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我王爷对你一见钟情

夜来香2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晚上,叶静美无法入眠。

实则这几年来,她总是无法入眠,即便入眠,睡眠也很浅,轻微的响动都能惊醒,可像今天这样辗转反侧,的确不曾有过。

难道他真的……快死了吗?

连着几天几夜,她的精神状态都不好,失眠让她头痛欲裂。

消息闭塞,她也无法得知云城那边的具体情况,她表面看着平静,内心的波澜从来没有止息过。

第十日。

她难得睡了两个时辰,做了梦,梦里是她初遇白月川的时候,梧桐树下,那少年邪魅狷狂,却奇异的吸引了她的目光。

你爱我吗?

那少年问。

一遍遍的问,问的她步步后退,掉落无尽深渊。

她从梦中惊醒,额冒冷汗。

几年了,她的梦里,永远只有毁灭,只有伤害,再也不曾有过这样美好的时候。

你爱我吗?

那少年的声音,在耳中想起,慢慢重合了那日见面时候,白月川的脸。

她越发头痛欲裂,强忍着,才没有尖叫出声。

“不然,请个大夫来看看吧?”柳芽小声建议,“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自从风大夫离开,主子就是这个样子了,她瞧着也担心。

“你出去!”叶静美哑着声音命令。

柳芽不敢多说,只得退出去。

退了两步,又回头,“不然,我们去找风大夫吧?”

她不知道风大夫为什么走,但自从风大夫走了,主子就是这个样子,心里便猜测,主子这样是和风大夫离开有关系。

叶静美不知道是头痛无法分神回答,还是压根没听到,低垂着头没言语。

柳芽就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去吧,这几天天气好,也适合出去,主子一直闷在屋里可不行,说不定走一半风大夫就回来了呢……”

她又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

叶静美忽然道:“备车去吧。”

絮叨戛然而止。

静默了一会,柳芽连忙道:“好好,我知道啦。”

……

又是出行。

这次,天清气爽。

柳芽想着主子着急见到风大夫,一路便吩咐车夫尽量快些。

叶静美也没责备。

走了三日功夫,果真在一座小镇上遇上了风大夫,可让柳芽松了一口气。

客栈房间里,叶静美看着封少泽,欲言又止。

“真的?”

在她一闪也不敢闪的目光之中,她看到封少泽点了点头,瞬间,叶静美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坍塌了,许久,她才问:“多久。”

“状况好的话,就个把月,如果继续恶化……就是一个月的事情了。”

“怎么会……”

“当初说得受伤,应该是中毒,毒性未解,这几年来一直蔓延恶化,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叶静美苍白着脸,说不出话来。

封少泽坐在她的对面,静静陪着,“去吧,他在等你,也许错过了这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

“我不去!”

“既然不去,到这里做什么?”封少泽慢慢道:“无心的?还是因为挂念我?你是吗?不要骗自己了,这么几年,你总是说不要他影响你的生活,要离得远远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早已放下,他就和周围的人一样,都是陌生人,怎么会影响得了你?他一直能影响你,只是因为他一直在你心里——”

“别说了!”叶静美低叱一声,嘶哑的嗓音显得有些急切,“你不要胡说了,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只是厌烦他时不时在我眼前打转,要死了么?正好……正好……”

她咬牙说着。

封少泽叹息了一声。

“我在你身边十几年,许多事情,早已看的明白,说到底,除了不能娶你,给你一个名分,他从未真正伤害过你,你父母的事情……他当时年岁也小,你不该迁怒到他的身上去,你落海之后,他就丢了那皇位消失了,你说不是为了你,那会是为了什么……如果你是顾虑叶老爷子为你我定下的婚约,其实你完全不必在意这个。”

“别说了。”叶静美闭上了眼睛,无法承受。

封少泽也适时闭嘴。

出了客栈厢房,他吩咐柳芽准备一切,随时出发。

这一夜,叶静美又做梦了。

还是初遇的地方,那个少年不断的逼近,一遍遍的问。

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从梦中惊醒,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夜晚阴冷,她的膝盖和脚踝如往常一样酸疼起来。

这么的疼,她这几年也是习惯了的。

疼痛能让人清醒,越是疼,她越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该做的是什么,她告诉自己,她不去云城,她要离他远远的,远远地……

他要死了。

封少泽的话似乎在耳畔回响。

叶静美忍耐的闭上了眼睛。

你爱我吗?

