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王妃天下第一

150.我来了

王妃天下第一 满壁江山 7853 2020-01-17 04:27

  ,最快更新王妃天下第一最新章节!

   城门处喊声震天,大营的帅帐内却极为安静,数十个护卫此刻全都守在营帐外,留黄岳鸣一人在帐中守护。

  帐内药味弥漫,黄岳鸣亲自守着药炉,所有注意力似乎都在那一罐尚未熬好的药上。身后内室的门帘忽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掀起,露出一截银白软甲的明亮纹理。

  黄岳鸣倏地扭头,看见走出来那人时惊得手中的药碗差点落地,“王爷!”

  他慌忙上前欲要扶住来人,却在两步之后忽然停下,“你``````燔”

  “我不是王爷。”淡淡然走到他身前,慕容云边理衣服边道,“黄大夫也未能一眼认出,定然能骗过所有人。”

  黄岳鸣抬眼直直看着她,此刻她的容貌和身形皆与萧静宁相同,穿一身银白软甲外披一件金线纹理的黑色披风,若不是她女子的声音和异于往常的眼神,他断然是分不出真假的。

  “王妃,你这是``````你要去城楼?”已然明白过来,他顿时急了,“不可以,阵前凶险。”

  “你只管护好王爷。”不再多说什么,她转眸看向帐外,再张嘴时已然变成了内敛的男声窠。

  “来人,备马!”

  对她而言,守着萧静宁醒来固然重要,但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萧静宁病倒不过一夜,北漠敌军忽然卷土重来,这其中的端倪她当然看得出。

  有些人,无论如何也避不开,既如此不若坦然面对。

  眼见数架重弩都已崩坏,死守城楼的士兵们也开始着急了,苏镇北吩咐坏掉的重弩全都推下城去,虽然这个法子也挡住了不少意欲攻上城楼的敌军,但终究抵不过一拨又一拨的进攻。

  很快,城楼上已倒下一片,青砖被染成了刺目的红色,北漠士兵与守城士兵的尸体叠在一起,满目狼藉。苏镇北也被翻上城楼的诸多敌军围困在中间,一边护着身后的女儿,一边红着眼砍杀。

  不知撑了多久,有人终于忍不住问道,“苏将军,为何王爷不来?”

  如今大敌当前,他们人少不能开城迎敌,死守城门又处于劣势,眼看着重弩也坏得所剩无几,心中那点少得可怜的底气也被消磨殆尽。

  为何王爷久久不出现?看见他至少大家还能安心一些,可现在所有将士心里唯一的希望似乎都变得渺茫。

  带着众人拼杀了许久,苏镇北一直不敢提王爷二字,如今却不得不面对了!

  他眉头紧拧,正打算将早已想好的借口告知众人,城楼下方却忽然响起敌军的号角声。

  一声长号,三分肃杀,敌军竟在这一刻停止了攻击,给了他们些许喘息的机会。

  苏镇北还来不及去看城下,远远坐在敌军前方的贺兰雪眯起鹰一般的眸子,满眼讥笑,用内力将声音传至城楼上方众人耳中。

  “苏镇北,照此下去你们撑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向城一破,你就是东陵罪人。怎么不见萧静宁出来?难不成他已经逃回帝都了?”

  明知萧静宁此刻无法出战,他却偏要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让东陵军心更加不稳。

  如此,才能为他前一日大败而解气!

  城中将士心中本就诸多疑惑,此时被他一问自是更加着急,顿时乱了方寸。

  “苏将军,王爷他回京了?”

  “将军,王爷为何迟迟不来?”

  “``````”

  见疑惑的人越来越多,苏镇北眼底霎时掠过杀气,恨不得将挑事的贺兰雪一刀毙命,那知到实情的几个将军与副将此时也一脸为难,担心此事瞒不住。

  原本苏镇北已经想好了借口,可经此一问那理由怕是难以让人信服,他拧眉思量着要如何解释此事,城楼下方却再次响起贺兰雪令人厌恶的声音。

  “苏镇北,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快把萧静宁叫出来,否则我就下令血洗向城,这次我绝不手软!”

