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灭之界

第134章 众矢之的

神灭之界 嘿嘿嘿 2721 2019-08-05 16:10

  洪厉无力地坐到椅子上,久久不语,一时间六柱天坛充满了沉重的气氛,让人无法呼吸。

  魔族,已经来了,而他们在兴高采烈的时候浑然不觉。

  坚信必出羽武而未出羽武的时候,魔族其实早就来了。

  魔族没有等他们,这个消息是一盆冷水。

  原本喜庆的盛宴由甄途阳将之变得肃穆,由盂洁瑶将之变得冰冷,由两人的实力将之变得狂喜震惊,再由这个消息变成暗暗流动的绝望。

  甄逸世一语不发,良久才看了甄途阳一眼:“途阳,上来吧。”

  这句话打破了可怕的气氛,笼罩在六柱天坛上的隐形绝望微微一动,慢慢流动。现在还不是他们真正绝望的时候,所以这份先声吓人的绝望决定暂时放过他们,慢慢消失掉。

  甄途阳冷着脸落在父亲身边,甄逸世沉重地按在他肩头,声音略微沙哑:“你俩真是飞来横祸,不过这正是考验你们感情的时候,只要真情在,什么考验都是子虚乌有,将她唤醒,明天,打败那个小子,让他露出真面目。”

  甄途阳绷着脸点点头,因为憎恨和怒气呼吸略微沉重。

  甄逸世环视一圈,目光定在郝豪韧身上,那位老者一定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了这样的事。彼此数十年的交往,两派千年的交情,两人都十分理解对方。

  那位老者也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并交代了六大门派接下来要做的事。

  千年了,六大门派终于要开始他们的使命。

  “郝兄。”甄逸世目光坚定地看过去,声音充满力量,“请放心,我六大门派岂能容魔族得逞,我们准备千年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刻,千年准备,难道会退缩么?”

  洪厉一声冷笑,站起来,环视一圈:“不错,总算是等来了,我六大门派,人族唯一的羽武之后,存在至今的意义和使命,我们已经准备了千年,总算是来了。”

  “来吧,等的就是你魔族,忘了千年前差点被我人族灭绝了吗,好了伤疤忘了痛,竟敢还来,这一次就灭绝了你。”

  这一番话引来六柱天坛一片呼应,个个振奋起来,充满了斗志:“对,洪老前辈说得对,尽管来吧,让它们尝尝人族的可怕,没记性的可恶异族,这次就灭绝了你们。”

  秦烈也激动,朗声道:“就算它们不来,我人族一旦诞生羽武者终有一天也要杀入魔界,将它们灭绝了,魔族,必须要灭绝。”

  段厚盛抓住段藏望的肩膀,目中充满斗志和战意,环视一圈,一声长笑:“哼,妄图以四令灭绝我人族,哪有那么容易。”

  “鬼鬼祟祟潜入我玄泰大陆的时候难道已经将千年前自己的气势忘记了么?为什么鬼鬼祟祟,因为它们已经弱得不堪一击,来得好,如此惧怕我人族竟然还敢来,来得好,这次就灭绝了它们。”

  邵澄茗也挥舞着小拳头,怒道:“灭绝了它们,它们现在惧怕我们,不如我们,我们绝对不能让四令落入它们手中,现在是它们惧怕我们,不是我们惧怕它们,人族必胜。”

  众弟子心中激情澎湃,齐声喝道:“人族必胜,人族必胜。”

  常永启一拍椅子,站起来,喝道:“好,当务之急是阻止它们找齐四令,如郝兄所言,我等万不可惊动了玄泰大陆,以免引起慌乱,一旦慌乱,反而会让魔族趁虚而入。”

  “虽然魔族千年后如此惧怕我们,但我们也不能因此掉以轻心,甚至大意轻敌,千年前就是它们轻视了我们才险些被我们灭绝了,万万不可忘记了。”

  郝豪韧振声道:“对,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切记暗中行事,不能让玄泰大陆陷入慌乱。”

  看了一眼那武台,一声朗笑,厉声道:“玄泰会武就此结束吧,多一天,魔族就多一分可能找到其余三令,诸位,本次玄泰会武就此结束,实在抱歉。”

  洪厉哈哈大笑:“郝兄此言错了,玄泰会武还没结束,接下来,玄泰会武就是我六大门派与魔族的较量,玄泰会武,才刚刚开始。”

  一句话激得六柱天坛热血沸腾:“不错,洪老前辈说得太好了,玄泰会武现在才刚刚正式开始,灭绝魔族,灭绝魔族。”

  郝豪韧禁不住朗声道:“好,千年等待,该来的始终要来,这一次务必要将魔族灭绝了,首当其冲要将它们扼杀于襁褓之中,绝对不能让四令落入它们手里,只要没有了四令,它们只能任由我们肆意宰割。”

  众人齐声呼喝,斗志昂扬,原本的沉重和绝望一扫而空。

  但剩余的三令究竟分别是什么,至今没有人知道,这正是他们接下来要解决的事。

  郝豪韧深吸一口气,振声道:“诸位,今日到此为止,玄极门恭送诸位回方来闲境歇息,人族与魔族的战争,已经再度开始了,人族的命运全系在诸位手中,拜托诸位了。”

  众人纷纷起身,正色拱手。

  洪厉大笑,当先纵身而去:“今天是洪某最开心的一天,但是还有更开心的,洪某要将那些躲在玄泰大陆上鬼鬼祟祟的魔族撕成粉碎。”

  那笑声倏然远去,没在夕阳光之中,荡然无踪。

  常永启也起身拱手道别,剩余各门各派均都纷纷起身,一一道别,相继纵身而去,个个充满了战意和斗志。

  真元派又是最后一个门派,郝豪韧满脸歉意,对何离剑所作所为的震惊和惊疑仍旧残留在目中,一拱手:“甄兄。”

  甄逸世岂有不知之理,阻住了他的话:“郝兄,甄某知道,此事不怪任何人,也不怪普界门,普界门一生只收一位徒儿,却想不到这一代却收到如此弟子。”

  “别说是你我,吴门主若是知道自己的弟子是这种人应该比我们更震惊,此事全是那小子而起,但所幸你我及时发现,不必担心,甄某相信癸霓会醒悟的。”

  郝豪韧目中露出怒气,黑白相间的须发因为怒气飞扬起来,瞪着眼睛:“这回别怪老夫不客气,就算是普界门弟子老夫也要将他千刀万剐,以免后患,替普界门除去一害。”

  其实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救了对方,对方却蛊惑了自己的女儿。

  甄途阳也上前一步,强忍怒气:“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郝雄章咬着牙,默不作声。

  甄逸世按住甄途阳的肩膀,对郝豪韧点点头:“郝兄,甄某就先行回去休息了。”

  郝豪韧点头,看着这对父子俩纵身而去,目光望着空荡荡的天空,山风吹过,徒留六柱天坛纹丝不动。

  邵澄茗低声道:“没想到原来是普界门弟子,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弟子,哼。”

  郝豪韧身形一晃,化作一只大鸟,从六柱天坛上无声掠过去,一张脸沉下来,一语不发。

  郝雄章咬咬牙,也纵身跟去,鲁悼司与邵澄茗紧随其后,相继消失在那片金灿灿的夕阳光中,看似群鸟归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