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杯具崛起[星际]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杯具崛起[星际] 孺江 8541 2020-01-17 04:26

  ,最快更新杯具崛起[星际]最新章节!

   芙洛伊这两天明显变得憔悴了许多。

  宴会的前一天晚上,芙洛伊心理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顶着蕾妮嘲讽的目光敲开了季末的房门。

  “这么晚了,有事?”

  季末和谢少棠都住在芙洛伊的小洋楼里,佣兵团的其他成员并不在,他们另外找了住的地方,就连芙洛伊也不清楚他们在哪里。

  至于那个有着紫罗兰色眼睛的小孩……如今芙洛伊已经知道了,“小狼”是团长的儿子,只要一想到当初自己说过想要挖出那小孩眼睛的话,芙洛伊就没来由一阵后怕,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团长会对自己如此残忍了,因为她不小心踩到了团长的底线。

  想起这件事,芙洛伊的心脏就似乎有些疼痛,她尽可能地控制自己不在季末面前颤抖,然后飞快地点了点头:“是的,团长,我有事情想和你商量……”

  “什么事?”

  芙洛伊不敢卖关子,直接道:“这几天我用尽了自己的关系网,都无法联络到爷爷,强尼也一反常态,对我不再像以前那么恭敬了,我怀疑……爷爷出了事。”

  季末看了她两眼,见她实在是憔悴得很,还有几分惊惶的模样,不似作假,就问她:“如果霍根真的出了事,生日宴会又是怎么回事?”

  芙洛伊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生日宴会还是如期举行,而其他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说着她讽刺地笑了下,“也对,他们关心的从来都不是爷爷的安危,而是他们自己的利益,爷爷对外宣布他在闭关,所以大家都不会去打扰他,即使他这些天来都没有露过面,也没人会觉得有问题。”

  “这么看来,你还是个好孙女了。”季末的眼中有淡淡的讽意。

  芙洛伊苦笑:“我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如果我没有半点值得他喜爱的地方,他又怎么可能会对我格外高看一眼?”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先有芙洛伊对霍根的尊敬与孺慕,才会换来霍根对他的宠爱。当然,芙洛伊本身资质也不差,在一众家族子弟当中表现出色,脱颖而出。

  鳞蛇族的战斗力并不是最强的,但是他们的作战指挥水平在异兽当中算是相当不错的,这个族群出了不少擅长谋略的人,雷夫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芙洛伊的性格实在不讨人喜欢,然而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人愿意追随她,那些追随者们看中的,也是她在谋略上的潜力。

  这一点,从她精心挑选三个实力不怎么样的佣兵团伪装成商队护送自己回到鳞星的计划就能看出几分来,只不过她还太年轻,考虑事情还不够周到,又很倒霉地碰到了季末,计划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连小命都落在了别人手里。

  季末想了想,直接问她:“如果明天是一场鸿门宴,你还想去吗?”

  “我……我不知道。”

  这也是令芙洛伊六神无主的事,她隐约猜到霍根恐怕处境不妙,她虽然对祖父的关爱不是虚假的,可她也清楚,如果连祖父都中了招,以她这微薄的实力,未必能救得了祖父,说不定不但救不了祖父,连她自己也要搭上去。目前情况未明,还是以保存实力为首要任务比较好。

  可是,万一祖父真的只是去闭关,并没有出事呢?到时候家里的优秀子弟们都去了,偏偏她人就在鳞星,却缺席了宴会,霍根会怎么看她?

  芙洛伊十分的纠结,她觉得现在有些进退两难。

  如果她能带去宴会的外人名额能多几个的话,眼下她也不会这么焦虑。可现在她只能带两个人,哪怕季末和谢少棠的实力再强,她也没有把握。

  毕竟霍根是八级异兽,已经快要九级了,如果有人连霍根都能暗算的话,一个五级机甲士和一个刚突破六级的人能顶什么用?

  季末倒没有她那么纠结:“那就去吧。”

  芙洛伊怔了怔:“……什么?”

  “既然你无法决定要不要去,那么就由我来帮你决定吧。”季末顿了下,忽然又笑了,“何况现在我是团长,你也只能听我的命令。”

  芙洛伊:“……”

  芙洛伊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担忧道:“万一背后真的有人在捣鬼,连我爷爷都不是对手,我又只能带你和副团长去,到时候我们要如何全身而退?”

