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剑神在星际

第九百九六章 女装

剑神在星际 念夫子 9802 2020-02-03 12:08

  

  少年们从小到大,虽说不都是锦衣玉食,但也不会很差。

只有边缘星的学生们吃过生活的苦。

而面前这些衣服在他们看来真是挺寒碜的。

穿上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麻布……

样子就不说了,摸起来更是一点都不温柔。

起码跟他们细皮嫩肉的模样半点不搭。

军校生们都不知道教官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一堆服装。

他们虽然经历过各种艰难的训练,但起码都有合身的作战服保护,忍忍就过去了。

可现在是要干嘛?

少年们特别想拒绝,但看了看晏教官的表情还是屈服了。

风久也拿了一套服装。

倒不至于真难以接受,就是很简单的便装而已。

只不过都是军校生们没穿过的样式。

但在支罗甘,再破落的样式风久都见过。

考虑到军校生们的身份,教官也没有做的太过,旁边就有单独的休息室供大家更换衣服。

风久不是第一批,等他出来的时候,少年们下意识的便看了过来,然后开始大呼小叫。

风久扫了他们一眼,大家立马停止表演,老老实实的戳在那。

“哎这是要干嘛?”计方回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到底觉得别扭。

大家的衣服各不相同,却也没什么太奇葩的,只能说是普通。

但军校生们长的太不普通了,穿出来反而违和。

所以人一出来,晏教官就让他们去做打扮,直到旁人认不出为止。

“搞什么鬼啊?这次的比赛内容涉及伪装??”

“那要让我们怎么搞,什么工具都没有,要不给个仿真模具也成,我保准把脸捏的谁都不认得。”

少年们满心狐疑,隐约窥见了教官的鬼主意。

在军校的时候大家也都学过伪装,可限于条件的不允许,做出的效果并不怎么好。

如果不能把他们的脸遮住,走在人多的地方回头率就太高了。

不提盛酒游这个明星脸,就是其他人也不差多少。

少年们正觉束手无策,教官就丢了一批伪装用品给他们。

众人见状更惊疑了。

看着装备里的捏脸神器,大家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还真的啊?”

“不然呢,你喜欢晏教官跟你开玩笑?”

“……”

“不不不,我不配。”

这个说法实在太惊悚了,少年们拒绝思考。

不就是伪装吗。

工具齐全,根本就难不倒他们。

军校生们基本上都没怎么浪费时间就搞定了。

风久对这项目也很熟,将仿真泥往脸上一贴,就可以轻易改装成另一张脸。

不过这种普遍的伪装方式并不能避开仪器检测,所以重要的关卡依旧过不去。

但他们应该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等大家折腾完站出来,已经全部都换了一副面容。

但多数的还是能一眼认出来谁是谁。

就说古南樘跟伊迦尔那一头显眼的发色,在外面还真不怎么普遍,谁见了都得多瞅几眼。

而被怀疑就会增加暴露的几率。

“队长你这也不行啊。”张悠悠看向风久。

留长发的人确实不少,但保养得这么好的还是很有辨识度的,起码就跟他们这身衣服不配。

风久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同色的裤子,一点都不新鲜,再加上一张被捏的普普通通的脸,模样大变。

可你看他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多瞅几眼。

其他短头发的同学随便打理一下就变了个样子,除了身形还放在那,已经完全可以冒充另一个人了,除了熟悉的的人基本上认不出。

“队长,要不……”张悠悠蠢蠢欲动道:“我帮你把头发编起来?”

特别手痒,只是看着就知道那头猪青丝的手感有多好,她早就想摸摸看了!

“咦大佬要编头发?我来我来!”谷司流闻风而动,立马就凑了过来。

张悠悠嫌弃的将人推开:“给多少小姑娘编过头发啊这么熟练,现在连男孩子都不放过了?”

“怎么说话呢。”谷司流道:“大佬那是普通的男孩子吗?不让我来我就哭给你看!”

