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第三百七十九章:大结局

  

一年后,四国平衡打破,局面混乱,战事不断。

东溟国的边关,最年轻的将军上官赫镇守,令敌军始终未能突破边关防线进入东溟国境内。

“诶呀呀,我们家的上官现在可是威风八面啊。”凤昔笑嘻嘻地看着上官赫,现在的上官赫可真的是很man,上门提亲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家伙为了避免被说亲干脆就待在边关不回去了。

“是啊,我现在功成名就了,你也嫁出去了。”

凤昔轻哼一声,“谁说我嫁出去了?我还没有成亲呢,某个人就打算这样把我娶了?没门!”

“昔儿,不要口是心非。”凤绝幽幽地回答。

一旁的冥儿叹了一口气,“大人的世界好复杂,心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跑进来通报,“将军将军,出事了。”附耳在上官赫的耳边说了几句,上官赫脸色大变,对凤昔道,“我有事先走了。”

“怎么了?”凤昔见他脸色不对,担心地问。

“没事,我可以解决。”

上官赫带着人立即离开,凤昔看向凤绝,凤绝见她这般点了点头,“我们跟去看看。”

士兵对上官赫带来的消息是三皇子百里十觞谋逆叛乱,上官昕身为谋士一并之罪,要被就地正法,上官赫快马加鞭赶了回去,他必须要救自己的二哥,百里十觞会如何他不在乎,可是他要救二哥。

当他赶过去带着自己的人绞杀了皇帝的兵,救了上官昕和百里十觞,却接到了边关的消息,北渊国的大军已经压境,上官赫又只能赶回去,四五天的不眠不休令他的体力几乎透支,但是凭着意志力没有放弃,他不能让北渊国的大军进入东溟,否则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他这样不行,会累死的。”凤昔要去阻止上官赫,但是突然受到了攻击,随即听到凤蔺的声音,“凤昔,一年不见,我们叙叙旧吧。”

“对了,你有一个婢女很在意的是不是?叫什么来着?银莲?哦对,是银莲,是不是很久没见了?想见见吗?”

凤昔怒极,“凤蔺,你敢动她试试!”

“呵。”凤蔺轻笑一声。

站在一边的凤绝脸色巨变,“昔儿,阵法,我们被困在了阵法里面。”

“什么?”凤昔试着出去,发现不行,一碰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被吸走,这是什么阵法?

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阵法。

“哈哈?想出去吗?出不去的,这是我为你们精心准备的阵法。”凤蔺狂笑起来。

凤昔急得不行,在阵法当中不断来回走,一边是银莲,一边是上官赫,她很担心上官赫,上官赫在那样的情况能对敌吗?

可是现在出不去,她试着用拳头,但是没用,用出去多少力量,就会有多少力量被吸收。

怎么办?

“先别着急,既然从里面出不去,那就只能从外面进来了。”

“什么意思?”

“试试你的契灵哨。”凤绝冷静地说。

凤昔恍然,立即拿出自己的契灵哨,哨声一响,便听到了好似千军万马的声音,几千头及万头的战兽正在朝着这边靠近。

第一波撞击的战兽,直接被阵法的力量击杀,但是当第二波撞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整个阵法晃了晃,明显变得薄弱。

等到第四波的战兽撞击的时候,阵法轰然破碎,凤昔和凤绝立即身而出,凤绝一把拉住要去找凤蔺理论的凤昔,“你去找上官赫,我去找凤蔺。”目前来说,必须分头行动。

“好。”凤昔立即朝着边关赶去。

但是,当她赶到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满地的尸体,满地的残骸,满地的鲜血,还有一面破碎的军旗倒在地上,军旗上正是上官赫的“赫”字。

怎么会?怎么会?只是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就出事了?

上官赫!上官赫!你在哪里?上官赫!

凤昔脚步凌乱,走在尸体堆中几次都要摔倒,满地都是相似的尸体,她看不到上官赫的尸体,看不到。

她的心里是抱着希望的,看不到就是没有,上官赫就没有死,对,他不会死的,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死呢?

可是,走到城门外的时候,凤昔“噗通”一声跪去,眼睛赤红。

眼前躺着的人,是谁?

