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红楼之赘婿

105|城

红楼之赘婿 慕容红苓 6305 2020-01-17 04:26

  ,最快更新红楼之赘婿最新章节!

   林佑宁是个稳重了一辈子的人,似乎从小到大,他便没有冲动过一般,是个令人值得放心和托付之人。

  是个好儿子,是个好兄长,是个好父亲,是个好臣子,唯独不是个好丈夫。

  他曾经也尝试过的,想要和石氏相濡以沫的,纵然比不上父母的情比金坚,可相敬如宾总是可以的吧?

  然而,纵然是这样不高的要求,还是他强求了。

  许是因为自小家庭之故,所以佑宁其实是个很挑剔之人,骨子里的那种挑剔是瞒不住人的。

  纵然后来的他学会了伪装,可假的毕竟是假的,所以他对着自己的另一半其实是有期待和要求的。

  可惜的是,石氏总是达不到自己的要求。

  她曾经也许也是个乖巧单纯女子,闺阁中也许也曾经幻想过自己的良人。

  可到底,嫁入林家之后,她看似得到了很多人想要的生活,很多人羡慕的生活,可惜的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并不是一个陷入了感情的女人想要的。

  她看似完美无缺的丈夫,并不爱她,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算是个不小的打击,哪怕是自己犯错在先,可石氏还是觉得不甘心啊。

  怎么就能不爱自己呢?

  她整个人,整颗心都扑到了这个人身上,他怎么就能那么残忍,那么无情地抽离?

  你怎么能不爱我呢?

  她曾经无数次地在心中咆哮过,想要知道个答案。

  可惜的是,到了最后,她还是不敢的。

  她怕,她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林佑宁还算是个有责任心之人,既然娶了家来,他便会好好儿地待她,至于那些有的没的虚幻的东西,既然得不到,他也不去强求的。

  他没有学会父亲的算计,反倒是学会了母亲身上的豁达和不强求,一切随缘。

  这样的性子,也说不上好坏的,可对于家庭生活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这毕竟自己的生活,需要他们自己去承担的,所以不管是林佑宁还是石氏,都要共同地去承担这种后果。

  他不想委屈自己,所以有了长子之后,夫妻俩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分居,哪怕是在同一张床上躺着,他也不会去碰下那个女人。

  石氏委屈的要死,可是这种事情她怎么说的出口?

  对于石氏来说,这是个巨大的耻辱。

  人们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光鲜,没人看到自己的悲凉,所以石氏能如何?

  她只能强撑着自己贵妇的风范,将内宅的这点子权力看的比什么都重。

  丈夫靠不住,儿子和自己不亲,所以她能指望谁?

  母亲并不是不想照顾孙子,只是不想让妻子母子分离而已。

  所以他们的孩子在五岁启蒙之后,这才搬出夫妻俩的院子的,五年的时间,石氏这个母亲的都笼络不住一个孩子,林佑宁觉得自己可以彻底地失望了。

  所以将儿子挪出去之后,他便恳求父母多照拂一些孩子了,有那样的一个母亲,儿子也实在是太可怜了。

  偏生石氏并不觉得,她便是那样长大的,她的兄弟姐妹都是那样长大的,谁家的孩子不是由着乳母和丫头婆子照顾长大的呢?

  可偏生,林家特殊,因为孩子来的不易,所以每个孩子都是他们夫妻亲手带大的,佑宁自然是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怎么长大的,所以才会更加地觉得自己幸运,更加地感激自己的父母,也更加地想要让自己的孩子享受到这种幸福。

  可石氏是怎么做的呢?

  她将外物看的比儿子重要。

  这是佑宁所不能容忍的,哪怕在石氏看来,她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儿子是自己在林家站稳脚跟,可以当家做主的根基,她怎么可能会不看重儿子?

  所以丈夫简直无理取闹,虽然她嘴上不说,可是脸上明明确确地挂着这个意思,当然,还有一个缘由,丈夫嫌弃自己,所以借着孩子来挑拨,来收自己的权利。

  所以她越发地抓住内宅的那点子蝇头小利不放了,对于儿子,她也学会了做戏,可是假的就是假的,迟早是要被人揭穿的。

  石氏算计了林佑宁一次,又怀上了一胎。

  这个时候他的儿子刚刚搬出了父母的院子。

  借着她怀孕,林佑宁和顺水推舟地搬去了前面的书房,他的书房和儿子的院子相邻的,既然石氏指望不上,那么也就只能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多多地补偿自己的孩子了。

  石氏这次的算计怀孕让林佑安觉得恶心。

  自己竟然被个女人给算计了,哪怕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孩子的母亲,可他还是觉得恶心。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对着孩子,都觉得膈应的。

  林佑宁这一辈子最感激的老天爷的是什么呢?

