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冷宫新后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冷宫新后 云深无迹 6381 2019-11-12 19:26

  

  梅霜收回眼神。-看着一模一样的三张纸条。咽了口唾沫。困难道。“这、上面都写了什么。”

“上面有皇后、末等嫔妃。还有出宫自由身......”宫人恭恭敬敬道。

梅霜眼睛扫过那三张纸条。神情慌‘乱’。忽然抬头看看萧洛。疑‘惑’道。“呃。皇后。那个......你不是说已经有了。”

萧洛垂眸。面无表情。“念在你是孩子的母亲份上。朕给你一次机会......”

梅霜的目光再次凝聚在那三张纸条上。

出宫。虽然是自由身。但那意味着自己得和自己的孩子分别了。

莫等嫔妃。那她的两个孩子在庞大的后宫里出身上岂不就低人一等。

这两个选择都很差。她都不想。但是。。皇后。

虽然说皇后目前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一來既然已经有了她怎能横‘插’一脚。难道这皇后也是可以随时换的。其二就算她想选择。但她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运气。连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都不到。

梅霜盯着那三张纸条。迟迟不动。

“已经有半柱香了。”‘玉’姑姑见状。过去蹲身在梅霜耳边轻声提醒道。“霜小姐。你得快些了。这时间不多了。”

“啊啊啊......”梅霜恍然回过神來。嘴上答应着却就是不敢贸然伸手。

要知道这一伸手那就是她后半辈子的命运。

萧洛耐着‘性’子等待着。目光瞥过面‘色’苍白、犹疑不定的梅霜。淡淡道。“你不是总说自己的命运就该掌握在自己手里嘛。那你就试试你的手气。”

梅霜悚然惊醒。

我去。这话自己是说过。还不止一次。他倒记得清楚。居然用在这里了。

可是。眼下。这命运可不就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她一咬牙。伸出微颤的手。触‘摸’到其中的一张纸条的时候。指尖如同着了火。烫得她浑身一颤。

“是这张吗。”宫人小心翼翼弯腰问道。

梅霜额头已经见汗。想了想。咬咬牙。点点头。

宫人连忙拿起她碰触过的纸条。双手捧到太后的眼前展开。

太后看纸条的时间。梅霜紧张的一颗心差点跳出喉咙。但又不敢问。只能垂眸沉默等着。这种等待。比当年等待高考的结果还要让人紧张。而且等待的每一秒都很漫长。

无声的沉默里。梅霜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连带着手心也沁出一层汗。

终于。如同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只听太后懒懒却是不容置疑的声音。“霜儿。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能反悔。必须安分守己。你可听清了。......”

梅霜被明太后的语气惊得身体僵住。莫非是自己拿了一张。。她不敢想下去了。想到要和自己的儿子生生分离。这死的心都有了。

她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的时候伏地磕头。心底惴惴。声若蚊蝇。“听、听清了......”

明太后深深看了梅霜一眼。将纸条递给萧洛。

萧洛也只瞥了一眼便吩咐人拿走。

“來啊。带她下去......”明太后吩咐道。

‘玉’姑姑得令。赶紧上前扶起跪了许久的梅霜。“霜小姐。请吧。”

“啊啊。这、这是要干吗去。”梅霜疑‘惑’地看看太后。太后垂着眼皮只管喝茶。

梅霜一颗心顿时直直坠落。我去。莫非是要将自己扫地出宫‘门’。这么一想加上双‘腿’麻木。起身的时候险些扑倒。倒是萧洛手疾眼快适时扶了她一把。

梅霜趁机看了看萧洛的脸庞。试图从他那扑克般的脸上发现点关于自己手气好坏的蛛丝马迹。但遗憾的事。什么都沒有。

萧洛微微抿起‘唇’角。目光随着心情惴惴、面‘色’失望的梅霜出‘门’。心底却是掩饰不住的窃喜。目光被梅霜的身影牵动。越來越长。直到梅霜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萧洛的目光还未收回來。

这样的萧洛。加上他此刻罕见的儿‘女’情长。让明太后很是不以为然。她轻轻咳嗽了好几声萧洛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收回目光的同时不免老脸微热。

“孩子的百日宴都准备好了吗。”明太后问道。

“呃。.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都准备好了......”萧洛答道。“只等吉时到孩儿就过去......”

明太后放下手里的茶盏。盯着萧洛意味深长道。“虽然皇上的后宫嫔妃來回就那几个。但这后宫最忌讳的就是专宠。哀家听说你有些日子沒去各宫嫔妃那里了。就算朝政再繁忙。也得‘抽’空去看看她们。别让嫔妃的寝宫成了冷宫。身为帝王。让整个后宫雨‘露’均沾。六宫和谐才是正道......”

萧洛焉能不知道明太后话里所指。这前一段无非就是说他和梅霜朝夕相见。而置各宫嫔妃于不顾。但是。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即使有时去各宫嫔妃那里坐坐。也老是走神。

不过。明太后说的对。他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了。不免面上讪讪。

明太后忽然间沉下脸。将手里的茶盏放下。问道。“那些纸条你动了手脚吧。怎就那么巧抓到那个。”

萧洛抬手捂嘴轻咳一声。“母后明鉴......”

