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真没想重生啊

230、潘多拉的魔盒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634 2019-10-04 15:16

  

每年大学春招和秋招的时候,网吧里总是坐满大学生,大部分都在根据白天的招聘反馈修改简历,顺便打两把游戏安慰自己。

王梓博旁边是一个大四学生,廉价的西装白衬衫,油头黑皮鞋,键盘旁边摆着一个透明文件带,里面塞满着各种招聘文件和个人资料,他正聚精会神的打着《梦幻西游》副本。

王梓博也会玩这个游戏,盯着别人屏幕看了看,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QQ。

以前发完信息后,每次总要等半个小时以上黄慧才会回复,或者直接没有回复。

“现在是,如果到还没有回复,那我立刻就走。”

给了这样一个时间作为安慰后,王梓博打开网页继续看动漫了,不过片头曲还没有播完,“滴滴滴”的消息就传来了。

王梓博一开始还以为是盗QQ号的骗子,结果看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他才愣了一下非常紧张的点开。

“在。”

黄慧简单明了的回答。

回答虽然很慢,不过这大概是认识黄慧以来她回复信息最快的一次,不仅如此,黄慧居然还主动发问了。

“你最近怎么样?”

这一刻,王梓博居然有些手足无措,他屏着呼吸斟酌答道:“我还好,你呢?”

黄慧没有立刻回复,秒······

再次石沉大海。

王梓博很沮丧,自己看样又说错了,他心里懊悔为什么这么不会说话,每次刚聊着两句就冷场了。

“如果小陈在这里,他会怎么回复?”

王梓博找到“陈英俊”的头像,尝试着给他发了条信息。

年少不懂轻狂:在不在?

没想到过了一会头像居然亮了,看来陈汉升在隐身。

陈英俊:嗯,有事?

陈汉升这个点估计在宿舍打游戏,王梓博不敢多耽搁,赶紧把事情交代清楚。

年少不懂轻狂:上周好像在学校附近碰到一个高中女同学,我想打听她来做什么,应该怎么有趣的询问?

陈英俊:女同学,漂亮吗?我认不认识。

王梓博心想狗日陈汉升,一遇到漂亮女同学就来劲了!

年少不懂轻狂:不漂亮,不是我们班的,你也不认识,再说人家漂亮不漂亮关你什么事,沈幼楚和小鱼儿还不能满足你吗,赶紧教教我!

陈英俊:(大笑的表情),我大概会问“嚯,你那天在我们学校附近做什么,想我了来偷偷看我吗?”

王梓博点点头,他把这句话复制粘贴下来后,稍微做了修改后给黄慧发了过去。

年少不懂轻狂:嚯,你今天在我们学校附近做什么,想我了来偷偷看我吗?

这次黄慧回复了,而且速度还很快。

慧慧:?

一个“?”把王梓博整懵逼了,他心里正骂陈汉升害人的时候,没想到黄慧大概觉得那句回复比较有趣,真的一来一往的聊起来了。

慧慧:我去那边找工作。

年少不懂轻狂:你不是有工作吗?

慧慧:我们老板可能要炒掉我,办公室都这样传闻了。

年少不懂轻狂:凭什么要炒掉你,知道原因吗?

慧慧:我也不清楚,好像那晚生日聚会后风向突然就变了,哎,我累了要休息了,晚安。

王梓博这才想起生日party后,陈汉升曾经说过要帮自己报仇。

本来以为这是句吹牛逼的狠话,没想到他真的报复了,而且如此的干脆利落,真是报仇不隔夜。

王梓博倒是想问问陈汉升怎么报复的,不过“陈英俊”那个头像再次灰了,而且王梓博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只能叹一口气,在黄慧的QQ页面回道:“晚安(月亮)。”

本以为这就结束了,如果王梓博现在离开,说不定就没有以后的故事了。

可他觉得上网没满一个小时,现在下机还要按照一个小时扣钱,心想有些浪费,于是决定看到一集《海盗鲁夫》再回去。

没过多久,黄慧的小兔子头像再次闪烁起来。

王梓博疑惑的点开,映入眼帘的第一句话就把他吓住了。

慧慧:梓博,以前真的对不起你,现在我终于知道,其实你才是世界上真正关心我的那个人。

这句话就好像潘多拉的魔盒,里面飞出的魔鬼瞬间击溃了王梓博那一点防备决心,陈汉升的警示也被抛在了脑后。

年少不懂轻狂:你怎么这样说?

慧慧:我分手了,很快工作也要丢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你对我那么好,原来是我不懂珍惜。

说实话,在听到黄慧分手的那一刻,王梓博心里是窃喜的,还有一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快感,不过没多久就被另一种想法取代了——我是不是有机会了?

这种想法如果被陈汉升知道,肯定要被唾弃的一脸吐沫,可是它就这样产生了,而且慢慢的占据整个脑海,影响王梓博的一举一动。

年少不懂轻狂:你不要担心,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分手了也没关系,因为你总会遇到真正关心你的男生。

慧慧:明天中午我会继续找工作的,因为离职后我就住不了厂里宿舍了,租房子还是要钱的。

王梓博想回复什么,可是又觉得自己似乎无能为力,他已经没钱了。

就在“年少不懂轻狂”沉默的时候,“慧慧”这边也终于真正的休息。

慧慧:谢谢你的安慰,梓博,我真的休息了,晚安。

当黄慧头像变灰的时候,王梓博心里空荡荡,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他看着黄慧的QQ头像怔怔发呆,这时也才发现她的QQ签名原来也改了。

“幸福可以来的慢一些,只要它是真的,晚一点我也无所谓。”

王梓博马上就在想“这是在暗示我吗,黄慧是因为分手后终于想起我对她才是真心的,所以晚一点才无所谓吗······”

这就是舔狗的悲哀,女(男)神可能只是无意中一个心情或者动态,备胎都好像在做阅读理解。

好不容易从思绪中反应出来,王梓博发现原来邻座大四毕业生居然盯着自己的QQ聊天页面。

王梓博瞪了他一眼,准备关QQ下机走人。

“你应该删掉她。”

这个正在玩《梦幻西游》的毕业生说道。

王梓博愣了一下,那个大四学长又重复道:“那个女孩子在欲擒故纵,你应该删了她。”

“玩好你的游戏吧!”

王梓博不屑的说道,一只游戏狗有什么资格和自己讲道理。

回去的路上王梓博也在思考,小慧姐现在需要钱,我在哪里能赚钱呢?

······

第二天中午,正准备在仙宁大学城开拓市场的聂小雨打电话给陈汉升,表示王梓博想加入火箭101的兼职学生队伍中。

“挺好的啊。”

陈汉升虽然有些诧异,不过很赞同:“他以前一直觉得为我干活拉不下面子,现在能转变思想是好事。”

“那我应该怎么对待他?”

聂小雨问道,王梓博是陈汉升最好的朋友和死党,她想知道采用什么尺度。

陈汉升笑了笑:“你想想沈幼楚当初在火箭101的时候,她有没有特殊化,以后这种事再拿出来问我,先把条例规定先抄10遍再说。”

“我知道了。”

聂小雨并不傻,沈幼楚当年都没有区别对待,王梓博肯定是一视同仁了。

“另外。”

陈汉升又想起一个事:“后天奶茶店开业了,我给你们放一天假,先回来热闹热闹。”

“这么快,奶茶店叫什么名字?”聂小雨有些好奇。

“遇见。”

陈汉升笑呵呵答道。

······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