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直播出个天帝

第七章 快,把直播间打开!

我!直播出个天帝 往亦云 7190 2019-10-01 17:19

  晨曦初上。

今天的姜族显得格外热闹,每逢族会必有大事,上一次族会,似乎还是因为当代族长,姜歌之父,姜云天的失踪。

那么这一次呢?

“听说了没,这次族会,二爷、三爷都回来了,看来是冲着族长之位去的!”

如今姜族中,老一辈有三人,姜如烈、姜如轰、姜如崩,依次是一房、二房、三房的领头人。姜如烈又是老族长,其余两人则被称为“二爷”、“三爷”。

可惜,如今一房血脉式微,只剩下小猫三两只,全靠姜如烈一人撑着门面。

“呵呵,一房落寞了,老族长后继无人不说,本身实力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日落西山,如何能担大任?”

“不错,说不定他那废物孙子早就死了,居然被大禹宗送回来,简直是丢人现眼的族耻!二爷本来就对此不满,这次哪里能放过机会,姜族的天,说不定要变了!”

姜歌昨天大发神威,活活虐死姜坤的消息,并没有传出来,被随后赶到的姜如烈封了口,这件事并没有引发轰动,整个家族,大部分人都以为姜歌还是个半死不活的废物。

一路人,族人窃窃私语,人群似乎都知道今天的族会非同寻常!

“咦?”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盘坐着的姜歌,不由露出诧异之色。

这废物怎么还没死?

当然,虽然在座的诸位或多或少都欺负过姜歌,但人家毕竟是一族大少,正式场合里,一般人都不会自讨没趣。

“哇,你这废物还活着呢?”

也有不是一般人的。

众人听声望人,却是一名青衣少年在簇拥中走来,蔑视姜歌一眼,神情高傲的走进演武场。

姜平,三房长老姜钟会的儿子,和姜歌都是十七岁年纪,不过却是五星武士。

“废物,给本少回话!”

见平日里胆小如鼠的姜歌竟对自己不理不睬,姜平有些不喜,叱喝当场!

姜歌梳了梳头,斜眼道:“废物喊谁?”

“废物喊你!”

“谁喊我?”

“废物喊你!”

姜平歇斯底里的声音响彻云霄!

一旁,众人心领神会,想笑,但不敢,一个个憋得咳嗽不止。

“哈哈哈哈!”姜歌却是捧腹,笑得合不拢腿。

因为系统提示来了。

“叮,一级直播间,是否开启穿越直播?”

终于等到你!

姜歌笑容愈浓。

“废物,你敢骂我?”

姜平反应过来,勃然大怒,额头青筋爆跳!

作为三长老姜钟会之子,三爷姜如崩嫡孙,他何曾受过如此羞辱,更何况这羞辱来自废物姜歌?

当即,姜平一步上前,抬手就要给这废物一个大嘴巴子,教他做人!

这一出手,赫然就是开山掌!

“废物,你现在跪地求饶、从我胯下钻过去,本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这一掌让你后悔做人!”

看着被掌印笼罩的姜歌,姜平仿佛已经看到他被打趴在地的样子,当下兴奋道。

“是吗?”

然而听到此话,姜歌却是讥讽一笑,身影一晃,变在众人震惊的目光里,如闲庭散步般,从呼啸的掌风之中穿过,出现在数米之外。

“这速度、四星武士?”

“怎么可能,姜歌不是废武魂吗?”

“卧槽,关键是他好像很熟悉开山掌法,没道理啊!”

“碰巧的吧,运气?”

“谁知道呢,这下有好戏看来,姜歌修为肯定不如平少,但是凭借这种运气,如果他想躲,平少也没辙!”

见到这一幕,众人先是诧异,紧接着就露出吃瓜群众的期待表情。

唯独姜平脸色发青,吃了屎一样难受。

揍了姜歌十七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失手,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不是打脸吗?

能忍?

姜平目光一厉,抬脚重重一跺,整个人便如大鹏展翅,跃空击来!

手腕一扣,五指成山!

“够了!”

眼看着两人就要碰撞,姜歌的下场估计会无比凄惨,一道身影掠过,声浪滚滚,径直将两人分开!

“爷爷!”姜歌道。

来者正是姜如烈。

与昨日不同,今天的姜如烈,那是满面红光,精神抖擞!

“大哥,你这族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小辈们的事儿,你也管?”见状,人群中的另一名长辈,三爷姜如崩忍不住出言嘲讽、挖苦。

在他眼中,区区废武魂姜歌,对阵一个五星武士,便是惨死当场,也是咎由自取。

“哼,族有族规,姜平如此嚣张狂妄,惹是生非,难道不该教训?”姜如烈语气平淡。

“大哥真是好威风,不知道你现在伤上加伤,能有几分战力,也敢学人断言是非?”

姜如崩语气刻薄:“还有你那孙儿,在外面丢人现眼,损尽我族颜面,最后还被打发回来,如此奇耻大辱,难道不是废物?”