被万箭穿心的人,是谁?

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人,是谁?

不是他,不是上官赫,不是,不是,怎么会是他?不是他!

凤昔几乎是爬到了上官赫的身旁,看着插在上官赫身上的箭,看着已经没有了呼吸的上官赫,看着被鲜血染成暗红的粉衣,大滴大滴的眼泪砸落来。

上官赫,上官赫,你醒醒,你醒醒,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对不对?你起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你起来,你睁开眼睛,上官,不要玩了,你睁开眼睛好不好?地上太凉了,你要睡觉我们回家去睡,你不要躺在这里,你起来啊!”起来啊,上官赫,你起来啊,我求求你了!

凤昔跪在上官赫的尸体前垂着头,一遍遍地恳求上官赫睁开眼睛,但是紧闭的双眼没有睁开。

他死了,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她抱起上官赫,上官赫的手从身上花落,她瞥到一抹红,轻轻掰开上官赫的手,掌心躺着的赫然是当初他从她手里抢走的同心结,上面血迹斑斑。

我是你的小哥哥,昔儿妹妹,你叫我一声小哥哥嘛。

昔儿妹妹,我会陪着你的,会守着你的,会保护你的,你不要怕。

昔儿妹妹,没人娶你,小哥哥娶你,待小哥哥功成名就,便为你铺十里红妆,好不好?

上官赫,你为何这般喜欢粉衣?

为何这般喜欢?就是喜欢啊,没有理由的,就像小哥哥喜欢昔儿妹妹一样,没有理由的。

昔儿妹妹,小哥哥带你回家。

小哥哥,昔儿妹妹来带你回家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当凤绝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凤昔跪坐在地上抱着上官赫,眼神呆滞,不断有眼泪从眼眶中滚落来。

他看了看周围,用尸横遍野这四个字都不能来形容眼前这一幕,几个心思转换间,他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凤昔将插在上官赫身上的箭一支支全部拔掉,抱着他起身。

凤绝跟仔凤昔的身后,看着她抱着上官赫到了东溟的皇宫内,此时百里十觞和上官昕正在逼宫,凤昔的到来令所有人愣住。

“抱好他。”凤昔将上官赫交到凤绝的手中,她走到上官昕的面前,没有任何预兆的,她的手直接掐住上官昕的脖子,上官昕立即觉得呼吸困难,毫无还手的能力,他看到了上官赫,看到了没有生命征兆的上官赫。

“他那么信任你,知你有难,不眠不休赶来救你,却不知道这只是你的一个局,你为了帮别人坐上皇位,不惜欺骗自己的亲弟弟,害他殒命,你配当哥哥吗?你配吗?”手指骤然收紧,几乎要捏断上官昕的脖子。

但是凤昔突然放手了,上官昕跌在地上不断咳嗽。

“我不会杀你,上官赫那么珍视你这个哥哥,我怎么能杀你,不过……”话锋一转,凤昔猛然看向百里十觞,百里十觞僵住,一股寒气从心底窜上来。

凤昔没有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如鬼魅般绕到了百里十觞的身后,一拳击中他的后脊梁,百里十觞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你不是想当皇帝吗?不是用上官赫来要挟我吗?好了,现在他死了,你害了他,我倒是要看看半身瘫痪的你要怎么坐上皇位。”

情势就这般戏剧性地发生了转变,百里十觞一子就成了废人。

凤昔看都没有再看他们一眼,和凤绝离开这个地方。

看着这样的凤昔,凤绝很是担心,但是知道现在安慰是没用的,她现在要去杀凤蔺,他想到的事情她也想到了。

上官昕设的只是一个小局,凤蔺设的才是大局。

凤蔺看到凤昔出现,嘴角上扬,“来了啊,我等着呢,失去自己在意的人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锥心刺骨的痛?”

“你闭嘴!”凤昔冲上去,狂暴的力量狂涌。

“闭嘴?不行,昔儿,你恨我吧,恨我就记住了我,失去一个上官赫怎么够呢?你最爱的不是凤绝吗?失去凤绝才是真正的痛,你很想你来感受一。”

凤绝听着他的话正打算出手的时候,胸口突然一阵剧烈的痛楚,痛得他几乎站不稳,是鬼尧?

