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换夫记

第三十章 秦王

换夫记 桃李默言 4246 2020-01-17 04:27

  ,最快更新换夫记最新章节!

   秦王府邸富贵依旧,秦王妃早早起身给秦王太妃请安后,便被太妃遣回上房。

  秦王妃以进门后的温良,恭顺,慈悲,大度的表现赢得了太妃的信任好感。

  太妃甚至私下同儿子秦王说过,没娶错这位继妃,秦王妃娘家家教果然不错。

  由此一来,太妃也就不会再在儿媳和儿子中间制造矛盾。

  太妃虽然最疼嫡妃所留的嫡子秦王世子,但对连生了三个儿子的秦王妃也不错,毕竟多子多福,为秦王一脉开枝散叶,也是她所乐意看到的。

  况且秦王妃又一向不妄想不该得到的东西,比如世子之位和取代秦王同嫡妃之间的感情……因此,不仅太妃把她当作大度懂事的儿媳,便是秦王也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哪怕心里依然放不下为自己自尽的嫡妃,可对秦王妃也是很看重,疼惜的。

  对秦王妃所生养的儿子,秦王也十分的宠爱,看重。

  秦王妃一身素雅的装扮,眉眼含着温润和善的笑意,迈进房门口,见秦王眉头紧锁,旁边回禀的管事垂手站立着……她本来不管这等烦心事,说得好倒还罢了,一旦说得话不合秦王的心思,没准会生出旁的是非来。

  正准备去东次间为秦王准备早膳,只听秦王拍了一下炕桌,“糊涂,永宁侯越发的糊涂了,莫非永宁侯夫人嘉敏郡主就任由他胡闹下去?”

  秦王妃脚步微顿,秦王府同永宁侯的婚约,是秦王的父亲,当今陛下的亲兄弟定下来……其中牵扯到老秦王的信誉,即便秦王再看不上永宁侯府没有嫡子,他也得认下这门姻亲。

  “王爷莫气,妾身看嘉敏郡主是个明事理的。”秦王妃对嘉敏郡主很慎重,总觉的那位郡主是个有大本事的人,确切说是个有故事的人。

  若是有可能,秦王妃根本不想同永宁侯夫人嘉敏郡主交锋,她那双看透世事的眸子,让秦王妃很是心惊胆战的。

  管事晓得秦王妃在秦王府的地位,恭谨的说道:“王妃殿下不知,永宁侯把姜二爷记成了嫡子,这件事京城都传开了,若说是姜四爷还好理解,可姜二爷……谁不晓得他是最没本事的一个?”

  秦王面色越发的难看。

  秦王今年不过四旬左右,相貌堂堂,威仪甚重,本来应是一位俊美成熟的中年儒雅男人。

  因为秦王府在大明朝的特殊地位,又因为他生父老秦王突然暴毙,面对太后祖母的宠爱,皇帝大伯的猜忌和重用,他需要面对着很多的问题,因此他显得比实际年岁要大上一些,眼角眉梢也因为常常思考难题而多了很多条皱纹。

  老秦王故去后,一手由他训练出的强军也被皇帝打散了,不过好在那群将领很敬重老秦王,秦王如果真要下命令……那群将领多半也会听命,况且秦王的嫡妃虽然早亡,但却是忠烈杨家唯一的女儿,又有杨家血脉的秦王世子在,在大明军方,秦王府一直地位超然。

  虽然免不了被皇帝猜忌,但也因此保证了秦王府的强势,不至于轻易被皇上问责。

  嫡妃身亡后,秦王舍弃了再同武将联姻的打算,转而求娶在仕林中甚是有威望的孔家女儿,由此以来缓解了秦王一脉继续掌控强军的表象,也算是给皇帝伯父一个交代。

  再加上有太后娘娘在,皇上对秦王府恩宠有加并把秦王世子当作皇孙一般看待,由此一来秦王府稳居第一名门。

  “王妃也来看看吧,看看永宁侯做了怎样的荒唐事!”

