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专宠:摄政王的毒妃

第五百一十章 宁负天下人,只为一人痴(大结局)

  刀剑相触,没有几个回合。她脸上的白玉面具便被他劈裂,露在慕容锦面前的,现下只是她蹙紧了眉头的清雅玉颜。

旋即,慕容锦彻底停住了手中的长刃,含笑望向她,“如何爱妃,随本王回家吧。”

可回应他的却是林瑶玥冰冷的嗓音与冷漠的视线,“王爷说笑了,这里没有王爷的王妃。”

说着,就见林瑶玥手持幽冥剑极快地向着慕容锦旋转而去,却被他一次次的躲闪开来。

他并不向她进攻,只防守她凌厉的攻势。

“你这是做什么。”几回之后,林瑶玥忍不住在慕容锦的耳边低语。

可闻言,慕容锦却凤眸含笑,宠溺的眸光凝在了她的身上。下一刻,他趁她不备,温暖而又修长的手紧握住她的手腕,险些将她拉入怀中。

刹那间,四目相对,时光停滞。

慕容锦缓缓勾唇而笑,好似初冬的暖阳一般,温柔而又宠溺,“是不是捉到了你,你就随本王回去。”

他玩笑的话语令林瑶玥心尖一颤。她倏地转身,却是停在了他的面前,与他相隔而站,“你不明白吗?我不爱你,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所以——”

她望着对面那个她每时每刻都在细细描摹的男人,却只能语调决绝。

此时,在萧瑟的风中,慕容锦刀刻般的面庞愈显俊美与决然,时刻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但就是这样冷酷狠厉的模样,他却硬是勾勒出了一抹笑容,郑重的将他的手递向了她,“跟我回家,玥儿。”

一时间,两边众军士哗然。

“元帅,万万不可啊!”尤其是大宛这边,规劝之声不绝于耳。即便之前这个女人是王爷的爱人,是圣旨御赐的摄政王妃,如今她也只能是敌人!

而一旁,单渊也蹙紧了眉头,“把手给我,圣女。”

闻言,林瑶玥怔了片刻,她不由自主望向慕容锦含笑的眼眸,纤长的睫毛轻颤。

转瞬,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但她却缓缓将手放在了一旁单渊的掌心。

霎时,天昏地暗。此刻倏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极其凶残的天煞阵。还没等众人靠近阵边的时候,便已经被这阵气所震,喘不上起来。

单渊淡漠的容颜上罕见的勾勒出一丝极浅的笑意,淡墨色的眼眸凝在了林瑶玥递入他的掌中,笑意加深。

见状,慕容锦那双幽兰色的凤眸,眸色深了几许。他靠近她,一头恣意飞扬的乌发,在风中舞动。

长身玉立,俊若天神。

下一刻,他一把抓住了她,将她一同带入了刚刚开启的天煞阵中。

顿时,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寒气。就见一片混沌之中,林瑶玥第一次认真的抬掌打向慕容锦的胸膛,而慕容锦此时则稍稍费了些气力,躲开了她这一击。

二人共立于阵中,而慕容锦那双含笑的凤眸带着丝丝魅惑,依旧灼灼凝望向她。

见状,林瑶玥轻轻的摇了摇头。为什么他还不明白,想要保全镇国大将军府,想要保全母亲的性命,想要让天下重归太平,只有这一条路可选。为什么,他仍要这般执迷不悟!

就见他一步步的逼近,而她一步步的后退。

终于,她无路可退。而他,轻含浅笑,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肢。那双斜飞入鬓的凤眸微挑,含着缱绻深情。可却换来林瑶玥冰冷着小脸,沉声劝道,

“王爷,我们二人中必须有一个要死。这是九重天上的仙肯归还我全部仙力救母亲的唯一方法。而无论如何,为了镇国大将军府背弃梵云的我,都会死的。所以答应我,亲手给我一个了结可好,善待梵云国的百姓。”

林瑶玥清丽含泪的嗓音,换来了慕容锦郑重的凝视。

他不知道她竟然许下了这样的誓言。这样不给自己留一条生路的誓言!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锦俊美的容颜低垂终是点了点头。

下一刻,林瑶玥喜极而泣。不顾此刻被天煞阵蚕食的痛苦,她浅笑着踮起脚尖。将她的唇凑到了他的唇边。

而在这死黑之气萦绕的中心,没有人能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伴着唇齿间他们彼此啃咬的那股血腥味,她与他抵死纠缠,极度索求。许是知道这是生离死别。即便在这凶狠的天煞阵中,他们宁愿舍弃修为,也不想将对方轻易松开。

直到许久之后,林瑶玥闭上眼睛,敛下眸中对他的依恋与爱意。不去看他因为情动的缘故,愈加摄魂夺魄的幽蓝色凤眸。而是闭上双眼,坦然而又平静的等待着他给她的致命一击。

从此,这九州大陆上再也没有继承了神力的圣女。从此,慕容锦便是他们大宛的王,是九州大陆上的霸主,享万人朝拜,受万世香火。

而镇国大将军府也得以保全,终有一日,父亲会与母亲重逢,而哥哥也能与琳琅过上太平幸福的日子。

这般想着,林瑶玥红唇上的笑意不断地加深。而此刻,与她咫尺之近的慕容锦却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林瑶玥一怔,他这是做什么?!

