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误惹鬼王,王妃别逃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全剧终(赠送九百九十字)

误惹鬼王,王妃别逃了 初南 28035 2020-01-17 04:26

  ,最快更新误惹鬼王,王妃别逃了最新章节!

   言君离咬唇,慢慢推开上官明月,大步朝门外走了去。

  第三杖下来,蓝妙儿再次痛叫,抬眸,看到言君离的身影,她声音凄厉的大叫道:“言君离,我恨你,你杀了我的孩子,从今以后,咱们再无半点关系!”

  言君离眸光一黯,怔然的看着她没有接话。

  当第四杖正要落下之时,举杖之人手一痛,握杖的手突然歪向一边,之后,胸口一个厉痛,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另一个举杖之人在他飞出没多久,也跟着飞了出去,两声惨叫从他们嘴里发出。

  萧情面色阴沉的朝押着蓝妙儿的两人打出两掌,这两人也跟着飞身倒地,看着下身血淋淋的蓝妙儿,萧情颤抖着手抱起她的声音,低哑的嗓音道:“为什么我才几天不见你,你就变成这样了,真没用!”

  听着他调侃的话,看着他眼中的心疼,蓝妙儿动了动唇,声音哽咽的道:“是,我是没用,没有你,我连自己的安全都保证不了。”

  萧情擦了擦她额上的汗水,哑声开口道:“以后本公子绝不离开你。”

  蓝妙儿轻泣一声,沙哑的声音道:“带我走,我与他,再无关点关系,这辈子,再无相见之日。”

  “好,”萧情了然的点头,兀自将她抱起,飞身欲离开,言君离突然冲过来拦住两人,冷声道:“她处罚未完,不能离开,更何况,她还是本王的王妃。”

  萧情冷笑的看了他一眼,狠狠的朝他打出一掌,待他退避之时,他立即带着蓝妙儿飞身离去。

  言君离脸一沉,轻哼一声,追了过去。

  萧情的轻功极好,而且他随身带着毒药,在见他追上来,萧情扯唇,冷笑一声,猛的甩袖,一把毒粉喷出,直直的朝言君离扑去,言君离大惊,立即闪身避开,直到毒粉全部散开,再次看去,早已经不见萧情的踪影。

  蓝妙儿在被萧情带离王府后,便昏死过去,所有的知觉在这一刻全部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蓝妙儿被胸口充斥的难以言喻的痛苦惊醒,意识回归的瞬间,蓝妙儿极度想哭,宝宝,她的宝宝没了,她极力的想保住他,却最终没能护好他,她无能,她无力,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她太没用了!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醒了,说她想逃避也好,她不想面对那一刻,不想从别人嘴里知晓,孩子真的没了。

  这样的情绪一直围绕着她,蓝妙儿沉寂般不再有任何想法,只是手,情不自禁的捂上胸口,这一动作顿时让她大惊,因为她发现身体十分莫名,轻飘飘的,似乎正飘在半空一样。

  意识袭来,蓝妙儿蓦然睁眼,却发现自己在高空之上,然后,再次看到她曾经看到过的黑白无常。

  定定的看了他们好一会,蓝妙儿呜咽的道:“现在我是不是真的死了?求你们带我去地府吧。”

  黑白无常讶然的看着她,白无常阴冷的声调道:“你想死。”

  “对,我不想活了。”蓝妙儿咬唇,面露痛苦的开口。

  黑无常拧了下眉,低沉的声音道:“为什么?”

  蓝妙儿看着他,突然咆哮着大叫道:“因为我不想对面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讨厌这里的生活,讨厌这里的人,讨厌被人压迫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为什么我要到这里来?我明明在现代活得很好,混得风生水起,凭什么要我过来受罪?”

  听到她的话,黑无常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他轻咳了声,凉凉的道:“可你回不去了。”

  “为什么?”蓝妙儿神情冰冷的质问。

  黑无常哑然,看了白无常一眼,突然挥手,他们周身场景一变,似乎变成了现代都市的样子,蓝妙儿欣喜,刚要出声,身边的场景再次变幻,再回神,四周竟然变成了她所熟悉的家。

  这家里跟她‘离开’的时候没有差别,可,她惊诧的发现,那家里还有一个她,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身材发型,这根本就是她!

  “为什么?我明明在这里,为什么还有一个我?”蓝妙儿扭头,冲黑无常问道。

  黑无常挑眉,喃喃的道:“当初咱们拘错了魂,把你给拘出了身体,后来去地府才发现你不该死,本来想赶紧将你送回来,哪知道回来的时候,发现你的身体给人占了,既然你的身体被占了,咱们不可能强行又将那魂魄拉出来,所以,就查了下那魂魄身体所在,直接将你送到了她的体内。”

  “为什么她会占我的身体?”蓝妙儿咬牙,恨恨的质问。

  黑无常眼珠转溜了一圈,声音低弱的道:“这个……”

  他看向白无常,只见白无常面无表情的扫向蓝妙儿,淡定的道:“这个,也是咱们拘错了魂,这女子在知道咱们拘错魂后,死活不肯回自己的身体,而且还大嚷着要告咱们的状,无奈之下,咱们只能为她另寻身体。”

  “这一寻,刚好寻到你的身体,看你刚死,咱们就送她进了你的体内,将你送回来的时候,我哥俩才想起这事来,自然不可能再让你们返回原位,只能将错就错,让你成了她。”

  “你们各说一词,到底谁的话是对的?”蓝妙儿莫名的看着他们,声音冰冷的问。

  黑无常心虚的垂头,蓝妙儿敛眸,凌厉的眼神看向白无常,道:“你说你们才想起这事,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拘魂之人绝对是咱们错不了,当初咱们也没想到会这样,是准备让你还魂,才想起曾经干过的事,那女子死在几百年前,咱们在当时找不到好的身体,反正就是现在的你最适合,咱们便用了你的身体,然后带着你的魂魄去了几百年前。”

  微微的勾起唇,蓝妙儿冷笑道:“她不愿意去的身体,你们凭什么让我去?”