明太后白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无奈道。“你啊你。......”

。。

出太后寝宫的时候。梅霜浑然未觉身后的目光如影随形。直觉得出‘门’后的阳光明明温暖。照在身上却是浑身冰凉。而且來时晴朗的日光此刻居然刺目刺心。顿时整个人‘精’神都不好了。

梅霜强打‘精’神跟着‘玉’姑姑走了不近的路。一路心里直敲鼓。忍不住问道。“‘玉’姑姑。这是要去哪儿啊。”

“快了。快了。”‘玉’姑姑也不搭话。只管前头带路。

虽然心底疑‘惑’。但这路是越走越熟悉。梅霜有些奇怪。怎么到后‘花’园了。

“姑姑。这......”

近前。只见原先空无一字的后‘花’园大‘门’上方添了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未央宫。这不是原來的后‘花’园吗。”梅霜抬头眯着眸子看了会。转眸见‘玉’姑姑瞧着她抿嘴笑。

“霜小姐大约还不知道吧。你方才抓的阄上写的就是‘皇后’啊......”

“皇后。”梅霜顿时怔住。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要住在这华贵无比的‘未央宫’方能彰显尊贵......”

“可是......先前的未央宫不是在。。那边吗。”

“哦。皇上认为先前的未央宫不详。早已经废弃。考虑到小姐喜爱清静。对此处已经熟悉。皇上便让人将这里改成了未央宫。。霜小姐快进去看看。可还满意。”‘玉’姑姑笑着催促道。

梅霜沒有动。只仰头盯着那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忽而。她低头垂眸。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來。

‘玉’姑姑看着梅霜忽然间情绪不稳。愕然道。“霜小姐。。啊。不。皇后娘娘。你这是怎么了。”

梅霜抬起头來。泪眼婆娑里中笑笑。“沒事。”

“沒事。”‘玉’姑姑仔细瞧着梅霜。心说沒事能一会哭一会笑的。

梅霜虽然嘴上说沒事。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说沒事泪流得越多。以至于最后她蹲身下去。开始抱着膝盖哭起來。

看着梅霜毫无形象地蹲在‘门’口哭泣。‘玉’姑姑慌了手脚。她几时见过这样的架势啊。皇后娘娘居然在自己的宫‘门’口大哭。忒不吉利了。

‘玉’姑姑手足无措。只道是自己方才不小心说错了话。以至于哪句沒说好让皇后娘娘伤心了。急得她连连跺脚。却不敢过多劝慰。心里暗暗琢磨着莫不是自己提到之前废弃的未央宫勾起了梅霜当年的伤心事。

当年梅霜与皇上大婚。以皇后身份入主未央宫。但屁股还未坐热就因为和昭王殿下所谓“‘私’通”而被震怒的皇上一掌劈进天牢。受尽冷宫之苦。

可是话又说回來。这当年事情也是事出有因。难道她光想着之前的伤心事。就沒有体会到现在皇上的良苦用心。要知道。为避免梅霜触景生情。皇上连未央宫都给换了。

‘玉’姑姑盯着梅霜‘抽’泣的肩膀。忽然间福至心灵。莫不是这是霜小姐幸福的泪水。是喜极而泣。哎哎。命运兜兜转转。风水轮流换。她从废后之身一飞冲天。成为大秦国真正的皇后。这才是真正的荣耀啊。

“霜小姐。这时辰快到了。快进去梳洗打扮吧。”‘玉’姑姑约‘摸’着梅霜的情绪宣泄地差不多了。上前劝慰道。

梅霜的泪水也流得差不多了。遂‘抽’出锦帕擦了擦脸。声音有些低哑。“‘玉’姑姑。替我谢谢皇上......”

“不必了......”身后传來低沉浑厚的声音。

听这腔调。萧洛來的时间不短了。余光里看着明黄衣袍近前。

萧洛走过去。忽然间抬手拨开梅霜额前挡住眼睛的长发。凝望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漆黑的眼底变得。“谢朕不如好好服‘侍’朕......”

“......”

。。

秋千架下。梅霜一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皮。一手从‘侍’‘女’端着的盘子里捻了一颗青葡萄塞进嘴里。转眸对着下朝后过來的萧洛懒懒道。

下朝后的萧洛换得一身浅紫‘色’的简袍。初秋的季节正合适。此刻他看着梅霜吃得津津有味。不觉牙酸。

这‘女’人。刚生完孩子一年半。肚子又有了个小家伙。原本尖尖的下颌也因着变得圆润。脸庞更加光泽。比原先更多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

他上前。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梅霜粉嘟嘟的脸。

梅霜吃痛。忍不住将葡萄吐出來。却被萧洛接住。

看着萧洛掌心里的晶莹的葡萄还有他促狭的眼神。梅霜忽然间叹道。“有沒有点正经。你是不是想告诉我。其实我自始至终就沒有逃开你的手掌心......”

“......”

忽然。萧洛朗声大笑。笑声摇落一地杏‘花’‘春’雨......

(正文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小.说.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