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千金嫁之主母凉薄

106 大结局

  ,最快更新千金嫁之主母凉薄最新章节!

   三年时间,清华书院已经成为了超越国子监的存在。莫家村原本也只是一个无人听闻的小村镇,如今却已然是天下文人学子求学往来之地。

  然而这几日唐玥心里却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当晚,邱慕白在书房一直待到很晚才回去,回去之后就木呆呆的坐在床沿边,看着唐玥有些怔愣。

  唐玥本就睡得不太安稳,缓缓睁开眼睛,见邱慕白回来后却又不曾回床上睡,便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皇上驾崩了。”

  “什么?”

  不是不敢置信的发问,而是实在有些想不通皇上驾崩怎么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谁当皇帝,说来对他们这样的平头百姓却是影响不大的。

  不过这三年来,除了苏煜日日待在这里,时常接了他父亲传来的信件,国师百里琏也往这里跑的更加频繁了。她的心疾早已经无碍,直觉的百里琏往这里跑的这般勤快,是跟自己的相公有关。

  不过,他没说,她便也没问。

  一个不说,一个不问,倒不是相互之间陌生,而是唐玥觉得若是大事他总会对她讲,而若不是大事,又与他们无关,她又何必相问?

  只是今晚,她却是觉得事情很不对劲。

  邱慕白攥紧了拳头又松开,唐玥瞧着愈发不对劲儿,“到底出了什么事?皇上驾崩怎么你的反应这么大?”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话,而是反问她道:“若是我们离开这里,去那个笼子里生活,你愿意吗?”

  唐玥先是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那个笼子里?

  随即恍然,天下间能够被称为笼子的,还能是哪里?

  恍然过后,便是心惊,“你——”

  邱慕白苦笑,“或许我该改姓了。”

  任她再怎么聪明,百般猜测,也万万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她的生活,还真是一出怎么都令人想象不到反转剧。

  不过,心惊之后,她却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接受的很快,仿佛自然该是如此的。

  邱慕白缓缓的给她道出了当年的那一桩秘辛。原来当年皇上微服私访,歇在了邱府。当时只有邱府的男主人知道皇上的身份,而在离开的前一晚,皇上多喝了点酒。都说酒是色之媒,当晚,皇上和邱夫人便发生了关系。

  此事邱府知道,皇上知道,唯有当时的邱夫人不知道。

  后来怀孕,邱老爷虽然也暗恨皇上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却还是允许自己夫人将孩子生了下来。

  一来,他不确定皇上是不是知道这个孩子是他的;二来,他也不忍心自己夫人知道真相,但在皇上看来,这不过是一场露水姻缘,等他回京之后,政务繁忙再加上后宫佳丽三千,他便也忘记了这么一桩事。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皇上忘记了,却被皇后偶然间得知了。还知道皇上在外留下了贱种。当时宫中争斗厉害,皇后心里憋着一股火气,宫里那帮孩子她没办法弄死,宫外的野种难道还不行?

  她当即派了宫里的统领带了几百人过去,将邱家满门灭了个干净。

  邱慕白心心念念的报仇,倒也多亏了这事儿,才让皇上在他儿子都死绝了之后知道自己还有种留在这个世上。

  原本就是自己的江山,不传给自己的后代,他实在无法下咽。

  知道炼丹求仙不过是使自己速死之后,他也想明白了。为了补偿这个儿子,这几年他倒是励精图治,给饿儿子扫清了不少障碍。

  当年那一桩灭门惨案,居然牵扯出这么多事情出来。

  唐玥听完脑回路却是想的有些不一般。

  历朝历代,哪个皇子登位不是经过血腥争斗的?他倒好,兄弟们都互相斗死了,也不知道还有这位在人间。

  到最后,不是他去争得那个位子,而是旁人迎接他登基。要是被他那些兄弟们知道了,还不得气的活过来?

  直到国师顶着御驾前来,直到她被请上凤架,她都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邱慕白登基的非常顺利,百官们都知道这位不在朝堂却地位稳固的太子,宗室们也不是没有意见的,不过都被先帝收拾的老实了。

  国号天元,尊百里琏为国师,封唐玥为皇后。

  天元元年,二月初八,帝即位,后居长乐宫。

  唐玥糊里糊涂进了长乐宫,到现在还不太适应。这是要从种田模式转变为宫斗模式了?想到这儿,她忽然想起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满后宫就她这个皇后一枝独秀,那帮老臣不会拼死死谏皇上选秀充盈后宫吧?

  她想了想,就那种跟满宫的虚伪的宫妃姐姐妹妹的日子,她浑身打了个突突,这样日子可不是人过的!