  黑无常自责的将头低得更下,没敢接话。

  白无常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当初你自然也是不愿意去,不过咱们抹了你那点记忆,不管怎么说,现在事实已定,已经没办法挽回了,让你看看这情景,是想让你死心,别总想着回来了!”

  蓝妙儿狠狠的瞪着他们,怒叫道:“你们不想让她受罪,凭什么让我来承担这苦!我告诉你们,纵是死,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白无常凉凉的道:“你只有死了才能不放过我们。”

  “我现在不是已经死了么?”蓝妙儿眯眼,冷冷出声。

  “你还没死。”白无常十分淡然的回着。

  蓝妙儿勾唇,悠悠的笑道:“想活着不容易,不过想死可不难。”

  白无常瞌眸,定定的开口道:“自毁性命是要受罚的,你到时下了地府也不会有好下场。”

  “我不是说过吗?死也不会放过你们,受罚,我无所谓,我纵是魂飞魄散,也要你们陪葬。”

  “你……”黑无常讶然的看着她,这丫头太狠了!

  “这事情不管怎样都改变不了了,咱们承认对不住你,你随便提一个要求吧,只要咱们能做的,咱们都愿意帮忙。”白无常眯了眯眼,幽幽的吐声道。

  蓝妙儿轻哼一声,冷厉的眸光睨着两人,道:“什么要求都行?”

  “异想天开的要求咱们肯定是办不到的,你提实际一点的要求。”白无常提醒道。

  蓝妙儿瞥了两人一眼,飘着身子,半晌,才冷冷的道:“我要三个要求。”

  白无常脸色一沉,不悦的回驳着,“不成!只能一个。”

  蓝妙儿淡笑道:“那你们看着办吧,是答应我的三个要求,还是与我同归于尽。”

  白无常:“……”

  黑无常:“……”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蓝妙儿敛眉,面上没有半点表情,嘴角却冷冷的勾了起来。

  *

  同年九月,夜国起兵以落月国心无诚意之名,起兵攻打落月国。

  同年十二月,夜国攻下落月国,并宣布从此再无落月国,将落月全部划到夜国界。

  次年一月,夜国与北辰国商议,让北辰归属夜国。

  次年二月,夜国公主言紫若怀着一月身孕嫁给北辰小王爷,北辰正式宣布他国成为夜国封地,北辰与夜国再无国界之分。

  次年二月中旬,夜国举国大庆,三国统一,夜国皇帝赐国号大夜,继前一王朝数百年后,天下再次得到统一。

  次年三月,某院某落,一个凄惨的叫声传出,萧情急急的冲进了屋内,接生的产婆看了他一眼,笑米米的道:“爷,夫人给你生了个儿子。”

  萧情心情激动的朝她看去,在瞧到她手中血淋淋的孩子,眼前一蒙,直接晕了过去。

  见他倒地,产婆嘴角抖了抖,喃喃说道:“真是没用,这点承受力都没。”

  倒地的萧情:“……”

  君月叫后的。次年四月,大夜王朝名为蓝君的商号瞬间崛起,不到三年,此间老板便成为大夜王朝第一首富。

  一座漂亮的高楼上,站立着一个翩翩的身影,她身着紫色长裙,头发简单的用玉冠束住,那双明亮幽柔的眼睛淡然的看着下方。

  轻微的步伐慢慢靠近,蓝妙儿蓦然回头,看着来人,低低的吐声道:“你怎么来了?”

  萧情捋着衣袍,面露忧伤的开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夫一月没见你,你不欢迎为夫,竟然还问出这种话来,你是成心想让为夫伤心么?”

  蓝妙儿嘴角抖了抖,转移话题,淡淡的道:“我已经是天下第一的首富了,真好。”

  眯眼瞧了她一眼,萧情悠然伸手揽住她的腰身,亲昵的凑到她耳边开口道:“是,为夫为娘子高兴,有了首富娘子,为夫就不用辛苦的赚钱养家了。”

  “我一点也不觉得你赚钱辛苦。”蓝妙儿白了他一眼,轻哼着道。

  萧情跺着脚,一身魅意的咬唇,没好气的道:“娘子真讨厌,为夫就算不出体力,用脑力也很辛苦啊!”

  “是,是,你辛苦,那相公要休息一下吗?”蓝妙儿柔柔笑道。

  萧情挑眉,强势的抱着她亲了一口,悠声道:“要,要,娘子陪为夫一块休息吧。”

  蓝妙儿脸红的瞪着他,没有接话,而是转身兀自朝屋内走了去。

  萧情笑眯着眼跟了上去,嘴里撒娇般的大喊,“娘子,为夫会很温柔的……”

  高楼之下,人来人往走动,一个俊美不凡的男子失神的看着上方,直到两人离开,他才失落的收眼,或许……

  提步刚要走,脚下一个冲力推来,他顿时一个踉跄,差点要翻倒在地,及时稳定身形后,发现脚下一个小娃儿步伐不稳的就要摔下,他赶紧伸手扶住了他。

  “谢谢你没让我摔倒。”稚气的声音从小娃儿嘴里发出,这小娃儿长得粉雕玉琢,才半米多高,看起来三四岁的模样。

  “不用谢。”男子声音嘶哑的回道。

  小娃儿眨眨眼,奶声奶气的道:“那我先走了。”丢下话,小娃儿站稳身子踮着小脚快步的往大街上跑了去,那张小脸上满是狡黠的笑意,只听他嘴里喃喃嘀咕道,“坏姨姨,都不让沐儿出门,现在不还是让沐儿跑出来了么?”

