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吟卷洛心

第六章:逃离

吟卷洛心 圆其其 8795 2020-01-17 04:27

  ,最快更新吟卷洛心最新章节!

   第六章:逃离

  “呵呵,不错啊,大将军,想得好挺周到的嘛,靠着林区前进,平原有伏击可以散入林区,林区有伏击可以在平原整装攻击或者防卫。”阴柔的男子在高处摇着扇子说:“不枉我特意来看看你最后一面。”男子向后做了做手势。在暗处躲着人员开始向不同方向移动。

  朝锡洛四处看了看,他内心有种强烈的感觉,有什么要涌现了。

  “报!队伍右侧发现敌军。”

  “报!平原远处出现了灰烟。”

  “报!后方出现了大量敌兵!敌方来势凶狠,已经开始厮杀了。”

  被包围了?!一路前来风平浪静,一直都有派人前往附近打探。

  “现在的形势只剩下林间和山峡县城没有出现敌人的踪迹。”李副官说。

  朝锡洛顿了顿,“全体人员听命,全力前往山峡县城。”

  全军以最快速度前进,对于敌人的胡搅蛮缠,士兵只是相对的抵挡一下,并不恋战,维持快速前进的速度。

  不到片刻,军队来到了大门紧闭的城门前。

  “将军,现在大门紧闭,没有攻城器械我们无法进入内城。”李副官说。

  “将军,我拉过联络绳都没有反映。”

  朝锡洛突然大步先前,在门口停驻了一下,“你们几个帮我把城门推开。”

  “是”

  吱~门慢慢的打开了。

  整洁的街道,街道上还放着小贩叫卖的货物,但是却没有一人在走动,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如一座死城。

  朝锡洛眉头深锁。“左翼一队二队右翼一队二队向左右两侧搜查。”

  朝锡洛站在城门底仰望着高高挂着牌匾写着峡山县,狠狠的锤了墙一下,墙体出现了些许的凹陷的手印。

  “将军。”李副官阻止了想继续锤墙的朝锡洛。

  “报!,左右两翼均无发现一人。”

  朝锡洛背对众人,背影十分挺直却散发出一丝丝的阴气。“全体进入县城,紧闭城门。”

  “吱……。”大门被关上。

  “全体就地驻扎,食用军粮,不许食用城内食物和水。”朝锡洛想李副官吩咐到。

  “是。”李副官转身就离去传达命令。

  朝锡洛慢慢的走进一家民居,屋内只有简单陈年家具,散发着一阵腐朽的味道。摸摸了已经缺角的桌子,蹲在细细的看了看地上的木屑。慢慢的站了起来,离开了民居,去到另一边的截然不同的民居,整洁的红木家具,散发着很浓厚的檀香。他向花园走去,花园里花草显得有点枯萎,好像缺乏人打理一样。他无力的靠着墙,显得十分沮丧。黑色的人影快速无声的靠近窗口停驻了,玉莹猛的睁开眼睛,她常年当卧底早已习惯浅眠,休息的时候神经依旧维持紧绷,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打扰到她。

  黑色的人影从窗口的缝隙中就伸进竹管吹出一些白色气体,就静悄悄的关上窗向墨玉楼的反方向。

  糟了!平儿!玉莹无声地离开了房间,从墨玉楼的后方悄悄的向平儿的墨林楼潜进。玉莹躲在墙角,看到黑衣人已经把不知名的气体吹进了平儿的房间,他关上窗似乎在等待药效的起效。

  玉莹靠着夜色无声的靠近黑衣人,等黑衣人打开窗户跃进房间内的时候,玉莹猛的一靠近,啪的一声,黑衣人的脖子就歪歪的垂下来了。玉莹看了看四周轻轻的跳进房间,把窗户虚掩。

  玉莹捂着口鼻靠近床铺,轻轻的拍了拍平儿“平平”,平儿一点反映都没有。玉莹把床单掀起连人一起绑在自己的背上,离开了平儿的墨林楼,她直奔梅姨的住处。

  玉莹躲在假山后面的死角,黑衣人跃进了房间,玉莹正想冲上去,突然一只惨白的手紧抓住玉莹的腿,玉莹借着夜色,才看清手的主人。“梅姨”

  梅姨用手势指了指里面,玉莹一蹲下来一看,“斌子?!”

  “嘘,你小声点会死哦?!”

  玉莹看着他按着腹部不断涌血的伤口,右手无力的握着剑,心里不禁一紧。

  “平儿呢?”

