笑言道:“道友,你看这颗珠子,他又大又圆。

  这是贫道改良的一种法器,名为【双生声影珠】。

  此刻这声影珠内,道友从落在殿前开始,一直到此时的情形,道友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有记录。

  而这颗珠子所记录之影像,会同时存入另一只与之配对的声影珠中。

  换而言之,道友就算毁了这颗珠子,你所作所为,也丝毫不差地,被保存在了万里之外一处密地之中。”

  这中年男龙面色大变,眼底满是狠绝,这一刻立刻就要出手将这老道格杀,将那声影珠摧毁。

  然而,他刚要有动作,李长寿轻轻甩了甩拂尘。

  “道友,请仔细看一看四周,再决定今日是否要对贫道动粗。”

  那中年男龙仙识扫过各处,顿时面色一变。

  此前他竟完全没发觉,这主殿各处,屋檐下挂着的、横梁上镶嵌着的,还有那两尊神像的眼珠,以及其他各处角落……

  粗一看,竟有十数颗留影珠!

  这中年男龙面容阴沉如水,李长寿却是含笑甩了甩拂尘,叹道:

  “道友,瓷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看道友与我海神教有缘,不如听我讲些海神教义?

  我便不将今日之事说出去,如何?”

  “你……”

  中年男龙眉头紧皱,却是低声叹了口气。

  罢了,他还真是没金仙的命,此事却是搞砸了。

  “哼,告辞!”

  中年男龙一甩衣袖,却也丝毫不啰嗦,扭头就朝着殿外而去。

  但他刚迈出两步,变故突生!

  此龙左肩突然涌出一抹血光,这血光凝成一把长剑,对着这中年男龙的脖颈直直斩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