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之蛇蝎毒后

开新文了

重生之蛇蝎毒后 米口三三 3487 2019-10-02 08:05

  

过去了快两个月,终于开新文啦~

有很多故事想写,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特别特别特别想写一个“相信爱”的故事,最后选择了现言。

现言是在黑岩的分站若初文学网写的,叫蚀骨迷恋。

目前还没有养肥,我本来是想等养肥再告诉大家,但是我最近记性很不好,怕忘了这件事,就现在先发一下吧~

去若初,我换了一个笔名,叫十三渡

/7

这个是网址

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翻到若初去看看哦~

下面放上两章

顾清欢将眼前这一幕看在眼底的刹那,险些吐出来。

如果不是孙茹,顾清欢这个有幸成为一名光荣小报记者的闺蜜拜托,她也不会假扮服务生,出现在这儿,看了这一场奢靡的表演。

顾清欢忍着,拿出了巴掌大的袖珍相机,赶紧拍了一张。

影帝陈舟,她还是认得的。

可就在顾清欢紧张地拍下沉浸其中的陈舟时,眼睛余光却看到了一张异常俊朗帅气的脸,。

那是她的丈夫云阙。

顾清欢心脏猛然收缩,像是被一把细密的针,同时扎了进去。

她爱了十年的人,从校服走到婚纱的老公,云阙。此时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满脸的神清气爽。

顾清欢在打算冲上去的一瞬间,云阙不知怎么就转过头,忽然和她四目相对。

云阙的动作没有停下,就这样眯着眼睛看着顾清欢。

顾清欢手里握着的相机落入了云阙眼中。

云阙那张帅气无比的面容上,立刻浮现了一层怒气。

其他男人还仍沉浸其中,没人能从这种事情上分心。

顾清欢立刻握着相机,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撞破这一出闹剧的人是她,她该更理直气壮才对。

结果还没有出会所,在大厅里就被追上来的云阙用力的拽住了手腕。云阙腰间只裹了浴袍,好身材一览无遗。会所大厅服务生训练有素,目不斜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给我!”云阙神情冷漠,开口毫无回转的余地。

“你弄疼我了!”顾清欢死死握紧手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阙,我数到三,你放手!”

啪的一巴掌,云阙狠狠的打在了顾清欢的脸上:“我说,给我!”

相机应声而落,顾清欢左脸一片火辣,连带左耳都是一阵嗡鸣,瞬间丧失了听力。

这是云阙第一次打她,心上的痛,远比身体上的还要强烈。可顾清欢顾不得其他,她立刻半跪在地上就要去捡相机,可惜,云阙还是抢先了一步。

在抓住相机时,云阙的动作太大,浴袍就这样松散的掉在了地上。果然,里面光光如也。

顾清欢下意识愣住了。

她见多了云阙的花边新闻,今天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他的孟浪不羁。

等顾清欢缓过神,咬牙别开头的瞬间,云阙却故意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睁开眼睛。

顾清欢被这样羞辱,忍不住浑身颤抖:“云阙,你真是混蛋!”为什么,他们自结婚后,就像是仇人一样?他不爱她的话,为什么要和她交往,为什么要许给她诺言,又为什么要娶她?

“混蛋?”云阙轻笑,不以为意。他也不捡自己的浴袍,直接贴在顾清欢耳边,在外人看来,极尽暧昧的开口:“我这个混蛋,就算是睡遍外面的鸡,也不会睡你。瞧见了没有,你连鸡都不如。不过,你最近的胆子越来越大,竟然跟踪我来了会所。呵,你以为拍下照片,你就有了我的把柄么……”

“离婚吧。”顾清欢麻木着一颗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提出的离婚两个字。

云阙却骤然变了脸色。他忽然间发了疯一样,立刻举起手里的相机,朝雕花廊柱丢了上去:“你做梦!顾清欢,我们不可能离婚!在我还没有玩够你之前,你不要以为自己能逃走!”

说完,云阙也不管自己不着寸缕,怒意冲冲的从顾清欢面前走了回去。

大概是要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

顾清欢浑身都疼。她抱着双腿,不顾仪态,忍不住蜷缩在一起。

“你还好吗?”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道温柔的男声响起。

顾清欢狼狈的擦了眼角的泪,尴尬的抬起头,看到指骨修长的一只手朝自己伸了过来。顺着看过去,她又怔了一下。

是东城的神话,裴铮。

这个男人仅比她大五岁而已。可他如今的成就,再给顾清欢五十年,也未必能追的上。

裴铮看到顾清欢的瞬间,也愣了一下。好在他向来处变不惊,也鲜少露出多余的表情,顺利蒙混过关。

刚才他看着这个身影有些熟悉,不自觉走了过来。要知道,裴铮从来都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顾清欢脸上的巴掌印异常分明,裴铮竭力,才控制了自己想要抚摸上去的冲动。

“谢谢。”顾清欢没有拉裴铮的手,自己撑地站了起来。

在外人面前,她总是要极了自己最后一点颜面。她走过去,捡起了支离破碎的相机,心里也是一片空荡。

“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裴铮追上来,话说的还算含蓄。

可顾清欢看到他的靠近,却下意识退后一步。她神色警惕,一双明眸微微眯起,像是恃宠而骄的猫咪,不悦的炸了毛。

裴铮表情变得复杂了许多。

对她而言,他们是陌生人,仅此而已。

“不用,谢谢。”顾清欢礼貌开口,立刻从裴铮眼前离开。

裴铮蹙眉走到前台,看着满脸羞红,难掩花痴姿态的服务生道:“云阙是不是在这儿?”

顾清欢坐进自己车子,有些抱歉的打给了孙茹,说自己搞砸了,也弄坏了相机。她闭口不提自己遇到云阙的事情。

好在孙茹看的明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陈舟的保密措施做的就是好。不过她就不信了,下一次找不到陈舟的把柄!

这件事情暂时的告一段落。

顾清欢开车回了天泽华庭,这里是出了名的富人区别墅。她停了车,透过后视镜,看到脸颊上未消的红印,犹豫了几秒,还是下了车。

她按了密码,人刚走进去,周文娟就迎了上来,如临大敌的开口:“明天就是老爷的寿宴了,你们的礼物准备好了没有?礼服不能穿上次那件了,新定做的出来了没……”

周文娟在看到顾清欢脸上的红痕,急忙叫佣人李嫂拿冰块:“这是怎么回事?是谁胆大包天,竟然欺负到我们云家头上来了!”

李嫂拿过裹着冰块的毛巾,顾清欢还是接了过来。

她望了周文娟一眼,没有隐藏的回答道:“是云阙打的。”

周文娟满脸的担忧,立刻化为了尴尬。她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开口时竟然有些支支吾吾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顾清欢轻轻笑了:“不是误会,是我撞见他在玩女人。他恼羞成怒,打了我一巴掌。”

周文娟满脸的局促,立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顾清欢不以为意,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卧室。

她早就和云阙分房而睡,这在家里也不是什么秘密。夫妻感情早就名存实亡,周文娟怎么到现在还那么惊讶呢?

我是分割线~~~~

这不是两个男人在那啥,因为限制,具体内容不能写出来,大家应该能猜得到的哈?

嘿。

这本书我很绞尽脑汁在想了。现在想起来,的确是很奇怪,当时我就是觉得,好想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现在写出来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