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农家小福女

第1727章 我是一把尖刀三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4692 2020-06-24 16:51

  ,最快更新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

   唐大人很快来了,殷或和刘焕都跟在他身边。

  三人进了屋关切的看向满宝,唐大人直接问道:“满宝,徐雨说了什么?”

  满宝看了大家一圈,然后就看着刘焕。

  大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刘焕被他们看得心里发毛,战战兢兢的问道:“跟,跟我有关?”

  唐大人笑了一下,伸手拍着他的肩膀道:“这种事你还是别掺和,所以你先出去玩玩?”

  刘焕就指了殷或问,“白善和白诚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殷或都能听,我却不能?”

  满宝才不哭了,身体还没适应过来,抽噎了一下却还是不客气的道:“这个案子殷大人是主管,你要听也行,你能保证刘尚书会参与此事吗?”

  刘焕转身就要跑,被唐大人一把抓住,他叮嘱了一句,“这屋里的事儿谁也别告诉。”

  刘焕挣脱开,道:“我又不傻。”

  说罢跑了。

  他虽然很好奇,但他也知道,这是件麻烦事儿,他祖父要是知道他给他找了这么一件麻烦事,一定会气死的,所以还是算了。

  唐大人看他跑远了,而院子里也没其他的人,这才关上门看向满宝,“说吧,徐雨让你保全的人是谁?”

  他在院子里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了,当他说可以保全她的家人时,她虽然没有动作,但脸上也没多余的表情;可当他说起她的父母兄弟和在京城的姑姑时,她的态度一下就变冷了。

  当时他第一意识是她不喜欢她的家人,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些人未必是她的亲人。

  科科告诉满宝:“吴公公还在调查,大部分人都被集中在了前面,没有人在你的房屋附近。”

  又道:“许安和新调来的内侍们一起在打扫院子,目前没有人接触他,他也没有异常。”

  满宝这才抬头看向唐大人,“是许安,给我送饭的那个小内侍。”

  唐大人一愣,瞬间明白了,“是他?”

  “许安是她什么人,他们在用许安威胁她自尽?”

  满宝点头,“应该是的,许安是她亲弟弟,她说,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可是许安不知道她。”

  满宝将徐雨对她说的那些话,还有请求都一五一十的说了,连白二郎都惊呆了,忍不住道:“这世上竟然有这么恶毒的人!”

  白善脸色很不好看,忍不住问唐大人,“到底是谁,手段如此毒辣?”

  唐大人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起身道:“趁着人都被吴公公拘在前面,我们去把树底下的东西都起了。”

  要过去满宝的屋后,得先出院门,然后往前走一段儿,绕过去才能到,特别的不顺。

  那是一个小园子,以前入宫参选太子良娣的女孩儿住在侧面的院子里,这个园子是给她们玩的。

  徐雨还负责这一片的花草。

  满宝不知道打哪儿摸出一把小花锄,唐大人直接接过后递给白善,一抬下巴道:“上。”

  白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上前挖地。

  说是梅树下,但梅树也不小,不知道在哪个方位,于是他就随手选了个位置先锄下。

  满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问科科:“在哪边呀?”

  科科这才一板一眼的回答道:“在靠近第一棵梅树的那边。”

  满宝就上前,用脚点了一个位置道:“锄这儿。”

  白善都不带犹豫的便换过去了,唐县令觉得这样不好,万一不在呢,还不如围着梅树团团锄一圈呢。

  结果白善已经连着锄两下,第三下时大家听到了碰撞声。

  唐县令眼睛一亮,立即上前看了一眼,和白善道:“抓紧,小心别坏了罐子。”

  又夸满宝,“满宝的运气可真好,一指一个准儿。”

  满宝点点头,有科科在,只要不违反它的规则,要多准就会有多准。

  可惜了,之前谁能想到徐雨把东西就埋在她屋后的树底下呢?

  她和科科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往下探查不是?

  可惜了盯着她的那么多积分,也从没见过她挖坑埋东西。

  白善很快挖出了一个坑,露出了一个小坛子,唐大人看了一眼便道:“这坛子看着埋了不少的时间啊。”

  白二郎自告奋勇的把坛子抱起来,不等唐大人说话就直接开了罐子。

  他往里看了一眼,直接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里面用油布包了一叠纸,他递给唐县令。

  唐县令立即拆开油布看起来。

  看到上面罗列的名字、在宫中的位置,以及备注的东西,唐县令呼吸都忍不住重了两分。

  白善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浑身发冷,“谁有这样的能力往宫里安插这么多人?”

  他问道:“这些人都和徐雨许安一样小小便被收养,培训过后就送进宫里来吗?”

  唐县令面无表情的将这些名单叠起来,道:“多半是的。”

  “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白善道:“宫中采买是固定的,而且他们怎么能肯定,送进宫里来的人都会听话?其中一个只要招供……”

  满宝道:“连徐雨都不知道她的主子是谁,一个不听话的宫奴能知道多少?”

  白善便不说话了。

  唐县令将东西塞进袖子里,指了另一棵树道:“把那颗树也挖了。”

  白善就把锄头递给白二郎。

  白二郎便兴冲冲的上前,不过片刻他就后悔了。

  他捂住鼻子,有些嫌弃的问道:“这是什么?”

  满宝:“是药渣。”

  唐县令蹲下去看了看,还伸手捻了捻,不解道:“她在哪儿熬的药?药味这么大,其他人不会不知道,我和吴公公查过,近两月,她都没有熬过药。”

  白二郎继续嫌弃的往别处挖去,不一会儿锄头不知敲到了什么东西,也发出“咚”的一声。

  他好奇的用锄头将上面的泥扒拉走,一扒拉才发现整张草皮都被扒拉走了,底下竟然是两块木板。

  大家相视一眼,立即伸手抢着把木板掀开,齐齐探头一看,就见里面整齐的放着两个罐子,满宝耸了耸鼻子,“好像是腌菜坛子。”

  唐大人伸手在罐身上擦了一下,“就是腌菜坛子,可里面未必是腌菜。”

  他拿起一个,小心的将罐子打开,一股药味儿冲鼻而来,大家远了远才定睛看去,就见里面是黑乎乎的药水。“

  唐县令道:“我大概知道这毒针是怎么来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