  听到他的名字,男子眯了下眼,不由自主的跟上了小娃儿的步伐。

  小娃儿步子不快,可是他一步没停,眨眼功夫就跑到了更热闹的街道,不少路人看到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娃儿独自奔跑,都眼馋的想要逗弄他一下,可惜小娃儿极聪明,对他们不理不采,惹得这些人觉得无趣,兀自散了去。

  看着离开的几人,小娃儿插起腰,奶气奶气的道:“才不要理会你们呢,哼,沐儿要去找糖吃。”

  说完话,小娃儿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转,朝着卖吃食的地方奔了去。

  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有一个长得十分猥琐的男人搓着手,嘿嘿的道:“这苗子好,肯定能卖好个价钱。”

  他眯起眼,快步的朝小娃儿跟了过去。

  小娃儿很快就寻到卖糖人的小摊子,可站在旁边看着那糖人半晌,小娃儿都没有出声,这让卖糖人的老头十分疑惑,他拿起一个糖人笑呵呵的递过去,道:“娃子,想吃爷爷这糖人吧,没钱买没关系,爷爷送给你一个。”

  小娃儿眨着眼,接过糖人,软糯糯的声音道:“爷爷,沐儿不是没钱买,而是沐儿怕吃了糖人会长蛀牙,娘亲说,长了蛀牙后牙齿会很痛,沐儿不要痛痛。”

  他的话逗乐了老头,老头呵呵的道:“爷爷不知道蛀牙是啥东西,不过猜着应该是牙齿长虫的意思吧,娃子,没关系,偶尔吃一两个不会长虫的。”

  “真的么?”小娃儿疑惑的问。

  老头点头,诚恳的道:“当然是真的,老头也有孙子,他也会吃糖人,但他没长蛀牙,所以偶尔吃这东西没事。”

  “那好吧,谢谢爷爷了。”小娃儿礼貌的道谢后,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到老头的摊上,糯糯的声音道:“爷爷,这是糖人钱,沐儿先走了,再见。”

  怔然的看着摊上的银子,老头擦了几遍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当拿起银子掂了半晌,他才确定这是真的钱,他毫不犹豫的朝小娃儿追了过去,“娃子,你给多了银子,爷爷要找给你。”

  “不用……”清脆的声音刚开口,小娃儿语调一停,再无声响,那老头发现小娃儿没了踪影,叹了口气,捏着银子好一会,才抹了抹眼角,道:“爷爷不敢昧着良心收下这些银子啊。”

  瞪圆眼睛看着捂住自己的男人,沐儿唔唔叫唤出声,手里的糖人丢到男人身上,粘捻的感觉让男人不爽,他挥手甩掉糖人,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举掌甩了过去。

  未等他手掌甩到小娃儿脸上,突然一个力道击向他胸口,他手中的小娃儿瞬间被人夺走。

  这男人踉跄了数步后站稳身子,不悦的冲来人大喝道:“少管闲事。”

  “哼。”男人轻哼一声,懒得接话。

  “叔叔,是你啊。”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沐儿欢喜的大叫。

  男人挑起俊眉,面露愉悦之色,道:“是叔叔。”

  那边的男人看了他们一眼,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把长刀朝两人杀了过来,砰的一声,抱着沐儿的男人一脚将那男人踹了出去,他倒飞两米后重摔在地,手中的长刀也被抖落下去。

  那倒地的男人重咳一声,胆怯的看着他们,道:“爷,你们走吧,就当我刚才没有打过这孩子的心思吧。”

  男人勾唇,嘴角弯起邪冷的笑意,阴冷的声音问道:“你觉得可能么?”

  那男人面色一沉,哼哼的叫嚷道:“不然你想怎么样?”

  男人敛眉,没有答话,淡然转身离了去。

  见此,那男人一喜,以为他要放过他,哪知道突然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拖着他快速的朝官府的方向走去。

  趴在男人身上,沐儿兴奋的扭着身子,咯咯的道:“叔叔,你好厉害,叔叔,沐儿能认识你真高兴。”

  “叔叔能认识沐儿也觉得很高兴。”男人轻笑着,在他圆嫩嫩的小脸上捏了捏。

  沐儿鼓着小嘴,奶声奶气的道:“叔叔已经知道沐儿的名字了,叔叔能告诉沐儿,你叫什么名字么?”

  “叔叔姓言,叫君离。”言君离扯唇,轻淡的声音回道。

  “言叔叔。”沐儿声音清脆的唤着。

  言君离点头,摸了摸他的小手,疑声道:“你能告诉叔叔,为什么要一个人往外跑么?”

  沐儿眨着眼,垂头,奶声奶气的道:“沐儿不喜欢老待在家里。”

  “你爹娘从没带你出门么?”言君离蹙了下眉,低声问道。

  沐儿没有回话,撇着嘴,眼巴巴的看向言君离。

  言君离被他看得心一软,轻笑道:“沐儿想玩什么,今天叔叔带你玩。”

  “真的?”沐儿欢喜的疑问。

  “当然是真的。”言君离肯定的点头。

  沐儿嗷嗷大叫出声,抱着言君离的脖子亲了好几口,才奶声奶气的道:“咱们赶紧去玩吧。”

  言君离瞪眼,摸着被亲的位置发愣,半晌,才点点头,抱着沐儿离了去。

  “小姐,沐儿不见了。”惊诧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坐在上边喝茶的蓝妙儿拧了下眉,大步朝楼梯口走了去,就见荷儿慌慌张张的朝上跑着。

