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剑神在星际

第一千一六章 谁

剑神在星际 念夫子 9496 2020-02-24 08:39

  

  在祁家一片混乱的时候,张悠悠已经换了个身份。

反正只要她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就成,什么行业都无所谓,所以随便浪,毫无压力。

“我就知道姬蔓珞不会啥都不做,那小子坏着呢。”

张悠悠老神在在的窝在新居里,连脸都换了一张。

不过这些都无碍,她的目的只是破坏对方完成任务,想把人抓住是够呛了。

“宁昭呢?”陆继然问。

“哦,在接待双安城的少将大人。”张悠悠半点不避讳的道:“给他治疗隐-疾。”

古一众可疑的沉默了一会,陆继然才道:“没想到宁学弟还有这样的本事。”

祁家的二公子就这么丢了,他们肯定不能真不管,起码祁夫人是不可能放弃的。

所以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到最后连普通人都有所耳闻。

然而全城搜索,也愣是没找到半点痕迹。

人是姬蔓珞劫走的,古一众其实也不清楚在哪。

“闻天学弟跑哪去了,怎么都没动静?”张悠悠又道。

“天哥大概在发愁要怎么做任务。”唐瑾回道。

云间忍不住失笑:“他是不想给咱们看他做任务时的样子吧。”

他们都看过闻天的任务,还是教官一贯的特色,什么难搞上什么。

闻天性格不算严肃,却比同龄人要沉稳,从来没有过熊孩子的经历。

所以他这次的任务就显得有些刺激。

张悠悠啧道:“有什么好躲的,我都不怕。”

“你快放过他吧。”陆继然道:“队长都已经冲到高级场了,我们也得加快速度才行。”

提起这个,少年们终于有了紧迫感。

经过好几天的免费场造势后,风久如今在圣安竞技场的名声很响亮。

虽然是刚窜上来的新人,但到处都能听到他的名气。

而今天风久就要首次参加她的高级场解说。

当然,观看依旧免费。

这个才是观众关注的重点,高级场的门票足够大家肉疼,免费场一年都遇不到一次。

为了抢座位,还差点引起纷争。

而这次的场依旧是那位不知名的投资者包的。

费雷尔德为此更加好奇。

比较能包下高级场已经算是非常壕了。

不过高级场的比赛几乎都是隔音的,没办法再进行场外指导。

所以观众们都很好奇风久要怎么解说。

“管他怎么解说呢,我们也不是来看他的,就蹭个免费票。”

“这场比赛可是钢铁刘对战逆袭者图瑟伊,老牌战将对新人王者,我都有点吃惊他们会请冯一热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逆袭者图瑟伊正在试图挑战高级场的所有选手,如今已经十三连胜,热度当然越高越好。”

“他确实很可怕,也不知道钢铁刘能不能终结他的逆袭……”

比赛还没开始,现场就已经十分热烈。

娄骁跟余忆坐在台下,混在人群里非常不起眼。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余忆突然小声说道。

“谁?”娄骁道:“看你这个样子,对方可能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

在祁家一片混乱的时候,张悠悠已经换了个身份。

反正只要她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就成,什么行业都无所谓,所以随便浪,毫无压力。

“我就知道姬蔓珞不会啥都不做,那小子坏着呢。”

张悠悠老神在在的窝在新居里,连脸都换了一张。

不过这些都无碍,她的目的只是破坏对方完成任务,想把人抓住是够呛了。

“宁昭呢?”陆继然问。

“哦,在接待双安城的少将大人。”张悠悠半点不避讳的道:“给他治疗隐-疾。”

古一众可疑的沉默了一会,陆继然才道:“没想到宁学弟还有这样的本事。”

