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夫人我命中缺你

38备礼

夫人我命中缺你 却无痕 5146 2020-02-15 23:14

  

  匆匆忙忙去了一趟医者仁心,仔细给小九检查了一番,听到江大夫的诊疗,洛潇才松了口气。

洛潇他们见即将入夜了也不好继续叨扰,拿上药就先行回去客栈。

洛潇总觉得他们都有点倒霉,流年不利,怕不是他们三人今年都在犯着太岁吧,怎的都轮流吃上药看上病了呢?

“在想什么?”顾晏发觉洛潇情绪有些不大对,关怀道。

“你知道这边有什么比较灵验的庙宇么?我们最近是不是有点,太…坎坷了吧。”

洛潇想也没想直接脱口而出,只是将“倒霉”二字换成了“坎坷”,虽然听着有些别扭,但也不难让人明白她的意思。

“改日让灵见去问问。”顾晏一下子被洛潇弄得哭笑不得,也直接顺了她的话语,可转念又想起她手上的伤,心下一紧,便又问道:“你双手可还好?”

“哪能不好,这些日子被你们事无巨细的照看着,如今也脱了好些地方的痂,只留了点淡淡的粉嫩新皮肤,能养好的,手指甲长得快,每日听大夫说的做准没错。”

洛潇也不托大,有一说一,顾晏摸着她双手的动作很是温柔,一个没了视觉的人在别的方面总是很敏感,他一遍遍描画着洛潇手上的伤,动作很是温柔仔细,恨不得把人刻在心上,也恨不得这伤都是他的,坑坑洼洼的旧痂他一边摸索,一边又怕弄疼洛潇,惹得洛潇双腕痒痒的,但又贪念顾晏的温柔舍不得挣开手。

“姐姐,”小九敲门推门而入,“收拾干净了。”

洛潇看着那个干净利索的小娃娃,那瘦削的脸挂着几道青紫,在这略显苍白的脸何其突兀。

顾晏松开洛潇的手,静坐一旁,理了理衣袖上的褶皱,动作顺畅的一气呵成,仿佛双目上的白绫只是个摆设。

“还疼么?”洛潇不知何从下手,看着真真叫人心疼。

小九摇了摇头,又迟疑地微不可见点了几许,而后缓缓抬起头,闪烁的目光在洛潇的脸上就连了一会儿,又害怕洛潇会责备他。

洛潇搂住小九,然后带着他去一边空着的位置上,拿出琉珠准备好的热鸡蛋给他敷着脸上的淤青。

“嘶!”不知是热的还是疼的,小九躲开了洛潇的动作,但犹豫了许久又凑上去。

“力道大了?别忍着,你还小,而且在我面前,不用刻意的隐忍。”洛潇见他脸上肌肉连连抽搐,笑了。

言外之意小九听出来了,洛潇是再说,有她在的一日,她就宠他一日,由他放肆。

小九看了一眼顾晏,想起他是个瞎子,看他毫无意义,姐姐是姐姐,顾晏是顾晏,只有姐姐才是他的,顾晏这个阴晴不定的,他才不要呢!

顾晏和洛潇不知道小九的想法,否则两人怕是都忍俊不禁,笑他傻。

洛潇最后哄小九歇下,让灵见多多留意他那边,顾晏这边还有她照顾,让他们都好好歇一歇,明天他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怎么了?”

洛潇替顾晏擦着湿哒哒的长发的动作缓了片刻,顾晏反手握住洛潇的手,拉着人走到他面前坐下。

“没事,只是在想你眼睛什么时候能好……”

明显不是,不过顾晏也没有拆穿洛潇,感觉到洛潇的手指在自己眉目上描画的动作,这种感觉很是新奇,顾晏偶尔觉得眼睫毛被扫的痒痒的而眨眼,最后还是抓住了洛潇胡作非为的手。

“安心,不会出大问题的,我这不是还有你么?”顾晏说罢,有想法回一趟林家庄子找一下林睿,或许他们会有法子也说不定。

“我自是信你的,只是总觉得有些不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你是说我们如今成了别人瓮中捉的那个鳖?这也不无道理,明日看看情况如何,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也是,早早歇了吧,明日再做打算。”洛潇迅速给顾晏擦干头发上的水渍,再梳顺畅,才领着人往床上躺着。

顾晏在一旁等着洛潇上来,身旁的床榻微微下陷,顾晏将人环抱在怀里,嗅着洛潇身上带着清淡药香的气息。

“与我一同,可是苦了你了。”

“说起来,也不算太过无趣,倒也值得。”