“桀桀,桀桀。”阴冷的笑容从胸腔中发出。

“凤绝,你这个宿主可以淘汰了,我找到一个更好的宿主,那个身体明显比你好多了。”鬼尧的话令凤绝的脸色很难看,他脸色惨白,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以为鬼尧的力量已经被削弱了,结果他只是隐藏了起来,真是小看了这个怪物。

鬼尧挣扎着从凤绝的身体内出来,凤绝痛苦至极,鬼尧已经在他的体内寄住了近百年的时间,突然的分离,一时间无法承受。

凤昔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但她被凤蔺纠缠着无法脱身。

“呵,你想走就能走吗?鬼尧,进了我的身体,你以为你还是自由的。”凤绝冷声道。

“凤绝,你想干什么?你想同归于尽?你疯了吗?”鬼尧的声音透着惊恐,他没有想到凤绝会走到这一步。

同归于尽?对凤绝来说根本是不划算。

这四个字令凤蔺和凤昔都闪了神,紧接着一团黑色将凤绝给笼罩住了,完全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突然,一枚完全用黑色力量凝聚成的箭矢朝着凤昔冲刺而来,凤昔反应过来,但是箭矢的速度太快。

“噗嗤”一声,箭矢入肉,化作一团黑气。

凤昔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抱着自己的人,嘴唇轻颤。

“昔儿,你要记得我,一定要记得我,辈子,我不做坏人了,我会好好的,你要记得我,不要忘了我。”

“小蔺!”看着凤蔺的身体一点点开始消失,凤昔惊恐地喊道。

“最后还能听到你叫我,真好,昔儿,对不起,我知道我做了很多的错事,我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现在好了,我又变回以前的小蔺了,变回你的小蔺了。”

最后一抹笑容消失在空中,凤蔺消失不见,就好似从未出现过。

“凤绝!凤绝!”夜离和凤无隐赶到发现凤绝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凤无隐忍不住大骂,“你是不是傻?竟然同归于尽?你要是死了你的妻子和孩子怎么办?疯子,真的是疯子!”

“凤绝!”凤昔冲上来,看到凤绝灰败的脸,已经没有一点生气。

怎么会这样?难道到最后所有人都要离开她吗?她是回来了,但是其他人都要离开,那她宁愿自己没有回来过。

“先带回去!”凤无隐快速说道。

“夜离,聚魂草在身上吗?”

“在!”

“还好你早有准备,你们两个的魂魄也分离太久了,是时候合二为一了。”凤无隐叹了一口气。

三个月后。

一间简单却精致的雅舍内传出女子不满的声音。

“原来你和夜离是同一个人,竟然瞒了我这么久,太过分了!”凤昔相当的生气!她一直以为他们是兄弟,结果是一个人!

“当时因为我的体内住了鬼尧,加上被你母亲中了双生蛊,无隐就提出要分离我的魂魄,这样的话,就算我死了,夜离还活着。”凤绝解释。

凤昔撇嘴,不打算接受这些解释。

“看你的样子,你是主魂,夜离只是一小缕的魂魄吧。”否则灵魂聚合的时候怎么还是凤绝的性格。

“嗯,分离魂魄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能分割出那么一小缕已经很不容易了,正是因为少,所以不受双生蛊的影响,也不受鬼尧的影响。”

凤昔摇头,“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有什么奇怪的,我们近距离感受一次就不奇怪了。”凤绝抱住凤昔。

“不要,我不想,你放开。”凤昔挣扎。

“你哪次不是说不想,结果最后是你主动?我们还是赶紧给冥儿生个妹妹吧。”凤绝已经欺身压上了凤昔。

“喂,你,不要亲那里,妈的,凤绝,你给老娘去!”

“都上来了怎么去,乖,别闹,我让你好好感受一。”

凤昔还想说什么,但是嘴巴已经被堵住了,她欲哭无泪,老娘性冷淡啊,老娘真的不想啊,凤绝,你个混蛋,不按照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是什么?

对凤绝来说就是:压了再说!

9bmw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