祁家的二公子就这么丢了,他们肯定不能真不管,起码祁夫人是不可能放弃的。

所以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到最后连普通人都有所耳闻。

然而全城搜索,也愣是没找到半点痕迹。

人是姬蔓珞劫走的,古一众其实也不清楚在哪。

“闻天学弟跑哪去了,怎么都没动静?”张悠悠又道。

“天哥大概在发愁要怎么做任务。”唐瑾回道。

云间忍不住失笑:“他是不想给咱们看他做任务时的样子吧。”

他们都看过闻天的任务,还是教官一贯的特色,什么难搞上什么。

闻天性格不算严肃,却比同龄人要沉稳,从来没有过熊孩子的经历。

所以他这次的任务就显得有些刺激。

张悠悠啧道:“有什么好躲的,我都不怕。”

“你快放过他吧。”陆继然道:“队长都已经冲到高级场了,我们也得加快速度才行。”

提起这个,少年们终于有了紧迫感。

经过好几天的免费场造势后,风久如今在圣安竞技场的名声很响亮。

虽然是刚窜上来的新人,但到处都能听到他的名气。

而今天风久就要首次参加她的高级场解说。

当然,观看依旧免费。

这个才是观众关注的重点,高级场的门票足够大家肉疼,免费场一年都遇不到一次。

为了抢座位,还差点引起纷争。

而这次的场依旧是那位不知名的投资者包的。

费雷尔德为此更加好奇。

比较能包下高级场已经算是非常壕了。

不过高级场的比赛几乎都是隔音的,没办法再进行场外指导。

所以观众们都很好奇风久要怎么解说。

“管他怎么解说呢,我们也不是来看他的,就蹭个免费票。”

“这场比赛可是钢铁刘对战逆袭者图瑟伊,老牌战将对新人王者,我都有点吃惊他们会请冯一热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逆袭者图瑟伊正在试图挑战高级场的所有选手,如今已经十三连胜,热度当然越高越好。”

“他确实很可怕,也不知道钢铁刘能不能终结他的逆袭……”

比赛还没开始,现场就已经十分热烈。

娄骁跟余忆坐在台下,混在人群里非常不起眼。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余忆突然小声说道。

“谁?”娄骁道:“看你这个样子,对方可能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在祁家一片混乱的时候,张悠悠已经换了个身份。

反正只要她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就成,什么行业都无所谓,所以随便浪,毫无压力。

“我就知道姬蔓珞不会啥都不做,那小子坏着呢。”

张悠悠老神在在的窝在新居里,连脸都换了一张。

不过这些都无碍,她的目的只是破坏对方完成任务,想把人抓住是够呛了。

“宁昭呢?”陆继然问。

“哦,在接待双安城的少将大人。”张悠悠半点不避讳的道:“给他治疗隐-疾。”

古一众可疑的沉默了一会,陆继然才道:“没想到宁学弟还有这样的本事。”

祁家的二公子就这么丢了,他们肯定不能真不管,起码祁夫人是不可能放弃的。

所以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到最后连普通人都有所耳闻。

然而全城搜索,也愣是没找到半点痕迹。

人是姬蔓珞劫走的,古一众其实也不清楚在哪。

“闻天学弟跑哪去了,怎么都没动静?”张悠悠又道。

“天哥大概在发愁要怎么做任务。”唐瑾回道。

云间忍不住失笑:“他是不想给咱们看他做任务时的样子吧。”

他们都看过闻天的任务,还是教官一贯的特色,什么难搞上什么。

闻天性格不算严肃,却比同龄人要沉稳,从来没有过熊孩子的经历。

所以他这次的任务就显得有些刺激。

张悠悠啧道:“有什么好躲的,我都不怕。”

“你快放过他吧。”陆继然道:“队长都已经冲到高级场了,我们也得加快速度才行。”