  秦王晓得王妃是个聪慧守本分的女人,将桌上的书信递给了秦王妃,“本王真是想不到,大清早会得了这么个消息,还是嘉敏郡主以永宁侯的名义亲自写来的书信,表姑怎么会做出这等荒诞的决定?”

  一想到名扬京城的二货姜二爷,秦王就觉得头大。

  如同姜璐瑶所想,他已经不盼着秦王世子联姻豪门望族了,同姜二爷做亲家,真真是让一向持重的他接受无能。

  秦王妃顺势看了书信,慢慢的规劝秦王:“我看事情未尝没有转机。”

  “怎么说?”

  “这……”

  秦王妃面带为难,关于秦王世子的教养和生活,她一惯是不经手的。

  秦王世子的衣食住行全部给于最好的,其他的事……她从来没有管过,也没在秦王和太妃跟前多说一句话,即便她晓得秦王世子有被宠歪的趋势,她也不乐意管!

  继母嘛,还能指望她对秦王世子爱若亲生?

  她的爱心疼惜便是给了庶子,也不会给秦王世子。

  给庶子只会让旁人认为她是一个善良的嫡母,给秦王世子……弄不好会被人看成是故意卖好,别有用心。

  都说继子同继母不亲,隔着诸多的因素和误会,他们怎么可能亲近得起来?

  秦王妃这个继母一直做得不错,因此秦王听她这么说,便道:“我晓得你的性情,但说无妨。”

  “妾身多说一句,王爷姑且听听。”秦王妃温婉的坐在秦王对面,冷静的分析:“这门婚事,王爷是不会退的,对吧?既然嘉敏郡主能将姜二爷记成嫡子,许是也会记旁人……王爷,嘉敏郡主是一位有智谋的冷静女子,妾身看也许姜二爷并非像外面传言得那般荒诞不堪,说句不怕王爷怪罪的话,您也没听说他犯了什么大错,不是吗?”

  “侯门公子,爱玩爱闹是难免的,嘉敏郡主取他的孝心和厚道也未尝不可。”

  秦王默默的叹息了一声,“我是怕世子娶了姜二爷的女儿,将来会怪我这个做父亲的偏心,毕竟我们准备给其余儿子定的亲事都是……都比这个姜二爷强。堂堂世子妃若是压不住妯娌,闹得秦王府不得安宁怎么办?莫非还要劳烦王妃管家?”

  “这可不行。”秦王妃摇头道:“等世子妃进门,我怎么都要交出中馈的,王爷,我也辛苦了十几年了,妾身也想偷偷懒呢,左右因为婚约才会娶永宁侯府的小姐,世子爷许是也明白的,不怕王爷说我偏心,我早就给儿子们相看好了人家,总不能为了世子妃的身份,就再亏待其余儿子。”

  “世子爷……”

  守在门外的小丫鬟慌忙叫道:“请容奴婢通禀。”

  “不必。”秦王世子撩开帘栊,嚣张跋扈的身影出现在秦王夫妻面前,”母妃放心,姜家小姐我娶定了,我不会计较父王和母亲给弟弟们寻得一份有力有名望的妻族。“

  秦王妃苦涩的向秦王一笑,“是我多嘴了,世子爷别见怪。”

  秦王老脸一红,儿子当众不给王妃面子,让他颇为下不来台,冷哼道:“你这是对王妃的态度?”

  “父王,儿子履行婚约,不嫌弃姜二爷有错么?真论起来,还是儿子为王府牺牲比较大吧。”秦王世子拱了拱手道:“既然父王不乐意看儿子,儿子去找姜二爷,听说他纵有千般不是,对亲生儿子是极好的……”

  “混账!”

  秦王将茶杯甩到了地上,可秦王世子已经不见人影了,无奈道:“这孩子,让本王宠惯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