不远处的毛辰闻言脸色涨红。

张悠悠才不怕他:“快哭,正好录下来以后给你的小情儿看,如果你能有孩子的话还能再多留几年。”

夏卷卷看了看风久,笑道:“其实我手艺也不错。”

不少人都一副蠢蠢欲动的架势,但没等他们商量出个结果,晏教官就出现了。

军校生们背脊挺直,下意识的列好队,不敢再吱声。

晏教官扫了眼队伍,开始点名:“风久、古南樘、伊迦尔……”

他一连点出来二十来个人:“出列。”

军校生们了然,晏教官叫出来的这些都是伪装不算特别好的。

风久只得出列。

晏教官撩起他一缕发丝道:“留着头发生怕别人认不出来吗?”

少年们在直播中没露脸,但头发多少会有些入境。

观众们那是什么眼睛啊?

一点细节都能给你抠出来一堆信息。

不知道长什么样正好,几个简单的点对的上,出去都要被围观。

晏教官当然不会给他们剪头发,但变个发型是肯定的。

风久有些抗拒。

她自出生起就始终这个模样,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也许是很少见到他有什么主管的意愿,晏教官察觉到后还很新奇。

而不好搞的不止他一个,古南樘也不准别人碰他的头发,比起风久的轻微情绪,就是非常抗拒了。

南城众也不管别的,坚定的站在自家太子一方。

“不想搞那就不搞了吧?”计方回边说边偷瞄晏教官。

晏教官就挑眉看着他们不说话。

少年们心里发虚。

其他人没勇气搞事,都老老实实的接受改变。

伊迦尔对此也没有特别坚持,只是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风久跟古南樘。

“他们俩是怎么回事?”池宥意外道:“伪装不是很正常的课程吗,他们居然在这上面弄幺蛾子?”

“古南樘不奇怪,风队长确实让人意想不到。”甄九绸道。

其他军校生此时无事一身轻,都在旁边看热闹。

然后就听着晏教官道:“不动也行,那你们就选这一栏的衣服。”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着那一排是女装。

“…………”

————————

少年们从小到大,虽说不都是锦衣玉食,但也不会很差。

只有边缘星的学生们吃过生活的苦。

而面前这些衣服在他们看来真是挺寒碜的。

穿上就像是披上了一层麻布……

样子就不说了,摸起来更是一点都不温柔。

起码跟他们细皮嫩肉的模样半点不搭。

军校生们都不知道教官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一堆服装。

他们虽然经历过各种艰难的训练,但起码都有合身的作战服保护,忍忍就过去了。

可现在是要干嘛?

少年们特别想拒绝,但看了看晏教官的表情还是屈服了。

风久也拿了一套服装。

倒不至于真难以接受,就是很简单的便装而已。

只不过都是军校生们没穿过的样式。

但在支罗甘,再破落的样式风久都见过。

考虑到军校生们的身份,教官也没有做的太过,旁边就有单独的休息室供大家更换衣服。

风久不是第一批,哈哈等他出来的时候,少年们下意识的便看了过来,然后开始大呼小叫。

风久扫了他们一眼,大家立马停止表演,老老实实的戳在那。

“哎这是要干嘛?”计方回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到底觉得别扭。

大家的衣服各不相同,却也没什么太奇葩的,只能说是普通。

但军校生们长的太不普通了,穿出来反而违和。

所以人一出来,晏教官就让他们去做打扮,直到旁人认不出为止。

“搞什么鬼啊?这次的比赛内容涉及伪装??”

“那要让我们怎么搞,什么工具都没有,要不给个仿真模具也成,我保准把脸捏的谁都不认得。”

少年们满心狐疑,隐约窥见了教官的鬼主意。

在军校的时候大家也都学过伪装,可限于条件的不允许,做出的效果并不怎么好。

如果不能把他们的脸遮住,走在人多的地方回头率就太高了。

不提盛酒游这个明星脸,就是其他人也不差多少。

少年们正觉束手无策,教官就丢了一批伪装用品给他们。

众人见状更惊疑了。

看着装备里的捏脸神器,大家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还真的啊?”