  他挥挥手,身旁的副将立刻点燃了一炷香,且卑劣的选了最短最细的云雾香。寒风下,那香燃得飞快,不过片刻功夫就去了一半,剩下点点白烟缭绕,挡住了贺兰雪眼底那抹阴鸷。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木桌上缓慢敲击,那饶有节奏的声音扣着每一个人的心弦,仿佛是收割人命的魔音。

  血洗向城,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苏镇北相信他能做得出!

  眯起眸子看着那炷快要燃到尽头的云雾香,苏镇北握刀的手死死攥紧,那一瞬似乎连牙齿都在霍霍作响,恨不能亲手撕了这个疯狂嗜血的禽/兽。

  他定定站在原处,一瞬不瞬的盯着城楼下方,身旁的东陵将士却在看他。

  香将燃尽,局势要如何扭转?

  片刻,苏镇北终是收回冷厉的目光,转眼看向身旁的女儿和几名大将,他面色凝重看着几人,艰难的扯了扯唇角,刚要开口重做一番安排时却听见头顶一道劲

  风声响起。

  此刻万军压城,蓄势待发,如此紧张的气氛下任何异响都能引众人注意。他来不及回头,内城的守将也来不及汇报,城楼下方的北漠士兵已被一道豁然出现的银白身影震住,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那从高处掠下的男子身上。

  熟悉的身形,亮到夺目的战甲,那人平地而起,掠过城楼最高处,最后稳稳落在了城楼正中的垛堞上。如此惊人的身手,这般耀眼的风华,这一瞬所有人都已看呆。

  苏镇北手中的利刃差点掉落,他当先一呼,“王爷!”

  与诸多将士不同,他并不完全欣喜,此刻他心中更多的是惊讶与担忧。

  一个时辰前萧静宁还昏迷不醒,就算他此刻已经醒来,也该是身体极弱之时,如何还能这般迅速的赶来?

  惊呼过后他连忙细细打量那站在高处的男子,见他面色无异,眼眸亮若星辰,气息也平稳如常,终是稍稍放心些许。

  打量过后,他连忙走上前去恭敬道,“王爷,末将守城不力,还请``````”

  他话未说完,稳站在城楼前的男子微微摆手,“不必多说,本王自有安排。”

  一句自有安排,瞬间便安抚了城上众将士的心。

  城楼下方,一眼便认出了萧静宁的贺兰雪瞬间拧眉,随即扭头看向身旁马车。

  不是说他无法出战吗?难道消息有误?

  他震惊之余,马车中独坐的男子却忽然一笑,扯唇无声道了句,“总算来了!”

  等了那么久,总算逼她出手了!

  先前还满眼得意的贺兰雪底气立时弱了两分,不甘心问道,“慕先生,你不是说萧静宁他``````”