  “吸了点迷烟而已。”她拍了拍她背后的“大包裹”。

  “我就知道你会带着平儿的。”

  “情况怎么复杂,到底发生什么事”玉莹严肃的问。

  “说来话长,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去哪?”

  “跟着我吧。”他挣扎的想站起来但是无功而返,“不过先要假山和将军府先。”他哭笑不得的看着玉莹,玉莹搀扶着他一起离开了假山。

  玉莹让宜瑄斌的大部分重量都放在她身上,背着平儿蹒跚的潜进。“后门的肯定是各种严守的,待会你们在门卫休息间躲着,我去后门引开那些人,你带着他们在对面街的面店集合,对了吃着白挂面等啊!可好吃了!。”

  “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想着吃。”他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玉莹,“你前世肯定是饿死的!”

  “错了!下次告诉你我怎么死。”玉莹笑了笑。

  一行人偷偷摸摸的进了休息间,玉莹把内袍给撕了三条布段出来,帮宜瑄斌粗略的包扎一下,“你给我忍着点啊!”玉莹猛的一勒紧腰带。

  “你可以温柔点吗?”他咬牙切齿的说。

  “待会还要跑路,不勒紧点估计你就一边跑一边把肠子都弄不见了!”

  “你!”

  “忍着”玉莹又在上面绑多一层。宜瑄斌疼到咬紧牙关不喊出声。

  “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先,然后看准的时机再出去。”玉莹摸了摸还在昏睡中的平儿,亲了亲他脑门。

  “萧玉莹,我问你,这次的事你参与了吗?”宜瑄斌紧盯着玉莹,仿佛不能错过她丁微的表情。

  “我就说洛子那天说的话那么大反映”玉莹一边对着宜瑄斌裂嘴一笑一边学着电视剧竖着3根手指对天发誓。

  宜瑄斌没有接话,玉莹摆了摆手转身就离去了。

  他无力靠在墙边,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梅姨抱起昏睡的平儿,为他整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

  突然在悄无声息的将军府让一些弱有似无的的脚步声都显得特别的显眼。脚步声急速的越过,宜瑄斌悄悄的开了条门缝,示意梅姨跟过来。听着后院的动静越来越大,他带着梅姨不顾一切向大街冲去。他回头看了将军府一眼,听着身后的将军府动静越来越大,加紧步伐离去。

  七拐八拐的穿梭着小巷子,拐到大街的另一头,面店已经看到在前面了老师傅才刚刚摆着板凳。

  “两碗阳春面。”宜瑄斌用左手遮挡着腹部的血迹,一边左顾右盼气喘吁吁的说。

  “好。马上到。”师傅默默的看了看他一眼回答到。

  宜瑄斌找了个桌子缓缓的坐下,十分警惕,坐在路边的小摊档,让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仿佛告诉别人说,你看我在这,看来干掉我吧。

  突然一只土狗从很远处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背上还驼着两块大肉。

  “哎哟,真乖,今天着块肉不怎么新鲜啊!你给我送回去给我那婆娘。”师傅摸摸了直奔他跑来的土狗的狗头。土狗得到主人称赞后一个回马枪,更加有力的按它原来来的方向跑去。老

  “面煮好了,你们快吃吧。我这面啊是附近做得做好的!”师傅把面端上桌。

  “老妇人一看就是吃斋的,所以是清汤阳春面,我今天心情大好,小伙子就给你加点肉。”师傅豪爽的大笑起来。

  “呵呵,谢谢。”宜瑄斌皮笑肉不笑的道谢。

  “瑄斌,吃点东西吧。”

  “好的。”两个人心不在焉的吃着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准备全亮了。附近多了叫卖的人,两人的面条不经意间已经吃完了,但是还没见玉莹的身影。宜瑄斌开始有点坐不住了。

  老师傅又端上了一碗面,“年轻人坐着吧,小孩子也要吃东西的。”宜瑄斌被老师傅一手压着肩膀,完全没有无法起身。宜瑄斌深沉的看了看他。

  “你看孩子快醒,没东西吃好可怜的。”老师傅装得好可怜的看着他。

  “嗯~莹莹在哪~”平儿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平儿看了看,发现自己被抱着坐在梅姨的身上。马上端坐着,低着头不讲话。