可是还未等林瑶玥挣扎开来,慕容锦便定住了她的魂魄,缓缓将刀柄塞入她的手中。

他温暖的大掌包裹住她细嫩的手背,缱绻温柔的让她心如刀绞。

那深情却又决然的眼眸,让她心痛。在她瞪大了眼瞳中,他俊美的容颜勾勒出了一个宠溺至极的笑容。缓慢地将刀尖对准心脏刺入。

“不要!”

林瑶玥焦急的不顾一切地挣扎哭喊,可与此同时却是她亲手将用一斩灭制成的短刀刺入了他的胸膛,刺入了他的心口!

而他望着她的眸光,温柔得却如同三月春日里的阳光。从头至尾不曾离开过她一刻!

“只有你才有资格杀了孤。”他温柔的嗓音低哑。

刹那,林瑶玥的身心彻底支离破碎。眸中映着慕容锦薄而殷红的嘴唇上染着鲜血。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微蹙。他英俊的侧脸,完美无可挑剔的恍若初见时一般。

可鲜血却缓缓从他玄色的锦衣上晕染开来,他一如以往,即使是到如此绝境,却也不失丝毫的气度风华。

倏地,她想起了姬言卿说给她的话。她的使命,她万年前的使命,就是亲手杀了这魔物,恢复天下的安宁。如今她终于做到了,只可惜她的心中早就弃了天界仙道,只有他一人了!

下一刻,慕容锦胸口刺着利刃,缓缓向她俯下的俊颜如玉,似笑非笑的噙在唇边,过去的种种痴嗔恨怨,在这一刻凝成了他薄唇边的那一抹浅笑。

旋即,他用他沾满鲜血的双手捧起了她泪眼斑驳的小脸,落下了沉甸甸一吻。

蓦地让她想起一万年前,他昏迷在她神殿中时喃喃自语的话语,“一直以来心里想的只有你。每天活着,只想着和你再会,想着让你幸福。

一想起至今为止那些比死还要难受的艰辛,会忍不住流下泪水。但终于快能与你再会了,之前的苦难都能得到回报!”

他磁性低魅的嗓音,穿透耳骨。他霸道宣誓的爱恋,她记忆犹新,

“没有男人比我更爱你,唯有这点我能够断言。”

下一刻,就见林瑶玥含着了泪的眼眸,笑弯成了月牙状。熠熠生辉的凤眸氤氲着水光,煞是夺人心魂。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世上最爱我的人是你。所以不要离我而去了好吗?”林瑶玥紧紧抱着慕容锦的身躯低喃,泣不成声。

“不要哭,玥儿。”慕容锦费劲了最后一丝气力,伸手拂去了林瑶玥眼角的泪花,却在想要再看她一眼的时候,重重地阖上了眼眸。

“不许死。你不许死!”林瑶玥凄厉的嗓音嘶哑,带着她从未有过的软弱,“若是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呢?阿锦,你醒醒,你醒过来!”

她痛苦的嗓音,穿破云霄。紧握住他臂膀的手在颤抖,可一滴泪都再也流不出来。她不相信,她不相信他死了。

霎时,天煞阵四周的死黑之气愈加浓重。慕容锦在临死之前注入到林瑶玥体内的内力,伴着林瑶玥自身的内力与灵力在不断的叫嚣。似是要将这天地毁灭一般。

此刻镇南军就像是疯了一般,向着林瑶玥逼近。

而与此同时,梵云的军队却是拼死护卫着为他们解除了诅咒,还清理掉了梵云叛徒的圣女!

两边兵戎交接,林瑶玥却是在乱军之中,死死抱紧着慕容锦残破的身躯。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描绘着他的眉眼,但他却再也没有一丝的生息。

“为什么,为什么要留我一人。”

她凄冷的声音空灵而又缥缈,而此刻姬言卿缓缓踏入了天煞阵中,走到了她的面前,“小七。”

天上仿佛飘下了蓝楹花的花瓣,林瑶玥听不到周围的呼唤,只是红着眼,素手轻轻接过头顶上那洋洋洒洒落下的蓝楹花的花瓣。

下一刻,她摊手向天。顿时,四周万籁俱寂,一切静止!

……

一个少女望着窗前缓缓飘落的蓝楹花瓣,轻含浅笑。

“想好报哪所学校了吗?”一个温柔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将一杯热牛奶放到了她的书桌上。

“嗯。”

她点了点头,耳畔男子磁性清冷的嗓音与她轻声相约,“未名湖畔,永世相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