  “你说什么?”蓝妙儿不悦的语气问。

  荷儿张嘴,大惊道:“小姐,沐儿不见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蓝妙儿双手抱胸,严肃的问。

  荷儿点头,幽幽的道:“刚才我跟沐儿玩耍,我才转了下眼,他就跑不见了,我将里里外外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就连外边我也寻了,可没找着他。”

  蓝妙儿屏着气息看了她半晌,才道:“走,跟我去外边找。”

  “儿子不见了?”萧情从软榻上起身,急急追了过来,嘴里讶声问道。

  蓝妙儿点头,轻声道:“肯定是他自己跑出去玩了。”

  “这调皮的小家伙,等我找到他,肯定不会轻饶了他!”萧情咬牙切齿的道。

  蓝妙儿动了动唇,三人一块下了楼,刚到楼下,菊子突然从转角冲过来,冲荷儿问道:“荷儿,你急急忙忙的上楼有什么事啊?”

  “沐儿走丢了,咱们要出去寻他,”荷儿自责的道。

  菊子看了蓝妙儿一眼,点头道:“我们也一块去找,”话落,她转身冲不远的一个长相朴实的男人喊着,“二娃,跟咱们一块找小沐儿去。”

  “孩子他娘,你等我一下,我帮咱家小子穿上衣服就来了。”

  “好。”

  等了不到两分钟,被唤二娃的男人便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娃儿走了出来,他看着蓝妙儿和萧情憨笑一声,道:“公子好,夫人好。”

  “走吧。”淡淡的落下话,一群人出了门,分了两队,东西两边的寻着沐儿。

  顺着街道一路拦人寻问,蓝妙儿和萧情两人很快就找到沐儿的踪迹,他长得机灵可爱,加上又是独自一人,不少人都记住了他的样子,蓝妙儿他们一形容,这些人便拍着大腿说见过,并向他们指着方向。

  “这小家伙肯定是贪吃什么东西才跑过来的,”走到卖吃食的地方,萧情语气不悦的道。

  蓝妙儿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现在论他的原因没用,赶紧找人要紧。”

  萧情讨好的朝她笑着,道:“好,为夫先找人。”

  走了几步,萧情突然冲蓝妙儿问,“沐儿平日最喜欢吃什么啊?”

  “他……”蓝妙儿敛眉,正要说话,旁边一老头突然冲他们喊道:“公子,夫人,你们说的那个沐儿是一个看起来三四岁,长得很漂亮的小娃儿吗?”

  蓝妙儿点头,欣喜的问道:“您见过他?”

  那老头点头,道:“不久前有个叫沐儿的小娃儿在我这里买了一个糖人,他给了我一锭银子,我想找钱给他,可他说了句不用,便不见人,弄得我心里不安了半天,这下好了,见到你们,你们是他们的爹娘吧,来,我给你们找钱。”

  止住他拿钱的动作,蓝妙儿道:“这钱不用找,您只需告诉我们,他上哪去了?”

  那老头摇了摇脑袋,喃喃的道:“不知道啊,他好像突然不见了,就在前边不远,”老头伸手指了指方向。

  蓝妙儿道了声谢谢便匆匆离了去。

  那老头赶紧起身想追,见状,萧情淡声道:“别追了,这钱你不用找,就当是付给你的寻人钱。”

  落下话,萧情赶紧追了过去。

  目送他们远去,那老头叹息了声,这才觉得这银子掂在手上安心了许多。

  在那老头所说的地方找了一圈,问过不少人,可就是没人知道沐儿的下落,这让蓝妙儿有不好的预感,她咬唇,冲萧情道:“那老头说孩子突然不见了,该不会是被什么人拐走了吧?”

  在现代,这种事情太多见了,眨眼功夫就能将孩子偷走,她曾经见到报纸上说曾经有孩子被偷走后,被断了手脚,然后放到大街上行乞,因为太过可怜,不少人都会丢钱给他,后来是因为孩子的母亲认出了他,才终结了他的行乞日子。

  若她的沐儿也如那孩子一样受到什么伤害,她会痛苦死的!

  萧情拧眉,安慰的冲她道:“孩子在这附近不见的,肯定有人知道,咱们再问问,说不定不是被人拐走的。”

  “是吗?”蓝妙儿瞪着眼,看了他许久,才咬唇,道:“再找找。”

  “好。”萧情点头,焦急的拉着旁边的行人不断的询问着沐儿的下落,被无数人摇头说不知后,萧情脸色变得难看。

  “没有么?我的沐儿真的被人拐走了,呜,该怎么办!”蓝妙儿声音哽咽起来,她扑到萧情身前低低的哭泣起来。

  萧情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你放心,就算是他被人拐走了,我也会很快找到他,别哭了,若沐儿看到你哭,估计会笑你,你比他还丢人。”

  蓝妙儿摇头,止了哭音,可眼泪却一个劲的往下流,沐儿是她的命,她不能没有沐儿。

  “娘亲。”青稚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两人身子同时一怔,蓝妙儿顾不得擦眼泪,猛的抬头看了过去。

  在瞧见沐儿完好的被人抱在身上时,她立即奔了过去,从那人怀里抢过了沐儿,抱着他亲了好几口,蓝妙儿才哑声道:“你去哪了,你不知道娘亲会担心你么?”

  看着蓝妙儿红红的眼眶,沐儿一阵自责,垂着脑袋,奶声奶气的道:“娘亲,对不起,是沐儿不好,让娘亲担心了,沐儿将屁股留给你,你教训沐儿吧。”

  他抓着蓝妙儿的衣服,身子一趴,一副准备受打的表情。

  蓝妙儿伸手在沐儿屁股上拍了两下,才冷喝道:“以后不准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知道吗?”

