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听说我死后能成圣

第十九章 会不会是队率干的?

  ,最快更新听说我死后能成圣最新章节!

   “冥顽不灵!”

  费仲看着地面上的一众人等都不曾起身,不禁冷哼一声,目光锐厉地看向了跪在最前头的女娲宫庙祝。

  “尔等自找死路,怪不得本大夫了!”

  他一把拿过身旁一个御林侍卫的长刀,掂量了一下,直接两步上前,一刀落下!

  费仲突然暴起,一众人等都来不及反应,张龙、赵虎等想营救,却都有些来之不及。

  眼看着,女娲宫的老庙祝就要在费仲手起刀落之上身首分离,旁边几人已经经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原本预想的头颅飞起、鲜血直冲而上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这是什么?”

  赵虎眼睛一瞪。

  只见得,一层五色神光不知何时自女娲宫老庙祝的身上浮现而出,不过一毫厚的光芒,却牢牢的阻住了费仲手里的长刀,让刀刃虽然离老庙祝的脖颈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却始终无法落下。

  “女娲娘娘,是女娲娘娘!”

  老庙祝声音颤抖,注视着自己身前的五色光辉。

  “什么女娲娘娘!”

  费仲抽刀回身,咬牙切齿。

  “何方牛鬼蛇神,竟敢在朝歌作乱!不怕我殷商玄鸟卫么!当诛!”

  “啊!”

  这当诛二字一出口,五色神光猛地暴涨,直接将费仲击飞出去,落到官道外的泥地上,五色神光如同一只手般镇压而下,将他死死按在地上,连一点轻微的颤动都做不出来。

  “女娲娘娘显灵了!”

  “女娲娘娘显灵了!”

  原本跪倒在地的千余人惊异的发现,五色神光流转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散发着无量的光辉,将原本手持长刀围绕在人群周围的一个个御林侍卫惊慌失措的推了开去,直到数十丈外,才踉踉跄跄地停了下来。

  “又是何事!”

  外面的嘈杂喧闹声终于再次将车辇之中的纣王惊动,他掀开珠帘刚走出来,就被绵延无尽的五色光彩晃到了眼睛,而被五色光彩镇压的费仲也刚巧在他的视线之内。

  “此为何物?费大夫?”

  纣王大惊。

  早已站在一旁的上大夫尤浑连忙上前,将这短短时间内发生的种种变故尽数说出。

  “这……竟有这般事情……”

  纣王忍不住皱眉,喃喃自语。

  “李指挥使!”他喝了一声。

  “末将在!”一个身着玄鸟卫玄黑色甲衣的中年人上前,正是如今朝歌城中留守的两位玄鸟卫指挥使之一。

  按照《武经纪要》的划分,武道可以分为炼力、炼皮、炼筋的入门境界,炼骨的先天宗师境界,炼髓的武道大宗师境界、以及换血的武道圣者境界,而能够担任玄鸟卫的指挥使,李指挥使的武道修为,放眼朝歌城都是数得上号的了。

  “那五色光辉,究竟为何物?可有办法解决?”纣王喝问。

  “回陛下的话。”

  李指挥使苦笑:“此五色光辉神异非常,末将之前已是试过,却连深浅都难以测算。”

  “若无灵宝相助,寻常仙人也难以让末将连点根系都看不出,能做到这一步的,至少也是三山五岳中有名的得道真仙,此等真仙不会藏头露尾,恐怕此景显露,或许确是女娲娘娘降下神光、护佑信众。”

  “至于解决之法,除非陛下以人王气护佑,方能驾车而过,然其余百官、兵士却都不能随行。”

  “且……此法,恐怕会愈发触怒女娲娘娘,惹来天神之怒。”

  李指挥使一袭话语,说的纣王面色阴晴不定。

  一群庶民、至多不过几个小贵族的性命,完全不被他放在眼里,可若是直接驾车碾过去,一来坏了心情,二来满朝文武,也不可能由他这般胡作非为。

  “陛下,此女娲娘娘降圣泽,还请陛下自承有过,解决此事!”

  不出他意外,丞相商容、武成王黄飞虎等齐齐上前,已是开始向他劝谏。

  闹到了这副光景,纣王也没有心思再继续在这拖下去了。

  “寡人本意为赞女娲娘娘容貌之美,不想无心冒犯了娘娘圣尊,此非寡人之所愿也,众卿一片赤诚之心,寡人已是知晓,着令女娲宫庙祝,水洗女娲宫,择日上祷女娲娘娘,以谢娘娘圣德。”

  纣王天生神异,力大可托梁换柱,此时发声,也是传播四方,整个朝歌城南门的文武百官以及跪倒在地的一众信众,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得此言,黄飞虎和商容等人都轻轻松了一口气。

  虽然纣王不曾承认自己的过失,但能够退让一步,也是不易了,剩下的,以后从长计议不迟。

  “陛下已出玉言,尔等皆已知晓,便都散去罢!”

  商容走上前,告谕一众人等。

  老庙祝与藏身于人群之中的张龙赵虎等人对视了一眼,都知道到了这一步,已是极限,再斗争下去,恐怕这些信众都有性命之危。

  “谢陛下隆恩!”

  在老庙祝的带领下,上千信众跪拜谢恩,随即缓缓退让开去。

  “换路,从北门入城!”

  纣王看着前面纷乱无比、迟迟难以清出道路的人群,一阵心烦,朝着旁边吩咐了一身,转身回了车辇之中。

  很快,天子车驾转道朝歌北门,而上千信众也重新在南门不远处汇聚在了一起。

  “大王乾纲独断,今朝能有此成功,已是殊为不易,若非有女娲娘娘降下神恩,恐怕会有不忍之事啊。”老庙祝感慨,旋即又有些疑惑。

  “不过,老朽仍是有些疑惑,成汤社稷六百载,女娲娘娘虽常泽天下,使得风调雨顺、社稷安稳、百姓安居乐业,但却鲜有展现神迹之举,今朝为何有此破例?”

  赵虎也挠了挠头:“我也有疑惑,我们此举,皆是受队率命令而行,可队率先我们许多动身,怎么见不到人?”

  “说来也是,我等能成功,除却女娲娘娘恩泽,亦有赖赵队率运筹帷幄,提点我们,如今他人在何方?”老庙祝颔首。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奇怪。

  “老大人,你与老赵的疑惑,或许可以结合起来。”燕乙突然开口。

  “喔?愿闻其详。”老庙祝转过眼光。

  “会不会……”

  燕乙缓缓开口。

  “正是因为队率大人前往了其他地方布置,才有了女娲娘娘降下圣泽一事?而他人还未来得及赶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