那日白月川的样子闪过脑海。

去吧,去找他。

去找他。

去找他。

叶静美猛然睁开眼睛,痛苦而纠结。

是不是真的像封少泽说的那样,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逃避自己的心,从来没有正视过?

她不管不顾的把所有事情全部归罪到白月川的身上,可仔细去想,白月川又做过多少伤害她的事情,一直都是别人……或许有人伤害她是因为白月川,可……那不是自己的选择吗?

如果再狠心一点……

如果再狠一点,让他死了心,自己嫁了人,又有谁会关心她的死活……

“柳芽!柳芽!”叶静美喊了两声。

“是,主子!”柳芽就在隔壁打着盹,赶紧跑了进来,“要走了吗?”

叶静美一瘸一拐拖着身子往前,看了她一眼。

柳芽立即抱来包袱,“风大夫早吩咐要等着了,这就走。”

叶静美没有说话,用自己所能及的最快的速度下了楼。

于是,他们连夜起程。

一路上,叶静美没有说过话,一直静默。

柳芽不敢多说,封少泽也保持沉默。

到了云城,是两日之后。

他们没停留太久,直奔洛水轩。

是时,白月川正躺在摇椅上,在院子里晒太阳。

天气还算好,他身上也只是盖着薄薄的毯子,闭着眼像是在假寐。

管事领着叶静美几人走的近了些。

白月川忽然睁开眼,“谁?”

“是……”

管事才开口,白月川忽然道:“我知道是谁了,你去吧。”

管事悄声退下。

叶静美却僵立当场。

他没有抬头,甚至没有转头来看。

是懒得看,还是……

白月川站起身来,黑衣窸窣而下,长身玉立,他的眼神依旧漆黑深邃,却看着少了几许光亮。

他转向了叶静美的方向,“阿美。”

“阿美?”他再唤,“你还在吗?”

他看不见!

叶静美捂住了嘴巴,眼中不自觉泛起湿意。

她转身就走。

冲动之后,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更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他,她还要去问问封少泽,到底怎么回事!

下一刻,眼前黑影一闪,她撞到了白月川身上。

“你……”不是病入膏肓?

“虽看不到,但听得到。”他笑,语带自嘲:“是来送我最后一程?那你要失望了,可能来的有些早。”

叶静美恨恨的瞪着他,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手却被他握住了,那手……枯瘦如柴,早不似当初雅致模样,指甲也泛着青灰色。

“真的看不到了,没骗你。”他扯了扯唇,“看过了,你便走吧。”

“我不走!”她低喊。

他挑眉。

叶静美切齿道:“怎么也要看你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我才会离开。”

他却笑了,“所以只要我不死,你就不走了。”不等她回答,白月川将她抱住,“希望我生不如死的时间长一点。”

叶静美已泪流满面。

都是真的。

一个被毒素折磨了五年的男人。

她过着生无可恋的生活,他亦从没好受过。

“我们去卞南吧,去暖和一点的地方。”

“我以为你喜欢西川。”他笑着揶揄。

叶静美没有应声。

她不喜欢西川,这里太冷,一直留在西川,或许不过是潜意识里知道这里有他罢了。

她回抱着他,“我现在喜欢卞南了。”

“你喜欢哪里就去哪里,不过我也觉得卞南不错,那里应该能养得活夜来香。”

夜来香是蓝漓送给她的一盆绿植,她花了些心力,却没能养得活。

她没想到,他一直记得。

相识多年,他一向冷漠无情,像今天这样几乎算得上温情脉脉,叶静美准备了许久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样的男人,温柔起来,真的是所向无敌吧。

“我们带封先生——”

他温言笑语:“你们是未婚夫妇,我是什么位置?小二吗?”

