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都市逍遥邪少

第2047章 尘埃落定(大结局)

都市逍遥邪少 鸡汤豆脑 2579 2019-10-01 11:53

  

第2047章 尘埃落定(大结局)

方才梵皇又说,他族中有长辈下落不明,方河不禁是将叶老和梵皇再次联想到了一起。

难不成,叶老是梵皇的长辈不成?当年是被卓族之人,害到他处的?

可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特别是这些当年之事,都被梵皇一一说出来的时候,方河发现这些事情,他竟是都遇到了,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与梵皇有缘?

“此物,你是从何处得来的?”梵皇一改方才沉稳威严模样,变得无比激动起来,上前便将晶石抓到了手里,身体剧烈颤抖,神色震惊。

“是一位前辈交给我的,他曾和我说,只要将此物交给他的族人,族人便能认的出来。”方河见到梵皇的这般反应,心中便也明了,看起来,叶老果然与梵皇之间,存在着极深的联系,同时他紧跟着梵皇的问话,开口说道。

“这正是孤方才说的,家族之中仅剩下的一个亲人!这神魂翠玉便是孤族内的镇族之宝!”梵皇立刻追问方河,那位长辈的下落,可是在看到方河的脸色之后,变得竟是有些颓废下来。

“果然还是出事了?”梵皇喃喃的说道,神色哀伤。

心中早在数年前便有了最坏打算,可是当今日听到果真如此的事情,心中难免还是要被猛击一下。

“你得做这个江州州主。”良久过后,梵皇这才收拾情绪,看向方河说道。

这一次,他的眼神变得更加严肃真挚。

“你得巫皇功法传承,你便是巫皇传人。你曾见过孤的族中长辈,那位长辈既是如此信任的将神魂翠玉,孤族的镇族之宝交于你,说明你有过人之处,深受长辈认可。你拥有大乘修为,足可做江州州主!”梵皇语气郑重的说道。

当梵皇发现这个小修士,许多之处都能与他产生关联的时候,更是坚定了心中所想。

此人,无论如何都是要留下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除掉了厉江河,更是因为巫皇,因为叶叔,因为江州的百姓。

方河最终还是被留在了皇宫之中,不过他还是与梵皇说,若是大战结束,他便离开,找一处地界修炼。

成为州主之前,方河特意去看过一些巫族之人,从他们的身上,证实了梵皇所言为真,的确是他派人,将这些巫族人从卓族的手中救了下来。

厉江河之女,厉雪的情况不是很好,对于她而言,时间才能治愈一切。

当然,对于方河来说,厉江河,他不得不杀。

方河成了江州州主。

当这个消息传到江州之后,江州百姓还有些纳闷,这个方河又是谁。

可是当他们知道,这个方河竟然就是除掉厉江河的那人之后,纷纷拥护,这样的现象也让梵皇咂舌,如此这般的拥护,还真是难以见到一次。

方河派人将韩幼菱、防风虎还有防风燕全都接到了江州。

四人见面,自是欣喜万分。

后韩幼菱成为了方河的得力干将,许多江州的事情交到韩幼菱的手上,自当是迎刃而解。

至于防风虎和防风燕,两人则是成了方河的跟班,无论方河走到哪里,这两人都跟到哪里,言明是要跟着方河修习,看他做事方式,对此方河也很是无奈,只能默认。

一年不到,卓族大举进攻梵族。

梵族将士,大量修士加入大战之中,每一日宫中都会送上隔天的战报,梵族各边境之地,战况惨烈。

大战开始三月之后,方河直奔梵族边境城池而去,与卓族力战。

同时在边境之地,方河更是看到了不少熟人,其中便有梵族的八大高手。

温长清和吴傲江这两个排名第五第七的高手,见到方河也是唏嘘不已,声称当年的一个州主手底下将士追杀来追杀去的小子,现在居然成了一州之主,更是成为了大乘期的高手,都叹世事无常,无法预料。

而让方河最没有想到的是,凌轩阁竟然也在边境前线,他们自称身为梵族之人,梵族有难,自当前来出力。

交战期间,方河曾用不少的巫术,数次化解了边境一座古城的危机,梵皇因此大喜,奖赏不断。

大战持续了足足两年,这两年期间,梵族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而梵族与卓族也是一直都在对峙着,局面陷入了僵持状态,卓族攻不破,梵族又守得住。

最终,卓族也是两年损失太过巨大,继续攻下去也得不到任何胜利战果,只得是撤退。

至此,卓族密谋了数年的计划,功亏一篑,以失败而告终。

只不过,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大战结束,皇宫之中,各前线将士封赏,方河也不例外。

只是,在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只剩下方河与梵皇时,方河告与梵皇,要离开江州,寻一个地方修炼。

梵皇几番挽留无果,见方河去意已决,只得是同意下来,另选江州州主。

方河心满意足,迈步往皇宫外走去。

每一步,方河都落的无比踏实,落的也无比轻快。

他觉得,压在他身上的所有事情,都已然处理结束。

叶老的心愿,他也帮忙完成了,早已将晶石送还给了梵皇;巫皇的担忧,也全都拖延解决,任何巫族之人都可留在梵族,任由他们作为;巫公被杀,方河三年前便报了仇。

一切……皆都尘埃落定。

方河并未动用任何气息,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着,就如同他日后的修炼之路,一步又一步的走下去。

他接下来要走的,也只有修炼之路。

方河走出皇宫,远处,一道白色倩影等候着,亭亭玉立,如傲然雪梅。

见到方河出来,寒清嫣然一笑,精致而绝美的五官,在金阳的照耀之下,越发的充满仙气,又令人心中充满暖意,对今后要走的道路,充满了无限的憧憬。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寒清那双清如净水一般的美眸弯了起来,产生了点点涟漪,如水波一般的扩散,柔情似水。

方河快步向着寒清走了过去。来的时候,他头顶州主之名;出来的时候,他无名无衔,一身轻松。

此刻,他距离寒清越发的近了。

今后,他要走的路还会很长,他要守护的人也还会有很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