  一个茶杯从车中飞快掷出,将他的质问硬生生逼了回去,随即他听见车内那人从容道,“慌什么?他来了岂不正好!”

  ``````

  确实来得正好!

  再晚一些,这城楼上怕会变成另一番惨不忍睹的景象。

  稳稳站在城楼正中的男子此刻似乎看不见身后满眼期待的将士,看不到城下满地横尸,他一瞬不瞬看着远处那辆马车,明媚的凤眼中光芒微敛,不动声色。

  对面,贺兰雪也仰头看着上方,慕容云看的是马车中的男子,他却当是在看他,立时挺直了背迎上她的目光,与之对望。

  风雪仍急,这忽然落在城楼上的男子却霎时吸引了众人目光,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战场片刻就安静了。双方将领都不曾发话,那些士兵也只得静静站在原处,不敢妄动。

  如此沉默了半晌,城楼上疲惫不堪的东陵士兵也总算得到些许缓和的时间,皆是松了口气。苏镇北却全神戒备站在慕容云身后,生怕会突生枝节。

  上位者向来威重,他曾跟着萧静宁出战数次,更是深知萧静宁的脾气,此刻萧静宁一言不发,他虽有诸多问题却也依旧保持沉默,静待他下令。

  然,百万士兵都在静等,双方将领却全无反应。

  苏定阳站在父亲身后,目光却一直未从慕容云身上移开,她直直看着那道挺拔的背影,欣喜之余却觉得还有些许奇怪的感觉,这感觉怎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隐隐不安。

  又等了片刻,等到众人都觉得这气氛过于沉重时,城楼上的男子终于动了。

  他双腿忽然一曲,极其优雅的坐到了垛堞上,修长的腿随之一盘,坐得稳稳当当。

  坐下后,他开始闲话家常。

  “帝都许久未曾下雪,倒是这向城的雪景别有一番意境。”他凤眸一眯,微微转头看向苏镇北,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点,“苏将军,给本王拿一壶桃花酿来。”

  “``````”

  话音一落,只听见抽气之声!

  所有人瞬间呆滞,苏镇北也足足怔楞了半晌,终是回过神来。他见眼前之人神色从容,双眸更是亮于往常,眸中光华流转如明珠,心中似乎忽然平静了不少。

  随即,他扭头吩咐道,“去,把我府中最好的桃花酿给王爷拿来。”

  “啊?”

  谁能理解这样的命令?谁又能受得住他们家王爷这般的狷狂?

  百万敌军兵临城下,他竟稳坐城中饮酒赏雪,这样的事情怕是也只有他们家王爷才能干得出来。

  那人本不想跟着主子们一起疯,却见苏镇北一脸严肃只得点头应下,转身回府去取桃花酿。这一刻他忽然想,要不要就此一去不回,趁着敌军还没攻进来时先逃了再说。

  临走时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但见那城楼上稳坐的男子面若桃花,软甲闪烁银芒,风雪中隐约可见其眸光耀眼如明月,一身风华似乎无人能及,那一瞬美到肃杀。

  他脑子忽然一顿,而后立时挺直了腰杆,麻利的转身离开。

  走咯,给王爷拿酒去!

  ``````

  城楼上的人已然安静,城楼下方却有一人

  气得几乎呕血。

  贺兰雪抬头死死盯着上方,鹰眸中透出骇人的杀气,恨不能将那坐在城上的人活活撕碎。

  萧静宁以一人之态藐视他百万大军,此举,着实太狠了!

  --------------------------------------------------

  我来了,虽然迟了很久,但总算回来了!

  这一次停更时间太久,中途也没能上来和大家请假,确实很抱歉。看到书评区有很多妹纸都说要弃文,抱歉之余我表示理解,毕竟追文也是辛苦的。真的对不住,非常感谢你们之前的支持和鼓励!

  因为身体原因断更,我自己也很痛苦,不过有的妹纸觉得我是以这样的借口来欺骗大家,或者博取大家的同情,我在这里郑重申明,没有这回事。我没必要为了想要断更几天就诅咒自己生病,我也没必要编一个那么烂的借口来博取大家同情,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健健康康,每天给你们送上万更。

  这一阵人受了不少折磨,在医院花钱如流水,家里医疗发票厚厚一叠,病历卡都写了好几本。前几天码了点字准备开始更新来着,结果那晚晕倒在厕所里,幸亏当时家里有人,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我想大家可能也是了解的,作者这个行业其实并不轻松,很多作者多年码字下来都留下一大堆毛病,她们有时候累了难受了,请假一两天休息休息,并不是想偷懒,只是真的撑不住了,希望妹纸们多多理解一下。

  至于有的读者说我是骗子,本本书都要弃坑骗钱,我真的忍不住要解释一下。之前那本书因为我自己的原因不能更新,我已经和网站协商将书做下架处理,网站会把读者之前所花的阅读币全部退还,而我并未收任何读者一分钱。

  我花几个月时间写文,弃文之后将VIP章节全部下架,退还读者阅读币,相信世上再没有我这么傻的骗子吧!

  至于其他的我也不多说什么,见仁见智,妹纸们的心都是明亮的。解释过后,我在这里认真的告诉大家,这本书我绝对不会弃坑,不会烂尾,还信任我的妹纸你们且等一等,等我身体好点,我会用精彩的内容回报你们的理解与支持。

  就是酱紫,谢谢妹纸们!(づ ̄3 ̄)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