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诸界末日在线

第二百四十八章 杀死地神

诸界末日在线 烟火成城 7684 2020-06-23 11:45

  

  雨。

夜雨之中,一道光门打开。

顾青山从中走出来。

“女士……”

他回头望去,只见祭舞女士的影子站在原地,似乎在静静的感受着什么。

“这个世界,似乎不允许使用任何超凡力量。”影子道。

“是的,这是地之世界。”顾青山道。

天空中,一道光之绳索垂落下来。

只见绳索上系着一名时光鱼人。

——时光一族。

它顺着光之绳索飞速下落,最终停在顾青山对面。

“是你在毁灭时空?”

时光鱼人盯着他,问道。

“当然不是我。”顾青山道。

“你离开的那一片时空产生了毁灭,影响到了时间与历史的稳定。”时光鱼人道。

“我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顾青山道。

“如果是你毁灭了时空,那么你便是我们一族的天敌。”时光鱼人道。

“并不是我,而且我也无意与你们为敌。”顾青山道。

“——无论是说谎的人,还是毁灭时空的人,都将被我们丢进永恒的时停之地,承受永无止境的折磨。”时光鱼人道。

顾青山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杀意,心知若不是地之世界断绝了一切超凡力量,对方肯定已经出手。

他露出恳切之色,沉声说道:“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那个时刻出现在长河上的只有你。”时光鱼人道。

祭舞女士的影子悄声道:“时光一族都是死脑筋,你跟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除非你曾经站在它们那一边,它们才会改变看法。”

顾青山一顿,立刻道:“你没见过我,但你们之中一定有人认识我——我曾去往亘古的时代,拯救过整个时空长河。”

时光鱼人怔了怔,重新打量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青山。”

“顾青山?奇怪,你不是死了吗?”

“谁说我死了?”

“你真的已经死了,这一点不会出错。”

“我乃是虚空地神,此刻正站在地之世界中,唯有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使用超凡之力,这一点你们时光一族应该早已知晓。”

顾青山说着,伸手虚引。

轰隆隆——

远方,大地渐渐崛起,形成一片巍峨山脉。

“真的是你……看来我得马上去禀报……”

时光鱼人露出奇怪之色,顺着那根光绳飞快爬上天空。

顾青山和祭舞女士的影子一起抬头,看着那时光鱼人消失在天穹深处。

“它竟然说我已经死了。”顾青山道。

“看来有人蒙蔽了时光一族——这可不是件小事。”祭舞女士的影子道。

两人一时都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

那个时光鱼人顺着光之绳索再次落下来。

它朝着顾青山行了一礼,说道:“是我们弄错了,我们没想到还有一个你活着。”

“这话是什么意思?”顾青山问。

“就在不久前,虚空中无数平行世界的你都死了,而这一处世界之门内再也没有你的踪迹,所以我们以为你死了。”时光鱼人认真的说道。

“我有一个对头,他一直跟着我,估计是没能找到我,便把气撒在其他平行世界之中。”顾青山道。

“应该就是这样了,看来我们要找的敌人不是你,告辞。”鱼人再次行了一礼,爬上光之绳索,迅速离开了地之世界。

唰——

绳索瞬间不见了。

顾青山道:“女士,你感觉到了没?”

“你是说危机感消失了?”影子道。

“对,我没想到奇迹套牌的主人……竟然能蒙蔽时光一族,让它们来杀我。”顾青山自言自语道。

——如果不是及时进入地之世界,一切都很难说。

祭舞女士的影子却道:“危机并未远去,我感应到某种更为深重而绝望的阴影,在刚才那一刻重新聚集起来,正守在时空的长河上,潜伏在你回归阿修罗世界的路上。”

顾青山微微一怔。

——还有后手?

“我能感受到那是你无法抵抗的力量,”影子注视着他,轻声道:“祭祀之舞的感应力量超越一切——这次幸亏我跟着,否则你只凭临场应变很难活下来。”

顾青山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

自己无法感应到的后手,无法抵抗的力量。

——奇迹之力?

一切的幕后操手呼之欲出。

可是。

自己一定要顺着时光长河穿越世界之门,抵达阿修罗世界……

一定要回去!