  虽说她对生日宴的场地还算熟悉,但要是对方存了心思一个都不放过的话,她知道的几条逃生通道也必定都会被人封锁,只靠季末、谢少棠、蕾妮和她四个,是怎么都敌不过实力至少在八级的对手的。

  芙洛伊最担心的,就是她实力太弱,到时候匆忙中季末几个为了逃生,说不定会扔下她。

  想到这里,芙洛伊心里一片紧张慌乱,她急得都想要哭了:“团长!我还不想死!只要你能保证我安全从生日宴上回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们不要抛下我!哪怕……哪怕是被蕾妮那个贱人踩在脚下,我都……都可以……”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了。芙洛伊清楚,在白银佣兵团里,她和蕾妮是不能共存的。蕾妮憎恨她,而她对蕾妮,在撕破了那层主仆的外衣后也显露出她们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芙洛伊很聪明,她明白自己融入佣兵团最大的障碍就是蕾妮,那么她无法将蕾妮搞下去,就只能忍耐一个私生女爬到自己头上……只要能活着,让她做什么不能呢?

  不得不说,比起蕾妮稍显直白爱憎分明的性格,芙洛伊虽然平时骄矜刁蛮,到了关键的时刻却能毫不犹豫地放下-身段,这份心性,就连比她多活了不知多少年的罗萨娜都学不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罗萨娜能把心思用在这方面,当初她也不会被龙廷峙盯上,连累季少将夫妇,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了。

  只是,如果罗萨娜不是那种性格,说不准这世上就没有九级机甲雪狐了――罗萨娜把天赋值都点在了机械水平上,同时为了报恩,她连珍贵的材料都舍得拿出来,倾尽全力为友人制造机甲。

  可见凡事都有好坏两面,端看从什么角度去看而已。

  季末虽然不喜欢罗萨娜,也不喜欢芙洛伊,对蕾妮的观感也不怎么样,但他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观感而影响他对别人的判断,尽管她们身上都有令他不悦甚至厌恶的地方,但毫无疑问,她们身上也有足够打动人的闪光点,不能只看缺点而不看优点。

  再说,如今又正值用人之际,他就算想挑也没人可挑。

  季末虽然对部下严格,但实际上他对佣兵团的要求不高,他不要求这些成员能好得跟一家人似的,当然基本的向心力是必须有的,否则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大家互相拖后腿,轻则任务无法完成,重则连性命都要交代出去,可谓主次不分,避重就轻。

  把芙洛伊和蕾妮都当成长期团员也不是不行,根本问题其实芙洛伊已经看得很明白了,她和蕾妮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而在这个问题上,芙洛伊首先表达了退让的意思。

  只要有一方退让,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芙洛伊和季末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季末知道,眼下就算自己和芙洛伊说好了,蕾妮那头的工作还需要有人去做。

  季末想了想,先对芙洛伊说:“之前我原本打算只让你留在团里一段时间就放你自由的,如果你真的想要留下来,我要先确定你的忠诚度没有问题。”

  这两个美女异兽和伯浩、伯瀚两个花貂兄弟不一样,她们对季末没有多少忠诚,对佣兵团也没多少归属感,季末并不信任她们。

  芙洛伊红着眼睛,马上问道:“要怎么证明我的忠诚度没有问题?”

  “我要在你们的心脏里,再植入一样东西。”季末说。

  芙洛伊的脸色顿时刷白,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自从太空船里体会过一次痛不欲生的苦楚之后,她就对季末的那个能力非常忌惮,同时那天也如噩梦一般令她不愿回忆。

  从那以后每次见到季末,她都会心生畏惧,即使表面上还算镇定,但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面对季末的时候,她连语气都会带上一分小心翼翼。

  但现在求生意志比什么都强烈,芙洛伊又被那不好的预感弄得六神无主,她只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头:“可以,我可以接受,也请团长不要食言,把我当成团队中的人,对我和对别人都要一视同仁。”

  季末看了她一眼,这姑娘还真是聪明,到现在还不忘记为自己争取,他也点了下头:“当然,我的佣兵团是以实力说话的,只要你有实力,就能得到应有的待遇。”

  芙洛伊也没指望季末会像那些头脑简单的首领一样满口答应,只要有他这句话,将来她总不至于在团队里没有一席之地,芙洛伊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现在听到季末的话总算是松了口气。

  “团长,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芙洛伊闭上眼睛,一副对季末敞开了所有的模样,这是信任的表现,也算是她表达忠诚的一种手段。

  季末也不跟她废话,解下手腕上的一条金属手链。随着金属元素的重新排列、组合,季末手中的金属逐渐凝成一条比头发丝还要细的丝线,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肉眼很难分辨。

  金属丝线触到芙洛伊的衣服,直接无视阻碍物往里钻,找准了心脏的位置,“噗”的一声刺了进去。

  “啊!!”芙洛伊忍受着钻心的痛苦,脸上五官纠结,不多时就出了一头一脸的汗,顾不上淑女不淑女,软到在地,捂着心脏翻来覆去地打滚,显得十分痛苦。

  季末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理,也不管芙洛伊在疼痛中能不能听得见,他又对芙洛伊说:“这是一种情绪感受装置,如果你对我或者其他团员产生恶念或杀意的时候,它会自动绞碎你的心脏。”

