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破拂晓

0556 拂晓现七杀 呼吸四连斩

剑破拂晓 带毒额苹果 7942 2020-02-03 18:33

  

  赤红色剑罡驱散黑暗照亮天宇,剑罡所过雷兽无一幸免。

剑罡势不可挡也无人可档,链接天地间好似将天地一分为二。

剑罡始一出现,在场众强者无不震撼莫名。

半神器真的这么强悍吗?

偌大的越国皇宫被一分为二,地面沟壑宽约一丈深不见底。

翻云印遮天蔽日,号称有半神器威能。可是和刑罚迸发的剑罡相比,不堪一击。

一剑斩落,翻云印化为齑粉。雷霆巨兽随之一起消失。

刑真神采奕奕盯着前方,继续呢喃:“试试你吧,拂晓,破。”

一道嫩叶形状,如水般的波纹映射而出。

它不像剑罡一般气势恢宏,反而无声无息,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刑真心底一凉:“完了,丝毫的气息没有,白在气府内呆白天了,丁点儿灵气没带出来。”

“这是哪门子本命飞剑,整个一凡俗兵器。”

刚刚击毁翻云印时刑真就心疼,不错的宝贝就这么没了,连渣都不剩。

哪怕留下点儿边角废料,不能用拿去卖钱也行。

剑罡霸道异常,全部磨灭。刑真好像丢了几万颗龙髓钱,五脏六腑都颤。

现在嫩芽印记等同于二次暴击,在刑真心口上再补一刀。

下一刻,奇异的一幕出现了。莺枕无知无觉,根本没差距有危险临近。

嫩芽印记没有灵气荡漾,飞掠速度却快若闪电。

转瞬间杀至,“扑哧”一声没入莺枕眉心。

后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魂飞魄散,还沉寂在失去两条手臂的痛苦当中。

这次嫩芽印记听话了,击杀莺枕后迅速返回刑真体内。

刑真也终于有机会感应嫩芽。“嘶”倒抽一口灵气。

嫩芽印记不是没有携带灵气,而是神韵内敛察觉不出来罢了。

刑真和嫩芽印记心意相通,才感知到所携带的灵气磅礴至极。

大致算了一下,大概有自身所有灵气储藏量的十分之一。

刑真猛然惊觉,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赶紧将头颅内的气府打开一条缝隙,然后刑真傻眼了。

头颅内的气府空空然也,丁点儿灵气不剩。

刑真无语,继刑罚之后,又多了一个无底洞。

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刑真看向温华。

后者汗毛倒竖,一脸戒备盯着刑真。在看看倒地不起的莺枕,温华惊恐至极。

结结巴巴问:“是、是你杀了温华?”

刑真露出一个和煦笑容,温纯嗓音响起。

“拂晓,破。”

温华应声倒地,眉心处多了个前后透亮的窟窿。

至于魂魄,被当场钉杀在头颅内,死的不能再死了。

刑真低语:“喜欢灵气都给你好了,伤我凤羽者,死。”

“轰”刑真体内剩余三座气府同时打开,不顾内力和灵气的碰撞。

有多少灵气补充入嫩芽印记算多少,斩杀敌人为先。

拂晓无声无息太可怕了,如同鬼魅收割生命。

“轰隆隆”两具百丈的蛟龙身躯砸向地面,迅速冷却僵硬。

刑真雷霆出手,瞬间斩杀四位六境神修,当中还有两位大妖。

若单独论神修境界和战力,刑真气府境,下五境的修为。

也许可以越级斩杀六境强者,可绝不会这么轻松。

但是刑真走的最强剑修路,重杀伐偏速度。

加之嫩芽印记无声无息的特点,简直是暗杀的必备良器。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锋锐程度就不用多说了。

能击退困魔窟黑龙的存在,哪怕是残存印记,也足够自傲。

四位强者相继倒下,赫陀等人心底拔凉拔凉。

赫陀等高端战力,还剩一位七境武者两位六境武者。

而越国皇宫内,一位七境武者,两位六境神修,一位六境武者,还有一位可怕的神武双修。

实力相差悬殊,这架没法打了,在打下去必死无疑。

赫陀等人相当干脆,招呼一声带领所剩不多的死卫,掉头就走一点儿也不含糊。

至于被纠缠住的死卫,是生是死听天由命吧,他们这些人无能为力。

跑远了见无人追来,赫陀远远留下一句:“你叫刑真是吧,听说在寻找贝若夕。”

“有胆量南陈湖一见,只许你一人出现。”

“包括那只该死的飞剑狗,也不能跟着你同行。”

“否则,哼哼,等着给贝若夕收尸吧。”

赫陀等人逃离,皇宫内一众高手并未追杀。

再观余三醒等人皆受伤严重,就连贵为一国之君的崔文宇,一只胳膊耷拉下来只有一成皮肉相连。

没断就好。皇宫不缺草药,接上去愈合不是问题。

姬瑞动身上数个前后透亮的窟窿,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余三醒身上也好不到哪去,被赫陀剥下十来处大片血肉。

就连参战不长时间的小狗崽儿,周身焦黑冒青烟,也伤的不轻。

打完了小狗崽儿才愤愤不平:“我我我,该死,着急出手忘穿神甬量身甲了。”

至于赫陀、裕丰和惠习等人,战到现在伤势都不轻。

再看刑真果断杀伐,他们逃跑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双方都无力再战,夜晚袭杀算告一段落。