  “嗯嗯,沐儿最爱娘亲了。”沐儿抱着蓝妙儿的脖子亲昵的亲了一口,撒娇般的语气开口。

  揉了揉沐儿的小脑袋,蓝妙儿低低的道:“就你最机灵。”

  沐儿咯咯的笑了声,趴在蓝妙儿胸口,眼珠一转,瞧到了言君离,他赶紧扭着身子道:“娘亲,刚才有个坏叔叔差点要打沐儿,是这个言叔叔救了沐儿,而且他还答应带沐儿去玩,本来咱们是要去的,可是走到一半,叔叔说,要先跟你们打招呼。”

  “言叔叔?”蓝妙儿这才有空打量之前抱着沐儿的言君离,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蓝妙儿才垂眸,一抹幽光从眸中闪过,她淡然的道:“多谢言公子好心救了沐儿,也多谢你说要带他去玩,沐儿想玩什么,咱们会带他去的。”

  从蓝妙儿扑过来,言君离就像被定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面上的表情十分僵硬,那双黑眸露出幽幽的深情,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一样。

  听到她这话,言君离慢慢反应过来,喃喃的道:“王妃,真的是你吗?”

  蓝妙儿瞌眸,悠悠的笑道:“言公子在说什么?”

  “你是她,你是她,我没有认错人!”言君离念念自语着,他突然抓起蓝妙儿的手,猛的将她扯到怀里,声音嘶哑的道:“终于找到你了,本王终于又见到你了,本王好想好想你。”

  蓝妙儿在他怀里剧烈的挣扎着,面上现出愠色,她不悦的道:“你究竟是谁?赶紧放开我,否则我不客气了!”

  “我是言君离,是成王,是你的相公,”言君离深深的闭眸,边回答着她的问题,脑袋边往她的肩头挪着,吸取着她身上的味道。

  “我不认识你!”蓝妙儿怒叫着,突然抬脚朝他踩了过去。

  言君离吃痛的嘶了声,却没有放开她的身子,而是抚着她的手背,幽幽的开口道:“不要说不认识本王,本王不相信。”

  蓝妙儿轻哼一声,突然叫道:“相公。”

  言君离心一喜,刚要接话,就见萧情拉开他的身子,护犊似的站在蓝妙儿面前,声音冷然的道:“成王殿下,你这是非礼良家妇女,妙儿是本公子的娘子,咱们已经成亲三年多了!”

  言君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呐呐的道:“你,你们成亲了?”

  萧情挑挑眉,邪魅的勾唇一笑,道:“哟,你以为有谁会一直等一个自以为是到恶心的男人啊,更何况,要是咱们不成亲,沐儿从哪里来?”

  “你们还有孩子?”言君离大惊,瞪着眼睛看着两人,见鬼般看了他们一会,他才失神的开口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一直念叨着这句话,言君离往后疯狂的退着步子,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发狂般胡乱的跑着。

  看着他的样子,萧情挑眉,淡定的道:“他疯了么?”

  “也许吧。”蓝妙儿眯眼,丝毫不在意的道。

  “不管,疯了就疯了,娘子,咱们回吧,孩子也找到了,得跟荷儿他们打招呼,免得他们一直傻傻的找。”萧情揽上她的腰身,悠然的声音道。

  “好。”蓝妙儿眸光一闪,抱着萧情转了身。

  很快,他们便找到了荷儿她们,在瞧到沐儿无事的时候,荷儿欢喜的抱了他好一会,几人才一起回了屋子。

  这天,自找到沐儿后整整天,蓝妙儿都呆坐在椅前发怔,她几乎连眼皮都没抬过一次。

  至于萧情,在蓝妙儿坐到那张椅上后,便一直躺在她对面的那个软榻上,时而支着脑袋看她,时而闭眸睡觉,可直到天黑,他躺得不耐烦了,她还在发怔,萧情不悦的冲到蓝妙儿面前,恨声道:“你究竟在干什么啊?”

  “啊?”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蓝妙儿嘴里发出,她呐呐的抬眸,毫无神彩的眼睛看着他。

  “告诉我,你在干什么?”萧情凛眸,冷冷的质问。

  蓝妙儿眨了下眼,幽幽的答道:“发呆。”

  “为什么发呆?”萧情语气变得尖锐,俊美邪异的脸上满是酸味。

  蓝妙儿叹了口气,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然后呢?”萧情凉凉的追问。

  “没有然后。”蓝妙儿抿唇,低低的吐声。

  萧情轻哼一声,冷冷的道:“没有就好,不准对那男人有旧情,再过几天就是咱们成亲满三年的日子了,你还记得自己对我许诺过什么么?”

  “记得,”她怎么能忘,三年前,他们成亲的那一日,她说,我虽然跟你成亲,可没办法立刻洞房,等我三年,三年后,我会努力放下一切,到时我一定给你一个圆满的洞房夜。

  “记得就好,到时你打扮得漂亮一点,本公子可是第一次洞房,啧啧,真期待。”萧情眯眸,一脸向往的表情。

  呐呐的看了他好一会,蓝妙儿扯唇,起身从坐了一天的椅上起来,兀自往外走了去。

  看着她的背景,萧情轻哼一声,凉凉的道:“本公子等了你三年,怎么也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沐儿失踪事件过了约一周,这般时间,蓝妙儿依旧如往常一样寻视各个商店,可她的态度看起来总有些心不在焉,经常像失了魂一样。

  看到这情况,荷儿十分不解,每次开口问她,都被蓝妙儿三两句不相干的话给带过。

  越是这样,荷儿越好奇,越好奇,心里头就像是绕了结一样,不解开就不舒服,终于有一天,荷儿准备偷偷的找萧情旁敲侧击下原因,可她才去找萧情,就被他推了出来,理由,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干。

