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弃凤逆天

第一章 穿越遇暴君逼婚

弃凤逆天 凰女 2320 2019-09-07 01:38

  

那一群怪人里,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底绣金龙长袍的男子,他有着一双鹰一般的眼睛,鹰钩鼻,双巴,薄唇。好一个美男子,但是他眼中闪着的寒光让人望而却步!

“咦?你们是在拍戏吗?”钱好故作镇定的问道。

男子眼中闪过异光,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带着圣女戒指?”

钱好看了一手上的戒指,说道:“我叫钱好,这戒指是捡来的,是你的吗?”

男子愕然,随即冷笑道:“钱好?你是哪里的宫女?罢了,既然你带上了圣女戒指,那么就由你去伺候质子。

你听好了,今夜你就嫁给白钰寒,若想活命就必须怀上他的孩子,否则朕立即把你拖出去喂狗。你听明白了吗?”

钱好愣了一,环视周围。难道她真的很狗血的穿越了?可是当的情势根本容不得她细想。

“来人,将她带到朕的寝宫,洗干净打扮好了送入白钰寒的洞房!”男子阴冷的一笑,命令道。

两名侍卫立即将钱好抓住,带她来到一所金碧辉煌的宫殿。原本慌乱的钱好被宫殿里的摆设惊呆了。

宫殿里的柱子盘着金龙,桌椅不知道是纯金还是镀金,上面还嵌着各式的宝石。上方吊着一盏巨大的琉璃灯,每片琉璃盏上都有一颗球大小的夜明珠,将没有窗户的大殿照的明如白昼。

钱好被两名侍卫驾着,她腾不出手来,不然她一定要用力给自己一巴掌,好让这个奇怪的梦境醒来。

皇上打量了一钱好,说道:“有点肥,怕是宫里最丑的女子了。不过朕就要白钰寒娶宫里最丑的女人。来人,把她洗刷干净。”

原本听见对方说自己丑的钱好满心的不高兴,她满十八了只是婴儿肥还没退去,本想辩解几句,结果看见涌过来的宫女个个国色天香,真令她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宫女搬来桶,将钱好塞了进去,然后扯了一她的衣服,那是一套牛仔服,扣子很多,宫女见解不开便直接用剪刀给剪了!

钱好反抗不过那些女人,只能任由她们摆布,像洗萝卜一样用粗麻布搓洗着。浴桶内的钱好一被这个大桶吸引住,纯金的?她用手摸了摸,冰凉冷硬的触感告诉她这是真实的。

她不由得在心里说了一句:“这梦太特么真实了,不过能在梦里用纯金的桶洗澡体验了一把当土豪的感觉,这滋味还真不错。”

良久,钱好被人从桶里拎了出来,然后有人擦干净她身上的水,紧接着一件大红喜服套在了她的身上,松垮垮的,很是难看。脚上也被人套上一双红色的鞋子,还有个女人拿着胭脂在她脸上涂涂抹抹,她觉得自己要变成小丑了。

稍后宫女一散开,皇上看见钱好如猴屁股般的脸,立即大笑起来。他挥手说道:“很好,送到洞房去,这是朕给白钰寒的惊喜。”

钱好一听要洞房,立即提着裙子就往殿门口跑,她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穿越了还是在做梦。如果是做梦就赶紧醒来吧,她虽然成年了,但是不想在梦里滚床单啊!

可是她刚跑到门口,就听刷刷两两道寒光闪过,门口的侍卫默契的将两柄大刀指向她,钱好立即顿住脚步,额上冒汗的看着侍卫将钢刀架在她脖子上。

皇上阴冷如恶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想活命就必须洞房,你若敢跑,朕立即将你剁碎了喂狗!”

钢刀架颈,不管是不是做梦,钱好都决定不跑了。就这样,她被钢刀驾着向外走,一直走出宫殿进入一条长长的巷子。

“哪个……两位大哥,这刀能不能拿远点儿,我皮肤嫩,伤到就不好玩了。”钱好试着与侍卫商量。

可那两个侍卫根本就不会怜香惜玉,一直架着她来到一座黑色的大殿,殿内虽然灯火通明,却驱散不了那里的阴霾。

到了殿后面的寝室,她被人一脚踹进了子,门呯的一声关上,传来落锁的声音。

钱好立即爬起来,她面前的床上坐着一个身穿喜服的男子,虽然没有束发,但黑色的发丝与红色的喜服纠缠,映得他俊美的脸更加诱人。

“哇……好美的男人。”钱好心里感叹了一句。“你好,我叫钱好,那个……是他们逼我来的。”钱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什么韩国明星,与这位美男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太帅了,能在梦里见一次这辈子都值了!

白钰寒至始至终眼皮都没抬一,钱好有些尴尬的走过去,说道:“你叫白钰寒吧?名字很好听……我现在肯定是在做梦,梦醒了就会回到学校,所以我先睡了啊。”

她刚要脱衣服,可一想起来浑身就这么一件衣服,于是直接爬上床,往里躺着,然后拍拍身边:“你躺这里,看在你那么帅的份上,本姑娘不介意与你同床共枕。”

白钰寒仍旧不动,如雕塑般安静。若非他有呼吸,钱好一定会以为他是个蜡像。

“喂,我又不会吃了你。”钱好郁闷的说道。

白钰寒终于有了动作,他平躺了来。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气,钱好深吸了一就觉得脑中开始浮想联翩。

钱好被白钰寒身上的香气弄的浑身燥热,神智也开始模糊,身体情不自禁的开始向白钰寒靠过去,手指碰到他的唇,他的唇很冷,但很软。钱好大胆的抱住他贪婪的吸取对方身体的凉意,她好热,热的快燃烧了一般。

白钰寒感受到钱好身上传来的热度,他那双空洞的俊眸闪了闪,转动眼珠将视线定格在钱好的脸上,她画了浓妆,令人反感,只是那一双大眼睛里充满迷蒙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有着无助,有着不知所措,居然让他的内心泛起一丝怜惜。

“我好热……”钱好嘟囔了一句,整个人都爬到了白钰寒的身上,忽然她身子一僵,有什么东西顶在了她的腰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