  是老天爷给了他世上最好的父母。

  这是一件值得自己永远感恩戴德之事,他和妻子之间的关系不谐,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曾经劝说过,可他们都没有逼迫过,勉强过自己,哪怕石氏是他自己挑的。

  可是孩子呢?

  她是无辜的不是吗?

  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对着自己的闺女都额外地看重些,林家的女儿本来就尊贵的,所以这一次,孩子满月之后,他直接地就孩子抱到了母亲身边。

  他亲耳听到石氏对于闺女的嫌弃,怨她不是个儿子,无法讨得自己和家人的欢喜,无法让她的母亲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林佑宁嘲讽地笑笑。

  对于石氏对于女儿的嫌弃佑宁并未瞒着父母,反而是添油加醋了几分,也正是因为这样,父母才会对着闺女有更多的怜惜。

  无疑,将孩子交给父母教养,林佑宁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石氏尽管在外人面前表演了几天的母子情深,可毕竟这真心假意的,三天两天可以遮掩下来,十天八天呢?

  母亲那般睿智之人,如何能看不出来石氏的心思来。

  果不然,不过是端端的半年罢了,石氏在林家,在公婆面前的印象就大打折扣。

  因为林家人喜欢闺女,重视闺女,所以石氏才会对着自己的姑娘个好脸色,秀一下母女情深,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谁也不是傻子,母亲果然不再劝自己将孩子抱回去给她的母亲了。

  尽管这样一来,似乎自家闺女太可怜了些,可佑宁却是知道,这是对闺女最好的选择。

  有那样的一个母亲,她不可能会装一辈子,最后连累的还是自己的女儿,所有由着母亲教养长大,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母亲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声,石氏又算是个什么呢?

  不得不说,佑宁的这个举动赢得了父亲的赞同。

  婚姻结两姓之好,所以林家不可能会和石家撕破脸皮,将石氏送回去,只能委屈儿子了。

  不过林佑宁却并不觉得委屈,这样刚好,他不想父亲那样能耐,可以兼顾家族和衙门里的差事,精力不足的自己正好可以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差事上面。

  他是林家的长子,底下还有弟弟妹妹,所以迟早有一日,他要肩负起家族的重担,林佑宁不可能永远地靠着父母的余荫过日子。

  所以现在就是他攒资本之时,他低调诚恳,又少了这个年纪所具有的浮躁,所以赢得了不少同僚的好感。

  又是因为他的家世之故,所以不会有人会为难他,林佑宁慢慢地积攒着力量,成长着。

  母亲的骤然离世对于孩子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的同时也是一种成长,不过这种成长略微地残酷了一些。

  心中的悲痛,父亲的一夜白发,家中的一团乱麻,他想想都觉得头大。

  可看到凄惶的弟弟妹妹们,他就知道,自己是不能乱的,该是自己承担起责任的时候了。

  林佑宁自己的悲痛其实并不任何人少,他和母亲的感情最是深厚,母亲离开,他如何能不伤心?

  可伤心又有什么用?

  所以他只能坚强起来。

  母亲的离开对于林家来说,无疑是天塌了一半,从来都睿智从容的父亲时常地会陷入到沉默中,时不时地就走神,流露出那些悲伤绝望的表情来。

  佑宁觉得自己的心揪着疼,疼的厉害。

  可纵然如此,他还不能在父亲面前流露出任何的脆弱来,否则的话,迎接自己的便是父亲的棍棒了。

  他不喜欢男儿没担当,不喜欢儿子婆婆妈妈,甚至自私霸道到不许孩子们进妻子生前居住的屋子。

  那是他的地盘,那里是他和妻子的回忆,是他们夫妻一辈子的记忆,所以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进去做什么?

  也许正是因为父亲的这份儿蛮横不讲理,林家的人包括佑宁,逐渐地走出了母亲离开的阴影,慢慢地继续着自己的新生活。

  儿时,父亲是沉默可靠的大山;现在自己大了,父亲可能就是个顽固又唠叨的老头子。

  佑宁听着父亲的数落,心中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想想还是挺有道理的,所以他心中的微愠渐渐地消散了……

  父亲为林家,为子女遮风挡雨一辈子,也许现在也该是时候让自己来为父亲构建一个避风港的时候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