诺大的越国皇宫,剩一座金銮殿孤零零的矗立。

小狗崽儿眼神不善:“刑真,你私藏飞剑不给我用。”

余三醒等人没小狗崽儿那般小气,纷纷上前贺喜。

刑真抬手拦住众人,遥望赫陀离去的方向。

“南陈海吗?等我,马上就去。”

随后刑真转头看向东北方向:“杨老头儿,你说过有我父亲的下落。”

“别死在倭族了,一定要活着回来。”

“噼里啪啦”刑真体内突然传出一阵爆竹炸响。

声音越演越烈,直至如同雷鸣般的轰鸣。

刑真抬手挥退众人:“别靠近,你们帮不了我。”

原来刑真刚刚趁刑罚抽光灵气碰撞能量的时机,封闭窍穴和气府暂时性压制能量碰撞。

刚刚为了击杀敌人,又将三座气府全部开放。

灵气涌出,内力不甘落后,两者相互排斥的力量,又在刑真体内干起来了。

上次势均力敌,这次灵气呈一面倒态势。

全因嫩芽印记吸收了整座气府的灵气,使之整体灵气浓郁大幅度下滑。

在加刑真刚刚将大量灵气补充到嫩芽印记当中,才能顺利击杀四位强者。

现如今,刑真体内所剩的灵气,和巅峰时相比也就一半左右的量。

内力则不同,一百零八座窍穴满满登登,好似快要决堤泛滥的湖泊。

本来灵气处于弱势,在加大量削弱。完好状态下的内力,便大肆发威。

内力进入气府后果不堪设想,很容易将气府冲击的支离破碎。

那样的话,刑真的神修就彻底费了。今天所展现出来的剑修实力,就成了昙花一现。

灵气节节败退不说,碰撞排斥后所产生的能量在刑真体内肆虐。

灵气退走内力跟进,一退一进的路线上,刑真血肉都快成了肉泥。

就连淬炼过个骨骼,也被炸成渣,和血泥混杂在一起。

“噗”刑真大口咳血,两厢力量太强,他承受不住。

然而内力和灵气碰撞后,发疯一般不受刑真指挥,自主在体内在造反。

两股叛军打就打么,破坏自身血肉算什么事?身为两股叛军主人的刑真,却无计可施。

相互碰撞的两股叛军中,只有万分之一的存在摒弃前嫌和平共处。

刑真大致算了一下,想要所有内力和灵气和平共处,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足可以让刑真整个人变成渣。那时就不用和平共处了,干脆自杀算了。

要怪就怪素书霜夺走了七彩上清灵骨,有灵骨在,可迅速镇压暴动的灵气和内力。

当然,七彩上清灵骨被“二弟”看重的东西,不仅仅作用于神武双修。

就算单一的修士,拥有七彩上清灵骨也有无尽好处。

比如加快修炼速度,觉醒无上神通,天生和灵气亲近等。

说白了,拥有上清灵骨者,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成长,成就上五境不成问题。

刑真想要夺回那块骨,所要面对的敌人恐怕不是富人素书霜了。

昔日懵懂的小童,在见面时,会成为刑真的劲敌。

想着想着,刑真暗骂一声:“扯远了。”

赶紧观察体内,刑真脸色剧变。

内力越发占据上风,呈现势如破竹的态势。

眼看就要攻破气府门户,涌入气府当中。

刑真不及多想,迅速封闭窍穴和气府。同时抽出刑罚,将碰撞能量和多余的灵气和内力全部度入刑罚当中。

现在没敌人,刑罚依旧劈出。激荡的剑罡一闪而逝,废墟更废。

突如其来的举动,刑真抓住了一丝希望。

赶紧大声提醒:“麻烦陛下吩咐下去,皇宫周围千丈内不得有人。”

崔文宇满脸疑惑:“为什么?皇宫不能重建了?”

刑真不做回答,径直喝了一口葫芦内的酒水,内力和灵气瞬间恢复至巅峰。

关闭窍穴打开气府,让两股叛军的碰撞继续。

不多时,刑真再度出剑,赤红剑罡照亮夜空。

然后喝酒、碰撞、磨合、出剑。办法虽蠢笨,不过刑真至少可以活着完成神武双修的蜕变。

越都的百姓惊呆了,皇宫怎么了,想把天斩裂吗?

余三醒等人无语了,灵气和内力无限,可以这么任性的玩吗?

刑真的心无法安静,赫陀走时留下的话始终缭绕心头。

南陈海势在必行,刀山火海也要闯。刑真知道自己的命或许很重要,承载这许多人的希望。

凤羽在等着自己成长,北荒迟迟不立王,难道不是和自己有关?

可是刑真别无选择,他不想错了一次遗憾终生。

何况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何谈登顶绝巅?何谈走最强路?

走最强路又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保护想保护的人。

越是如此想,刑真微微开启窍穴,加快体内灵气和内力的碰撞。

劈砍刑罚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举剑胳膊酸麻,刑真依旧继续。

观看的余三醒突然一拍额头:“崔文宇,你们皇宫内有没有疗伤草药?”

“当然有了,你当皇宫是摆设呢。”崔文宇理直气壮,颇为志得意满。

然后转头一看尽是废墟,当真和摆设差不多。

余三醒没好气怒道:“谁管你皇宫什么样,速速把草药拿出来给刑真服用。”

崔文宇这才从惊呆中回身,刑真伤的不轻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