提起这个,少年们终于有了紧迫感。

经过好几天的免费场造势后,风久如今在圣安竞技场的名声很响亮。

虽然是刚窜上来的新人,但到处都能听到他的名气。

而今天风久就要首次参加她的高级场解说。

当然,观看依旧免费。

这个才是观众关注的重点,高级场的门票足够大家肉疼,免费场一年都遇不到一次。

为了抢座位,还差点引起纷争。

而这次的场依旧是那位不知名的投资者包的。

费雷尔德为此更加好奇。

比较能包下高级场已经算是非常壕了。

不过高级场的比赛几乎都是隔音的,没办法再进行场外指导。

所以观众们都很好奇风久要怎么解说。

“管他怎么解说呢,我们也不是来看他的,就蹭个免费票。”

“这场比赛可是钢铁刘对战逆袭者图瑟伊,老牌战将对新人王者,我都有点吃惊他们会请冯一热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逆袭者图瑟伊正在试图挑战高级场的所有选手,如今已经十三连胜,热度当然越高越好。”

“他确实很可怕,也不知道钢铁刘能不能终结他的逆袭……”

比赛还没开始,现场就已经十分热烈。

娄骁跟余忆坐在台下,混在人群里非常不起眼。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余忆突然小声说道。

“谁?”娄骁道:“看你这个样子,对方可能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在祁家一片混乱的时候,张悠悠已经换了个身份。

反正只要她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就成,什么行业都无所谓,所以随便浪,毫无压力。

“我就知道姬蔓珞不会啥都不做,那小子坏着呢。”

张悠悠老神在在的窝在新居里,连脸都换了一张。

不过这些都无碍,她的目的只是破坏对方完成任务,想把人抓住是够呛了。

“宁昭呢?”陆继然问。

“哦,在接待双安城的少将大人。”张悠悠半点不避讳的道:“给他治疗隐-疾。”

古一众可疑的沉默了一会,陆继然才道:“没想到宁学弟还有这样的本事。”

祁家的二公子就这么丢了,他们肯定不能真不管,起码祁夫人是不可能放弃的。

所以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到最后连普通人都有所耳闻。

然而全城搜索,也愣是没找到半点痕迹。

人是姬蔓珞劫走的,古一众其实也不清楚在哪。

“闻天学弟跑哪去了,怎么都没动静?”张悠悠又道。

“天哥大概在发愁要怎么做任务。”唐瑾回道。

云间忍不住失笑:“他是不想给咱们看他做任务时的样子吧。”

他们都看过闻天的任务,还是教官一贯的特色,什么难搞上什么。

闻天性格不算严肃,却比同龄人要沉稳,从来没有过熊孩子的经历。

所以他这次的任务就显得有些刺激。

张悠悠啧道:“有什么好躲的,我都不怕。”

“你快放过他吧。”陆继然道:“队长都已经冲到高级场了,我们也得加快速度才行。”

提起这个,少年们终于有了紧迫感。

经过好几天的免费场造势后,风久如今在圣安竞技场的名声很响亮。

虽然是刚窜上来的新人,但到处都能听到他的名气。

而今天风久就要首次参加她的高级场解说。

当然,观看依旧免费。

这个才是观众关注的重点,高级场的门票足够大家肉疼,免费场一年都遇不到一次。

为了抢座位,还差点引起纷争。

而这次的场依旧是那位不知名的投资者包的。

费雷尔德为此更加好奇。

比较能包下高级场已经算是非常壕了。

不过高级场的比赛几乎都是隔音的,没办法再进行场外指导。

所以观众们都很好奇风久要怎么解说。

“管他怎么解说呢,我们也不是来看他的,就蹭个免费票。”

“这场比赛可是钢铁刘对战逆袭者图瑟伊,老牌战将对新人王者,我都有点吃惊他们会请冯一热场。”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逆袭者图瑟伊正在试图挑战高级场的所有选手,如今已经十三连胜,热度当然越高越好。”

“他确实很可怕,也不知道钢铁刘能不能终结他的

娄骁跟余忆坐在台下,混在人群里非常不起眼。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余忆突然小声说道。

“谁?”娄骁道:“看你这个样子,对方可能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