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情有不甘,名门律师心太冷

第492章 这一生的热爱,回头太难2

  ,最快更新情有不甘,名门律师心太冷最新章节!

   他知道这跟谈心密不可分,也跟那个梦境密不可分。

  他知道自己在这么多年里面亏欠谈心的实在是太多了,他想要挽回,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

  他也看到了谈心跟薄恒在一起的时候,很高兴,他觉得自己跟薄恒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

  凌乔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都是非常自卑的,倒不是因为自己家庭近乎贫困的缘故,而是他觉得自己不能够给自己的家庭带来更多的美好和财富,这一点让他很自卑,纵然他现在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跟他同一时期毕业的,就属他现在的事业最好,而且是处于稳定上升的阶段。

  当然这一切都跟遇到了傅其深密不可分。

  如果凌乔南是千里马的话,那么傅其深便是伯乐。

  凌乔南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扯了扯嘴角,极度自嘲和讽刺。

  他仰头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眼泪一下子不争气地全部都掉了下来。凌乔南很少哭,所有的男人都觉得哭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凌乔南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直接拿起了酒瓶,开始灌醉自己,否则的话根本难以入睡。

  半个月后……从傅其深和温思凉那边,传来了谈心要结婚的消息。当凌乔南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先是愣了几秒钟,之后的反应却是和温思凉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几乎是没有反应,直接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工作了。

  唉,温思凉看了一眼身旁的傅其深,叹气说道:“凌乔南就是太冷静太清冷了,他这个样子,我要是谈心,我也不敢爱他了……你看,到了谈心要结婚的时候,他竟然还能够做到这么冷静,真的是可怕。”

  这件事情要是换一个角色,换成是温思凉和傅其深的话,傅其深估计要把婚礼都给掀了。

  但是凌乔南却出奇地冷静,让温思凉看着都忧心。

  而此时,在卓家,薄恒今天提着礼物来了,谈心最终还是接受了薄恒的求婚,并不是她觉得自己结婚的年纪到了,而是她觉得,这个人刚好合适了。

  谈心并不是会把自己随便交托给别人的女人,否则的话那九年的时间她早就另觅他欢了。答应薄恒,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

  刚好卓家人又非常地喜欢薄恒这个人,因为薄恒非常地稳重,对谈心的好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用卓邵北的话说,这个人才是最适合谈心的。

  谈心这个人太顽劣了,她的爱情不能够是卑微的,而应该是被人宠着惯着的,这样她爱着才不会太累。

  这句话真的是一语中的,完全说中了一切。

  晚饭过后,薄家父母也一起来到了卓家,大家伙一起开始商量起了一周后婚礼的事情。

  谈心跟薄恒算得上是闪婚了,但是谈心却一点局促不安的感觉都没有。她反而是觉得非常地心安,薄恒总是能够让她心安。

  一周后,婚礼订在了维多利亚酒店的二楼宴会厅,谈心没有给凌乔南发过去请柬,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是做不出来。

  婚礼一切从简,是谈心要求的,她是二婚了,况且离上一次离婚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所以她想要一切都简简单单地才好。

  上一次跟凌乔南结婚的时候,他甚至连一场婚礼都没有给她。

  谈心在化妆室里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时间觉得有些陌生。

  这个女人,马上就要属于薄恒了,她的心底,必须在今天彻彻底底地把凌乔南这三个字给抹干净。

  谈心深吸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触碰到了自己心脏的位置,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动地非常非常快。

  不仅仅是紧张,更是痛苦。

  因为谈心在心底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场婚姻不单单只是嫁给薄恒,更是让自己跟从前撇开一切关系!

  谈心咬紧了牙关闭上了眼睛,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身旁正在替她补妆的化妆师却是忽然之间开口:“先生,这里不能够进来哦,这是新娘的化妆室。”

  这句话一说出口,谈心几乎是不需要转过身去看身后打开门进来的人是谁,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

  就算她不给他请柬,他大概也会来的吧……

  这也是谈心的猜测,但是没有想到,凌乔南最终还真的是来了。

  谈心抿了抿嘴唇,最终睁开了眼睛,她从镜子当中看到了凌乔南的身影,他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也从镜子里面在看着她。

  化妆师觉得两人有点奇怪,便用胳膊肘顶了一下身旁的另外一个化妆师,另一个化妆师便也开口:“先生,麻烦您出去一下。”

  但是凌乔南仍旧站在原地表示无动于衷。

  此时的谈心深吸了一口气,对视着镜子中凌乔南的眼睛,眼眶已经微微地有些泛红了。

  “哎呀新娘怎么哭了啊,不能哭啊!待会妆花了就不好看啦。”化妆师有些紧张地想要替谈心擦掉眼泪,但是却被谈心阻止了。

  “两位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有些事情要做。”谈心耐着性子开口,但是开口的声音却已经是颤抖的了。

  这两个化妆师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跟新娘之间似乎不同寻常,知道不应该多说话了,于是便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离开了化妆室。

  化妆室内,只剩下了谈心跟凌乔南两个人。

  她不知道两个人这样单独地留在室内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好像,很久很久了……

  谈心的眼眶泛着红,她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她在等着身后的男人说话,然而身后的男人却也始终紧抿着薄唇,一句话也不说……

  然而下一秒,凌乔南却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谈心的肩膀。

  在那么一瞬间,谈心在整个人瞬间都愣住了!