  荷儿一脸莫名奇妙,黯然的走出了屋子。

  月挂高空,此刻是晚饭刚过的时间,大街上人不多,荷儿想自己找个地郁闷一番,哪知没走几步,突然被人给劫持了,荷儿大惊,正要叫出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我。”

  荷儿讶然回头,看到离面无表情的脸庞,她轻哼一声,凉凉的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离幽幽的叹了口气,冲她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丢下这话,离立即抱着她飞身往某个地方飞去。

  一直跳跃到一个普通的院落,离才抱着她落了地,领着她朝某个房间走去。

  那房间的门大开着浓浓的血腥味伴着恶心的酒味扑鼻,荷儿不由自主的捂鼻,冲离问道:“里头有什么东西啊,好臭哦。”

  “进去看看。”离酷酷的丢下几个字。

  荷儿瞪眼,不悦的道:“你什么意思啊,三年没见,一见面你就让我看恶心的东西,你这是什么意思?”

  离没有接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直看得荷儿脸红耳赤,他依旧没有转视线。

  “好啦,我看就好了。”荷儿撇撇嘴,大步走了进去。

  一大堆空空的酒瓶被堆在门口不远的位置,地面上血渍和水渍沾了一地。

  瞪圆眼睛看了半天,荷儿踮着脚走了进去,在看到满身是伤,意识不清的躺在地上的言君离时,荷儿眨眨眼,呐呐的道:“你让我看的就是他么?”

  “他是王爷。”离淡淡的解释道。

  荷儿失声问道:“你说他是王爷?”

  “嗯,在两年前,王爷的脸便被萧情给治好了。”

  对于萧情的医术,荷儿从不怀疑,她只是点着脑袋,好一会,才又问道:“那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么?”

  “王爷现在这样,是因为王妃,王爷见到了王妃他们一家三口。”

  “那又怎样?你想让我同情他,不可能!”荷儿双手抱胸,声音讥讽的开口。

  “在王爷因为那孩子对小姐下毒手的时候,我就恨上了王爷,他说小姐害死了他的孩子,可我知道小姐是无辜的,小姐肯定没想过故意害死那孩子,但他竟然为了那女人的孩子,至小姐的孩子于不顾,那也是王爷的亲生孩子,你知道若这孩子流产,小姐会有多伤心吗?”

  “你的意思是,王妃没有流产?”离神色一凛,询问出声。

  荷儿轻哼一声,冷冷的道:“当然没有!”

  离点点头,又道:“那个叫沐儿的孩子,便是王爷的孩子么?”

  荷儿蹙眉,冷声道:“那又如何?小姐已经成亲了,她不可能再回到王爷身边了,她已经有宠她爱她的相公了!”

  离眯眼,低沉的嗓音道:“王爷当时,是有苦衷的,更何况,他并不知道那孩子是他的。”

  “我知道王爷不知道那孩子是他的,可他也不能重打一个有身孕的女人啊!他还是不是人啊?”1bvSA。

  离扯唇,微哑的声音解释道:“王爷会让人打王妃,是为了做戏给上官明月看,我不否认王爷想杀了那孩子,虽然是在作戏,可他心里一直以为那孩子是强,暴王妃的男人的,所以才有私心。”

  “做戏?说吧,告诉我原因。”荷儿撇撇嘴,声音沉冷的问。

  离眨了眨眼,幽黑的眼睛看着她,将她拉到一边的桌子边坐了下来,低低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离讲了约半个时辰,才慢慢的讲完所有的原因。

  当初因为蓝妙儿怀疑牧景秋是当初跟杨贵妃有染的人,然后言君离便派了暗影去查,而这个时候,落月国的二皇子又突然到了夜国,还意外的带来了曾经失踪的女人,上官明月。

  打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言君离便怀疑上二皇子了,他觉得他是杨贵妃的歼夫的嫌疑更大,为了查出真相,他将计就计的引了二皇子入府,再慢慢探着他的计划,一步一步,直到最后,寻出那所谓的儿子。

  事实上,刚见到沐儿的时候,言君离真的以为他是他的儿子,可是凑巧,这时候暗影从牧府带来了消息,因为柳花媚的误闯,让他们找到了牧景轩,然后在牧景轩与牧景秋的对质下,他们从牧景秋嘴里知道了许多事。

  比如,二皇子真的是与杨贵妃有染之人,比如,他和二皇子认识了很久,早在多年前,他便与他熟识,二皇子知晓他的霸心,说服了他与他合作,许诺他,若助他一统三国,他便让他成为天下第一首富。

  为了这个霸心,牧景秋一直无条件的帮助二皇子,他做的一切事情,他全部知晓,甚至连上官明月没有怀过孕的事他都知道,牧景秋说,他曾经和二皇子商谈事情的时候见过上官明月,二皇子告诉了他关于上官明月的所有事情。

  在得到这消息后,言君离依旧按兵没动,却没想到最后会看到沐儿落水,其实,他看到有人攻击蓝妙儿,便猜到是有人引局,他继续假装,让蓝妙儿受打,如离所说,言君离有私心,所以才会如此。

  之后,一直到二皇子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再用美人计成功让言应申和言君离兄弟失和,内战大起,正准备对言应申下杀手时,被人瓮中捉鳖,罪证俱在,之后,拷问了二皇子,他们才知晓了全部经过。

  落月国早在几百年前,曾是主宰天下的君王,当时三国还未分,可后来因为治理不当,国家大乱,渐渐的变成了三国,原本该独占天下的落月只得了三分之一,这之后,落月国子孙但代代记着这事,一直想重新夺下其他两国。