  芙洛伊的动作停了一下,双眼有些放空,不知道是疼得神志不清,还是惊讶于季末植入她心脏的玩意如此恐怖。

  季末叹了口气:“如果你后悔了,这个月内反悔还来得及。”

  因为从下个月开始,不管霍根是否安全,能不能搭上他这条线,季末都不打算在鳞星耽搁了,手下的团员还有三个月内掌握融合法的任务,待在安逸繁华的星球上是很难实现的,必须在感受到死亡的压力来压榨自己的潜力,所以季末打算从下个月开始就让团队去接佣兵公会的任务。

  而芙洛伊如果也参与了任务,她留下来的时间越长,团队的信息就会对她暴露得越多,等到那个时候,季末就不可能再放她走了。

  芙洛伊显然也是明白的,她默默地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艰难站起身,朝季末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并没有表达任何会后悔的意思。

  “看来霍根的情况是真的不太好了。”一直在房间大方偷听的谢少棠走出来,看着芙洛伊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她这几天多方打探,估计得到的都是不好的消息,也难怪她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来找你。”

  “因为她缺乏安全感,她知道自己的保镖武力值都在什么程度,对上背后的人没有分毫希望。”季末说。

  谢少棠笑了笑,道:“虽然有疾病乱投医的嫌疑,但她找上你,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芙洛伊自然不可能随便找个势力去投靠,别看白银佣兵团现在没几个人,但这个佣兵团里的机甲士除了一个孩子以外,全都在四级以上。

  四级以上的异兽能独立指挥一个营,底下约有3万人。如谢少棠这般已经过了五级的机甲士,就相当于一个异兽军的团长,手下可有10万人。像季末这种六级的变态,相当于旅长,手下30万人,在异兽军的地位中已经很高了。

  正如昔日跟在雷夫人身边的六级异兽法勒,其实并不是普通的保镖,他可是有三十万手下的旅长。

  换句话说,白银佣兵团人数虽少,可全都是高端战斗力。

  退一步来说,反正白银佣兵团一个月以后是要离开鳞星的,芙洛伊到时候也能跟他们一块离开,远离危险区域。

  怎么看,这个决定都很划算。

  季末摇摇头:“所以我不得不敲打她一下,她的算盘打得太精了,一旦有喘息的机会就会毫不犹豫踢开垫脚石,她想把我的佣兵团当垫脚石,却忘了问我乐不乐意。”

  谢少棠笑着点头:“她这下想不对你死心塌地都不行了,哪怕心里后悔得要死,也不敢对你有任何怨言。”因为她也害怕那个情绪感应装置。

  “回头也得给蕾妮来一个。”季末呼了口气,觉得有点疲惫,“虽然她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但她也不可信。”

  “这是当然的,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还想让你给乔斯也来一个。”谢少棠摸了摸下巴说。

  “乔斯?”季末眉头微皱,认真想了下,还是摇了摇头,“他不行,如果在他身上动了手脚,回头被龙廷峙发现的几率很高。”

  “所以我也只是想一想,并没有让你真的去做。”谢少棠的唇边勾起异样的笑容,“哪怕没有这样的方法,我也可以从别的方面找补回来,不会让乔斯太好过就是了。”

  “你跟乔斯有什么仇吗?”季末奇怪道。

  谢少棠煞有介事道:“当然,他可是我的情敌。”

  “……”季末有点无语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抿了抿唇,决定就当做自己没听见,算是默许了谢少棠的行为。毕竟如果要从谢少棠和乔斯当中选一个的话,季末肯定会坚定站在谢少棠这边的。“这件事就先不说了,蕾妮那头,还要你去说一下。”

  谢少棠颔首:“那是当然,本来就是我的分内事。”

  谢少棠效率很高,没有将此事拖到第二天,当晚就去了蕾妮的房间,把芙洛伊的决定与她说过的话都转告了蕾妮。

  蕾妮听后还有些不可置信,她没想到那个骄纵阴狠的大小姐能做到这种程度,甚至甘愿被她踩一头。听谢少棠的转述,那芙洛伊居然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给自己的心脏植入情绪感应装置!

  连芙洛伊都敢,她为什么不敢?

  蕾妮自从选择加入白银佣兵团后,对芙洛伊就没了从前的恭敬,她似乎拾回了曾经的尊严的骄傲,处处都想和芙洛伊比较,或者说把芙洛伊比下去就是她今后生活的动力,她的目标就是过得比芙洛伊好,所以当芙洛伊对季末献上自己的忠诚时,蕾妮也当仁不让选择了植入装置。

  那细丝只有季末能制作,却不是只有季末才能操纵,谢少棠去找蕾妮的时候就带上了季末为蕾妮制作的感应装置,他压根就不怀疑蕾妮不会答应,所以很顺利地将同样的细丝植入了蕾妮的心脏中。

  蕾妮忍着痛彻心扉的苦楚,嘴边却漾起一抹微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