  这些天邱慕白略忙。

  每日都是临到晚上才去长乐宫用晚膳,之后又会处理一会儿政务,每每回到长乐宫,唐玥都已经睡着了。

  只是今儿个,他回来时,却看到唐玥精神奕奕的坐在榻上等他。

  他心里一阵感动,“你身子不好,不用等我的。”

  唐玥摇摇头,忽然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将近三十而立的年纪,俊秀的面庞透着成熟稳重。许是他天生便有当上位者的气场,只这几日,便有了天家的气势。

  却更加吸引人。

  “怎么了?”

  唐玥忽然伸出手环在他的脖子上,声音有些闷闷的:“最近你都是这么晚回来,可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他登基未满一月,朝中便有些老臣以皇后无子为由,叫他广纳后宫。这些事他都有意瞒着她,晓得她是个醋坛子的脾气,若是被她知道,指不定又要跟自己闹腾。

  他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初登基,事情堆积的有些多了,过些日子便好了。”

  唐玥又问道:“是不是朝中有些老臣说后宫空虚了?”

  “没有的事。”

  “你心虚。”

  邱慕白无奈的笑笑,“放心,这些事情,我还是能处理的。”

  “那你会妥协吗?”又或者,你会抵制得了诱惑吗?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已然失去了新鲜感。若是他有一日背弃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她还能出得了这个深宫牢笼吗?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你现在的心思我是明白的,若有哪一日你顶不住压力,或者经不住诱惑,一定要提前告诉我。”

  “告诉你,然后呢?”

  邱慕白不过是玩笑的问了句,谁料到唐玥却是郑重其事的说道:“若你当真那样了,我就算出不了这深宫,也不过是做好你的皇后,尽我之责,帮皇上打理后宫罢了。”

  情爱皆休!

  邱慕白不曾言语,只静静地抱着她。

  这番变故来的太突然,他知道她不安,也知道她要的是什么,既然她不信,那么他只能做给她看。

  一辈子总能证明他待她之心了。

  五月初八,宰相进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况且皇上身为一国之君,岂能没有子嗣。话虽然说得委婉,但却明里暗里指责皇后,生不出孩子还霸占着皇上。

  邱慕白心里不悦,却只是挥挥手道:“马上恩科就要开始了,爱卿不要老是盯着朕的后宫!”

  语气虽然淡淡,但说出的话不可谓不重!

  七月中旬,恩科开场,除了宰相,自然还有重新进入官场的君家共同负责。

  如今皇后同君府的关系,朝中还未有人知道,只道她是个没有根基的商人之女,自然对这个皇后没有多少忌惮。

  然而恩科过后,却是让不少跟在宰相身后弹劾过皇后的朝臣暗暗心惊了一回。

  九月份恩科放榜,一大波来自清华书院的学子挤进了朝堂。听闻宰相带头弹劾皇后,一个个都义愤填膺起来。

  虽然,这些只是初进官场的小毛头,但其中不乏世家之子,而有些有几人也是宰相大人十分看重的。倒是让他想不明白,怎么皇后在学子中这般受欢迎。

  然而,这还不算,十月君家开祠堂,正式承认了唐玥的身份。

  谁说皇后没有外家支持的?

  唐家虽然不行了,但是谁敢小看君家?

  还有朝中那一大波新贵,谁敢小看这股力量!

  宰相也不过是是想把自己女儿送进宫,趁着皇后无子生下皇长子,将来也有一争之力不是?

  结果在十月份祭天的时候,皇帝十分沉痛的陈情表述,先帝刚去,他之前没有机会在先帝跟前儿尽孝道,如今自然要守孝三年。

  宰相听的大惊,这不是暗骂自己阻止皇上尽孝?这罪名,可不得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守孝三年呐!

  终于宰相彻底安分了!

  唐玥一直在长乐宫过着悠然自得的小日子,当然也在京城整出了个女学出来,倒是颇受欢迎。她自己偶然也过去坐坐,讲些课。

  三年后,正是鸟语花香之际,唐玥正在荷塘边上听风看花,眼看着到了膳时,她起身准备回长乐宫,未料得眼前忽然一黑,便昏了过去。

  皇上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听闻此事,放下奏折火急火燎的就赶来了。

  紫苏和丁香如今已经是皇后身边的大姑姑,二人轮流给唐玥把了脉,都探得是喜脉,等太医过来证实了,自然喜不自禁。

  天元五年三月份,桃花始盛开,长乐宫诞下一对龙凤胎,帝大悦,赐名皇长子姬曜,立为皇太子;皇长女姬想月,封永乐长公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