  直到商青城这一代,他无意间知晓这事,这发誓要拿下两国,之后,他便开始策划三国统一之事,只要拿下夜国,北辰不是问题,所以他的重心在夜国,夜国的众皇子之所以死得那么早,也是他下的手。

  并非他不想对言应申和言君离下手,只是想到以后,他便留了他们一命,开始策划之后的事情,让杨贵妃爱上他,让她嫁给言应申,让上官明月接近言君离……九年前他便以为自己能成功,没想到言君离没死,甚至还在恢复后不久,便追查他。

  他几度想派人杀了他,免得他乱了他的计划,后来一直没杀掉他,他便又起心思,想让他们内乱,杀她的王妃,甚至还做出是言应申下手的痕迹……甚至在无意让他们失踪后,商青城几度以为时机成熟,便让杨贵妃对言应申下手,想慢慢夺下皇位,却没想到言君离没死,又回来抢了权。

  之后,他便又生心思,想造出遥言,却没想到被蓝妙儿搅了局,他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若不是有萧情和蓝妙儿,估计真的会成功。

  直到最后,离才说道,“半于王妃被强,暴之事,二皇子无意说了出来,她并没有被强,暴。”

  “你说王爷是为了将计就计才对小姐下手,可他毕竟存了私心不是么?他差点害死小少爷。”虽然知道了所有缘由,可荷儿依旧生气。

  离叹了口气,幽幽的道:“王爷的性子是如此,不是每个人都能容忍自己的妻子怀上别人的孩子,更何况,这孩子还是被强,暴的人的,王爷的选择并没有错。”

  荷儿轻哼一声,冷冷的道:“就算你说得对又怎样,小姐已经和萧公子成亲了,再怎么说,都无法挽回。”

  离定定的看着她,哑声道:“也许你说得对,再大的理由都不能挽回些什么,只是我不死心的想试试,想知道若王妃知晓这一切,会不会原谅王爷,没有王妃,王爷他……”

  “你知道么,自从见了王妃,王爷便像疯了一样,不停的喝酒,酒醒之后,又像傻了一样,拿着刀往自己身上划,嘴里一个劲的喊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王爷本想一切结束后,便找回王妃,对她说明一切,没想到,一直找不到她,”

  “二年前,萧情来给王爷治脸的时候,王爷也曾问过他,求过他,可惜他什么都没说,在治好脸之后,便离开了,咱们本想跟踪他,可他的武功太高,又有一身毒术……”

  听到这话,荷儿的脸抽了抽,却还是嘴硬的道:“王爷现在想悔,晚了,小姐真的不可能再回头了。”

  “可是……”离看着躺在地上的言君离,道:“王爷这样已经七天了,如果再不救他的话,他会死,我曾想找大夫帮他治伤,可他虽然迷糊,却十分抗拒别人救他,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

  怔然的看了他一眼,荷儿咬唇,低低的道:“就算我同情王爷也没用,我不可能背叛小姐。”

  扯了下唇,离淡声开口道:“我送你回去吧,今日就当你没来过。”

  荷儿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再怎么说,她也不可能毁了小姐现在的幸福,不过小姐最近似乎很奇怪,常常失神,会不会跟王爷有关?

  被离送回屋前,荷儿慢慢的走了进去,情不自禁的走到了蓝妙儿的房间,她抬眸,看着房门发起呆。

  屋内,萧情与蓝妙儿正喝着交杯酒,一口喝掉杯中之酒后,萧情一脸邪魅的笑意抱起蓝妙儿走向大床,之后,伸手解着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直到只剩内衫,直到那如玉的肌肤露出,他才停下,低下头,猛的吻住了她。

  在那瞬间,蓝妙儿紧紧的闭上了眼,眸中不自觉的划过一圈泪珠。

  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害怕自己会一个激动,直接将他打出去,若她不愿意,他根本碰不到她,早在她‘死而复生’之后,她会有了很高的武功,当初,她所提的要求是,一,她不准孩子死,二,她要绝世功夫,三,她要成为天下第一首富。

  这三样,她都达到了,不过她突然想明白了,除了武功,其他的,都不是黑白无常给她的,他们没有那个能力。

  狠狠的啃了蓝妙儿半晌,萧情突然放开她的唇,冷冷的道:“你在想言君离么?”

  “没有。”蓝妙儿摇头,怔然回着。

  “没有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她表现得有多不情愿别以为他不知道!

  三年前,为了孩子,为了报答他,她与他成亲,他一直没碰她,对她极好,甚至在她说,想还了言君离一‘种’的时候,很大方的治了他的脸。

  她看过他恢复后的画像,所以才几天前见到他的时候,她是认识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凭着曾经看过一眼画像就能认出他来,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言君离而不接受萧情,她只发现自己没办法坦然的和萧情上床,她,做不到!

  见她不说话,萧情声音冰冷的道:“爷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不愿意跟爷上床,就离开这里,爷立即写休书你,不过,你是爷一辈子的仆人。”

  顿了下,看她没什么反应,萧情立即开口道:“爷数三秒,你要是不离开,爷就直接强了你,让你成为爷的女人,别以为爷说不喜欢强迫女人就真的不……”

  眼前的人已经化为虚影消失了,萧情抖了抖嘴,恨恨的冲外头大喊道:“死仆人,从明天开始,给爷端茶倒水好生伺侯,否则别怪爷下毒手!”

  急急的冲出房间,蓝妙儿猛的撞上荷儿,以极快的速度拉起快倒地的她,蓝妙儿疑声道:“你怎么在这?”

  荷儿撇撇嘴,不解的道:“萧公子为什么喊你仆人啊?”