叶静美气愤不已,“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这样……我……我……”

她舍不得他死。

她问过封少泽,白月川的毒应该是出自玉海棠,风飞玉的手笔,这世上如果说还有人能解,那只有封少泽一人,没有封少泽,他岂不是等死?

“我不喜欢他。”他皱了皱眉,那表情,倒有几分以前做皇帝时候的意思,“没事的,这病痛折磨了我这么几年,都没折磨死我,想来也还能坚持几年。”

“可是——”

“陪你足够。”

叶静美觉得自己喘息有些困难,心头隐隐作痛。

这个人,真的就是她的劫难。

这颗心,有多久没有痛过了?经年累月之后,居然还是为他。

他抬手,抹去她眼角泪珠,“你这是哭我死的太晚。”

“瞎说!你……哎,好吧。”

……

一年之后

舒城算得上卞南最暖和的地方,小塘县又是舒城最适宜居住的小县城。

白月川和叶静美在这里已经十个来月了。

遣散了仆人,任何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原来的大小姐和九五之尊,倒是过起了柴米油盐的正常人生活。

期间叶静美一直坚持封少泽开的方子,吃药,活动,白月川平素也帮她按摩,舒缓经络,膝盖和脚踝的关节已经好了许多,走的路少些,也不会一瘸一拐。

至于白月川……

叶静美看着不远处荷塘边上垂钓的男人,眼眸之中全是平静。

这一年来,他的视力一直没有恢复,耳力却日益精进。

自己只是停下动作看他,这么远,他都能感觉得到,“又偷懒,我侧脸很好看?”

叶静美哼道:“好看,好看的都开花了。”说罢,起身将带来的粥端过去,“喝吧。”

“等会。”

“别钓了,已经很多了。”她看看鱼篓,“这些够吃好多天了。”

“那就晾成鱼干,慢慢吃。”

叶静美也不催促,“那好吧。”说着,转身回了院子。

好不容易今天他兴致这么好,她得抓紧时间给封少泽写封信,将白月川的身体状况告诉他。

这一年来,她一直暗中这样做着,白月川也从没发现。

信都是让邻居瞧瞧带了出去,送到镇上的医馆,再送到封少泽住处去。

封少泽为了他们二人,也算是用尽了心力,叶静美心中早已愧疚不已,亏欠他太多,但她真的不能让眼前的男人就这么死了,不能。

她将信写好,正要装,忽然,身后传来白月川的声音,“在写东西吗?”

叶静美吓了一跳,信纸掉落。

“你……你怎么知道的?”

“闻到了墨香。”白月川俯身,准确无误的捡起,递给叶静美。

叶静美暗忖还好他看不到,伸手去接。

刚碰到信纸,白月川忽然收了回去,“写的什么,告诉我。”

“没……没什么……”

“阿美,你知不知道,我眼睛看不见之后,反倒更敏锐了。”他拿起那张纸,“是什么呢?这一年,你有五六次这样……”

叶静美有些慌,忽然想起什么,“川,我……我最近不太舒服,所以——”

“怎么了?”他有些着急,“是腿疼还是……”

“不是,是我的月信……迟了一个多月了……”

“啊!”

白月川愣了一下,随机明白了什么,“阿美,是真的?”他丢开那张纸,激动的握住叶静美的手。

“真的,我本来以为……”怀不上了。

因为当初那一箭,正中小腹,封少泽也曾说过,她可能这一辈子不会有孩子。

“你喜欢孩子吗?”她问。

“你说呢?”白月川无神的目光看她,“请封少泽过来一趟吧。”

“你……你怎么……”

“你是你觉得你那么聪明,还是觉得我多蠢?”

叶静美无言以对。

“去送信吧。”

——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