  ”平儿,吃点面条吧。“梅姨说。

  ”好。“平儿马上自己坐在板凳上乖乖的吃了起来。”恩,好吃!“平儿加快了速度。

  ”哎哟,真识货,我可以拜了高人,学了很久才学出来的。“老师傅得意的笑了。

  ”有点像莹莹之前煮给我吃的味道。“平儿无意的一句话,拨开了宜瑄斌心中的迷雾。

  ”我…我可以再来一碗吗?“他红着脸看着宜瑄斌。

  ”不用看他,我请你吃多一碗。“老师傅马上开始煮面条,还在加上了满满的肉。

  ”哇!“平儿开心的鼓着掌。面条一端上来,平儿又开始大吃特吃。

  ”年轻人,你看我的店开始多人起来了,要不你们改天再过来坐坐?“老师傅搓着手可怜兮兮的说。

  宜瑄斌看了看老师傅。

  ”不想回家,要不去前面逛逛,小集市很多小玩意卖的哦。“老师傅笑嘻嘻的说。

  宜瑄斌一言不发,带着梅姨走向慢慢热闹起来的小集市。

  他们向人多的地方走去,突然一个老妇人慢慢的靠着宜瑄斌走,把手里的包袱塞个了他。”出城门。“说完,又顺着人流离开了。

  宜瑄斌眉头紧锁,他带着她们走向了巷子,打开包袱,里面有通关的文碟,还有衣服。”梅姨情况紧急,将就着穿这些衣服,我给你到外面把风。“

  梅姨接过衣服,走进巷子。

  每个人都换上了满是补丁的布衣,平儿疑惑的看着宜瑄斌”莹莹呢?“

  他一声不发。

  梅姨摸摸了平儿的头,平儿看到情况如此奇怪沉重,即使充满疑惑也乖乖的闭上嘴。

  虽然守卫似乎很紧张,但是他们混在出城的人里加上手里文碟,还是平安无事的离开了。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梅姨忧心忡忡的看着宜瑄斌刚换上的布衣也慢慢渗透出血迹。

  一辆马车悄悄的停在他们身边,”哎哟,小帅哥,要不要上来爷的车兜兜风啊?“

  ”莹莹!“平儿见到玉莹,马上张大双手要她抱。

  宜瑄斌松开了一直紧皱着的眉头,撇了撇了说话油腔滑调的玉莹,”还没死哦?“

  ”必须没死啊!“玉莹拍了拍胸脯。

  宜瑄斌冷哼了一下。

  ”快上来吧,此地不宜久留。“玉莹顾了顾四周。

  ”好。“宜瑄斌把梅姨和平儿扶了上去,他一上到车,无力的靠着马车。

  ”后面的包袱里有些瓶瓶罐罐,你看看适不适合敷一下你的伤口。“

  宜瑄斌拿起一瓶金灿灿的,一看呆住了,再看一瓶不由得睁大双眼”雪山紫莲水和曼达草汁?!“

  ”是美容的还是干嘛用的?不合用的还是质量不好的?!“玉莹听他口气猜可能那些都是便宜货,”但是我见它们被藏得很紧啊?“她推翻了自己的定论。

  ”非常非常值钱!“宜瑄斌翻了白眼,两瓶都是万中无一的圣品,在都城两者都拥有的只有一个地方!”你…。你跑去王宫了?“

  ”对啊!“玉莹沾沾自喜的说,”制造混乱我才能脱身啊!你都不知道,他们那些人追着我跑嘛,然后去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大喊:反清复明!兄弟们给我上!“玉莹一边驾着车,一边笑着说”那么侍卫被我吓得个半死,急忙叫人帮忙。然后我趁乱参观了一下,当然参观不能两手空空啊,就带了瓶瓶罐罐的出来。“

  ”……。“全体沉默。

  ”你能不能那么平静的说出你闯了皇宫的事实?!“宜瑄斌无力的扶着额头,感觉头比伤口还痛。

  ”又不是多大的事,以前国家总理还给我加冕勋章,还调戏各国毒贩的大头,我都不紧张,闯个皇宫而已姐。“玉莹撇了撇宜瑄斌。

  ”什么跟什么?“宜瑄斌一头雾水。

  ”反正就是说,我贼胆滔天!“玉莹豪迈的笑了笑。

  ”……。“全体再次沉默。

  ”不知道洛子怎么样了?“玉莹担忧的问。

  又陷入了沉重的气氛。

  ”这次的情况太复杂了,待会去到村庄我去打听一下消息。“宜瑄斌说。

  ”恩,很好,我顺面去置办一些干娘。“

  ”干粮?我们要去哪里?“

  ”秘密基地!“玉莹神秘兮兮的说。

  ------题外话------

  更了两章了~又调整了一下之前错乱了的篇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