  “没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站在这里?”蓝妙儿拉好衣服,淡淡的问道。

  荷儿咬唇,看了蓝妙儿好一会,才道:“小姐,跟我去一个地方吧,我在路上告诉你原因。”

  蓝妙儿带着疑惑跟着荷儿去了她所说的地方,在半路,也听了她所说的一切,听到这一切,蓝妙儿敛了下眉,没什么表示,她的表情一直很冷静,直到见到言君离此刻的样子,直到听到荷儿说他自残的行为,她突然落了泪。

  站在言君离的角度上,她或许能理解他想打掉她孩子的心情,他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是这么狂妄的一个人,他是这么尊贵的一个人,能容许她失身,能容许她怀孕,可他还是有自己的尊严,他不想要自己的女人生下别人的孩子。

  “你先出去吧。”蓝妙儿扯唇,淡淡的出声。

  荷儿点点头,兀自走了出去,一出门,就被离一把抱住,他声音哽咽的道:“我只抱着一丝希望,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带王妃来了,谢谢你。”

  荷儿被他抱得脸红,半晌没有说话。

  许久,离才放开她的身子,幽幽的眸光看着她,瞧到她脸红的样子,离挑眉,轻笑了声,突然低头亲了下去,很浅的吻,一触即离,他声音嘶哑的道:“要不要,和我成亲?”

  荷儿被他吻得迷糊,呆呆的点了下头,之后,才反应过来,疑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看到你这傻丫头了。”

  荷儿脸红到脖子根了,小声的反驳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啊。”

  离扯唇,幽幽的道:“我以为处理了叛乱一事就能向你求亲,哪知道你在这之前就消失了。”

  荷儿:“……”

  她突然抱住他的身子,静静的趴在他怀里,离眯眼,伸手紧紧的抱住她。

  慢慢的走近满身伤痕的言君离,蓝妙儿扯唇,低低的道:“如果你能睁眼,我就重新和你在一起。”

  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很深很深,所以才在当初知道他背叛她,知道他不信任她时,她痛苦得要死,直到今日,这份感情依旧在,半点没减弱,她想再给他一次机会,一次,他们得到幸福的机会。

  很奇异的,在听到她的话后,原本沉醒的言君离突然睁开眼,迷茫的看着周围,在看到蓝妙儿时,他颤抖着声音道,“真好,又看到你了,真好。”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不平的走到她面前,猛的抱住她的身子,道:“我就知道,只有醉了,我才能这样抱着你,我就知道,只有我意识不清时,才能这样拥着你,让我觉得你还是我的。”

  听着他的话,蓝妙儿直落泪,呐呐的道:“我是真的。”

  “真的?”言君离蹙了下眉,疑惑的看着她,“什么意思?”

  “你抱的,真的是我。”

  言君离一阵狂喜,哽咽着声音道:“真的,我真的抱住你了,太好了……”话没说完,他突然推开她,道:“可你嫁人了,还生了孩子,我不能再拥有你了。”

  蓝妙儿眯眼,幽幽的道:“那孩子是你的。”

  “你再说一遍?”言君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你不是知道我没被强X么,那孩子没死,生下来了,就是沐儿,”

  “本王有儿子了,本王有儿子了……”他脸上表情呆呆的,不断的念着这句话。

  蓝妙儿叹了口气,道:“萧情刚刚休了我,你还要我么?”

  “要。”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出声。

  “即便我嫁给他好几年,你也不在乎么?”

  “只要你还要我就好。”他低低的说着,声音是那么的低弱,那么的讨好,比起他曾经的张扬,当真是天差地别。

  蓝妙儿伸手抱紧他的身子,道:“那咱们明天就成亲。”

  “好。”他想说,今晚可以吗?他怕现在是梦!

  “然后一年之后再洞房!虽然你是做戏,可你差点害死我们的沐儿,这算是惩罚。”蓝妙儿狡黠的大笑出声。

  言君离脸色僵硬的看着她,半晌,才道:“好,一年就一年。”虽然他已经忍了三年多了,可,为了她,忍再久他也愿意。

  “还有,从明天开始,你就代我做萧情的仆人吧。”蓝妙儿挑眉,继续开口。

  “为什么?”

  “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她理所当然的解释道,“如果你不想,那,只能我嫁给他抵债了。”

  言君离急切的开口,“我想,我想,怎样都行。”

  蓝妙儿点头,吸了吸鼻子,突然开口道,“你好臭哦。”

  “我马上去洗澡。”言君离松开她的身子,飞一般冲了出去,似乎身上流血的伤口半点没影响到他。

  蓝妙儿咯咯大笑起来,她慢慢的走到门边,看着幽幽的夜空,喃喃的开口道:“希望这次是一辈子。”

  ……

  某房间内,菊子躺在床上,旁边是两个小家伙,一个是她家小娃,一个是沐儿,孩子的另一边,是她的相公,两人柔柔的对视着,半晌,二娃开口道:“娶了你,我真幸福。”

  菊子撇撇嘴,幽幽的道:“那是自然。”她没说,其实嫁给他,她也很幸福,事实上,她很庆幸被打成了下等宫女,这还得感谢上官明月呢,当初若不是无意看到她与杨妃相见……哎,都是从前的事情了,以后,还是过自己的小日子吧!

  长安城火锅店的某张床上,牧景轩和柳花媚静静的躺在一起,细数着从前的日子,虽然牧家没了,可牧家的人都保住了,他们还能在一起笑,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就是最幸福的。

  柳花媚很庆幸自己想去告白,结果误找到了被关的牧景轩,才让他们的事情早点结束了……

  御书房内,言应申没有休息,还勤劳的在处理事务,在他旁边,月均肖低头,向他报告着长安城的一切,月均肖,是上任皇帝所选的影卫,永远见不得光影卫,一身只忠于他的影卫……

  (全剧终)番外,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