六道的决战正在那里展开。

根本不知道这一刻还有谁正在穿梭时空,历史的走向又会怎么改变。

顾青山随手取出一本黑色封皮的书。

“除了时空长河的那条路,还有没有别的路能绕开埋伏,抵达阿修罗世界?”他问道。

海底之书道:“那要绕远路了。”

“不怕远,我们有风之匙。”顾青山道。

“也是——那就走另一条路吧,在这片虚空之中,有两扇门,一扇在深渊之底,一扇在深渊中心位置。”海底之书道。

顾青山恍然。

“你是说,从深渊中心那扇门出去?”他问。

“对的,出去之后走一条很偏的路,也可以绕到新的虚空世界去。”海底之书道。

“好,我们就走这条路。”顾青山欣然道。

他回头道:“女士,我们可能要多一个同伴了。”

“同伴?”

“对,我曾答应过一个人,要送她去永恒深渊的中心地带,进入那扇门。”

顾青山脑海中浮现出琳的模样。

琳还在序列之中沉睡。

这一次就把她唤醒,完成自己当初的承诺。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祭舞女士问道。

“啊……说来话长,我当初和她曾经是敌人,当时我也根本打不过她,多亏了地之造物者暗中帮忙,才勉强赢了她。”顾青山笑着说道。

一道光从他脑海中闪过。

——什么?

刚才是什么?

顾青山的表情渐渐凝固,拼命的去想刚才那一丝灵光。

……我……察觉到了……什么?

他站在原地,有几分失神。

影子注视着他,心知他在想问题,便一言不发的守护在旁边。

一息。

两息。

三息。

顾青山眼神动了动。

是了……

我想到的是……地之造物者。

在远古时代,自己跟它见的最后一面,当时它曾说过什么?

“阁下现在还不回归未来么?”当时自己问。

地之造物者道:“既然来了,我要去探寻一个秘密,然后再转回未来。”

虚空中,它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消失不见。

“深渊之门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年我没去看过,现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好去看一眼。”

“恩……还得小心避开我自己……”

深渊之门,便是永恒深渊中间的那扇世界之门。

地之造物者去了那里。

然后——

它死了。

顾青山心念猛的一闪,忽然又记起另一幕场景。

石剑中传来那道声音:

“顾青山,你没有完成使命,还变成了我手上的一张废牌。”

“所以你不必知道我是谁。”

“现在,你的命运走到了尽头,我决定让你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类似于——”

“上一任地神。”

场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他耳边又浮现出刚刚那一幕。

鱼人说:“顾青山?奇怪,你不是死了吗?”

“谁说我死了?”

“你真的已经死了,这一点不会出错。”

鱼人肯定的说下去:“就在不久前,虚空中无数平行世界的你都死了,而这一处世界之门内再也没有你的踪迹,所以我们以为你死了。”

还有祭舞女士。

她说——

“危机并未远去,我感应到某种更为深重而绝望的阴影……”

顾青山心神一震。

“原来如此,”只听他轻声道:“既然所有平行世界的我都死了……正好发动命运侵蚀……”

“命运侵蚀?那可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奥秘之术。”祭舞女士的影子道。

“女士,我的那个对头,他杀掉了所有平行世界的我,想以此发动命运侵蚀,让我跟上任地神一样,死在世界之门那里。”顾青山道。

他已经恢复了镇定,低头朝手中的书望去。

海底之书只知道秘密与知识,又不懂得人间的勾心斗角,所以这件事不能怪它。

是对方的算计太巧妙。

顾青山眼神一厉。

他背后顿时张开一双梦幻般的双翼。

维度之羽!

“你有此力,令空间的维度无法阻挡你,亦无有任何挂碍可阻碍你的行迹,其名曰:维度之羽。”

顾青山低声道:“女士,您刚才说‘命运侵蚀’是一种相当强大的奥秘之术,是这样吗?”

“这位女士说的没错,命运侵蚀可以算是顶级的奥秘之术了。”海底之书道。

“很好,我们出发。”顾青山道。

“你无惧于命运侵蚀?”祭舞女士的影子问。

“不知道的情况下,自然是会被对方算到死……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他的手段了,胜负还得两说。”

顾青山微微眯起眼睛,轻声说道。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