两人说罢,顾晏伸手摸索着洛潇的脸,心下想的是洛潇又瘦了,食指停在洛潇的嘴角,洛潇静静看着顾晏,想知道他要做什么。

随即顾晏的脸突然放大,待的唇瓣处触摸到对方那冰冷的薄唇之后,洛潇愣了,甚至没有留意到顾晏的攻城略地,轻轻就将她贝齿撬开,唇舌交缠,引得洛潇身上的力气都被这个吻给勾走,浑身一软,两人巫山云雨,水到渠成。

洛潇累的睡着前恍惚听到顾晏那句问她何时能生个一儿半女,可是这话音还没落完顾晏又戛然而止,洛潇也忘了去深究。

顾晏才想起他和洛潇之间的处境,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人圈箍在怀里却是怎么也不肯放手,看来是该要想想后路了。

翌日,洛潇是被顾晏勒醒的,吩咐琉珠去备热水两人重新梳洗一番,去了一趟医者仁心,让琉珠留在那儿打打下手,晚些回来了在把人接回去,顺道给顾晏施针。

灵见早早出去打听了城守的爱好,在他们忙着的这段时间整好去准备。

小九在一旁默不作声,可是那双小手一直紧紧握着,抿唇一脸阴郁,全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副模样可把见着他的人都给吓了一跳,不过洛潇知道,他这是过于紧张了。

洛潇把人叫唤到身边,牵着他的手轻轻给他挣开,摊平,拿出丝帕将手心捂出的汗抹去,笑道:“怎的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可真真把人给吓唬了哦。”

“姐姐,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我……”小九放出誓言之后又支吾了许久,才道出名头,“我不怕。”

声音细小得洛潇险些听不清楚,她揉了一把小九的头,拉着人坐好,等会好直接出发。

“你们此行务必小心,等你们的好消息。”

江芷柔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说不担心是假的,可是见他们个个身怀绝技又镇定自若的模样又不可思议地定下心来等他们消息。

“谢谢江姐姐,告辞。”

这一路他们明目张胆浩浩荡荡地赶往城守府邸,一众百姓官兵都看在眼底,他们生怕动作不够大,哪管他们乘着这么明晃晃的马车,也觉得还是不够张扬。

不消片刻,到了目的地的他们接连下了马车,灵见先去与门口小厮搭话,让他们通传一声,其他人也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遮不掩,就在那儿等着他们前来迎接。

果不其然,这个城守无利不往,甚至听到通报之后还亲自出来迎接,这可震惊了外边的人也让洛潇他们心下肯定,此事已经成了一半。

坐在主堂上的他们,品尝着城守命人泡的香茶,三人落座一人站着,这个阵仗也是够大和明显。

“鄙人张志远,不知三位有何指教?”

人来了,茶品了,如今就差了个缘由,张志远可是知道他们来贵州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来可谓是闹的满城风雨的,就连六皇子都为他们出了头,这让他怎敢不严阵以待。

“想来大人也是清楚我们初来乍到,无依无靠,第一日就被人给盯上落得一身病痛,我们本想在此地安稳度日……

可怎奈昨日,一群难民将吾弟撸走,要知道,吾弟可是贱内的心头之肉,到了如此份上,我们也顾不得清高,

听闻城守大人热情好客,对待我们这些外来人甚是友好,所以我们只好前来叨扰一二,好寻求个庇佑。”

顾晏这一番话说得至情至理,双指敲了敲茶案,灵见会意,拿出先前准备的厚礼。

“小小心意,还望城守大人勿要介意。”

灵见恭敬端上来的是城守前段日子看上的红珊瑚雕刻的岁盏,只是因为红珊瑚罕有导致价格不菲,而张志远又不能明目张胆去购置回来,一直在想法子怎么弄回家里收藏,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有这么高的眼光,看上了同样的物件,还亲自赠上,怎能不让他心花怒放。

“这真的是让你们破费了,这可真让鄙人过意不去。”

灵见看着他嘴上这么说,可是手上的动作可利索的将岁盏收起,爱不释手,不过因为将来有的是时间欣赏,所以他命人好生收藏在书房隔间,如今可是有大生意要谈呢,不是么。

洛潇看着这嘴脸,脸上没什么大变化,可是心里可把她给恶心的,她看到小九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大惊,连忙站起也顾不得礼仪,直接将小九抱在怀里,神色何其委屈,张志远见状都不怀疑洛潇下一瞬就会潸然泪下,哭个梨花带雨的。

“弟弟被吓得偶有神色奇异,昨日回来后更是大闹了一通,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才敢带来见见世面,结果方才怕是又要病犯…这真的是罪过了。”说罢,洛潇取出腰间的丝帕,佯装要拭去眼角的泪水,在掩饰之间轻声道:“权当那人不存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