  她只觉得肩膀上面传来的力量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箍断掉了。

  然而谈心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过头去想要去看凌乔南的眼睛,而只是透过玻璃在观察着他。

  “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没有给你发请柬。”

  谈心的声音非常地冷静,她忽然之间觉得这样的场景真的是残忍。

  她的婚礼,他却是没有任何身份地进来的。

  呵,真是讽刺。

  “我来带你走。”凌乔南的声音低沉而好听,这是他计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

  其实早在傅其深和温思凉告知他关于谈心的婚讯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了,他知道谈心肯定是会嫁给薄恒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但是他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甚至说是半点都没有。

  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谈心对他的感觉怎么样了。或许一星半点都没有了。

  “带我走?”谈心的笑里面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扯了扯嘴角的时候仿佛是在告诉凌乔南,她很不屑,“凌乔南,你拿什么带我走?”

  谈心的眼眶已经红地厉害,她原本还担心自己这样子的状态该怎么去参加婚礼,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想去顾及了……

  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她现在只想要了结掉跟凌乔南的这件事情。

  “凌乔南,晚了。就算我们现在还没离婚,你也没有办法挽留我带走我了。因为我已经把你从我的心底玩掉了,虽然很痛,但是很值得。”谈心说这话的时候,伸手敲了敲自己的心口,力道非常重,都听得见捶打的声音。

  她的心像是撕裂一般,一场婚礼,他们两个人都没有缺席,但是她要嫁的人却不是他。

  “我上次做了一个梦。”凌乔南的声音开始变得温柔了起来,仿佛如水一般,他的话里面呆着浓浓的眷恋和回忆,让谈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也不知道该怎么抵触。

  “我梦见了我高考毕业的时候,你陪在我的身边,每天像是照顾一个傻子一样照顾我,我当时真的是愚蠢地可以,在自己恢复地差不多了之后,竟然扔下你自己回到了J市。我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但是谈心,我真的很后悔……”

  字里行间,谈心其实都能够感受到凌乔南的后悔,她也知道他是真的在忏悔,这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她不好过,凌乔南也是一样的。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

  “你知道吗?我上次也做了一个梦。”谈心说话的时候声音带着一点哽咽,“凌乔南你真的很讨厌,为什么总是要入我的梦。我梦见了很多我们之间的回忆,从高中到大学到毕业再到索马里,最后……到我们离婚,事无巨细每天都梦到了,真的很可怕,回想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我那九年的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其实我当时是知道你为了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所以才推荐我去索马里的,我知道的……但是我装疯卖傻地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其实我独立能力非常差,从小卓爸爸卓妈妈都把我当做孩子一样惯着,我都不知道自己去索马里能不能自己生存下去。但是为了你,为了让你高兴点,我就去了,一去就是两年……”

  谈心的声音显得有些不平静,她看着镜子中的凌乔南,开始哭泣,眼泪已经把妆容全部都弄花了,但是她一点都不在乎。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这些,都让我来弥补你。用余生,好不好?”凌乔南打断了谈心还没有说完的话,因为他真的一时之间听不下去了。

  谈心扯了扯嘴角,摇头:“不要,我的余生,已经有人要了。”

  这句话落地,门忽然被打开,是化妆师来催促了:“谈小姐,婚礼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

  当化妆师进门看到谈心的妆容的时候,真的是快要吐血了。

  但是谈心却仍旧是非常镇定地推开了此时抱着她的凌乔南,起身站在他的面前,与他面对面开口。

  “或许……你是我的一场美梦吧?永远也不能够真的拥有,也仅仅只是梦。凌乔南,我没有那么恶毒,我还是希望你没有我的余生,能够幸福。”

  谈心说完之后,没有再看凌乔南一眼,转过身去走出了化妆室。

  而凌乔南则被一个人扔在了这空荡荡的化妆室,一时间脸色近乎于惨白的状态。

  他准备好了一切,钻戒,另一场精心准备的等待着她的婚宴,还有他自己,但是她都没来得及看,也不屑看,就转身走了。

  她的态度极其坚定,因为她自己说了,他只是她的一场梦,一场南方的美梦。

  婚宴上,谈心的妆全部都花了,她只能够戴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上台,台上的时候,大家起哄让两人接吻。

  薄恒掀开了谈心面前的薄纱,在看到她糊掉了的妆容的时候,不禁发笑,低下头去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

  “你哭成这样,我会觉得你是因为嫁给我太高兴了,喜极而泣。”薄恒其实是知道谈心刚才发生的事情的。

  但是却闭口不提。

  谈心抿了抿唇,含笑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她踮起了脚尖,伸出双臂勾住了薄恒的脖子:“我爱你。”话落,她吻上了薄恒。

  这一生的热爱,回头太难。这世间哪有这么多执念,只不过,都是情有不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