“不然呢,你喜欢晏教官跟你开玩笑?”

“……”

“不不不,我不配。”

这个说法实在太惊悚了,少年们拒绝思考。

不就是伪装吗。

工具齐全,根本就难不倒他们。

军校生们基本上都没怎么浪费时间就搞定了。

风久对这项目也很熟,将仿真泥往脸上一贴,就可以轻易改装成另一张脸。

不过这种普遍的伪装方式并不能避开仪器检测,所以重要的关卡依旧过不去。

但他们应该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等大家折腾完站出来,已经全部都换了一副面容。

但多数的还是能一眼认出来谁是谁。

就说古南樘跟伊迦尔那一头显眼的发色,在外面还真不怎么普遍,谁见了都得多瞅几眼。

而被怀疑就会增加暴露的几率。

“队长你这也不行啊。”张悠悠看向风久。

留长发的人确实不少,但保养得这么好的还是很有辨识度的,起码就跟他们这身衣服不配。

风久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同色的裤子,一点都不新鲜,再加上一张被捏的普普通通的脸,模样大变。

可你看他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多瞅几眼。

其他短头发的同学随便打理一下就变了个样子,除了身形还放在那,已经完全可以冒充另一个人了,除了熟悉的的人基本上认不出。

“队长,要不……”张悠悠蠢蠢欲动道:“我帮你把头发编起来?”

特别手痒,只是看着就知道那头猪青丝的手感有多好,她早就想摸摸看了!

“咦大佬要编头发?我来我来!”谷司流闻风而动,立马就凑了过来。

张悠悠嫌弃的将人推开:“给多少小姑娘编过头发啊这么熟练,现在连男孩子都不放过了?”

“怎么说话呢。”谷司流道:“大佬那是普通的男孩子吗?不让我来我就哭给你看!”

不远处的毛辰闻言脸色涨红。

张悠悠才不怕他:“快哭,正好录下来以后给你的小情儿看,如果你能有孩子的话还能再多留几年。”

夏卷卷看了看风久,笑道:“其实我手艺也不错。”

不少人都一副蠢蠢欲动的架势,但没登他们商量出个结果,晏教官就出现了。

军校生们背脊顿时挺直,下意识的列好队,不敢再吱声。

晏教官扫了眼队伍,开始点名:“风久、古南樘、伊迦尔……”

他一连点出来二十来个人:“出列。”

军校生们了然,晏教官叫出来的这些都是伪装不算特别好的。

风久只得出列。

晏教官撩起他一缕发丝道:“留着头发生怕别人认不出来吗?”

少年们在直播中没露脸,但头发多少会有些入境。

观众们那是什么眼睛啊?

一点细节都能给你抠出来一堆信息。

不知道长什么样正好,几个简单的点对的上,出去都要被围观。

晏教官当然不会给他们剪头发,但变个发型是肯定的。

风久有些抗拒。

她自出生起就始终这个模样,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也许是很少见到他有什么主管的意愿,晏教官察觉到后还很新奇。

而不好搞的不止他一个,古南樘也不准别人碰他的头发,比起风久的轻微情绪,就是非常抗拒了。

南城众也不管别的,坚定的站在自家太子一方。

“不想搞那就不搞了吧

“他们俩是怎么回事?”池宥意外道:“伪装不是很正常的课程吗,他们居然在这上面弄幺蛾子?”

“古南樘不奇怪,风队长确实让人意想不到。”甄九绸道。

其他军校生此时无事一身轻,都在旁边看热闹。

然后就听着晏教官道:“不动也行,那你们就选这一栏的衣服。”

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着那一排是女装。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