“哪怕我只剩一成力,你终究只是个弟弟!”姜如烈冷笑,“我这个族长,轮不到你来操心!”

“是老族长了,蹦哒不了几天。”

“我是蹦哒不了几天,但这个位子,你想坐,你没资格!”姜如烈一反常态,嘴上不饶人。

“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得由长老会决定!”闻言,姜如崩有些脸黑,眼中都蓄着怒火!

然而姜如烈却视而不见,毫不退让:

“既然如此,那我如今还是姜族之主,你这泼孙在我面前辱骂我这个族长的嫡孙,以下犯上,是该当何罪?”

“老族长不愧是族长,自带霸气,竟然先声夺人,抢先发难!”众人目光看着姜如烈,具是神色复杂,露出一丝敬佩。

唯有姜歌心情沉重。

这时,姜如烈轻轻转头,咧嘴笑,朝姜歌比划了个放心的手势。

“姜如烈,你真当我怕你不成?”姜如崩却是毫不意外地怒了,话音未落,一条条藤蔓虚幻化作现实,似触手舞动!

这是他的武魂,青木藤!

“你还真就怕我,弟弟。”姜如烈眼中则有锋芒爆掠,眸子开阖间,有剑光潋滟,有剑气纵横!

老人的胸膛高高抬起,其脊如剑,其人如锋,剑者,一如孤峰,犀利、绝顶!

“爷爷拥有剑武魂,主修剑法,一剑劈山断浪,而姜如崩则是植物武魂,修炼木系功法,金克木,即便修为相当,他也不可能是爷爷的对手。这次的主使不是他。”

姜歌的目光落在一直不说话的二爷姜如轰身上,拥有“蛮象”武魂的姜如轰。

姜如轰笑道:“大哥,族会就要开始了,你这族长不会连长老会都不放在眼里吧?”

类似三权分立,长老会专为制衡族长存在,其中不仅有二爷、三爷,更有祖一辈的老怪,平日窝在宗祠休养生息,每逢大事必出。

这一次主持族会的,便是一名人称“白眉”的耄耋老人。

伸手不打笑脸人,二爷姜如轰直接抬出长老会,这一手以势压人的功夫,就比三爷高明得多,软刀杀人,兵不血刃。

“哼!”姜如烈不屑的甩了姜如崩一眼,转身离开。

爷傲奈我何?

“混蛋!”

姜如崩自然觉察了这股轻蔑,当即恨得咬牙,鼻孔出气,这次你那废物孙子没死,下次,就不一定了……

姜如崩的另一个孙子姜岑,那可是大禹宗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迟早成为内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出人头地!

到时候,他的身份更是水涨船高,哪是区区一个姜族族长比得上的?

遑论,二哥姜如轰膝下有女姜茶,更是天赋异禀,如今已是青云派内门弟子,前途无量!

姜族三房,三个分支里,只有姜如烈后继无人,天纵之才姜云天失踪四年、生死未卜,唯独的一个孙子,是个废物,而这正是姜如轰、姜如崩争得长老会支持的底气!

此乃大势所趋,他们,欺的就是姜如烈势单力薄!

巨大的演武场,姜族千余人熙熙攘攘、齐聚一堂。

而主位高台上,几个长老端坐着,各自奉茶、谈笑风生,如同族长一般高高在上,根本没有把老族长姜如烈当一回事。

姜如烈忍着怒火,走上主位。

族会开始。

“大乾国境内,有一斋二门三宗四派,十大势力,大禹宗为其一,是大宗门。”

落坐后,笑面虎姜如轰一转攻势道:

“昨日,大禹宗来访,本是蓬荜生辉的好事,谁曾想却送来一个半死不活的废物,丢尽了我族体面,笑话甚至传到了隔壁夜谈城,被编成童谣,闹得人尽皆知、贻笑大方!”

“族耻姜歌,天怒人怨,建议,驱逐!”

开局放大,字字珠玑。

“同意!”之前碰壁了一鼻子灰的姜如崩巴不得举双脚赞同。

“同意。”一名长老举手。

“同意。”

“……”

一名名长老发言,一道道目光刺在姜歌脸上,有讥讽的、有冷笑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但不论哪一种,有一点却是不变,那就是,所有人都认为姜歌完了。

甚至姜歌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

一道伟岸霸道的身影,拍案而起!

“老夫承认,诸位或多或少,说得都有道理,小歌给家族添麻烦了,是事实。但他是我的孙子。”

姜如烈的身躯笔挺:“这里是灵武大陆,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族长之位,从来不是争出来的,是打出来的!”

姜如烈眼中,绽放出无与伦比的战意、霸气!

他脚步跨出,竟是直接横穿演武场,来到玄武鼎下,一手伸出!

他……要干什么?

所有人心底都这样疑惑着。

然而下一刻,这所有的疑惑、质疑,便都如天崩地裂、荡然无存!

姜歌更是猛一激灵:“系统,在吗?”

“快,把直播间打开,来几条会喊666的咸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